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黑楼·后传·从此君王不
作者:R

话说那日黑楼主人终于一统江湖,恰恰登在那得月摘星之楼,还未享受到众人山呼千秋万载时,就见一本巨大雪白书简被捧到眼前。
“生辰、籍贯、简历,快!”
虽说如今身份不同,黑楼主人毕竟是老大出身,变脸比阿千小姐换衣服还快,立即就脸色一垮,“对不起,然,孤不能……”
一手捧书简一手拿了许多可以练“十步一杀”这武功之毛笔的温家少爷,还未来得及答话,却听见身后一阵凉风传来,清雅的口音徐徐念道:
“无我不泡之妞,无我不上之床……”(*)
一身儒雅蓝衣,手中羽扇轻摇任风流,那走入凌烟阁中的俊秀男子眉目中略带一丝煞意,口中诗号吟咏未毕,这边就只看黑楼主人脸色一沉,手中真气凝聚,左疯狂,右快意,“心剑”加“意识杀人法”,将来人秒杀与阁中了!
滴滴答答的鲜血滴落中,黑楼主人冷哼一声,“连我都还有不泡之妞不上之床,岂可容得天下有人比我更为花心。”
但听门外轻轻一叹,却是黑楼影使·明月的声音。
“算了,爱姐姐现在不在,我知你心情不好。而且反正这也是批量生产品,还有备份。”
她拍了下手,立即有身穿黑衣,手执镰刀之人上前将尸体收走,又拿出血袋收集尚温热的鲜血。
“小风上次说他的血库里缺血了,让大家都不要浪费。”
明月说完,才注意到温惜花手中尚捧着的书简,“哟”了一声,眯起眼睛笑道,“我来的不巧了。”
苦境原有一公理,就是但凡曾在苦境中掌权朝代,历时久的史上好人便多,若仅十数、百余年,则那段时间必定晦暗无光,可与以“无好人”著称的洪洞县比较。概因朝代长,写史者是本朝人,朝代若短,那可就是下朝之人了。
黑楼主人连三皇五帝也都不知,自是不学无术之辈,却也架不住身边有位爱讲古的军师,对这点甚是明白。配合辅助他得到天下的臣属,自然想留名青史,与今之计,也只有鼓动自己立即修纂正史了。
可是问题在于,他想不到可以压倒前贤的名台词啊!
“呜、不要啦!人家我不过是想先在这里站一站而已,连台词都还没想好呢,让我就给自己编本纪,我哪里编得出来呢。”
“你之前不是很爱学某个变态恋童皇帝感叹‘谁谁,你也离开我了’吗?”
小温到底出身世家,与历史典故反应极快,不料黑楼主人听见他的话,脸色却更垮。
“所以说啊,为什么呢,好歹也是征战三万里,劫掠五大洲,身边的爱将不死个七个八个,也起码挂掉一名两名吧,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健康长寿,偶尔挂个彩还都是皮肉伤,让吾想要哀悼也无人哀悼呢。”
此话一出,凌烟阁内外,被诅咒的众“爱将”同声打了个大大喷嚏。
黑楼主人尚在哀怨中。
“象,温泉里泡着的美人原来是宿命的敌人啊!追寻千年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啊!甚至有个奉玺投降的军师来也好啊,为什么,为什么,在成千的霸主,成万的枭雄中,只有我,只有我的天下得到的如此容易呢!”
“这,倒真是个问题。”
温柔和悦的声音使人如沐春风,不知何时站在门边的白衣公子,微笑如阳光般和煦。
“事实上,这曾让我很困惑,曾经停滞了千年的,苦境的命运转轮,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重新转动的呢。”
先前见到好友出现一脸喜色的小温,额角流下一滴冷汗,开始在黑楼主人身后对公子小白使眼色,却被明月瞥见,登时笑倒在地。
“小温,你每次杀鸡抹脖地使手势总是这么可爱……”
温惜花只觉得额头青筋蹦跳,幸好,他的好友总算接受了他的“明”示,将话题转回。
“自来苦境的历史,概括起来只有一条,就是任何人,管他是神是圣是半仙,全儒全道或全贤,只要动起‘统一’的念头,走上‘坐大’的路径,最后一定难收梢。”
