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幸运魔法
作者:chiyama

上天告诉我们说,所谓魔法……

“亲爱的,我中彩了。”
当杰克用他那种故弄玄虚的油腔滑调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抓起手边在洗的盘子朝他头上猛砸一下,让那个整天在酒精里泡得晕晕陶陶的脑袋清醒一点。现在我们可不是别人眼里的幸福旅行情侣,而是两个因为丢掉了所有的盘费而只好在这个镇子里打工攒钱的倒霉蛋。在这个时候还会跑去买什么彩票,除了脑子进水没有别的解释。
杰克一边用他瘦巴巴的胳膊抵挡我的盘子攻击,一边非常委屈地说,那只是他买“东西”的附赠优惠。
“请您务必要抽一个号码!”那个生意冷清的老头儿说,“假如您中彩的话可以再来一瓶!”
觉察到我朝他瞪眼,杰克解释说他对再来一瓶这样的方案兴趣不大,因为那个并不好喝;但是他天生具有冒险和探索的精神——
“所以从不放过任何赌博和摸彩的机会。”我说。
“亲爱的,别打断我。”杰克说。
他说当那些数字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起先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然后他记起了我的话,选择了一个平常人所不会选择的数字。
那个老头儿眼睛里放出了光,然后说:“您中了大奖——这不只是再来一瓶那么简单,我要送一件宝物给您。”
然后他就要那个小矮子带着杰克去他家拿宝物;小矮子把杰克带进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的一间小阁楼,然后上上下下一通乱翻。
“啊,天哪。”小矮子说,“我实在找不到那件宝物了。这样吧,我送您一件新的礼物,请您不要告诉我的主人,我丢失了那件宝物的事情。”
然后杰克就怀着向善之心接受了这件代替品,一本厚厚的布面大书,书上用烫金写着古怪的字母。
“亲爱的,”杰克用手擦掉脸上那些半油半水的液体,用一种异常崇高并且宽宏大量的表情说,“由于是您告诉我不应该避忌‘十三’这个数字,所以我将与您分享这件珍贵的宝物。此后无论是成为魔法师、骑士或者国王,我将与您祸福同当,休戚与共。”
我根本不相信他这故事,事实上我认为与杰克这个家伙祸福同当吃亏的一定是我。但是唯一可以证实的是他真的把这本书放在我眼前了,我对任何和文字有关系的东西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掩饰好奇心。但是杰克不肯当场打开它。
“只有在一片黑暗中你才可以看清它上面的字。”
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我和杰克租的那个阴森森的地下室,房主和我们说那曾经是一个著名的哲学家所住的地方,自从他和魔鬼订下约定离开之后就空在那里;但是我和杰克难得一致地怀疑那个倒霉的哲学家是被谋杀了,鬼魂不来骚扰我们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们和他一样穷。但是当我们把所有窗子和门都关上的时候,那的确是个黑咕隆冬的好地方——
所以当我们在那里打开那本书,而且真的看到了书上写的字以后,我初步相信杰克讲的话里有三分之一不是在骗人。
第一个实验是什么我和杰克很讨论了一阵,然后理所当然地根据目前最大的需要决定是炼金术。
“红狮匹配百合……”杰克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所有的话背下来,然后我们发现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原料问题。
“我们到哪里去寻找黄金之种和白银之种呢……”
房东是决不会借给欠了两个月房租的我们任何一件东西的,而我们不想把这秘密告诉别人的话,就不得不自力更生。
“把你的金戒指拿下来吧。”杰克说。
“那个好象是镀金的。”我提醒他,忘记掉讽刺一下他的惟利是图。
“表面有一点点也比没有好。”杰克在他的口袋里翻出他银柄的小刀,“我们还需要一点水银……”
我想起这屋子里头有许多我还不太认识的旮旯儿,而那个倒霉的哲学家说不定还剩下一点什么在这里。于是我们就在屋子里头四下翻,居然还摸到一座炉子和一口锅。
“你相信那玩意是真的水银吗?”杰克盯着我手里那个脏兮兮连标签也糊成一团的小瓶问。
不管怎么说,我们最后是从屋里各处把需要的东西全都——或者好象全都扒拉齐了。然后我们开始折腾,把一锅里的东西倒进另一锅,然后加热然后再倒进来,然后大功告成。
“这就是‘智慧之石’,或者称为‘年轻的女王’……”我看着那颗在沸滚的液体里头半沉半浮的黑黢黢的小东西,实在很难对它产生肃然起敬之情,“你相信那个玩意可以点石成金?”
