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八月十五,月是中秋分外圆
作者:美马猫依

——[学院八点档剧场]我的学院生活-剧场版2

叮铃(铃铛的响声)
农历八月十五
幽蓝色的夜空下,一名青年坐在开满玫瑰的花园凉亭内,静静抬头,仰望那分外皎洁的银白色月亮,手掌自然而徐缓地抚摸着膝上的猫。
叮铃(铃铛的响声)
除了口鼻和四只爪子是雪白色外,如火般的毛色完整地包裹住猫的全身,细长的尾巴末端系着一只细致的银白铃铛。

叮铃(铃铛的响声)
银白色的手镯,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猫动作中反射着有点深冷的月光。
火红色的长尾,偶尔跟随青年的手掌摆动,被牵动的铃铛无情地打碎四周的宁静。
叮铃――
叮铃――
叮铃――


哒哒哒――
午休刚下课的走廊上由远而近传来急速的跑步声。
“让开!让开!”
一名女生边叫边小心地闪开下课准备去餐厅区吃午饭的学生们。
哒哒哒――
“哎呀!”
“小透……对不起,我……赶时间。”
“侯宇,你跑去哪里啊?”
“我……要找高碎!”
无论如何小心,在这个时间,走廊上不可能人少,所以同类的对话,侯宇从一楼跑上三楼就已经说了七次,说得她都有点喘了。
“高碎?文学系的高碎吗?她的同学说她一下课就被柔道部的一柳学姐带走了。”
被称为小透的女生趁侯定跑上四楼的楼梯前叫住她。
“啊?”
“文学系今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运动课,好像是练蓝球吧。”
侯宇扶住楼梯的栏杆,虚软下来。
原因无他,柔道部道场在运动区离校舍区很远,可说是她几分钟就能跑到的路程。
“唉,算了,我不管啦。”
“发生什么事了?美术系今天上午不是在五星广场写生吗?”
侯宇靠在走廊的石雕栏杆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我就是刚刚从五星广场回来,准备和同系的学姐去吃午饭,见到邻星跟三年级的几个问题学长在一起,偶的学姐说她肯定是被带去欺负,所以我才跑来找高碎。”
“你看到的三个问题学生中,有一个是不是头发染得又黄又绿的,边走还边嚼着口香糖?”
小透旁边的女生问道。
“嗯,另两个有点像跟班。”
侯宇点头表示肯定。
“那就惨了,那个学长叫一柳健,因为入学的时候他父亲给学院捐了一大笔助教费,而且他的双胞胎姐姐考进学院之前就得过省际柔道冠军,有利于学院的柔道部发展,理事长才答应收他进来。虽然一柳学长并不是什么坏人,不过他有个很变态的爱好,就是收集他看中的女生的眼泪。”
“你是说那个叫一柳的三年级学长看中了邻星做他的收集目标?”
侯宇的脸黑了一半。
“那一柳学姐将高碎带走,会不会是特意将她和邻星分开?”
听到小透的话,侯宇连心都冷了。
“不行,我要去找训导主任!”
侯宇转身急步走向楼梯。
“今天是中秋节,下午放假,一到午休时间,老师和学生们都回自己的宿舍区休息,准备参加晚上的园游会,你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帮忙。”
侯宇的脸马上垮下来。
“那要怎么办,我和高碎是进学院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高碎和邻星是青梅竹马,难道要我事后去帮她们收尸吗?”
“这个……”
小透和她的同学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去找学生会吧,学生会因为要准备晚上的园游会,今天整天都会留在校舍区,那里应该有人能帮到你。”
“布头学姐!”
“对耶,侯宇,学生会的权力仅低于理事长和副理事长,说不定能帮到你。”
“太好了。谢谢布头学姐!”
语毕,侯宇冲下楼梯,向大会堂的方向跑去。
“咦?对了,布头学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透不解地问。
“我的直觉告诉我,刚刚跑过的那位一年级学妹身上好像有什么有趣的素材。”
布头微微一笑,说完就跟着向学生会所在的大会堂闲闲走去。
“布头学姐好厉害哦,不愧是新闻系的高材生。”
两个一年级的小女生双眼冒心地目送布头离开,完全将她们原来的目的――吃午饭,抛至脑后。


“三位学长要带我到哪里?”
邻星·海面无表情地说。
“喂,你那是什么态度,别人没教过你怎样对学长说话的吗?”
手下A一把抓住邻星·海的领口,凶恶地骂道。
一柳健盯了一眼手下A,手下A马上识相地放开手。
“诶,目的地都还没到,你现在弄哭她是没用的。”
手下B用手肘顶了一下手下A的胸口。
“目的地在哪里?”
邻星·海依然不改冷脸。
“顺着这条小路走,很快就到了。”
手下B幽幽地说出声,接着又阴阴地笑起来。
感觉到越来越强的怨气,邻星·海有点不耐,但块露玛拿石是她好不容易才在山光水色会堂外的草丛里找到的,不拿回来不行。她只好从裙袋里出无色的润唇膏在左手掌上画了个五芒星,并在手背画下咒语。
结界静无声自地张开了,隔开了邻星·海与四周弥漫的怨气。


