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西微儿的一些故事
作者:R

西微儿的一些故事

“格林美尔是美帝斯王朝的文臣,来自圣域的骑士塔连向他的独女、人称‘天仙’的凯瑟温求婚。塔连是具有法王血统的圣廷骑士。对这一婚姻,格林美尔持反对态度,理由是塔连是个骑士,凯瑟温则从小在诗人、学者中长大。两人的个性,不能相合。

“‘况且,’他说,‘塔连的行动受到圣廷的约束,而政长与教长的不和,已到世人皆知的地步。我预感到他的寿命不长。

“但他的女儿答道,‘父亲。我并不期待能嫁给个性相合的人。何况,您和母亲也是如此不同着。’格林美尔想到他早逝的妻子,心为之柔软。

“后来的情况是这样的:凯瑟温与塔连刚成婚一年,光摄政王与法摄政王决裂,塔连死于其后的混乱中。凯瑟温逃亡并在路上临产,她遇见阿格方的托钵修士,并生下一个女婴,取名西微儿。在她与修士同行的路上,遇见阿格方的领主。

“西微儿做为格林美尔与塔连家族的继承人,由其母抚养,住在阿格方家中。她被叫做‘塔美丽亚’,意为‘珍宝’。在她12岁时,凯瑟温将她叫到银碧湖边,告诉她她的真名和家系,并将珍藏的塔连家族的家徽之戒交给她。

“‘阿格方再次向我求婚,我可能无法再拒绝。这是你真正父亲的遗物。你是拥有格林美尔的‘祈愿星’血统,并法王的高贵血统。我预见你将成为传奇中留下声名的人物,除非屈辱过早降临在你头上,或者被人杀害。前程是漫长与艰辛的,我将证明你身份的一切都交给你,此后,我们也将不再相见。

“西微儿沿着湖边小径离开,次日日落时分,她在树林中迷路,满怀绝望,突然看到林中空地上,一只全身银色的生物在绿茵地上静立。西微儿惊讶地停止哭泣,以为自己在梦境中,不然就是已经死去。

“当时她想到的是圣女王故事的一个片段,第一代圣女王晶·杰拉尔与龙王悠在翡翠森林相遇的情景。那有着超越世间王者气质的高贵生物,正向她转过威严的头颅,舒展开它那纯银色的羽翼。但是,没有等到她叫出它的名字,龙的幻象消失了。西微儿看到它消失的远方隐约有光亮。

“她在那里发现了一队旅人,围在火堆边烤火,并交换旅行中遇见的奇闻。西微儿没有向他们提到自己刚才见到的场景,她甚至怀疑那是否只是幻觉。她只告诉那队旅人她的外祖父的名字,一位旅人听见她的名字,以奇特的目光打量着她。

“‘怎么,’他说,‘天仙凯瑟温的女儿,也已这么大了吗?难怪我近来在战场上无法杀死与之前同样数量的敌人了。时间无情,我也老了。’他的同伴就嘲笑他,但他转向西微儿,说:‘在母亲那里没有得到的,女儿这里得到也可以。’他抓住西微儿的长发,将她拖入树林。她尽力反抗,但她的呼救却没有打断围在火边的旅人的谈话。

“在此半年后,西微儿终于找到格林美尔,她的祖父,美帝斯王朝此时的廷臣。她被带到他面前后,他只看了一眼就将她搂在怀中,不顾她沾满尘土的衣袍。‘我后悔没能阻止她,凯瑟温的孩子啊。’他对少女说:‘你必将度过不同的一生。’

“西微儿被送到美帝斯王家学院。在那里她最初学习魔导课程,但经常只上到一半就离开教室。担任药理教师的波德里亚,最终将情况报告了院长弗德莫尔。他不但曾教出许多的优秀的法师,也是当年最著名的潜者亚瑟的老师。

