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炒鸡蛋
作者:kawalu


方才和学长说如果写美食的话,我可以写鸡蛋,恩……如果鸡蛋也属于美食的话。然后想起来从十岁开始会炒鸡蛋至今,炒菜类我仍然只会炒鸡蛋,果然家务技巧的掌握程度和生活水准的舒适程度是成反比的。十岁的时候还会烧饭,可是现在没了电饭锅就不知道怎么样把米弄成饭。那时候还没和老人一起住,晚饭要等爸爸回来才有的吃。而一旦放假在家,午饭便只能顿顿将就了。父母不忍心看我天天午饭吃面包打发,于是爸爸说要教会我点煤气,那样的话至少可以吃到热的东西。前些天去某家饭店吃饭的时候,见桌上供人点烟的火柴精致可爱,便拿了回来。好像现在大家都不用火柴了,连我奶奶点烟都用打火机,煤气更是一拧开关就点火了。可是对十岁的我来说划火柴是件很重大的事情。现在被别人说胆子大,可是自己知道从小真正害怕的东西是从来都不会主动去碰的,就像是即使是现在吃鸡的时候绝对不要看到头,碰到有人养鸡立刻绕得远远的。但爸爸说那是很简单很简单的,别的小孩都会的。然后鼓足勇气,真的是鼓足勇气,类似于高中里解剖蟾蜍时的勇气,划下了平生第一根火柴——有惊无险,从此开始了后来没东西吃就和鸡蛋较劲的历史。
想想炒鸡蛋嘛,连我都会了,还有谁不会啊?但是引用一下古龙的理论,小李飞刀之所以是小李飞刀,因为他只练飞刀。我的炒鸡蛋不能说是小Z炒蛋吧,至少在我们家四个人里也是排行第一的。
说我比我奶奶炒的好呢是因为我炒鸡蛋的时候比较空闲,只炒鸡蛋,纯粹解馋,不用忙活别的饭菜。蛋液要打的细细的,不喜欢吃着吃着吃到硬邦邦的蛋清。拒绝用打蛋器,蛋丝在筷子上挂起滑落实实在在也是一种乐趣。常常是边打边看窗外,物我两忘。但是我从来不愿意打敷脸用的鸡蛋清,果然是有的吃才够诱惑。放盐,放味精,不喜欢放葱花,总觉得破坏了鸡蛋的香味道。如果就我一个人吃我会放很多醋,炒出来之后酸酸的,象沾了醋的蟹粉,不过后来发现这只对我这个嗜酸动物来说是美味。
说我比我妈炒的好呢,因为我比较舍得放油。炒菜要嫩的话我觉得无非油多火旺,但我妈觉得炒个鸡蛋放那么多油是很暴殄天物的一件事。自小爸爸教得好,放油前先点火,把锅里的水烧干了。所以粗心如我,毕竟还是没有发生油倒下去劈劈啪啪乱暴的情景。等油热,呲啦一声把蛋液倒下去,看着它吸收了油份,周围一圈腾起泡泡来,对我而言这是比吃到嘴里还快乐的时候。眼明手快地用锅铲翻炒、切割,然后在八九分熟的时候把火关掉,再翻几下,就着锅子的余温蛋也就熟了。找个盘子装起来,捻一块扔嘴里,一边雪雪呼烫,一边享受热乎鲜嫩的味道,实在是美事一件。所以常常想,对我而言所谓美食不需要太精贵的原料,太复杂的工序,只要吃起来让我觉得是件美事就当得起“美食”二字了。不过这样想的话好像冰箱里的绿豆棒冰也可以叫美食了。
恩,还有号称我家厨艺一级棒的爸爸。炒鸡蛋是他教的,可是我一直认为我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篮了,当然他是不承认的。说比爸爸好呢,因为自从奶奶搬来一起住之后,爸爸就开始做君子了。所谓业精于勤嘛,即使是炒鸡蛋,不练习也是会荒疏的嘛。那天吵着没东西吃,老头来了兴致下厨给我煎荷包蛋,结果呢黑黑的,也没有我钟爱的流黄。老头端给我的时候好像觉得一时失手,有失脸面。我嘿嘿怪笑后,还是把爱心牌荷包蛋高高兴兴地吃下去了。
前些天公司里的日本人空闲时询问番茄炒蛋的做法。我立刻也来了兴趣,结果引来了两位热心人用中文和日文分别向我们两个讲述了一边。讲着讲着在先炒蛋还是先吵番茄的时候发生了争执。一个说先炒番茄,然后起出番茄再炒蛋;另一个坚持为了色面好看,应该先炒蛋,然后洗锅,再炒番茄。我一听多了洗锅一道程序,立刻投奔了前者,后者看着我一脸恨铁不成钢。所以啊,千万不要嘲笑番茄炒蛋哦。是菜皆学问,虽然至今没长进,还是决心有一天要做一个能干的主妇。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