“下午不是开始放假吗?柔道部应该不可能还有练习吧。”
高碎一直平静地跟在一柳枫的身后。
“没错。我听一、二年级的学弟妹说,你高一就赢得全国青少年柔道比赛冠军,而且在高中三年里除了柔道还拿下不少武术比赛的头三名,本来你考进本学院学弟妹们都很高兴,可是他们多次邀你入部都被你拒绝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柔道部?”
一柳枫淡淡说着。
“我也没加入剑道部、跆拳道部,学姐多虑了。”
“这,我也有耳闻,看来你气焰真的满高的嘛。”
一柳枫双手渐渐握成拳,却仍然平静地向前走。
“既然学姐并无要事找我,我就先离开了。”
才转过身,高碎马上感觉四周充满杀气。
“学姐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哼,只要你能走得出去。”
一柳枫毫不在意地冷笑。
高碎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因为她参加的那些比赛全是她父亲瞒着她去报名的,如果她不参赛,母亲又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土戏码,都演了十几年,也不累。
再加上各有所长的亲、堂、表兄弟姐妹们的围攻,并不是高碎打不过,只是不想称了那班武痴们的心,让他/她们有借口找她当练习对象。
在她高三填报学校名前一个月,高碎搬到邻星·海家住,并主动找上各家亲戚单挑,逐个击破反对她报考文学系的“敌人”势力,打倒“反对党”头目父兄姐三人组后,才如愿获得“自由”,从武术中解放,投向文学的怀抱。
环视那十二个柔道部部员一眼,高碎很无奈地摆好架势。
唉,真的很无奈!

“学姐们,请快点!”
侯宇真是心急如焚,偏偏L和Shoulder依然闲庭信步边走边聊。
侯宇本来想找的是学生会会长或副会长,怎么说男生就算不能打也能充一下场面,应该比较容易救到人,谁知她说明情况之后,L就说“不用担心她们两个的,我和Shoulder一直忙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先陪我们去解决民生问题”,接着她就真的被两位学姐拉去吃午饭。
侯宇很想自己去救人,但她除了拿画笔和演讲稿,实在没有逞英雄的实力,要不是L学姐保证她能救出高碎和邻星·海,侯宇实在不愿意在餐厅里跟这两位学姐慢慢磨。
等她们解决完午餐,吃完甜品,喝完果茶,都已经下午接近三点。
可以说,现在的侯宇已经抱着去“收尸”的心情在前面疾走着,尽早找到那两人送去保健室,应该勉强还能参加今晚的园游会,只要她们没受太多外伤的话。
“咦?这里的空气什么时候变清新了?”
L突然说道。
“的确是呢,以前经过这里,总是觉得很阴暗,现在却连阳光都射进来了。”
Shoulder也轻快地说着。
“啊,那边有人倒在地上。”
侯宇急忙跑过去。
“邻星――咦?”
将地上的人扶起一看,是那个头发染得又黄又绿的一柳健。
扔下这个罪魁祸首,去翻另两个脸朝下的家伙,都不是邻星·海。
“惨了,邻星一定遇到不测了。”
侯宇身子向下一滑,坐倒在地。
“他们三个的脸部和身体都有麻痹现像,还不算太严重。”
L检察了一下三人并无外伤,才让Shoulder用手机通知保健室派人过来运人。
“放心,邻星·海一定已经回宿舍去了。我们还是快去柔道部,我比较担心那边的情况。”
L拍了拍侯宇的肩膀,并扶起她。
“OK,等一下小白大夫会找人过来,我们走吧。”
结束手机的通话,Shoulder轻快而优雅地由原路走回去。
“哦,对了,小白大夫说柔道部刚去了几个轻伤的,还有六、七个重伤动不了的躺在原地,可能会迟一点才能到这边。”
Shoulder笑得云淡风轻。
“噢,果然。”
L轻拍额头一下,无奈地摇头。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侯宇,后来到了晚上见到高碎和邻星·海之后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叮铃――
一只除了口鼻和四只爪子是雪白色外,全身火红色毛的金眸猫静静地望着它前面的玫瑰花园,系着铃白色铃铛的长尾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动着。
“佐治,你什么时候养了猫?”
高碎进门就问。
“咦?”
佐治准备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放下茶杯。
“那是守门人。”
邻星·海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慢慢地喝起来。
“学院的守门人?”
高碎好奇地走回门口向玫瑰园望去,却已空无一人。
“哦,又到八月十五啦,真是快呢!”
佐治再端起杯子细品红茶。
“高碎,你的袖子怎么破掉了?”
“耶?衣服也皱皱的,不会是跟人打架了吧?快点上去换下来,我帮你补补。”
“哦,没什么,只是跟别人切磋时忘了换服装。”
高碎低头看了一下不算狼狈的自己,转身上楼换衣服。
“邻星,也帮我倒一杯。”
邻星·海走到佐治房间拿了一套杯碟,及热水壶。
随后佐治又进厨房拿了三块蓝莓蛋糕到客厅,与两人一起品尝。
好一个悠闲的下午茶时间。