“呃……”杰克难得用沉重的表情思索了一会,“我们可以拿点什么来试试。”
我环顾四周,实在想象不出身边要是有一张金床或者金椅子会是什么感觉,然后我又想起,如果它真的像是神话里头米达斯的手指一样把碰到的东西都变成黄金的话,那麻烦好象就大了——我警惕地瞧着杰克,防备他动起把我变成金人的念头。
“应该只会把石头变成金子吧……”杰克说,伸着两只手指,想要把“年轻的女王”从锅里夹出来。
我抓起手边的木汤匙扔给他。他用木汤匙小心翼翼地盛着“年轻的女王”,黑糊糊不知是什么成分的液体往下滴。杰克环顾四周,想要给它找个安置的地方。
但是他实在是笨到连汤匙也拿不稳——手一摇一滴黑色液体就要流到他的脚背上了。
“小心!”我忍不住叫道,杰克像踩钢丝一样摇了一摇,一脚踢翻了那个锅。
黑色的液体向四面漫开,然后渗透入地;我和杰克逃跑一样离开它们,想象它们会像滚烫的沥青一样在我们的脚上灼出一大堆泡泡,不过没有;但是当我们镇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年轻的女王”已经掉了。
我们找遍了所有的旮旯儿,召唤过上帝魔鬼和哲学家的鬼魂,但是“年轻的女王”就是死不出现。最后我们终于没力气了。
“据说水银是会往地里头钻的。”我精疲力尽地坐下来说,“你说它会不会钻到地里去呢?”
“那么……”杰克深思地说,“这块地没有变成金子是不是就说明它不灵呢?”
但是“年轻的女王”没有出现我们就没有办法确定它灵验不灵验,好在我们还有一整本魔法书,可以接着做别的试验。
接下来杰克想要试验预言术,用他的话说,他想要知道这个宇宙未来的命运已经很久了。
“想想看,”他说,“被人称为预言大师,看着星星向着自己所说的那个方向沉落下去——是多么幸福。”
“星星本来就只向一个方向沉没。”我提醒他,不过杰克不理会这个。
预言术需要的是一面镜子,据说术者将从这面镜子里看见未来:不管怎样说找一面镜子比找黄金白银之类的东西要容易得多了,这次我们所要做的是在烛光下向镜子施加符咒——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镜子上渐渐泛起微红的光芒,这就是说,差不多成功了。
我拿起那面镜子,然后向里看去。
我看见一张苍白的面孔,满是皱纹,比我的祖母还要衰老。
“啊!!!!!!!!!!!!”我尖叫一声,镜子从手里掉下来摔成碎片,每一片在烛光下幻化出千百个影子,都清楚地映照着我衰老的模样。
我双手掩脸冲出地下室,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杰克不明就里,在后面叫我的名字,但是我根本理会不到他,一直跑到一处湖水旁边,才停下脚步。
我趴在湖水旁边向下看去,假如湖水里照出我的模样还是一个老太婆我会立刻跳下去的。但是这个时候微风吹动了湖水,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我什么也看不到。
过了很久很久夜色降临,杰克的脚步来到我的身后。
“好啦,”他说,“镜子的魔法已经过去了。”
我注视着平静无波的水面,看见倒影中的我脸上的皱纹在缓慢地消退,最后变回年轻时的模样。
“我把那面镜子的碎片埋起来了。”杰克说,“我们换一种魔法怎么样?”
