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兰生草
作者:TonTon

从后院出去,抬头可以远望到盘龙山,坚挺屹立,高耸入云。只是朦朦胧胧的,瞧不太清楚。村里面人传说,那山上有仙人,或者妖精。仙人是祖母说的,只要爬上盘龙山,仙人就会给你长生不老药。妖精是兰生说的,“妖精会和人说话,若是能听见,便可以和妖精做朋友呢。”千手是不大相信的,她只是喜欢兰生。

后院山后面有一大片地,这片地都是千手她家的,她祖父一代出了个挺有名的法师,在雨帝相泽手下担任过一阵祈祷官(注1),不过后来生了一场大病,就退休回了老家。

这块地上也不种别的,郁郁葱葱长满了草,这草和别的不同,每一株只两片叶,相互依附着,若撕下一片,这草便枯了。

不过到了千手这一代,家境变得不好了。千手的哥哥想把那地卖了。千手也不反对,只是说:“那草多漂亮啊。”

“说的也是。”哥哥点点头说。后来祖母死了,留下的珠宝首饰也卖了一笔钱,这事就搁了下来。

千手最喜欢站在土山的山坡上和兰生一起看着这些郁郁葱葱的草。一片翠绿的,迎风飘动。

兰生说:“我哪一天有了钱,便造一个的花园,里面都种这些草。”

千手笑道:“笨兰生,面前不都是草?还用的你来造?里面都是草,那时草园,又怎么是花园了?”

兰生摸摸头,傻傻笑了。他家里是种地的,地就在山前。

“要是我也是法师便好了。”兰生说,“象你爷爷一样。”

千手啐道:“法师有什么好?我爷爷就是因为法术落下的病根,年纪轻轻就死了,留下我奶奶一个孤苦伶仃。”

“不过……”兰生说,“当法师真的很棒啊。”

千手说:“你也要离开村子么?”

兰生讪讪摸了摸头,便不再提这事情了。

后来千手的哥哥出门做生意了。这一去两年毫无音讯,家里渐渐入不敷出。隔壁的婶婶劝千手把地卖了。“兰生的爹挖地挖出一箱子黄金来,变成财主爷了。你要是不把地卖了,怎么有钱作嫁妆?即使兰生不嫌弃你,他爹也会嫌你们家穷。”

千手说:“可兰生也喜欢那块地呀。那些草,多漂亮啊。”

婶婶说:“你可别这么说,男人啊,那有喜欢草的?那是小时候的玩笑话,你怎么当真了?这些日子他不常来看你吧。定是有了新女人了。”

千手说:“兰生不是这样的人。”

婶婶有些生气,说道:“婶婶看你长大的我还会骗你不成?我上次就瞧见的——那个到村里来的旅团,里面有个女的,叫春香。兰生上次跟他爹吵架,不住提她名字。我在外面全听见了。”

千手只是不信,婶婶摇头叹气走了。

可是,地不卖,家里终究是穷了,佣人该走的走,该散的散,最后只有奶妈留了下来。

好在千手自己也有些积蓄,和奶妈一起做些针线活,日子还能过下去。

兰生有时候也来看千手,带些吃的,时鲜货过来。
不久奶妈病了,千手只能拿了家里留下来的古董瓷器到集市上去卖,本来这该叫了兰生去的,但千手想了想,还是一个人去了。

集市上到没发生什么,瓷器也卖了个好价钱,足可以花上一阵子。但是千手回家的路上,看见山头上,兰生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站在以前她和兰生站的地方,看那片常青的草。那女人比兰生还大上几岁,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兰生笑得欢畅,满脸红光。

千手停了会儿,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然后手里攥着钱,急匆匆回家了。

在这之后兰生更不常来了。不过每次来的时候带的东西却多了起来。

“我爹买了块地,种甜瓜,到京城去卖,又赚了笔。”兰生谈笑风生,“什么时候等奶妈好了,我带你去京城玩儿。你要什么便跟我说,我定会买来给你。”

千手忽地说:“我们好久没去看山上的草了,一起去看看吧。”

