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末日屠龙
作者:leyi


黄昏的时候,北方绝地的冰风谷收到了魔族进攻的预警。闻讯赶来赴援的勇者们如潮水般涌入这座荒远的北部小镇,平日里人迹罕至的峡谷中人头攒动,骑士工会外等待编组的战士们排起了长龙,身着各式甲胄的年轻武士们抱着自己心爱的武器,团起身子蜷缩在房檐下休憩。各大法师行会的魔法师们则聚拢在一起,围着一堆堆的篝火施展冥想法术来积聚力量。
小镇唯一的一间酒馆生意红火得直欲爆棚。各个大小骑士团的长官们三五一群地占据了店里的大半席位,与之相对的大陆仅存的几位大魔导师则各自为政地分席落座,然而这种倨傲的做法却并未引起旁人的不满。对于一各普通人来说,即使一位魔导师盛情相邀,他身周挥之不去的魔法元素也会令人乖乖止步。
酒馆的老板是一位年青美貌的女子,她的身材高挑,穿了一件绛紫色的绢质长袍。一对碧绿的眸子如冰湖的水波般澄澈透明,如镀纯金的长发自眉角挽起,露出一双尖尖的耳廓,仿佛在炫耀着她那高贵的精灵血统。
她懒洋洋地倚在柜台的最里侧,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三两个游侠剑士的殷勤献媚,一边和另一个年纪稍幼的诺里亚精灵轻言谈笑。
那精灵穿了一身用诺里亚丛林特有的藤草编制的甲胄,雪白的肌肤和玲珑的身段在藤枝的缝隙间若隐若现。她的眉宇间漾着和她对面的女子如出一辙的散漫和慵懒,右手握着的杉木酒杯里盛着浅浅的一口蜜酒。她并没有携带多数诺里亚精灵惯用的弓弩,只有一面白如玉石的椭圆齿盾,静静地搁在她左手边的桌角。

“你们说,到底谁才是这曼迪尤大陆上最强的人?”不知是谁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酒馆里吵嚷的气氛猛地沉寂下来。放肆的骑士们豪爽的笑声嘎然停止,原本低头静坐的法师们抬起头来,不约而同地以一种意味不明的复杂表情,打量着那开口问话的男子。
那是一名穿了一身硬皮甲胄的年轻武士,一张稚嫩的脸庞上红彤彤地带着醉意,一柄看上去颇为沉重地战斧靠在他坐着地长凳上。他身边一个队长模样地中年武士意示安抚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脊背,却被他借着酒劲儿挥手挡开。
“要我说……我们菲西斯团长就是这大陆上最强的人了……来!团长……我敬您一杯,这回我们能不能回去,就全看您的啦……”他一面说着,一面晃晃悠悠地走到邻桌的一个男子面前,提着酒瓶的右手向前用力伸出,而后仰首就着瓶口咕嘟咕嘟地喝起来。
“菲西斯……”四周的人群轻轻的一阵骚动,一片吟哦的低喃中,人们的目光不自觉地向着酒馆正中的那张方桌聚拢过来。
这位罗林要塞的防备长官穿着一身色泽鲜红的鳞甲,一头绯色的短发如凝结的火焰般梳理得一丝不苟。他的面容瘦削,双唇纤薄宛如女子,一对珊瑚色的双瞳中满蕴着坚毅而果敢的光芒。
“你醉了,赛拉。”面对属下的失态,菲西斯微微皱起了眉头,开口说道。
“不!我没醉……”那名叫赛拉的年轻人大声抗辩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团长……我……我不想死。乌拉梅尔还在罗林等着我回去……我不能……”
那孩子说着说着嗓音哽咽起来,终于忍不住伏在桌上抽泣起来。
一时间,酒吧里的人们象是忽然被沉入了深深的海底一般,没有一个人出声回应。
就在三个月前,魔族大举入侵大陆西北重镇依露卡伊。声名显赫的皇家骑士团偕同大陆最强的十三人众魔法师团联手拒敌,虽然最终成功地击溃了魔族的大军,然而皇家骑士团的精锐圣骑士们却在那一役中折损大半,而那十三位大魔导士更是无一生还。
“实在害怕就回去吧.没有人强迫你留在这里.”一个平淡的声音打破了沉沉的死寂,冷冷地说道.
