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声音的幻像
作者:青铮

——仿博尔赫斯《镜子与面具》(亦步亦趋)

丰饶之海一战,龙族臣服,天王凯旋而归,回到仞利天善见城巍峨的宫殿。
他召见天界的乐师干达婆王,对她说:“只有音乐的魔力能够使现实的功勋永垂不朽。文字会失去意义,语言会被遗忘,雕刻和壁画会被时光摧毁,传说和史诗会在传唱中扭曲,只有你的音乐将在三界与六道中回荡,照耀万物和众生。我要你歌颂我的胜利,为我披上不可磨灭的荣光,我预感到这将是我漫长的征战生涯最后的辉煌,也将是你的琴弦上最惊心动魄的绝唱。”
“不胜荣幸,我的陛下。”干达婆王回答道,“我继承乐师之王的位置已有七十年之久,我拨动琴弦歌颂您的事迹的时间比这还要长。我能熟练地模仿三界和六道所有的声音,我能准确地再现万物和众生全部的感情。在历代干达婆王里,我的琴技名列第一,在十五年前的尊星王祭上,我的琴声让紧那罗王不敢随之起舞,迦陵频伽不敢随之放歌。我的琴声还能够让骄傲的迦楼罗王收起高翔的翅膀,让残忍的阿修罗王露出温柔的神色。夜叉王和摩侯罗迦殿下都曾向我求婚,还有降三世明王和毗沙门天,为的是将我的琴声据为己有——这些您都知道。总之我的琴声无所不能,正如您的剑所指之处,天地臣服。只有一件事情我无能为力,那就是报答您对我的知遇之恩。”
繁文缛节和自抬身价是天界通行的礼节,帝释天深知这一点,所以耐心地听完干达婆王的话,然后说道:“众愿池的莲花已经落尽,沙罗双树下的优昙花也全部凋零,吉祥鸟成群地飞离善见城,往极北的冰原繁衍后代。我给你十二年的时间推敲和练习。当众愿池的莲花再度绽放,沙罗双树下的优昙花再现光华,吉祥鸟带着儿女飞回善见城,在我的阳台和高塔上栖息,我要你来到这里,在天界众神面前为我演奏。每个音符都要精彩绝伦,务必使所有的人潸然泪下、热血沸腾,重新回忆起我在战场上的伟岸英姿,并联想起我征战生涯中所有的荣耀和胜利。你知道我的脾气,你的辛劳绝不会得不到相称的奖赏。”
“最好的奖赏我已经得到,那就是陛下的赞美与微笑。”干达婆王回答,在八部众王中她最通晓谄媚之道。
帝释天点头微笑,干达婆王行礼退出,心里已经想出了一些乐章。

接下来的十二年风平浪静,最大的事件是天妃希尔瓦蒂偶感微恙,虽然痊愈,帝释天仍然震怒,诛杀了天界药师苏摩一族的王。
十二年后干达婆王如期来到善见城,为帝释天和众神演奏。她容光焕发、得意洋洋,在一万三千名童男童女的和声伴奏下拨动琴弦,指间弦上的劲风吹起众神的头发和衣裳,铿锵的琴声在整个天界回荡,连人间和地狱也传来隐隐的回响。
帝释天露出了笑容,欣然点头:“你的琴声不愧是天界的瑰宝,善见城的骄傲。如果你在战场上如你操纵琴弦一般在行,我们将是势均力敌的对手。我仿佛再次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再次沐浴着胜利的辉煌。即使众愿池的莲花不再开放,你的琴声也能把她们唤醒;即使吉祥鸟消失在极北的冰原,你的琴声也能将它们召回;即使我的宫殿坍塌,善见城化为废墟——但愿这样的情形不会出现——你的琴声也能让它们重现光芒。我命令一百零八位琴师学会这支曲子,到三界中广为传播。同时我赐给你一株婆娑树,那是苏摩一族密不示人的珍藏,据说它唯一的果实将在八百年后成熟,能够赐予食用者永恒的生命,我赐给你永恒的生命,这样我也不会死亡——只要还有你的琴声,回荡在天光照耀的大地上。”
说着,帝释天收敛了笑容,神色转为沉重。他沉思了片刻,接着说:“但是仍然未能臻于绝唱。没有一位神祗流下眼泪,也没有一朵莲花凋落和绽放。我的心跳没有加快,手指没有感受到剑柄和弓弦的召唤,血液没有为之沸腾燃烧。不,这只是佳作,不是绝唱,不足以代表我征战生涯全部的荣耀。我再给你十二年的时间,我和天界的众神,等着欣赏你的另一次演奏,并给予你更丰厚的奖赏。”
“相信我,陛下,您不会失望。”干达婆王这样说。
然后她行礼退出。