我注视着水面,看见他的面孔难得的安静,甚至说有一丝令人有点感动的表情,不过等我回过头一切就恢复了老样子,让我怀疑魔镜的功效让人看到的并不是未来而已。
“所以混饭吃应该选最容易的方法……”
最简单的一种是培养神奇的药草,而且医生是古往今来最不缺饭吃的职业。
“国王陛下总是会悬赏,谁治好了公主的病,就把公主嫁给他。”
“当今公主殿下已经三十六岁了。”我冷冷地提醒他。
“开个玩笑嘛……”他咕哝,然后去伺候那些从我们的地下室各壁角长出的小东西。
“亲爱的,我想我没有看错吧,书上说我们将培植出有着纤长叶子和美丽花朵的藤萝植物,或者是挺拔秀丽笔直的白色小树?”
而我们的地下室里用最快的速度爬满的是苔藓和地衣,整个屋子里充满了一种湿凉凉的气息。而且我也不免觉得,如果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室里生长藤萝和小树的话,对它们实在是太委屈了一点。
而仔细看的话苔藓和地衣确实也是十分美丽的……当然。
“但是……怎么证明它是有效的呢?”
我们面面相觑,现在我和杰克身体健康,而且谁也不打算在自己身上划个伤口来验证这些药草的功效。
“阿嚏——”杰克打了一个喷嚏。
看见我的目光他立刻不安起来。
“我……还是比较相信我们镇上的医生的。”
说完这句话他拔腿就跑,我没有反对——由于在做这些乱七八糟的实验的时候受了凉,我紧跟着也看医生去了。
在无数次试验都这样告终以后,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杰克堵在门口,脸上满是尴尬的笑容。
“唉……对不起,你可以等一等再进去吗?”他搔着脑袋苦恼地说,“只要等一下……再等一下……”
我从杰克的肩上望过去,看见他身后那口锅正在愉快地咕嘟咕嘟煮着什么,许多黑色的小东西正从那口锅里奋力往外爬,但是却被锅盖压住了,只露出很多小爪子和小脑袋。
“你……”我心里生起气来,虽然在地下室里住了这么久,对老鼠或者壁虎这一类同居者没有什么好感,可也不至于要到把它们扔到锅里去煮的地步。
难道在做这些试验的时候,杰克已经变成魔鬼了?
在我们做不成功的那些试验里,又会隐藏多少人类无法隐藏的渴求与欲望?
我愤怒起来,硬从他身旁挤过去,一把揭开锅盖。
锅里的小东西兴高采烈地往外窜去,爬得满地都是。
“天啊……”杰克打个趔趄才站稳,看着空荡荡的锅,无可奈何地做了个鬼脸。
“我只是在试验制造龙而已。”
“龙?”我仿佛看见庞大的黑影笼罩在镇子上空,所经之处流淌着黏糊糊的液体。
“我想试验一下驯龙术……我本来可以做出一个军团的龙,然后和你一起乘着它们去周游世界的。”他摊开手,“这下全完蛋了。”
我不敢看他脸上失望的表情,那些小家伙获得自由以后,欢快地朝地下室的各个旮旯里头钻,在苔藓上面打滚。有一只居然和老鼠洞里几只不明所以的老鼠,公然在我们的床上嬉戏起来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杰克安慰我说,“我可真不保证我能驾驭龙军团呢……糟糕!”
一条小龙开始嘶嘶地喷火,那本书已经烧起来了。
我们手忙脚乱地抢救那本书,但是只能抓到一些类似灰烬的东西;不过我们抢救下来了最后一页,在那上面写着:“如何烤制美味的小甜饼”。
于是我们就如此幸运或者不幸地与成为炼金术士、预言者、药剂师、驯龙武士和其他许许多多行当擦肩而过,四十年来一直在这个镇子上烤制小甜饼。我们的生意很好,杰克被称为老板我被称为老板娘,现在我照镜子的时候,可以看见我的头发已经花白,我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可是我再也没摔破过一面镜子。
假如你来到我们的镇子上,到我们的店里来,我还可以带你去看我们住过的那个地下室,小龙在岩穴里穿行,虽然从你的眼中看来,它们跟壁虎或者蜥蜴没有两样。
而你也可能把长得那样丰盛和美丽的药草看成是一般的苔藓和地衣……嗯,目前还没有一位在我们这里听故事的客人或者旅行者决定去试一试它包治百病的功效。
是的……还有一件东西。
“年轻的女王”?没错,它还在这里,藏在地底下的某一处,说不定你有一天会一脚踩到……真的。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