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回眸
作者:乐魂

  在望乡台那漫天飞舞的荧火中,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秋雨!”她欣喜地跑了过去,浅碧的荧火被她的身形冲开,在空中不停地打着旋儿,仿佛随风而舞的花瓣一般。
  “……对不起,你是谁?”男子茫然地看着她。
  染霜一愣,半天才道:“秋雨,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对不起,我不是秋雨,你可能是认错人了吧?”男子摇摇头,向她道歉。
  片刻之后,男子的身躯消失在黑暗中。
  漫天浅碧的荧火照亮了她那美丽而苍白的脸,不知不觉,两行比雪光更清、比星光更亮的泪,缓缓流过她白玉般的脸颊。
  在黄泉,只有这一处地方,有着足以让人看见自己家乡的光亮,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凭着那漫天荧火的微光,辨认出人的面容。可是,就算是有着那个人的身躯,就算是有着那个人的灵魂,也不可能和那个人有着相同的回忆。
  往昔的岁月早已风化淡去,褪成连神祗也无法看清的印痕,只有留在她心底的记忆,却还是那么清晰。
  清晰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在这一刻,染霜终于懂了——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不是阴阳永隔,而是你和他近在咫尺,而他却早就把你忘怀。
  没有人能让岁月之河倒流,岁月之河上的那艘回忆之舟,又怎能再摇回昔日的岸边?
  生生世世永远不变的爱情,原本只是一个美丽而不可信的童话罢了。
  “染霜。”她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回过头,只见孟婆站在她身后,手中还捧着一碗汤。
  “喝了它吧,喝下去以后,你就可以永远不用再伤心痛苦了……”慈祥的笑容下,是一颗看透世情的心。
  “不……我不要……我不要忘了他!”染霜摇头,闪亮如星光的泪却止不住地落下。
  “他早就把你忘了……就算你永远都记得他,那又有什么用呢?”孟婆轻轻地摇头,“可怜的孩子……原来你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但是一旦沾上人间的爱情……”
  “但是……我不后悔!”染霜咬着淡红色的唇。
  “何苦呢……抱歉,不能再陪你了,我要回奈何桥去了……”孟婆的身影在荧火中消失,那碗汤却放在了她脚边。
  浅碧的荧火倒映在碗中,就仿佛在碗中有着另一处望乡台。
  “我……我绝不后悔!就算要我等上一千年……只要他能记得我,再看我一眼……我要让他知道,这世间至少有一个女孩,是生生世世爱着他!”染霜仰头望向那无边的黑暗,在那里,是没有任何光亮的黄泉深处。

  黄泉的望乡台上,始终都有一个美丽而哀伤的女孩子等在那里,她在等待她所爱的人能想起她,能回头看她一眼。
  只要一眼,她就已满足。

  星移斗转,沧海桑田,人世间的岁月,已过去了整整五百个寒暑。
  “染霜,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转轮王问道。
  “是的,请王上准我去人间找他。”染霜跪在转轮王的殿前,道。
  “我可以同意你的要求,但是你只有五百天的时间,如果他依然记不起从前的你,那么你就必须回来,而且……五百年都不能再踏足人间半步!”转轮王的话语字字清晰无比,传入她的耳朵。
  “是,我记住了。”
  “那么……你自己保重。”

  已经有五百年未到人间,人间却还是那么繁华而美丽。
  人们的衣饰已经变了很多,染霜穿行在人群中,睁大了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要到哪里去寻找他呢?
  五百个昼夜转瞬即逝,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九州大地上找寻一个人,真的可能吗?
  无论是人也好,妖也好,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
  与永恒的天地相比,人那漫长的一生不过是一弹指间。
  五百天更就是一刹那。
  在这刹那间,要去寻找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是否太短暂了些?
  用一刹那去换取永恒,真的能做到吗?
  她要用什么东西去换取足够的砝码,从而使得命运的天秤向她这一方倾斜?
  染霜并不知道,但她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只要自己已努力去做过,那,便已足够。

  “染霜,放弃了吧。”孟婆又走上了望乡台,看着一身紫衣的染霜倚着柱子,灿烂如明珠的泪如明珠般散落。
  “五百天……只给我五百天的时间……太少了啊!我才刚在人群中看到他,却不得不离开……”染霜哭倒在孟婆怀里。
  “或许你们已缘尽于此。忘了他吧……忘了他,你会快乐得多。”孟婆劝道。
  “不……我……绝不放弃!”

  望乡台上,依旧是那个身穿紫衣,苍白而美丽的女孩子,她在痴痴地等待那个她爱恋了一生的人,等待那个人能回头看她一眼。
  只要一眼就够。
  只是,就连这小小的愿望,在这九幽黄泉之下,也成了不可能达成的奢望。
  那个人还在不断地转世、轮回,只是,他早已忘记了那个他曾经深爱着的女子,也所以每一次染霜兴奋地向他奔来时,他总是以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无论染霜对他说什么,他都无法想起从前的一切。

  又是五百年过去了。
  “可怜的孩子,你为他流了五百年的眼泪,值得吗?”转轮王的脸上也露出难得一见的怜悯之色。
  “我的要求并不高……我不求他能重新喜欢我,也不求他能想起我们过去的一切……我只求他能再回头看我一眼,只一眼……”染霜低下了头。
  “……好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会再次回到人间,我也会把你送去他身边,只不过……你只能以你本来的面目出现,而且时间也只有一天。如果他能在这一天内,认真地看你一眼,你们就可以再续前缘。”转轮王道。
  “那……如果他没有看我呢?”
  “那你的身躯和魂魄都会烟消云散,永远不会再有轮回的机会。”
  染霜愣住,她没想到是这样的条件。
  “我知道这是很苛刻的条件……”转轮王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殿前的女孩露出一个淡如晨风的微笑:“我答应这个条件。”
  转轮王倒是微微一惊:“你成功的机会几乎没有,你还要答应?”
  “您也说过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不是吗?望乡台上的他,永远不会记得我……但是,在人间……只要他还能记得我的一丝影子……他一定会看我一眼!”
  转轮王叹了一声:“好吧,我送你去人间……记住,你只有一天的时间!以人间的历法来计,那一天是公元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