菲西斯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看见了那说话的似乎是一个身着藤铠的诺里亚精灵。类似的女孩他在迷踪仙林客居时也见过不少,也唯有她们这种骄傲的妖精,才会在这样的时刻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玛雅神族的子裔有所了解,一名留着络腮胡子的达维亚斯骑士气冲冲地走到那女子跟前,怒声喝道:“你说什么?你这诺里亚的长耳兔子又懂得什么了?胆敢这样侮辱一个真正的骑士!”
“我说,实在害怕的话,就回去好了。”那精灵却是连眼皮儿都没抬一下,自顾自地啜着蜜酒,慢悠悠地继续说道:“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的人,是死是活都毫无意义。”
突然间,菲西斯仿佛猛地被什么重重撞到了胸口。事实上,不单单是他,酒馆中地每一个人都被这句简单的话语震慑。
“我们……为何……而战?”那名叫赛拉的年轻人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四周围的勇士们,喃喃地自语道。
“我们为何而战?”
这句平凡已极的问话在这一刻,象是忽然插上了翅膀,溶入了那阵阵刺骨的寒风般,飞掠过冰风谷中每一名勇士的心房。如同一首传唱千年的歌谣,如同那生生不息的长河奔流,如同那轮回移转的日月星辰般吟问不休。
房檐下酣睡的战士们因此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在篝火旁静坐的法师们睁开了双眼眺望着那远方的星空,诺里亚的精灵们剪下她们金子般珍贵的长发绑上弓架。
人们用他们的行动默默地做出回答。
“为了我们地自由和信仰,为了我们的荣誉和国家,为了我们的亲人和爱侣。是的!我们为此而战!随死无憾!”

呜呜的螺号便在此时蓦然响起,纯净的天空忽然被某种飞扬的光焰涂成了绯红的颜色,冰风谷中各种嘈杂的声响接踵而来,夹杂着大陆各地方言的呼喝声,错乱纷杂的步履穿越街巷,训练有素的独角兽发出尖锐的嘶鸣,甲胄的洪流如疯长的藤草般攀上城楼。
“火龙!大批的火龙在要塞上空集结!”一名巡哨的卫兵神色慌张地奔进酒吧,冲着静默无语的人群大声叫道。
那名叫赛拉的武士扬起了那张沾满了泪水的脸,伸手胡乱抹去了双颊的泪痕,然后将脚边的战斧抄在手里。
罗林要塞的最高指挥官侧首看着这忠实的部下,重重地拍了一下这年轻人的肩膀,而后霍然起身,抓起桌上横置的长剑,大踏步走出店去。当他快要跨出店门的时候,象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回转身躯对着那位诺里亚的精灵深深躬身施以一礼,那精灵却依旧不动声色地垂首看着杯中的酒液。菲西斯灿然一笑,伸手甩开纠结的披风,绘有黄金巨鹰的褐色披风如一面飞扬的旌旗般迎风飘展,店内其余的骑士们便尾随这位骑士团长之后,各执利刃奔赴沙场。

“200年了,这世上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真好……”当最后一位武士走出店门,诺里亚的精灵抿成一线的嘴角终于微微翘起,流露出一丝激赏的表情。
“不,至少这200年来,我调酒的技艺长进了很多。”坐在她对面的女子微笑摇摇头,捻指将一株风干的鼠尾草细细的碾成粉末,均匀地洒在一杯苦艾酒上,然后她抓起杯子轻轻摇晃几下,推到精灵少女的面前。
“还是老样子,这杯我请你。”她说。
“谢啦。”诺里亚的精灵欣然接过,浅浅啜了一口之后放回桌上。“下次我请你。”
