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赛场外
作者:乐魂

文中出现角色皆为虚构,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绿绮,今天感觉怎么样?”队医走了进来,例行的问询着。
  抚摩着自己肿得发亮的脚踝,刘绿绮无可奈何的摇着头:“看来是没什么指望赶上了,是不是?”
  “小心点吧,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最好的康复大概也要近一个月,再加上恢复性训练,要恢复你未受伤时候的标准……这个时间你也知道,很长……”
  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刘绿绮重新躺了回去,闭上了那双秀目。

  刘绿绮,女,21岁。金陵俱乐部乒乓选手,国际排名第二十六位。她是一个优秀的选手,导致她排名无法继续上升的原因不是实力不济,而是各种各样的……意外因素。前几年,是因为不合理的推荐制度,导致她一直活在赵婉的阴影之下。赵氏财团,是金陵俱乐部的主要赞助商。作为财团总裁的女儿,同时也是金陵俱乐部的乒乓选手,自然赵婉拥有一系列的特权。每次国际俱乐部争霸赛之前,主教练每次推荐完赵婉,总是要抽很长时间来给刘绿绮做思想工作。虽然她很不服气,但……那是无可奈何的。毕竟在那种竞赛体制下,一切都是得听从安排的说。今年改革了制度,凭联赛队员积分来决定进入争霸赛的人员。她刘绿绮认为自己有了希望。于是整个联赛中一路狂扫,顺利的拿到了资格。可是……却不知道是谁,在训练场地上弄上了一滩油渍,结果自己一不小心……扭伤了脚踝。球队理事长大发雷霆,当即解雇了清洁工。但腿已经受伤,不是说解雇一两个人就能让腿好起来的。她一是可惜得来不易的机会消失了,二是……由于自己的受伤,而导致自己的俱乐部第一年没能参加国际俱乐部争霸赛。所以躺在病床上的刘绿绮一直很心烦意乱。

  由于理事长的坚持,刘绿绮就住在俱乐部自己宿舍区的的套间内休养,每天有队医定时的过来做理疗。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医生只允许她做少量的恢复运动。这对每天大运动量惯了的刘绿绮来说,无疑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从二楼窗户往出去,不远就是日常训练的乒乓馆。但对现在的她来说,队医根本就不同意她进训练馆一步。

  精神处于半休息状态的刘绿绮居然没有察觉队医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她也不睁眼,任由自己处于这种精神有点游离于肉体之外的状态。突然间,几个人的对话飘进了她的耳朵。应该是楼下过道的某人吧,她如是想。
  “这次是咱们金陵队第一次没进争霸赛也!”
  “你以为进不了么?”
  “不是绿绮姐因为受伤退出了嘛。”
  “你没认真看刚刚制定的争霸战解释条款?”
  “怎么?”
  “若队内参赛选手因为伤病,在规定时限内无法痊愈,所属俱乐部可以推荐本俱乐部内其余选手中积分最高的一人顶替。”
  “奥,怪不得教练这段日子老是派赵婉在联赛内出战呢。”
  “是啊,不然怎么能把她塞上去啊。”
刘绿绮眼睛突然睁开了,但没一会儿又缓缓闭上。是啊,自己已经受伤了。不能亲自帮队里争取荣誉已然是一种遗憾;现在有机会让自己的俱乐部参加争霸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听到赵婉的名字就让自己有点反胃。

  赵婉这些日子来心情很好。原本以为这个赛季是没有进入争霸赛的资格了,却没想到因为刘绿绮的意外受伤,机会又重新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队内现在排名第二的楚雅月因为前些日子一场莫名其妙的纠纷被教练组冷冻处理。加上父亲深沉的影响力,让她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在联赛中出场,去攒取足够的个人积分。至于状态嘛,应该还算是不断上升吧。她收拾完训练用具,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坐着父亲派过来的劳斯莱斯房车,返回自己宽敞舒适的家。金陵俱乐部的球员宿舍,才不在自己的眼里呢。