晚上七点。
跟了L和Shoulder大半天的侯宇终于见到她一直在找的两人,高碎和邻星·海被边哭边笑的侯宇死抱着不放,虽然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但两人还是不停地安慰着她。
L和Shoulder并没看这感人的团聚太久,就被布头拉回园游会指挥中心盘问下午发生的事件的前因后果,对于这个三年级新闻系出名很会挖新闻,又是学生会新闻部委员的学姐,L和Shoulder只能认命,今晚是不可能有机会出去看天上的明月了。
中秋园游会与往年一样,依然快乐而热闹继续着,直至深夜。
半夜一点二十二分。
“还不打算回去休息吗?”
佐治彼着衣服走到玫瑰园,蹲下来将一个碟子放在地上,并倒出温热的牛奶。
叮铃――
火红色长尾上的银白色铃铛在月光下闪动着仍然孤独的白光。
“你知道今晚我是不可能睡得着的。”
火红色毛的金眸猫抬头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眼神有丝落莫。
“唉。来吧,已经入秋,别着凉了。”
“谢谢。”
火红色毛的金眸猫钻进佐治每年为它准备的窝里,总算感觉到一丝温暖。
“都这么多年了,既然你不打算再回去,就别再想太多。”
火红色毛的金眸猫摇了摇头。
“你帮我种了这些玫瑰就够了,能在今晚看到它们就够了,真的。”
“唉。”
“你去睡吧,学生们都玩得很累了,别把她们吵醒了。”
“唉。”
佐治只能叹出一口气,转身走回去。
“佐治……”
佐治回头。
“谢谢你。”
佐治微微一笑。
“要快点睡哦,别让我明天见到没精神的你。”
说完,走回他的房间。
不算大的玫瑰花园,寂静得只剩月光与秋凉的风。


叮铃(铃铛的响声)
农历八月十五
幽蓝色的夜空下,一名青年坐在开满玫瑰的花园凉亭内,静静抬头,仰望那分外皎洁的银白色月亮,手掌自然而徐缓地抚摸着膝上的猫。
“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找得我好辛苦啊。”
绑着马尾发的女生从长廊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银白色的碟子和一瓶温热的牛奶。
“花纯,怎么连你也逃出来了?”
伸手摸了一下火红色皮毛的猫,然后蹲下来将银碟子放在地上,倒出牛奶,火红色皮毛的猫一下子跳到地上,开始舔饮着碟内的牛奶。
“你又不是不知道美马家的亲戚大多比较无聊,连你这个未来继承人都要溜出来,更别说与这个家没有直接关系的我了。”
“你已经是美马家的人了。”
黑发青年不喜欢她仍将自己排除在这个家外。
“贵司,你也知道他们大多数还是不喜欢我和妈妈的。”
黑发青年无语。
叮铃――
叮铃――
火红色皮毛的猫蹭着两人的脚,系在长尾上的银铃响起清脆的铃声。
“这么快点喝完啦!”
绑马尾发的女生抱起火红色皮毛的猫,还被猫舔了两下脸。
“呵,好痒。”
黑发青年仍然静静地站着看她。
“今晚的月光好漂亮哦!难得我回来一次,你就别摆这样的臭脸,好吗?”
“喵――”
“你看,连猫依都不喜欢你的臭脸了。”
“你们两个老是联起来欺负我。”
黑发青年无奈一笑,也伸手摸着这只他们两人拣回来有着特别毛色和灵性的猫。
“喵――”
火红色皮毛的猫好像很高兴地应和着。
两人坐在飘散着玫瑰花香的凉亭里,边欣赏着美丽的月光,边逗着膝上的猫,晃如一家三口。
月光也变得温馨、柔和了。
叮铃――
叮铃――
叮铃――


农历八月十六清晨。
“早,佐治!”
“早啊,叶子、雪,又去晨跑啊?早点回来吃早餐哦!”
“OK!”
佐治收起放在玫瑰花园一角的碟子和猫窝,顺手摸了一下猫窝里的毯子,还有一丁点余温。
“看来昨晚作了个好梦呢。”
佐治微笑着往回走。
“好,准备做健美操!”
不一会儿,“玫瑰园”的楼梯又传出“咚、咚、咚”的声音,接着是女生们的叫喊声,以及住在四楼两个还没睡够男生们的吼叫。
又是一个活力四射的清晨!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