“这话我都听了二十七次了,你就别再来这套了。”酒馆老板挥挥手说:“再说了,你做的酒我可不敢喝。”
“那是你太挑剔了。”精灵说着耸了耸肩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银币放在桌上,径直向着店门走去。
“再会了,我可爱的莉娜妹妹。”当那扇破败的门扉掩去她那娇小的身躯的时候,她向酒店的主人如此告别道。
莉娜目送着这位挚友的背影在视线中消失,端起桌上的酒杯端详片刻,两条细若麦芒的双眉缓缓扬起,那张恬静冷漠的脸上不易察觉地浮现出一丝神秘而热切的笑意。

炽红色的,仿佛被人用鲜血涂抹过的苍穹漠然笼罩着整个世界。
生有巨硕翼翅的龙群在满天的陨石流火中嘶声怪吼,向着异界的凡人们肆无忌惮地释放着积聚千年的怒火。然而那炙热的火焰并不足以瓦解曼迪尤勇士的斗志。来自诺里亚的神射手们用宿有精灵之力的利箭对之还以颜色,如同逆袭的暴雨般骤密的箭簇呼啸着在半空中编织出一张炫目的丝网,被诅咒之火包围的火龙一旦被射伤落地,罗林要塞的骑士们便一涌而上,以手中接受过圣池洗礼的武器与之展开肉搏。
而这群勇士的首领,那位罗林要塞的指挥官手持一柄足有一人高的长剑,率领着曼迪尤仅存的十七位圣骑士承接着如同潮水般源源涌来的变异龙人的凶猛进击。
这位大陆唯一一位具有骑士和魔法师血统的魔剑士以骇世惊俗的精湛剑技疯狂屠戮。一身传说中宿有龙神之力的鲜红甲胄在一片茫茫的雪光中煞是醒目,如同用太阳的碎片萃取炼造的太阳之剑掀起一道又一道激扬的血光。在他的背后,三位身着深蓝色长袍的大魔导士成品字站立,天青色隐隐有着雷光闪动的长杖放射出一道道如冰原极光般绚丽无筹的光束,为这位有着大陆最强剑士之称的男子扫荡突进的道路。
尚未完全获得火龙之力的变异龙人根本无力抵挡圣骑士们如雷霆电击般的剑锋,震耳欲聋的嘶吼和惨叫此起彼伏,一条殷红的血路顺着菲西斯和他的追随者们的步伐向前不断延伸,直至菲西斯突入至变异龙人组成的圆阵中央,在他左右两侧的两位大魔导士忽然改变了施法的方向,原本集中一点的极光法术分成了三支,将龙人的圆阵分割成两大一小的三个区域。
便在此时,从冰风谷高耸的城楼上,激昂雄壮的螺号声穿越战场上空降落平地。两排身着深褐色法衣的法师同时念动了龙卷风术的咒文,狂暴的风之精灵在转瞬间涌向战阵中央,十数个冲天而起的庞大风柱尖啸着席卷大地之上的一切,在这狂风暴岚之后一队队身披白金胄甲的重装骑士驱策着独角兽开始突击,龙人军团的半个圆阵摧枯拉朽般在瞬间被全部歼灭,残存的魔物也被这群仿佛地狱恶灵般凶顽的斗士面前丧失了斗志,开始向后节节溃退。
然而,就在曼迪尤的勇士们想要为他们的胜利欢呼的刹那,一声震动天地的嘶吼自遥远的冰川上响起。如一颗坠落的陨星般熊熊燃烧着的一个赤红光点,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激战的战阵猛扑过来。
“火龙王!”罗林要塞的骑士长官见状惊声呼喝道:“后退!全军后退!”
然而在火龙王那一声声震动寰宇的吼叫声中,他的命令根本无法传到他剑尖之外的任何地方。眼看着那庞然大物向着战阵的中心不断迫近,曼迪尤的勇士们缺依旧不知畏惧地向前不断突进。
“想办法阻击它,绝不能让它靠近达维亚斯的城墙!”菲西斯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支雪白的羽翼,将之插入甲胄间的缝隙,一边扭头对他身后的法师大声吼道。
三位大魔导士向这位伟大的主帅微微颔首,向着飞扑而至的火龙王扬起了手中的法杖。三道迅疾的光柱集中一点划过长空,那个小山般的身躯随之稍稍为之一滞,而后便重又恍若无物地向前疾驰。
“谨以安达罗士之名,请赐予我飞天之力!”