接下来的十二年纷扰不断,天妃希尔瓦蒂溘然长逝,帝释天迎娶阿修罗族的女子舍脂,仍然未能阻止阿修罗族的叛乱。
十二年后干达婆王再次来到善见城,为帝释天和众神演奏。她的样子令人吃惊,看上去异常的年轻,羞涩而没有自信,仿佛一百年前刚刚成为乐师之王时的模样。她独自演奏,琴声微弱,时断时续,有时只有一片宁静,帝释天和众神需要侧耳倾听。仿佛一根看不见的琴弦穿透万千心灵,却被初学者笨拙的手指牵引,使人胆战心惊。没有人能够抗拒这乐声的魔力,却无从辨别其所指何物。她歌颂的不是帝释天一人的战争和胜利,而是万千世界无限时间里所有的战争和胜利,却又隐约地让人预感到,所有这些胜利都是虚无,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帝释天潸然泪下,久久不能出声,而后与身边的四圣天交谈了几句,这才说道:“十二年前你的演奏精彩绝伦,十二年后的这支曲子却将之轻易战胜。你曾经说我的赞美和微笑是最好的奖赏,但此刻你可以得到更好的回报,那就是我的眼泪和感动。这支曲子将封印于历劫之门,加上四圣天与八部众的结界与封印。即使三界与六道经历浩劫,化为虚无——我们都知道必然有那样一天,它也将流传下去,在全新的众生与万物中为我们的存在作证。我将赐给你三生之石,这是天界最惊人的秘密之一,只有历代天帝知晓,拥有这块宝石的人,能够获得非凡的智慧——我赐给你非凡的智慧,因为你的琴声已经抢先涉足无人经历的领域,为我们打开众妙之门。”
说罢,帝释天沉思良久,他眉头紧皱,似乎不知如何开口,过了很长时间才说道:“但是正是这支曲子让我们看到了无限的可能,你之前的演奏和我之前的功勋都显得不值一哂。我再给你十二年的时间,等待你带来更为惊人的作品,也等待着赐给你从没有人得到过的奖赏。”
接着帝释天补充道:“我们都是寓言里的人物,要记住寓意的表现崇尚‘三’这个数。”
“相信我,陛下,您的等待必有报偿。”干达婆王说罢退出,忘记了行礼,可是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小小的疏忽之处。

接下来的十二年暮气沉沉,在讨伐阿修罗族的叛乱中,帝释天失去了唯一的继承人。他关闭了宫殿的大厅,停止一切娱乐,直到干达婆王重来的那一天。
十二年后干达婆王再次来到善见城,这次连帝释天也为之惊讶,她满头白发,脸上出现了皱纹——这是凡人老去时的模样,这情形天界闻所未闻。她的眼睛里有一种神情,让多闻天也觉得莫测高深。
干达婆王请求为帝释天单独演奏,于是帝释天摈退了众神。
“你的作品是否完成?”帝释天问。
“完成了,但我不敢在琴弦上一试。”干达婆王回答。
“那么我赐给你天界至高的勇气。”
干达婆王拨动琴弦,琴声过处,众弦皆断,这一声仿佛消灭的三界和六道所有的声音,众生和万物在短暂的刹那化作虚无,又好像一切原本不曾存在。帝释天脸色苍白,默默无声,凝视着干达婆王的脸,在她脸上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形象,而这形象亦是幻像。
没有人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帝释天终于开口道:“这样的声音应该被禁止,我们一起触犯了可怕的禁忌。”
“当它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干达婆王说。
“那么我们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我曾经给过你丰厚的奖赏,但这一次的赏赐有不同之处,请你把它看作慈悲的礼物。”
帝释天把一把匕首放在干达婆王面前。
“相信我,陛下,这也是我向您要求的礼物。”干达婆王拾起接过匕首,默默退出。

据记载,干达婆王离开宫殿就自杀身亡,同时帝释天也离开了善见城,不知去向。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