同城球队——雨花台俱乐部,一支刚刚进入国内联赛的新兴队伍。一名身着藏青西服的男子将手里的一份报告递交给了球队总监。“你的意思是要我花队里所有的流动资金把金陵队的刘绿绮买过来,借鸡生蛋?”
“是的。”
“你考虑过没有,按照超霸杯的规则。受伤球员的替补资格,仅限于这个球员的初始球队。就算我把她买回来。我们队也没有资格选派替补啊。”
“监督,您为什么不说完最后一条?”
“球员在比赛前康复,并且通过两场附加比赛证明有能力出战超霸杯?”总监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助理,觉得自己合理的行为是立刻拨通精神病院的电话。
“是的。经过分析,我们认为刘绿绮的受伤程度是在可恢复范围之内。”
  “哦?”总监来了兴趣,将身子往前探了探。打算认真的听手下的分析。
…………

  三个月后,刘绿绮站到了争霸赛的决赛场上,而赵婉,虽然打进了复赛,却在备战的时候拉伤韧带,不得不和前几次一样,早早的退场。她面对的是世界排名第四的鲍罗斯。刘绿绮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对手,她是太了解这个对手了。因为关于她的录象,自己研究了不下数百次。鲍罗斯中远台的拉冲技术可以说是领世界女子乒坛的潮流,也是欧洲女子技术男性化的代表人物。但是真正交锋却没有过,究竟是不是能应付得了呢,还没有底。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决定发挥自己技术水平上的特点,以台内小球,用落点、线路、节奏变化,来抑制鲍罗斯凶狠大力的中远台拉冲。这是一场力量与技术的对抗。她以一个侧身斜线的下旋拉球开始了征途……
  球场外,雨花台俱乐部负责庆祝的人已经在下榻的酒店里忙活开了。总监和助理对刘绿绮的完全信任影响了大家。他们对刘绿绮能够将超霸杯拿回来完全有信心。这时,一名工作人员跑过来递上了一张电传,上面明确表达了金陵俱乐部愿意以原来三倍的价格买回刘绿绮。总监只是略微一看,就将它揉成一团,丢进了一旁的垃圾筒。“告诉他们,刘绿绮是雨花台俱乐部的正式成员,雨花台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出让的打算。那种杀鸡取卵,讨好股东的事情我们做不出来!”

看看时间,冠军争夺战的比赛快结束了。这时候,有一列车队悄然无息的停在了酒店的门口。下来的是金陵俱乐部的理事长和最大股东赵文翰。
  “哼,看来他们还不死心啊。”一个雨花台的工作人员如是说。但说归说,高层之间的交流起码还保持着礼节上的客气。招呼入座一番客气之后,金陵俱乐部提出了四倍转会费要求买回刘绿绮的建议。
  “你们是要买花瓶么?”
  “不,不是花瓶,是可以充实队伍的球员。”
  “既然是球员,那么当初为什么要卖?她在你们队伍里不是永远的牺牲品么?”
  “这是什么话!”
  “那么请问刘绿绮当初在你们队里有做出什么成绩么?”
  “那是因为各种因素的左右。”
  “恐怕人为的居多吧?”
  “六倍怎么样?我想贵俱乐部的股东们应该会很支持这笔交易的。”
  “钱能买一个运动员的运动生命吗?刘绿绮在你们队里,就象被搁置的长矛,虽然锋利,但却积满了灰尘。若不是这次她的星光灿烂,你们恐怕根本不会想买回去吧?”
  “俱乐部就是一个企业,难道还有企业把要赢利的钱丢掉么?”
  “虽然俱乐部是一个独立的企业,但是没有企业会把自己的家当卖掉来换取可怜的收入。而且……还糟蹋了运动员的前途。”
  “七倍怎么样?”
  “不!留着你那些肮脏的钱吧。故意的在运动场上撒油、故意让自己运动员受伤、故意的夸大运动员的伤情,并且不积极的治疗;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在体育这项纯洁的竞技运动中根本不应该有你们这种球队的存在。”

  当主教练、刘绿绮和去比赛现场的雨花台俱乐部成员带着超霸杯回到酒店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兴高采烈的庆祝人群。而那一小撮阳光下的渣滓,在胜利的奖杯面前消失了。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