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动机
作者:R

“多重人格?”原告律师,罗重复道,语调极尽讽刺。
“安小姐,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没有心理学医生执照吗?”
我直视他的眼睛,回答,“是被联邦吊销了。”
他一脸惊讶。“被联邦吊销?能够告诉我原因吗?”
“抗议!”李站起身来,费法官头也不抬地回答,“驳回。”
他的视线和我相遇。
“陪审团有权知道,以心理学专家的身份出现的证人证词的可信度。”
“我为一位嫌犯做了心理测探,在没有法官的允许下。”我回答。
庭下的听众席发出轻微的私语。
罗继续追问了几个问题,直到满意,我对陪审团造成的印象已经全被毁灭。
我走下证人席时,李和我的视线相遇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艾德,脸上一片惨白。
在我之后,艾德被叫了上去。
李的问题很简单,他问完后,罗再次站了起来。
他以对待我同样的态度,在艾德面前不停转着,将他略带结巴的话,以讽刺语调向陪审团的人重复。
“也就是说,一但遇见你没有办法控制的场面,这个艾克斯就会浮现?而他做出的暴力行为,你都无法负责?真好用,我也想有这种借口。”
挑选陪审团时,李虽力争,却还是让他塞进了三位年轻女性,现在她们看他,目光犹如少女注视梦中情人。
“根本就不存在多重人格,你只不过是个杀手,凶残狡猾而且邪恶,并且诽谤我们尊敬的神甫……”
他的话没能说完。
从证人席探出身的艾德,以连我都没看清的速度掐住了他的衣领。
在庭警把一嘴流利脏话的艾德拉开前,罗的脸成为有趣的紫色。“现在,大家看到的是艾克斯。”我听见李的声音大声喊。身后,闪光灯一片。
法庭安静下来后,费法官放下木锤,招手把李和罗都叫了上去。我无法听见他说什么,从李的笑容看,他被法官骂了。
审判的结果,艾德被无罪释放。
庭后,费法官请我吃饭。
这是我被心理研究学会除名后,他第一次提出邀请。
主菜上来时,手机响了。我向他道歉,走出席位接电话。
是迈克。
“你不在家里,我担心你没出什么事吧。”
“我是在外边。和一个朋友吃饭。”
“哦。”他说。停了一拍,“当事人吗?我看见新闻说,你们打赢了。”
“艾德还没办完手续。我是和本案的法官在一起。”
“那么,等你回家我再给你打电话吧。”他说。
我回到座位,费法官有趣地看着我。
“被查勤了?”
“啊……是因为有一位嫌犯托人带来消息,说我让他难过他也一定让我好看。迈克他总是过分小心。”
费法官抬眉。
“斯克特·麦卡伦?我事后才看见报道,很惊讶。我们谈论起来都说,那个家伙也许要钻空子了。你知道,他说自己是疯了,而你……”
他把话悬在半空。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凯的案件,现在除法律系的学生外,不会有人知道,当时却很轰动。
在捅了她的丈夫57刀后,她报警自首。
她没有申请心理咨询,甚至并不感激我使她免于电椅。可能也不知道,因为没有法官的允许而做的心理探测,我创下了“史上心理医师执照时间最短”记录。
我曾以为她在杀死那男人之后,自己也失去求生的意志,这是错的。不过那时我比现在更加年轻。
“受虐妇女综合症和性变态者是不同的。”我解释给费律师听。“被虐待的妇女,她的敌意和杀机,只针对一个特定的对象,那个在长达十年的时间中虐待她的人。而后者的行为,在世人眼中确实能够以‘疯狂’来形容,而他们也会以此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起码,智商更高或律师更有经验的那一部分,但他们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
费法官听我说着,呷了口酒。
“你的意思是,这是是否有选择的问题。”
“没错。许多人都会有拿起机关枪扫射的愿望,但多数人会控制住,选择打架,酗酒,甚至吸毒,那些不那么破坏的行为。有选择的时候放弃,而选择了将自己的暗黑的欲望释放,这不是‘疯狂’,而是‘罪行’。”
柔和的灯光下,年老的法官点点头,蓝色眼眸中却似若有所思。
“但,这也适合你所说的,‘受虐妇女综合症’。哦,我不是说在最后反抗的那瞬间,而是之前,漫长的被虐待的时刻,她们有许多选择,离开,甚至报警,但她们选择留下,不是吗?”
我一时无言。并非他的话无法反驳,而是因为那一瞬间,在他的视线下,我觉得无可遁行。
许多人,纵使坚持称自己是被冤枉,却宁可服刑也不肯选择接受心理测探,也许正因如此。
刚回家中,我接到迈克的电话。
“看到我写的信了吗?”
我点虚拟键盘,开了信箱,看了信的前两行。
“正在看。不过我不明白,你写信的意思是?”
“就象信里说的那样。再过两个月就是婚礼,但是我却觉得,我并不了解你。婚礼的事你也似乎并不操心,都是我一个人在忙……”
“任何事情两个人一起忙最后都会吵架。而且……你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
“安,安。就是因为你这种态度,我才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沉默,我也无话可说。最后,他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情对我说说,真的那么难吗?”
“……我需要冷静下来想想。给我点时间。”
挂掉电话,洗完澡后,我擦着头发出来,坐在床上。
也许,答应迈克的求婚毕竟不是正确的选择。
也许,我的心理医生对我的评价毕竟是正确的:
就算拿到心理学的博士学位,也不见得有用。
叹了口气,我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到床上,想着,一个受虐综合症,一个多重人格,一个性变态者。一天内处理三个案件,果然压力还是太大了。
明天,还有另外三个案件。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