兰生说:“我晚上还有事情,不去了。你一个人去看吧。今晚风大,小心点。”

千手点了点头,进厨房做饭。兰生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叹了口气。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还是被她听见了。兰生在叹什么气呢,千手这样想着,但她只是卷起袖子,重重的捣起肉酱来。

祖母的祭辰块到了,千手总想到以前祖母说的故事。有一对情人去腾龙山上玩,碰上兽群,俩人被冲散了。女孩子急得不得了,在山里掉泪,有个白胡子老人问:“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女孩子说:“我的朋友不见了,能不能请你帮我去寻他?”老人便带女孩子到悬崖边,男孩子挂在藤上,快掉下去了。女孩子央求老人救他,老人答应了,可这
时候一阵风吹过,把藤刮断了。男孩子掉了下去,女孩子一急,也跟着跳了下去。眼看两个人都要死了,忽然一条白龙腾运而下,两个人落到龙背上,平安落地。不过他们再抬头看时,老人不见了,白龙也不见了。

有关于神仙,应该是没有的吧。千手还是这么认为。因为父母不同意亲事,情人一起跳崖殉情而死的事情却很多。不过她和兰生的婚事还没吹,兰生的爹说人要讲良心。以前兰生家穷的时候,千手家也没嫌弃他。

哥哥总算差人送了信和钱回来,说他现在在帝昀跟前当执旗武士,陛下很赏识他。等过了今年祭祀,就能升武士长。信里还说,陛下帝昀很厉害,跟神仙一样能够呼风唤雨。

奶妈病也好了,高高兴兴拿了少爷来的信去找兰生爹报喜。回来的时候乐滋滋说:“兰生爹问,千手什么时候过门呢。也老大不小了。”

千手说:“兰生还没问我呢。”

奶妈说:“那就去找兰生来问他。”

千手说:“他不在家么?”

奶妈说:“他爹以为他来找你了,他没来过吗?”

千手摇摇头,怔怔望着窗外出神。昨天她跑去看草的时候,拔了一根草的一片叶子,这草立即枯了。她没有了兰生,会不会枯萎呢?

结果兰生真的不见了。兰生爹派人到处找,后来全村的人都找,兰生还是不见了。后来终于有人说看见兰生和旅团一起离开了。兰生爹大骂兰生,说回来打断这个畜生的腿,不过骂归骂,最后老泪纵横。

过了半年,兰生还是没有消息。哥哥倒是回来了,娶了一房新媳妇,不过他以后要住京都去了,让千手搬去跟他住,千手不肯。

“兰生不见了,你还是早点找个其他人嫁了吧。不然真的老了,就嫁不出去了。”哥哥笑笑说。“看中了哪个,跟哥哥说,哥哥帮你去提亲。”

千手说:“我才刚满二十。哥哥你二十六才成家。”

哥哥说:“我是男人,自然不同。”

千手笑道:“京都好吗?”

“是好地方。不过……”哥哥笑了笑,顿了顿才说,“……也没什么。”

呆了一个月,哥哥又回城去了。他说每个月都会写信寄钱回来,叫千手不要担心。

千手还是时常去看那些草儿。青翠一片,大地铺满了这种令人欣喜的颜色。大风吹过的时候,草的香气比花的味道更好。可惜兰生不在,不然又可以告诉他,今年春天的草,发出香气重了许多。

兰生的爹生了重病,千手去看他的时候,兰生爹紧紧抓住千手的手说:“兰生回来的时候,叫他在我坟前嗑一百个响头!”

千手想:如果我也死了,那谁来告诉兰生这句话呢?