  夜色深沉,月已移至西边天空。
  在空荡荡的花园中,有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同样空荡荡的花架,搭在小径上方。
  没有人发现,在淡淡的月光下,一株植物已破土而出,慢慢地沿着立柱和天棚,爬满了整个花架。
  深褐色的藤蔓上,缓缓伸展出翠绿的枝叶。
  月光映着这美丽而脆弱的藤蔓,将如水的月光洒遍她的全身。
  不知何时飞来无数流萤,在月光下围着藤蔓婆娑起舞。
  每一片翠绿的叶,似乎都在发出淡淡的青光。
  当东边的天空隐隐露出淡青色时,无数淡紫色的花蕾已缀满了枝头。
  淡紫色的花蕾在风中摇曳,每一个花蕾都似乎承载了一个希望。在初升的阳光照耀下,花蕾上那无数的夜露,如情人的眼泪般晶莹剔透,闪耀着宝石般的光华。

  染霜,原本就是一株紫藤。

  她再一次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秋雨,她所深爱的秋雨,此时已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在匆匆吃过妻子为他准备的早餐后,正拿起公文包准备上班去。
  ——你看我一眼啊,只要一眼……一眼就可以了!难道你真的把我彻底忘记,连最后一丝影子也被抹去,不留一丝痕迹?
  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到紫藤花架下。
  ——看看我啊……我是你深爱的染霜……你已经离我这么近,为什么你对我视而不见?
  熟悉的身影已快消失在转角处。
  ——你看看我……我不求你记得我,只求你能回过头来……难道就连这一点小小的希望也无法达成?
  视野中,已失去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淡紫色的花蕾上,夜露如雨般洒落。

  黄昏时分,染霜披了一身晚霞,在花园中静静地守候着。
  ——他回来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他会看我一眼吗?
  他一脸的微笑,手中提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了不少食品和日用品——那是他下班后,从附近的超市买回来的。
  今天是周末了,该和家人一起好好地度过。
  没有人会注意到,在那小小的花园里,那满架的紫藤已经含苞待放。

  如水的月光洒了一地,院中的紫藤也披上了一身银色的月光。
  只能遥遥地看着映在窗纱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无法开口,无法触摸……甚至无法让他感觉自己的存在!
  时钟的指针,无情地一格一格滑过。
  没有人注意到,那花架上的紫藤,此时正舒展开淡紫色的花瓣,在夜风中微微颤抖着,将淡淡的香气无声地化入夜风。
  一瞬间,全数绽放。
  氤氲的香气仿佛也染成了淡紫色,轻轻地飘散在风中。
  仿佛一个无声的叹息,在深夜无人的花园上空飘荡。
  淡紫色的花瓣,如雨般落下,仿佛是花之精灵落下的泪。
  ——我的时间就要到了,可是……我还是无法等到你看我一眼……
  染霜泪交双睫,在一片泪眼模糊中,她努力地望向那个熟悉的身影。
  可惜,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再也无法看清楚窗纱上,那个清晰又模糊的身影。
  ——我就要消失了……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命太苦……
  那鹅黄色的灯光,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那么,永别了……我最爱的人……
  最后一片淡紫色的花瓣从枝头落下,随即被风卷走,不留一丝痕迹。

  初夏的季节,满架的紫藤俱都盛开,淡淡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仿佛将空气也染成了淡紫色。
  无数淡紫色的花瓣随风落下,又被微风轻轻扬起,打着旋儿在空中飞舞。
  有个穿着淡紫色衣衫,如紫藤一般美丽优雅的女孩子,微笑着站在紫藤花下,对着他伸出一只手来。
  那笑容也美得仿佛紫藤一般。
  他几乎就要脱口叫出那个名字。
  淡紫色的花瓣,如雨般飘零。
  “秋雨……”女孩子的声音又脆又甜,似乎还带了一丝淡淡的紫色,在风中飘忽不定。
  微风再一次扬起了无数淡紫色的花瓣,那女孩子漆黑如夜的长发里,也沾上了数点花瓣,映着她那白玉般的脸颊,更显得娇艳无限。
  “秋雨……”女孩子的衣袂在风中飞舞,在他眼中,她竟仿佛化做了无数淡紫色的花瓣。
  好一张绝美的脸。
  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张脸。
  ——她叫什么?
  熟悉的名字到了口边,竟再也说不出来。
  “秋雨……”女孩子的笑容,如紫藤般美丽而脆弱。
  那双黑白分明,清如秋水,亮似繁星的眼,仿佛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可是……为什么会如此熟悉而又陌生?
  天地在瞬间化为一片虚无,满架的紫藤都消失于刹那,只留下他一个人,怅然伫立在这天地间。
  “染霜!”他终于叫出了那个无数次萦绕在他梦中,他无限牵挂的名字。
  猛地睁开双眼,却只看到卧室里那熟悉的家具,还有在他身边恬睡的妻子。

  花园里的那株紫藤或许昨夜开过花。
  翠绿的叶已枯萎,枝头的花已落尽,就连那深褐色的藤蔓,也干枯得如同将死老人的手臂,没有一丝生气。
  或许,再没有人会记得望乡台上那个紫衣的女孩子,那个苍白而美丽,痴情而倔强的女孩子。
  他用手指轻轻一触,藤蔓在瞬间化为烟尘,飘然而去。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