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前夕
作者:乐魂

“我说亲爱的长老大人啊,您真的确定……这个东西就是您所说的……呃……所谓我最好的帮手?”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却因为踩到长袍下摆而差点摔了一交的女孩子愤愤地道。
“我看你啊,还是先学会穿着长袍走路不摔交,再来和我发牢骚吧!”在房间的桌边坐着的,是一个老得几乎看不出到底多大年纪的老婆婆,脸上的褶皱几乎将她整张脸都包住了,但那双眼睛,此时却闪着近乎狡猾的光,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女孩愤然将那个“东西”拎到那老婆婆面前,结果又被长袍绊了一下,气得她碧绿的眼中精光一闪,一把几乎和她眼瞳一样碧绿的利剑立时出现在她手中,剑光闪处,长袍下摆被割下一大块,成了有些不伦不类的及膝短裙:“你说它是龙?我看连我昨天在森林里抓住的野猪都比它强!”
那“东西”被提到和视线齐平的高度,它不甘心地在女孩手中又踢又打,奈何却根本碰不到女孩的手指。
那是一只与其说是龙,还不如说是长着一对小翅膀的蜥蜴更为恰当,只见它努力挥动着自己那淡褐色的小翅膀,将自己那巴掌长的身躯定在空中,瞪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对着女孩龇牙咧嘴,只不过那双眼中到底有多少“凶恶”的成分在里面,就很难说了。
“喂喂,那是我花了200第纳尔才买回来的占卜者长袍啊,就这么给你毁了?呜呜……”老婆婆做出伤心的样子,用一张手帕直往眼角擦。
“少来了!这长袍不过才25第纳尔,别以为我不知道价钱!还有,别在我面前假哭,您那手帕已经多少天没洗过了?当心擦出红眼病来哦!”女孩毫不放松。
老婆婆立刻就止了哭,仿佛从来就没有哭过般大笑起来:“不愧是精灵界最古灵精怪的绿绮!服了你了。”
“哪,拿来。”绿绮手一伸。
“什么?”老婆婆还想装糊涂。
“要我代替您去精灵界的边境做占卜者的——”绿绮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笑了一下,“一切必须的东西。”
  “抢劫啊!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这老婆子啊?”老婆婆又做出一副哭丧脸,眼中露出哀怨的目光,只差没拿条毛巾放在嘴里咬。
  “拿来吧!否则我可是不会帮您的哟。”绿绮笑着将那只小蜥蜴……不,应该是小龙放在了自己肩膀上。
  小东西恨恨地看了绿绮一眼,突然转了转那双大眼睛,小翅膀扇动两下,张开那有着细细的小牙齿的嘴,“呼”地吐出一团略带温度的热气,将绿绮的黑色长发烧卷了几丝。
  “哟哟,生气了呀?”绿绮拍拍小龙的头,完全不顾小东西对她张牙舞爪,“不过我还挺喜欢你呢,叫什么名字?”
  她眼睛一转,正好望见老婆婆正欲偷偷溜走的身影,右手一挥,一道碧绿的火焰就拦在了老婆婆的身前:“把我要的东西都给了我,再走也不迟啊。”
  “你到底要什么啊?”老婆婆叹了口气。
  “首先就是资金——五千第纳尔是您说好了给我的,这还不包括事后要给我的报酬;其次就是那个您已经用了超过五百年的——我可不信,这是您自己说的——水晶球,因为我得假扮您去做占卜者;再次么……”绿绮笑道。
  “还有啊?我已经够穷的了……”
  “那是因为您懒吧?”绿绮根本一点都不同情她。
  “呜呜……太过分了……简直就是抢劫啊……”