“他在禁忌的森林中找到她,面前是沸腾的釜。她手中拿着古老的卷帙,另一手则隐约闪现银光。在认出那晶石的弗德莫尔喊出‘不可’同时,西微儿将七星七晶石投入水中。

“那是古老记载中呼唤龙族之王的秘方,遵照一定的步骤将特定药材混合,制造出‘祁愿之石’。拥有圣王血统之人,在命运转折的时刻持此许愿,世界重开之初,与圣女王约定的龙族子孙,就会出现在约定人面前并许下誓约。那是需要强力黑魔法做辅助的特别药剂,连弗德莫尔本人也只见过一次成功的制作。

“刺眼的光晕消失后,少女的身体倒下去,弗德莫尔扶起她,察觉到轻微的呼吸而松了口气。失败的咒语会反弹,他也无法预言那有怎样的强度。

“西微儿未等痊愈,退出了王家学院。知道她拥有格林美尔与塔连之血,弗德莫尔感到遗憾。他试图挽留,但西微儿却回答说,‘用蜥蜴尾或蟾蜍心做配料,就能呼唤出强力的魔神。这种想法也太过可笑。’她叹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才严肃地注视着比她年长许多的魔法师,继续说,‘不过也许是我的问题,就此打住。’

“‘你还没有告诉我,若果成功,你想要求的是什么?’弗德莫尔问

“‘我想让它毁掉我,还有这个大陆上,其他如此希望的不幸者。’少女回答。

“弗德莫尔知道,这件事他无能为力,只有与西微儿依依惜别。在此后的七年内,西微儿进入了美帝斯及周边城邦所有著名的学府,学习呼唤术、凭依术、剑术、潜力等各类人类知识中可能包含的类别。每次学习的时间都不长,发觉无法找到她所需的知识,西微儿就从那所学校离开。

“西微儿19岁时,她的祖父格林美尔成为美帝斯的执政官。那时圣摄政王和法摄政王的第一次战争暂时结束,各国的边境处于安全状态。西微儿的美名传到之处,身份高贵或技艺高强的年轻男子纷纷踏上旅程,渴求将这朵美帝斯之花摘下。格林美尔也对他的孙女说:‘在你的年纪,你母亲已经有了你。青春之花不会常开,孩子你在等待什么?

“但她只回答:‘我不想结婚。

“格林美尔叹息着离去了。他在心中想着,西微儿也许只是年轻。到了第二年春天,少女拒绝了第7个求婚者后,他终于无法再坐等下去。他将女孩儿叫到面前,以严厉的语气责备她,并说:‘你是不可能不嫁人的,难道你要世上的人讨论说,凯瑟温的女儿,格林美尔我的孙女,是个不通人情的人!’

“有一刻,西微儿扭过头去,似乎并不打算回答。她终于开口时,说出的话是:‘先背弃了我的是身为女人的母亲。至于男人,他们的接触也只让我恶心。不过您说得对。’她说着行了一个端正的礼,继续道:‘凯瑟温的女儿,格林美尔的孙女,是不可以不嫁人的。那么,选一个就好了。’她将手指向露台,格林美尔注意到那里站着一人。他身穿浅色服装,月下闪着银光,那并非宫殿卫士的衣服。格林美尔知道,他并非属于人类。

“‘那是谁?’他问,又说:‘西微儿,你为什么不能选择普通一点的对象呢?精灵、山魈、河童,来自异世界的旅人或干脆是幽灵?我能确认的是,这并非与我们同样,血肉构成的身躯。

“少女回答道:‘它是阿尔。昨日在水泉边,我考虑着是否应往里面投毒,抬头时就看见他。我会以为他是我的守护天使,除了他的出现总伴随着我巨大的不幸这点。如您所见,他并非人类,简单的解释是,它是龙。我自己一个人的龙,当我想叫它停住而出声时,它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您看,关于誓约的传说毕竟是真实的,虽然将龙召唤来的,即非魔法,也非药石,甚至不是圣女王的血统,只是世间最强烈的愿望。’

