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复仇女神
作者:寻找森林的小女孩

我是基础神学院第二百四十二届四百五十三名毕业生中的一名。我的理想是做一名智慧女神,向我的前辈芙利埃斯亚一样,掌管天下的智慧,指引天下苍生。为此,在过去几百年的学习中,我是很努力的。由于天界四百五十三个神职的位置都是一定的,我只有尽力在文学和哲史上拿到最高的分数,我才有机会赢得智慧之神这一个职位。最后考试的结果是,我的文史分数如愿以偿地明列前茅。

于是在最后所递交就职申请书的职位申请一栏上,我满怀希望地填上了“智慧”。

结果出来了。看着我最后收到的就职通知,我才明白了那天为什么朋友卡阿嘉在看我填着表的时候对我莫名奇妙地笑了一下。卡阿嘉后来成为了命运女神。

我被通知到渊海院就任第一百八十四位复仇女神,在跟随我的前一届师长,渊海院的第一百八十三位复仇女神学习一百之后年后正式开始我的工作。因为这并不是我的志愿,因此,我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

复仇女神的职责,顾名思义,就是惩罚那些有恶行而该受到报应的人。这在神职中是一个很令人羡慕的职位。除了她的法力在众神之中极为高强、极具威信和震摄力而且倍受世人的膜拜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使得众神的子翤对之颇为向往——那就是,她将拥有一个与法力相配的极美貌的新生的躯壳。

——复仇即了断,了断造新生。

——复仇女神将随着每一次所施放的复仇的得当性而积累相应份量的神绩,她的容颜也会因为这种带来新生的功绩而更增添一分新的美貌。

任职时间最长的复仇女神,几乎就是最美丽的女神。神秘、强大而且美丽无比。

已经不知有多少位女性学员曾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定要努力当上一名复仇女神了。

我的好友希海拉带着嫉妒与羡慕向我道贺。她才是真正申请了复仇女神这一职位的那一个。她为了申请这个职位,在过去的学习中特别加强了自己的法力的修炼,而不象我,把大部分的精力花在了那些文学和哲史的钻研上。而且希海拉性格热情火辣,做事雷厉风行。我也觉得象复仇女神这样的职位几乎就是为她或是象她那样的神嗣而设立的。

但这个职位,同时却又是最危险的。常常就从渊海院中又传来诸如某位新入院的学员因修炼不当而毁灭的消息。比起其它那种过着悠闲日子的神来说,即使是意外率相当高的战神,处境都不会象复仇女神这般的凶险。

因此,面对着这样一份就职通知,我真不知是应该惶恐还是感到幸运。

*****************

“你准备好了吗?一旦你决定成为一名复仇女神,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后悔——我说的是,无论如何!否则,如果背叛了神赋的选择,将会复出毁灭的代价。”

“如果我还没有下决心,我就不会踏进渊海院了。”看着高高地站在宝座前的那位美丽的女神,我的前辈,我几乎被她美貌和风采所倾倒。我不禁幻想着如果是我站在她的位置时的样子,既为自己的将来感到兴奋,也为自己的责任感到有些不安。

我的前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对我宛尔一笑:“要看看你的新躯壳吗?”

我点点头。心里暗念着,这真是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天。

前辈挥挥手,于是我跟着她步入了长长的走廊,最后来到一间偏僻的小室。

我看到了一具,完美的躯壳——但那具躯壳并没有头和脸。

我疑惑地看向了我的前辈。

女神笑笑:“很多人喜欢用自己原有的脸庞。你愿意用自己的脸庞呢还是用那种神力创造出来的新的面目?”

——也许新创造的面目会比原有的面目美貌,也许不。

我的姿色平平。但我坚信这是我的父母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我微微一笑。

“我想,你已经做出了决定?”女神突然问我道。

“我愿意听从您的指点。”我立刻答道。

“以匹配的神力创造出来的面容将最匹配以后施用神力的躯体。你可以保留你原有的面容作为一个纪念,也可以尝试一个彻底不同的开始。而你的姿质,在各届的渊海院的学员中,是出奇的好。而我对你也——非常的期待。”

“感谢您的指点迷津,那么我选择尝试。”——这是一个能够做到最好的机会,不管那新创造的面容是否真的象我的前辈所预期的那样能优于我原先的保守的选择。为了职责,我想我的主意的改变是有理由的。

我的前辈微微一笑,然后她极优雅地一挥手。伴着一阵星雨的光辉闪过之后,那具耸立在我们眼前的躯壳就已经有了新的首和脸,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整个屋子都润泽在它的光芒之下。

我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种神圣的光还有美……几乎已经超越了那位站在我身边的师长!(如果不是担心那是对师长的不敬的话,我要说,那不是几乎,而是就是已经超越了我的师长!) 要知道,她是可是一位在位了上万年的复仇女神啊!除却那位法力最强大、容貌最美同时在位时间也最长的复仇女神的始祖,我眼前的这位师长几乎就是剩下的复仇女神当中最强也最美的一个了!

