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凝霜神剑
作者:莱昂

惠山脚下,映山湖边,一玄衣男子截住了一对情侣的去路。两人显然没想到自己匿逃这么远,都会被追踪到,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男子挡在了爱侣的身前,呵斥道:“朱篱庵,你究竟想怎么样!我逍遥侯马伯庸可不怕你!”

朱篱庵并没有理会声色具茬的马伯庸,轻声的问:“青里,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祁青里不敢正视朱篱庵那略带哀伤的目光,只靠着身前的恋人,轻声的回道:“只要他想要,我就会帮他弄到。”

“于是你就花了一年来接近我,目的只是为了凝霜神剑?”

“不错!就是为了你风城的镇城之宝。不然,我岂会委屈青里这样接近你?”马伯庸接口道。

朱篱庵脸色一寒,单掌挥出:“我和青里谈话,那轮到你来插口。”

虽是盛夏,但马伯庸却感到一阵凛冽的寒意袭来,不由得倒退了几步。“姓朱的,不要太嚣张了,不要忘了凝霜神剑已经在我的手里。”他一按绷簧,凝霜应声而出。千年寒铁的剑身泛着蓝蓝的幽光,雪山独有的寒气在着盛夏的江南仍旧让人感到了它的霸气。

朱篱庵冷笑道:“你以为你能够用它么?”

虽然关于风城主朱篱庵的传奇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在传说他的凝霜神剑。他失了神剑,谅他也没有什么花头。“让你瞧瞧凝霜的威力~~”他运足内劲出招向朱篱庵攻去。想象中,应该是寒气直奔朱篱庵而去,而朱篱庵则被神剑弄的手脚无措。一汪秋水的凝霜此刻却和普通的凡品一般,一点也没有刚出鞘时的寒意。

也不见朱篱庵有什么动作,右手一抓一推之间,凝霜神剑就象有灵性一般,挣脱了马伯庸的掌控,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马伯庸自然大骇,没想到一向低调的风城城主实力竟强到如此的地步。而不仅是个只靠宝剑浪得虚名的家伙。在一击脱手的情况下,他只有选择退,而且是急退。只见几个纵窜,人已经消失不在。连自己的情侣都没有顾及。

哀伤的摇了摇头,朱篱庵并没有因为夺回神剑而喜悦:“这就是你为之献出一切的男子吗,青里?”

“你打算怎么责罚我吧,剑是我偷的。和他并没有干系。”

朱篱庵痛苦的仰天长啸,一阵长啸后,问:“青里,和我在一起的这一年里,你感觉快乐吗?坦白的告诉我,是不是有过喜欢我的感觉?”

祁青里沉默了半晌,最后别过头,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努力控制不流出眼眶的泪水。

“可还是比不上他是不?”朱篱庵黯然的问。祁青里没有回答,朱篱庵等到的只是漫长的沉默。凝霜神剑在朱篱庵的手中不安分的跳动着,仿佛感知到主人即将做出的决定。良久,他长叹道:“青里,你觉得我能挥剑断水么?”

祁青里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朱篱庵。

“青里,凝霜强,但要在乎使用。你看着,这就是风城的绝技——冰封万里。”说罢,朱篱庵向着湖面奋力挥剑。顿时,祁青里仿佛又回到了终年冰封的风城,那凛冽、夹杂着风雪的寒风扑面而来,让人无法睁眼。更不要说直视了。

过了半晌,凛冽的寒气才渐渐退去。首先让她惊骇的是,被剑风扫过的湖面,竟然凝结了起来……再回头找朱篱庵,早已不见了踪影。孤独的凝霜插在一块巨石之上。

“篱庵,你在哪里~~~~~~~~~~~~~~~~~”她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抽刀断水水更流了……曾经以为自己的剑能够扭转一切,但今天……终于放弃了啊。我能够阻止水的流动么?不能……我能放弃爱你么?更不能……你能象你曾经说的那样爱我么?还是不能……凝霜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吧。”朱篱庵的传音入密随着他身影的远去而越来越轻,最终消失了。

青里看着被烈日照耀而不断融化的冰,孤独的凝霜……心头空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握着剑柄,努力的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但身子却慢慢的软下……忍耐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后记:三月之后,马伯庸死于襄阳,凝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保得了他的性命;当祁青里再次踏上风城,却发现已经荒废了好久好久……那个曾让她心动的男子已然不知去向……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