“格林美尔听见这一席话,缄默无语,内心充满痛苦,长期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他把西微儿叫到跟前。她在他膝前跪下,他说:‘我的孩子,我的心已被巨大的不幸催垮,这些年来,我努力完成你的愿望,只希望将你从灰暗的路上拉回,努力已经失败。现在已有一道阴影挡在我们面前,也许,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很可能,关于主神创世的那个传说毕竟是真的,祂将全能做礼物给了龙,全知做礼物给了精灵,矮人、树人、山魈、幽灵,每样祂所创的生物,都有如此的礼物,到最后,到了按照祂自己形象制造出的人类,却不再有可以分送的特质了。因此,祂将欲望做礼物给了人。孩子!祂给我们的是我们的长处,却也正是我们的短处。我担心的是,你不知道你在做的是什么。

“他说完这话就倒在地上,西微儿听见微细的声响,那是老人的心碎裂的声音。她就对那幻化为人之形相的异类生物道:‘等一会儿,在卫兵进来时,你也要做出悲痛的表情。’

“彼时为圣廷历4078年。之后是被学者通常称为玫瑰战争的时期,这段历史另有详述,包括:第四帝国的灭亡、圣剑重铸、极地之旅、四相神之乱等。帕尔斯高原屠神战役垂败之即,西微儿与银、蓝两色相间的龙王出现,以誓约者身份展开圣旗,那一天她被万国的军队呼为圣王。她终于完成了使命,继承了圣女王的王位,得到圣廷的王冠和法王的权杖,在四相神隐灭的那年秋天,她与阿尔在圣城举行婚典。

“第四纪终结在动荡不安中,精灵离去,树人、山魈回归森林,从此不再出来。维持着世界平衡的力量被打破了,古老的种族缓慢却确然地消失,居住在圣城的西微儿,成为维系人心的力量。做为最后一位誓约者,以及圣王血统的传承者,她结束了龙的约定。翡翠大陆从此不再受远古那强力魔王的咒语,但亦不再接受守护者的卫护。

“向她誓约的那一位留在圣城,直到她选择离去的那天。那时她已苍老,他则仍是他们第一天见面的样子。他来到她的病榻前,她见到他,就露出了笑容,‘我的实验与被验者,我最亲爱的同谋,全天下最了解我的人。现在是杂耍戏收场的时刻了。’

“龙王十分清楚她的意思,但他仍试做最后的挽留。他将手覆在她的胸口,她却握住,说:‘不要为了我使用那力量。在最后的一刻,不要让我带着那样沉重的负担离去。’

“‘你的任务还未完成。’龙王说,‘是你发出了最初的呼唤,却不能只由你来决定这最后的收场。对于你,以及你的大陆和人类,我仍不能明白。’

“‘这就是我们的命运。’西微儿答道:‘正如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呼唤了你,而当我知道,龙是以人的心为食物的种族时,一切已太晚,选择早已做出。等到你明白我所期待的毁灭涵义时,无法说出那灭绝的简单咒语者,反而是我。我所在的渺小、低微、互相仇恨和屠杀的种族啊,我曾将它们视为愚氓,却也无法毁灭它的希望。现在我明白,古书文经中记载的传奇故事,为何都只到胜利者登上王位为止了。接受龙王的誓约者,最后都明白他们是吞下如何的苦药。’

“‘所以,以我的痛苦、绝望、仇恨、疯狂、勇气与恋慕为养料的你,现在,别了。’她说完这话,安然入睡。一瞬间,脸上平和的神色似乎抚平岁月的皱纹,人类最后一位誓约者,结束了她颠沛而困难的一生。

“阿尔走出陵园,从此不再有人见过他的踪影。这就是故事的结尾,这故事来自美帝斯古事记、圣域志与书信集,随着圣王朝的远去,人们不再回忆那古老的日子。”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