菲西斯沉声呼喝着张开双臂,随着他那高亢的呼喝越过半空,一对雪白的羽翼自他的两侧肩胛奇迹般地忽闪着展开。曼迪尤的魔剑士如一只出巢的雄鹰般腾空而起,闪烁着太阳光辉的长剑旋旋舞动,飞扬的剑光将两只包夹而至的火龙斩成四截,而后他那矫健的身躯在半空中盘旋攀升,宛如一颗袭月的流星般,向着那团炽热的火山冲去。
“菲西斯阁下!”
激战中的骑士们被魔剑士那悍然的气魄激起了无穷的斗志,白金骑士的洪流如汹涌的怒涛般冲刷龙人的残部,所有的法师不约而同地将体内最后的魔力经由手中的法器释放殆尽。
一时之间,无数颗被烈火包裹的巨石在三道炫目的极光的指引下,向着远方的那头巨兽呼啸而去,如世界末日般的满天火雨之中,菲西斯的身影如同在一只扑火的飞蛾般被瞬间吞没,在一声声尖利的嘶吼声中,火龙王的巨硕身影继续向前步步进逼。

“你们退下。”就在曼迪尤的勇士们被一种绝望的气氛所围困,望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巨龙怔怔不知所措之时,一个女子清朗激越的语声穿越整个战场,只见在酒馆中那名精灵少女正踏着菲西斯的长剑辟出的那条鲜红的血路,缓缓向前走去。
“谨以诺里亚大精灵长西索之名,请赐予我重生之力!”在越过最后一位圣骑士的身侧之后,诺里亚的精灵喃喃念起了那玛雅丛林中的妖精们耳熟能详的咒语。
无数道细若发丝的光线从她的脚下升腾而起,如一阵遄急的涓流般向着飞袭而至的火龙之王迸射而去。
一团仿佛圆月初升的银色光晕中,火龙王身周的火焰渐渐熄灭,人们再次见到了那位传说般的剑士雄伟的身影。那位无畏的勇士悬挂在巨龙的胸前,手中的长剑已全部没入那头巨兽的心室。
“天界的诸神呵,请赐予我力量。守护的群星呵,请赋予我光芒。远古的精灵呵,请从沉睡中苏醒。谨以玛雅众神之名,请赐予勇者伏魔之力!”诺里亚的精灵继续吟诵着,一红一绿的两个光团在她的掌心乍现,随着她的双臂疾挥,向着那大天使般雄伟的男子疾趋。
“果然不是泛泛之辈……”菲西斯不用回头便已知道是谁对自己使用了圣灵治愈之术,他淡淡地微笑着,猛然发力将长剑从巨龙的胸膛拔出,而后他侧转身躯向上跃升,在精灵之女放出的两个光团和他的身躯重合的瞬间,颀长的太阳之剑的顶端迸射出天青色的光晕,雪亮的剑影如水银泻地般向着巨龙的颈项斩落。
一声亢长而凄厉的悲嘶划过长空,火龙王巨硕的身躯在仿如海啸般迸发的血雨中轰然坠地。
大地发出沉闷而震撼的巨响,仿佛被天神的巨锤击中般,巨龙的尸体四周成圆环状深深凹陷,仿佛一个忽然出现的一个干涸的湖泊。曼迪尤的战士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齐齐向着那片沉陷的大地飞奔过去。
他们聚拢在一起,抬头仰视那跪伏在巨龙躯干上默默祝祷的男子。只见他探手在那巨龙的前胸摸索片刻,而后站直身躯,将右手高举过头顶,一颗殷红的宝石在他的手中闪闪发光。
“这便是魔龙之魂!”曼迪尤的魔剑士静静地注视着他最忠实的战友和伙伴们,以这样的方式向他们宣告着他们共同的胜利。
在那一瞬间,整个冰风谷暴发出如雪崩般热烈而激动的欢呼,久久不能平息。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