兰生爹熬了一个夏天,秋天的时候终于死了。冬天到了,山后那边草枯落了一大片,被风一吹,挂得空气里都是一色的黄,吸到鼻子里,还打几个喷嚏。千手虽然盼望兰生回来,但却不希望他这时候回来。土地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看了,山上也是光秃秃一片,只有远方的腾龙山,还在云雾缭绕之间屹立着。

千手本来以为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过下去。但是这个冬天,特别长久,大约到了原先春夏的时候,还是下雪。村里的祭祀都摆了好几场,春天还是不来。

哥哥写信来,说陛下帝昀写的一首祭祀文《玉玲珑》惹怒了龙族族长。白龙吐气,要让冬日永照大地。陛下正与紫薇宫秘密制造一种对付龙族的至宝盘龙玉。

千手是不懂的,但她想让冬天快过去。“不然兰生回来,就见不到草儿了。”她这样想着。天太冷了,奶妈又病了。千手忙进忙出,冬天一直持续着。

又过了半年,哥哥回来了,说要让千手嫁人。千手不答应,哥哥硬是找了户人家,要让千手嫁过去。“人你也是认识的,小时候一起玩的。家境不错,人又俊,又喜欢你,为什么不要?”

“可是草没有长出来啊。”千手说。

“草会长出来的,马上就会了。陛下会对龙族反攻的。”

“可是我答应兰生,要和他一辈子看草的啊。”千手说。她生气地跑到坡上去。地上滑,她跌了一跤。膝盖上流了很多血,要是兰生在,一定会帮她包扎伤口的。她用手帕绑住,但血还是不停向下流。千手哭了出来。

天上打了惊雷,大雨突然哗哗而下。腾龙山上闪电滚滚,千手吓得呆了。突然一阵雷鸣,一块发光的石头从天而降,跌落在面前的草地上,重重砸出一个坑来。那石头闪烁着绿光,渐渐被雨融化,化成一滩绿水,渗入到低地下。

这雷电持续了七天七夜,最后那晚上,红光乍现,天崩地裂。到了早晨,冬天便不见了。久违的阳光洒满了大地。

第二年春天,山坡下的土地上,草变得更加茂盛。但是这些草却不再发出香气。村里的小孩发现那草拔掉一片叶子,不再枯萎,反而又长出两片叶子来。他们使劲拔呀拔呀,那草儿疯得长,长的老高老高。有个孩子不小心吃了一片草叶,结果昏睡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之后,村里人都离这片草远远的,不让小孩接近那里了。

过了好多年,村里来了个远方的旅法师。这时候已经是黄帝时代了,这一带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法师是什么了。只有上了年纪的才会缅怀以前的时光,说以前有个法术旅团来村里演出,里面的旅法师如何如何神奇。

那个旅法师看起来挺年轻,一抹笑容朴实亲近,脸上确时常挂着忧愁。他来的那天,就站在山坡上看山下的草。这时候有个小姑娘拿着花篮上山来,看见他很好奇,笑着问:“大哥哥,你在看什么?”
旅法师说:“我在看草。”

小姑娘说:“这叫兰生草。”

旅法师的脸上露出惊奇的神色,说:“为什么叫兰生草?”

小姑娘说;“以前村里有个叫兰生的年轻人,他离开村子去当法师。不过后来为了造龙玉,死啦。村人说,兰生的魂就在那里面呢。你对着这草叫兰生,他便会点头呢。”

旅法师点点头。

小姑娘瞧着他,笑眯眯说:“大哥哥,你来这里玩的?”

旅法师说:“我以前住这里。”

小姑娘说:“你骗人。我从小就在这里,怎么没见过你?”

旅法师说:“我很久很久以前住过这里。”

小姑娘说:“啊,那你等着,我去叫爷爷来。说不定他就认得你。”

旅法师摇摇头,没有说话。

小姑娘往山下跑,一边跑一边说:“你等一下。我爷爷虽然年纪大,可腿脚很好,他还会功夫呢。”
旅法师笑了笑,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千手——”

小姑娘笑着消失在山坡下。
旅法师站在山坡上,草儿随着风上下一摆一荡,仿佛就听见牧童嘹亮的歌声。“兰生草,兰生草。兰生不见你来找。”旅法师一怔一怔,不知不觉流下泪来。而这山坡上,却只有哗啦哗啦树叶的声音。


注1:祈祷官,分礼仪司和祭天司。礼仪司掌管宫廷礼仪,由皇帝派遣。祭天司掌管风调雨顺,铲除各地灾害,由紫薇宫派遣。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