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炸鸡
作者:etluva

——爱情道具

金黄色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照在我紧闭的眼帘上,眼前一片亮色。“啊!”我使劲地打了个舒展全身骨骼的超级大哈欠,趴在洒满了阳光香气的枕头上咋吧了两下嘴唇。嗯,是时候该睁开眼睛了,要不然,啊,是信差自行车的铃声……三步并作两步,我心急火燎连蹦带跳地冲出房间,近乎完美地窜下了楼梯,正好撞在房东太太的脚上。
“啊,道奇,维多利亚小姐说了,不能把信给你。”她颇为为难地冲着我摇摇头,我马上讨好地吐出舌头,“不行啊,道奇。你上次把信都咬碎了。”她低下头用手里的信点点我的脑袋。
哈哈,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我猛地跳起来,一口咬住了麦尔斯夫人手里的那叠信。“啊!”胖胖的夫人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尖叫起来,死活不肯放手,双手高举,甚至把我也提了起来。
“道奇!道奇!”我一边手脚并用在空中划动,力图迫使房东太太松手,一边牢牢地咬住嘴里的信。嗯?什么时候女主人跑了下来,她的手圈住了我的腰,使劲地摇晃我,“道奇松口!松口!道奇,你疯了?!”“呜——啊呜!”在两个女人大力地拖拽下,我不得不松开了嘴,“呜——汪汪!”“住嘴!道奇!”女主人没良心地将我扔在地上,急急忙忙地去安抚麦尔斯夫人了。
“呜,呜——”我委屈地缩到墙角里舔爪子,那个可恶的男人,都是那个可恶的男人。

那是,前天的前天的再前前前很多天的事情,让我想想,对,是主人去演讲的那次。一个带有番茄酱和古龙水味道的高个子男人把主人送了回来。主人请他吃茶点,甚至把我的那份芝士饼干都给了他。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人!所以当上次他伸手逗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咬了那家伙一口!虽然事后主人罚我一个礼拜都不许出门,但我觉得那样值。
他开始经常来我们家找主人,还和主人一起散步,溜达我。我讨厌那家伙!他一来,主人就时时刻刻绕着他转,而他不来的时候,主人就经常唉声叹气。哦,老天,你们不知道,那个男人没出现前,我和主人是多么地融洽。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我聆听她的倾述,她给我织毛衣。可现在,主人只会坐在她的圆扶手椅里面,抚摸着我的毛,自言自语。我能感觉得到,她的心不在我身上,她在等他的信。对,他会写信,就是那股讨厌的番茄酱加古龙水味道,我一嗅就知道。我也不是不喜欢意大利菜啦,可我还记得主人第一次拿到那洒着昂贵古龙水的信纸,兴奋得快要哭了。她时而用手指轻轻叩打桌面,时而一个人痴痴傻笑,压根没意识到她抱我抱得越来越紧,差点把我给掐死。
而这阵子那个天杀的男人似乎是因为被我咬得害怕了,人是不出现了,可信还是会一天一封,你说烦不烦?!哼,想把我的女主人从我身边夺走,没这么容易!我乘着每天拿信的机会,先把那封古龙水信挑出来,用牙齿爪子撕它个粉身碎骨,然后再到院子里刨个坑,统统埋下去,反正我经常埋骨头,主人和麦尔斯太太对我在院子里刨坑虽然不满意但也习以为常。我原以为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未曾想到才干了三次就被发现了。从此主人就再也不让我拿信了。

“道奇,你绝对不许再这样了!”主人气呼呼地对着我嚷,“要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呜,呜!”我委屈地哀求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上来,我不要离开主人啊。
维多利亚小姐无奈地摇摇头,“道奇,你就不能乖一点吗?我已经够烦的了。”说完,她拿着信走上了楼。
呜……主人竟然丢下我,不要我了,啊……泪水瀑布般地倾泻下来,打湿了我鼻子和脸颊上的绒毛。我用爪子擦擦,可我心里难过啊,呜,我好难过,主人为什么不要我呢?呜呜……