  “嗯……东西都准备齐了,可问题是……那个该死的长老大人所说的……那间占卜者所使用的屋子在哪里?该不是被龙给摧毁了吧?”绿绮再一次地发着牢骚,而停在她肩膀上的那只小龙早就听烦了,索性闭起眼睛睡大觉。
  绿绮抓起那张地图左看右看,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叫:“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连地图的方位都画错!如果被我抓到她……”
  就这样在满腹的牢骚和不时的大骂声中,绿绮终于看到了她此行的目的地。
  “这地方有多久没来过人了?桌子上的灰尘都有一寸厚……”绿绮喃喃地道,同时轻声地念诵咒语。
  风的精灵飞在空中,一片淡淡的绿色笼罩了整间屋子,片刻后,屋内就如同被人彻底打扫过一遍般,连一丝灰尘都找不出来。
  “呼!这下子好多了。”绿绮坐在椅子上,然后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那件占卜者专用的白色长袍穿上,同时将那个半旧不新的水晶球放在桌上。
  这时她才发现,那个水晶球竟然还缺了一角。
  “什么啊,这简直就是个江湖骗子才有的东西嘛!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长老大人是怎么获得精灵界三大长老之一的地位的……是不是她贿赂了上任的长老啊!”绿绮将脚甩到了桌子上。
  那只小龙扑扇着翅膀,飞啊飞的,好容易才飞上了桌子,用那双亮闪闪的大眼睛望着她。
  “喂,你说,这地方会有人上门来请我占卜吗?”绿绮放下脚,和那只小龙四目对视。
  忽然,小龙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收起翅膀,开始趴在桌上睡午觉。
  “真是的,你又不会说话,我问你做什么啊?”绿绮自嘲地笑着,指尖对着水晶球射出一道淡淡的绿光,水晶球随即有了反应,一股蓝光在其中盘旋着。
  “总算还能用……我还以为是个废品呢!不过话说回来,这只小龙真的是我最好的帮手?我看还得我来照顾它吧?”绿绮望着睡觉还会打呼的小龙,有些怀疑地道。
  一天就这么平淡无奇地过去了。

  一大早,绿绮就被震天价响的敲门声惊醒了。
  “谁啊?这么早……不是早就在门口贴了告示嘛?早上九点才开门营业……”绿绮揉着惺忪的眼睛,同时用指尖按在水晶球上。
  透过那个缺角的水晶球,绿绮看到有个年轻的骑士站在门口,似乎很焦急地看着门口的招牌。
  “有生意了啊……也罢,这是我到这里的第一笔生意呢,就照顾他一下,打个八折算了……”绿绮说着,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拿着水晶球到了外间。
  用手轻轻一招,门就无声地开了。
  “请进吧,我今天第一位客人。”绿绮努力摆出笑脸,对着那位骑士道。
  “是您?可是我听说……”骑士显然有些吃惊。
  “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以前那位占卜者因为有事离开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回来了才对。”绿绮在心中骂了一句“那家伙分明是偷懒!”。
  “是这样的啊……”骑士有些明白了。
  “那么,您想问什么?”
  “这……”
  绿绮笑了:“连想问什么都不知道,还来找我么?”
  “……实际上,我想请问您,我们接下来的战争……我们会胜利吗?”骑士半天才道。
  “哦?你是说人类和魔族那长达二百余年的战争?从目前双方的形势来看,应该是势均力敌吧,短时间内,谁都占不了上风的。这个问题似乎不该问我这个占卜者吧,骑士大人?”
  “事实上,我是在战场的间隙到您这里来的,想请您为我们的首领占卜一下,因为他最近受了伤,但魔族的进攻却仍在继续,我担心……”
  “您担心贵军的首领无法支撑到这次战役结束,对吗?”绿绮问道。
  “是的。”
  “好,请您稍等。”
  一道绿色的光芒射进了水晶球内,而球内的蓝光也随之急速转动起来。
  屋内也似乎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绿光。
  那只小龙不知什么时候飞了过来,趴在桌上好奇地看着那颗水晶球。
  “……人类会赢得战争的胜利,只是要花太长的时间,而那位首领……或许已经看不到这一天了。”绿绮收回手指,淡淡地道。
  “……是这样的啊……谢谢您。”骑士黯然道。
  “没什么。对了,请支付您的占卜费用。”
  “啊……差点忘了,这是五十第纳尔,请收下。”骑士将一些钱放在桌上。
  “我要的不是这个。”绿绮的笑容里,似乎有了别的东西。
  “……?”
  “我要的是……你的命!”她眼中闪过一道碧绿的光芒,手中随即出现了那把碧绿色的长剑。

  望着倒在地上的骑士,绿绮冷冷地道:“就凭这种本事的魔族,也想来精灵界试探,太小瞧我们精灵界的人了吧?”
  死去的人当然不会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逐渐将精灵界卷入了呢……得快点找到其他的六位伙伴才行,否则精灵界也会遭殃的。”绿绮抬脚将那具魔族的尸体踢出门外,反手关上了门。
  那是光辉历七三三年的夏天,距离精灵界完全卷入人类和魔族的战争,还有不到三百个晨昏的日子。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