就在我目瞪口呆地盯着那具躯壳的时候,我听到了耳边的一个颇有些欣慰的声音:“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新的选择是对的。尽管将失去本来的面目,但我想你的父母也一定会为你而骄傲的!而更希望你以后不辜负众神的期望!”

在我正惊讶而欣喜地想对她做出保证的时候,她却再一次威严而又严肃地向我问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做好决定了?”

我点点头。我想无论将来会遇上多大的困难,退缩也不是我的选择。

“那么,祝贺你成为新的一名复仇女神。从此你有了新的神体而不在是以前那种平庸的神质了。”我的前辈兼老师又轻轻地一挥手,在那骤起的光芒迷住了我的视线的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在圣洁之中溶化并获得了重生。

************

新的躯壳在我眼前消失了,因为我已经和它溶为一体。

在惊喜地自己看着自己不一样的身体的时候,老师又在我跟前轻轻一挥手,我的跟前立刻多了一面镜子,于是我用新的躯壳所带来的眼睛,和站在我身后的老师一起,看着镜子里无比优美动人的自己。我真的不感相信,那确实是我。

我的老师又微微地一笑,那笑容有如天幕中落下的星辰。

“那么,想看看我的真面目吗?”

“真面目?您的意思是您原本的面目?”我转过头,疑惑地问道。

老师笑着没有回答,但是她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动做——

她将两手举到额前,好象抓住了额头上的什么东西,然后用力往两边一撕!!!!

——我看到了……

从那被撕开的面皮中,露出一张破碎残半的、血污曲扭的脸……

我吓得禁不住眨了一下眼睛,而当我的眼睛再睁开时,却看我的老师正笑赢赢地看着我,她的面目依旧娇好,她的身段依旧迷人,而我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似乎跟本就不存在。

“吓着了?”老师笑着问我。

我依旧有些发愣,我的心也跳得厉害。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回答道:“不……可是刚才……”

“意外吗?”

我点点头。

老师笑着说道:“这就是复仇女神身后不为人知的秘密,出了渊海院,便谁都不知道。这也是每一位复仇女神要保守的秘密,也只有复仇女神才能承受的秘密。”

我不明白。“那到底哪一个才是您本来的面目?”而且,什么叫复仇女神才能承受的秘密?我的导师的真面目和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有浏览过神学院的学生登计册,那上面就有我以前的肖像。但我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以后会成为什么样子。”

“您的意思是……我以后也会和您一样?可是……这为什么!”如果说,刚才我是受了一点惊吓的话,那么现在,我是真的有些不安了。

“这,说来话长。简单的说吧,这是为了维护我们所处的世界的平衡的需要。”

“可是……”

“您应该知道我们复仇女神的存在的目的。”

“惩恶扬善,冤怨必报。”

“对,很好。我们将厄运降临到一个犯了恶行的人身上,以使他受到惩罚,平复由他的恶行带来的怨气。由他的恶行引发的失衡在他的身上已经终结,但是,由我们的行为所引发的失衡却没有得到弥补。”

“因此……”我虽然有一些糊涂,但也已经隐约明白了什么……

“因此,我们对别人所施的惩罚,会以等同的痛苦施于我们自己的身上,以此来终结我们自己所造成的失衡。这就是为什么复仇女神那包藏于那一个神躯之下的真身会如此的残损。也就是,你刚才所见到的那个秘密。你现在后悔了吗?”

回想起我导师的那张可怕的脸,我倒吸一口冷气……

“要是后悔,究竟会怎样——我是说,具体一点的。”

“你也听说过那些渊海院的学员修行不当而身亡的消息。”

“是的……”

“那些就是后悔的学员。她们后来不堪忍受这种痛苦而拒绝履行职责。这是她们的选择。而如果拒绝了神赋的体和质——不管是哪一种神体或是神质,就只有毁灭,这你是知道的。她们全都,消亡了。”

尽管对事先未被告知真实的情况而有一些不满——我的理解是,如果都知道了复仇女神会有这样的结果,便不会有谁还愿意去做复仇女神了吧,这就是所谓“保守秘密”的原因吗?不过,师长的确在我做出选择之前警告过我,尽管那可能已经超出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外。不管怎样,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想……我想我明白了……”