“道奇,来,乖,不哭了,啊?”
我抬头,朦胧间看到的是麦尔斯夫人胖胖的身影,嗯,是鸡骨头!“汪,汪,呜呜……”我哭得更伤心了,房东太太都知道来关心我,给我骨头吃,主人却不理我了!我好难过啊!
“啊呀,乖道奇,好道奇,不哭,不哭。”麦尔斯夫人拖过把矮凳,在我身边坐下,把骨头扔在我的鼻子底下,一边温柔地梳理着我的毛发。“来,吃骨头,不哭,乖。道奇乖!”
我把鼻子凑过去嗅了嗅,是炸鸡的腿骨,好香。主人以前常常带我去吃炸鸡的,我喜欢这炸鸡。可我还在哭啊,算了,炸鸡冷了就不好吃了,我咬起一根开始咀嚼。
“对,这样才是好样的道奇。”房东太太继续抚摸着我引以为傲的金棕色皮毛,“哎,我知道你不喜欢安东尼先生,但是维多利亚小姐喜欢他啊。”
“呜——”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安东尼先生人不坏,而且对你的主人也挺好的。你不该咬他啊。”
“啊!呜。”我生气地别过头去。
“道奇,别这样!维多利亚小姐心情也不好,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收到安东尼先生的信了。你又是咬人,又是撕信,主人不迁怒于你才怪呢。”
嗯?这么说来,今天主人还是没有收到那个古龙水的信?啊,这就好,主人会理解的,只有我才是对主人忠心耿耿的,那种花里胡哨的男人统统地靠不住!我舔舔爪子,炸鸡的骨头太好吃了。
“好了,道奇,别再耍小孩子脾气,去给主人道个歉吧。”麦尔斯夫人拍拍我的背。我懒散地爬起来朝楼梯口看看,主人八成现在正在生我的气。怎么办呢?要不要现在上去撞枪口?

正当我做思想斗争的时候,门铃响了!番茄酱加古龙水的味道!
“呜——汪,汪汪!”可恶!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还敢来!我对着门狂吠。可房东太太肯本不顾我的恼怒,径直把门打开。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讨厌胚走了进来,健康的左手提着花束,缠了绷带的右手托着一个纸包。闻气味——是,炸·鸡!

“安东尼!”女主人的声音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维多利亚!”。我从没有发现主人下楼梯可以这么快,几乎接近我的速度了,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我闭上眼睛,竭力不去看那让人恶心的拥抱场面,“汪,汪汪!”都是受过教育的人,举止如此不端庄谨慎,这完全是意大利人所谓热情的特质把主人带坏的。
“道奇!”听见主人生气地训斥,我灰溜溜地转过身朝厨房走……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天理难容啊!主人不要我了,她不喜欢我了……泪水滴在地板上,打出一个个圆形的痕迹。
“啊,道奇,先别走。”我,我是听错了吗?居然是那个通心粉拌出来的家伙在叫我?!我回头望了他一眼,他正蹲下身子把手中的纸袋放在地板上,“这是炸鸡,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来,吃啊。”
?炸鸡,是给我的?!
“安东尼,你怎么可以给他买这个?更何况他还咬伤了你的手。”主人关切的举动毫无保留地落入了我的眼中。女心就是向外!我迟疑地朝纸袋走近了几步。
“来,全是给你的。吃吧。”古龙水诱惑地向我招手。
哼,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吗?!“拿别人的手短,吃别人的嘴软。”想用这种方式来收买我?太小瞧我道奇了!我果断地转身把尾巴对着他们。不过,炸鸡的气味实在是太香了,可能因为是还是热的关系,我使出全部毅力举起的前腿却迈不下去。
“嗨,道奇,这个可是你最喜欢的巴比昆的炸鸡。”那还用得着你说嘛,我早就嗅出来了。不行,我要坚持,坚持,绝对不能落入这个坏种的全圈套。
“安东尼,这是炸鸡耶,是鸡不是骨头啊。”维多利亚小姐的语气很不正常。
“呵呵,我知道啊。”古龙水抬起头来,“可我想一定要有道奇的生活才是完整的,所以我希望道奇能够原谅我,我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我,我要倒,这都是哪门子逻辑?从没听说过主人结婚要狗来祝福的。
“道奇,我们和解吧。”安东尼伸出没受伤的左手……
是握手呢?还是像对付右手一样?我思考了老半天。
算了,看在炸鸡的面子,先放他一马吧。我走上前去把左爪搁进他的手里,搀了搀。
啊!炸鸡!我来了!
哦,好大的块,好好吃,好香啊……

嗯?主人和安东尼?管他什么声音,我现在只想吃炸鸡,随他们去……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