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人皮漆彩鼓
作者:夕璃

夕照下的江面仿似一匹富丽华美的青蓝锦缎,绕过座西的山影浩浩荡荡地铺下来。谢家的“承云”是绣在大幅绸面上的一只精巧画舫,坐倚在栏边的红莲便是画里的人儿了。

红莲左袖轻压在描金漆栏上,静静望着江面。四围的色彩渐渐沉郁下去,只江水沿着山弯而逝的那一弧,点点碎金余光,不经意间闪烁成刺眼锋芒,可不正是昨日听过的“落日刀”?她禁不住喃喃笑道:“真是好名字呢。”

珠帘轻响,她知道兵器谱的人来了。

这是第四日了。日日黄昏,这木云石面茶案前便是青蚨盈盈的笑脸,柔声细语,和着一壶碧螺春的清香,为她介绍入谱的兵器。一件一件,细细地说典故,讲来历,等着她终于挑中其中之一。
她是商贾之女,未识江湖风雨,不谙武林史事。怎样的惊涛骇浪腥风血雨,也不过是听着遥远国度的故事。
青蚨却很是温蔼耐心。
从前父亲经商,最看重“和气”二字,若他还在世,必然对兵器谱的生财有道赞赏不已吧。
有些心不在焉了的偏是她自己,在南海一字剑出场之后。她等着就是这一件,现在光阴山庄主人狄寒松手里的南海一字剑。
却不知为什么犹豫起来,镇日里反复思量着,要不要定下来,要不要定下来,竟至夜不成寐。

“今儿要讲什么呢?”
青蚨把抱在怀里的兵器谱放在茶案上铺开。
红莲和她也熟了,唇边带着浅笑,径自把它移向自己一面,翻开渗着墨香的书页。

一个刺目的数字突然跳入眼帘。她心下一惊,下意识地用手指去遮,恰恰看到数字下面的兵器名。
红莲定一下神,轻轻读道:“人皮漆彩鼓……这又是什么古怪玩意?”
“呵,此鼓是四十前藏北羯摩教入侵中原,其中左护法萨赖加所用,配以诡谲内力,以音律断人心脉……”入谱的兵器青蚨一件件都熟到骨子里去。
红莲轻咬着下唇静静听着,突然孩子气地问:“当真是人皮做的么?”
“真的呀。”青蚨娓娓道来,“人皮鼓原是密宗祝祷法器,鼓身以两块天灵盖反扣而成,覆以人皮。藏人喜欢用有道行的喇嘛手上的皮来做鼓,念赞偈的时候,一摇起来,通佛,通菩萨,通诸天。萨赖加此鼓,用的都是中了他的咒术而亡的人身上的,据说一月一换……”

红莲默思良久,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灼灼地烧上心来,只有此刻薄薄的沉寂盖在上面,怕是顷刻就要烧透。她低着头,启了启唇,却发不出声音。

然后一些压抑了许久的模糊记忆从沉甸甸的心壤下破土而出,像终于发芽的种子肆无忌惮地疯长起来,血淋淋的藤蔓纠缠在一起,她有一霎时几乎受不住的昏眩,痛得不得不下定决心。

红莲扬起头,语声已是镇定如常:“不如我就定了这个吧。”

“谢姑娘,萨赖加喇嘛死于羯摩教灭亡一战,自此人皮漆彩鼓已三十年不知下落。据传羯摩教教主并未死去,此鼓也是被他带回雪山。真要寻它出来兵器谱亦非不能,只是这个费用怕是姑娘无法承担的。”青蚨神情诚恳地说。

父亲在世时,不尚露财,谢家家底之殷厚,实是远远胜过外人所知。谢家还藏了一块价值连城的螭纹白玉璜,听父亲说过春秋晚期的珍品。若不是这块家传美玉,她哪里见得到兵器谱的人?
不过他们来之前,怕是已把她的底子摸了个通透吧?

红莲弯起月牙眼微笑起来:“兵器谱不卖仿制品不成?我不要原品,就要我自己的,帮我做了来。”
她侧头想一想又问:“听说兵器谱能代为客人送礼?先交给我看了,再于我定的日子,送去一户人家做贺礼可行?我会另外付费。”
“那自然是可以的。”青蚨凝视着她温柔地答。


七月十七日,是大侠狄寒松的独女狄茹大婚之喜,大半个江湖的人涌到光阴山庄,却没有等到迎娶新娘的队伍出现。
据青城派的人说,大师兄顾亮节于半个月前就带着迎亲队伍出发了。
一行人仿似凭空从这世上消失了。


红莲抱着她的兵器独坐在舷窗前。纤纤指尖在光滑的鼓面上轻轻敲动着,怎么办呢,她想,自小熟习棋琴书画,却没有学过用鼓。
但这确实是她的兵器。一个从未习武的女子的兵器,她用爱与恨煅烧成的兵器。
她原来还要用这兵器使最后的凌厉一击。可是她收到它后,就再舍不得送出去。
既然这是她此生唯一的武器,她为什么不把它留在身边?
另一个敌人已经毫不重要,对她而言完全失去了意义。

从前有人自江湖上来,揉碎了她的心又回去江湖。
她不懂江湖,可偏要掷尽家产去求一件兵器。如今身无长物,只余这一只画舫勉强栖身。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洛阳的表兄就要来娶她。表兄丧妻半年,在洛阳做一个小小文官。她已答应跟他走,从此在庭院深深处过平静安稳的日子。
她微微笑着,把脸贴在鼓面上,鼓侧的漆金红莲盛放在她柔白的颈边,不知从哪里来的露水一颗颗沾湿了花瓣。
她从未到过江湖。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