“很好,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可以开始你新的课程了。不要灰心丧气。修炼得越高法力便越强,你所拥有的力量就越强,你所能忍受的痛苦也就越巨大,你便能存在得越长,你的付出所带来的价值也就越大。世界因为你的调控才能保持平衡,才能存在,这就是我们复仇女神存在的意义。但一定要记住,出了渊海院,就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个秘密,否则就如同拒绝了神体和神质一样,会遭到毁灭。”

我点点头。师长所说的我都理解。神不只是摆来给人类或是别的什么做样子看的,神也需要为这个世界而付出。我也是一个神,我也需要进行付出。大家所选择的,只是不同的付出方式而已。

不过我仍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秘密为什么可以一直保持着不被泄露出去?在如此严酷的规矩之下,我以为那是会起到反效果的。

“千百年来,这个秘密一直没有被泄露出去,很奇怪不是吗?”我的导帅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向我问道。

“是的。”

“因为除了渊海院的神,其他的神体和神质都无法承知这个秘密。否则便会灭亡。这就是为什么渊海院之外,便无人知晓这个秘密的原因。”——知道的,全都毁灭了。

为什么?我没有问。就象为什么不同的神有不同的神体和神质一样。

“不过,你知道第一百五十三任的那位战神阿雷东是怎么死的吗?”

那位有名的战神阿雷东——曾经是神界威力量大的神之一。具说他曾因为自己的武力而骄横拨扈了很长时间,而且做了不少恶事,众神却奈何他不得。想不到有一日他莫名奇妙地死在自己的府邸。当时在任的那位复仇女神的力量并不足于向那位强大的战神施惩。而最有可能知晓事情来龙去脉的命运女神却对此事缄口不言。此事也成为了神界的一个迷。

“您在说了上述那些话之后才向我提及此事,我想我有些明白了。那位愿意以身换命的前辈是谁?”

我的导师向我笑道:“你很聪明。看样子你对这个职业有些感兴趣了。她是早你十届的渊海院的学生,叫维安蒂,她的姿质在所有渊海院的学生当中也是最优秀的一个,也只有渊海院才会记住她的名字。她进入渊海院修行之后,只出行过一次,不久以后阿雷东便暴毙身亡,而她回到了渊海院之后也立刻死在了渊海院里。因为她的老师都奈何阿雷东不得,而渊海院的学生的死也很平常,因此渊海院外的神都没有把她的死和阿雷东的死联系在一起。当时,她的学习期还没有满,想不到她却能做出这样一件之前渊海的复仇女神都无法想到的事。尽管渊海院为她的死去感到遗憾。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的方式是惩罚阿雷东的最有效,而且损失最小的方式——比起那些被阿雷轼杀的众多的神的生命来。而院外的众神都以为她象那些其它的渊海院的弟子一样,死于修炼不当。”

我很敬佩那位殉职的先人。这突然,在我心中燃起了一股莫名的豪情。

我的导师却又接着说道:“你在基础院的优秀表现让我想起了她,所以我提前向你说了一她的事情。本来,我不打算那么早地告诉你这个故事。”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觉得我的好友希海拉更适合就任这一职位。为什么渊海院没有选中她?”

我的导师笑道:“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象维安蒂那样拥有非凡的智慧和勇气,尽管,她们也许真的有很强烈的正义感。而智慧和品德才是决定能否拥有最佳复仇方式的决定性因素。这就是我为什么看好你的原因。”

“谢谢您,老师。”我淡淡地答道,我知道未来的重任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一个世界的平衡就掌握在我们复仇女神的手中,我们要用一种对他人和自己都异常残忍的方式来维护它的平衡,为了能让这个世界继续运转下去。

“那么,我们将要开始了。”我的导师那最迷人的微笑在脸上洋溢着。

*********************************

“那么,我们将要开始了。”我脸上洋溢着一个与我的神权最匹配的自信而威严的微笑,对我的学生说道。

距离我那一次见到我的导师的真实的面容,已经过了两千年。我刚才在我的学生面前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展示了我的真正的容貌。现在我的那具完美的外壳再一次将那可怕的面容隐藏了起来,但我学生的脸上还依旧显得有些惊魂不定。

“跟我来吧。”我用声线极具魅力,但那只是我的法力幻化出来的声音。因为我的躯体支离破碎,包括我的声带。

套着那具躯壳,我的姿态优雅而又高贵,我的步伐坚定而又稳健。那一位新学员跟在我的身后,而我走着我的导师曾走过的路,我接替她所要引导的,新的那一位复仇女神,执行着我们要执行的、永恒无尽的复仇使命。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