酷爱听公子小白讲古的一众下士婢女开始在幕后搬小板凳。
黑楼主人转转眼睛。
温惜花拼命咳嗽。
明月笑问,“小温,昨晚风寒露重,可是在庭院外受了凉吧。”
“哪有,没过三更就被放进屋了。”温惜花道,话未说完,想起什么想要住嘴,几乎咬到舌头。
明月大笑。
另一边,黑楼主人勤学好问。
“你说难收梢难,可是说那些人最后死得很难看?耶,成王败寇,自古而然,没什么可说。
公子小白摇摇头。
“倒非是因落败而身亡,若能那样,起码还能得一个‘时不我予’的英雄称誉,然,苦境自来多莫名其妙而败之人,而难得出英雄乃至枭雄。”
黑楼主人沉思片刻,略微点头。
“你这一说我也注意到,苦境这近千年来,纷争不断,民众不堪其扰,每次兵燹再起,祸端重生之际,都似乎此次对手乃是能力极强,妄图日毁星沉,但到他下课之时,勃勃野心全不知消失何处,先前布线千里,也早已被遗忘……”
君臣视线交汇一处,灵犀既通,不由各自点头叹息——
“编剧不良,作者失情啊!”
公子小白继续道。
“但也并非没有例外。这千年中,也有一人,初以枭雄之姿现世,七星祸世传说鼓惑一时,终却以英雄之态成就龙图霸业,黑楼主人想必也知道,那位便是名号叫‘七星之主’的天策真龙。所以今日,您也只请参照他的作为,想来也可保生前无忧,身后美名。”
“来来来来,快把此人的档案给我调出,我要详细研究,尤其是他做上龙主以后的生活。”
黑楼主人拍案道,只是属下并无人回应。
明月微笑,小温眨眼,公子小白微微一笑。
“记录,无。”
“哦?”
“因为,那位龙主自当上龙主后,就再无早朝过。”
黑楼主人怔住片刻,猛然仰天大笑。
“哈哈!深得我心深得我心。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这早朝嘛,不上也罢。”
“呃,类似传言并非没有,甚至有人说那位从不早朝,是因每日早晨要给诸大美人小美人请安……”
“哈哈哈哈!”
“……但也有人说,是因他觉得,时刻需要一位事必躬亲的‘明主’的制度,只能说是失败之极的制度,因此从登位第一日,就挂印离去了。”
公子小白微微一笑。
“主人刚才自己也说,‘作者失情’啊!又想要江山,又想得美人,是会让作者也遭怨念的。所以,两条路给你选喽……”他说这话时,声音不变,脸上神情亦不变,凌烟阁内外上下,却顿时寂静无声。
半晌,“你这是逼宫?”
无声的回答,即是默认。
“小温、明月,你们也都有份!”
“我是觉得,老大你还是做回‘以对女性甜言蜜语为职业的不良青年’这份职业比较有前途……”(汗,汗,汗)
“哎哟哟,不要这样被背叛的脸嘛。我呀,比起看天下的美少年美少女都关在一个地方,觉得还是自己去当星探比较有趣哟!”(笑,笑,笑)
“哼,不要说得这样好听,简单说就是我不管事,大家皆大欢喜就是。”
“老大果然是老大。”
“既如此,干脆就我也引退不是更好。”
“哎呀,那可万万不可,老天知道,找这样一位有野心有头脑有行动力兼具领袖能力的人现在有多难,不是我说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或头脑聪明但脖子以下全无用处的人,我可是见多了。”
“是啊。好容易天下一统,若统治者突然消失,一切重来一遍,岂非麻烦到死?”
风过,无语。
半晌,看着手下三位爱将的各自笑脸,他也只有重重叹一口气,嘟囔道。
“反正我低血压,早晨本来就起不来……”
黑楼统治的盛世,就此开始。

[完]

感谢:
(*):本句来自治水的名篇霹靂兵燹劇情快報精華版【三】(出处,创作线www.creating-online.com.tw 創作廣場 » 衍生文學 / 同人誌 創作區 » 布袋戲風衍生 / Palmardrama ),笑,特别感谢!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