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秘笈
作者:美马猫依


哒哒哒――
索卡尼国国王城堡通往王子书房的走廊上,由远而近传来急速的脚步声。
“国王陛下,王子殿下,不好了!”
一名待女无礼地冲进书房,惊动到正在谈论天文星象的索卡尼国国王与王子。
“你不是皇后身边的待女妮亚,干什么大惊小叫的?”
哈里·索卡尼国王挑起一边眼眉,待女妮亚立即吓得不敢出声,连呼吸急速的气都不敢喘得太大力,只有额头不断冒出的汗珠证明她刚刚的确急速奔跑过。
“父王,妮亚也不是第一天来王宫当待女,不会不知道宫里的礼节,若不是有要事,应该不会如此失礼。妮亚,发生什么事了?”
约翰王子很了解自己父王性情虽急躁却并不凶狠,只是长得太有威严,令下面的做事的人,从大臣到待从们都非常惧怕,为了早一点了解妮亚口中的事情,还是由他来发问比较好。
“啊――!不好了,约翰王子殿下,戴安娜公主又离家出走,皇后看到戴安娜公主的留书后当场晕倒了。”
妮亚用眼神感激地望着约翰王子,并迅速禀报这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
哈里国王和约翰王子同时吼了出来。
对哈里国王的反应,待女妮亚自然做好被吓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料到连一向亲善的约翰王子也大吼出来,在这双重冲击下,妮亚也效法美莉皇后当场晕死过去了事。
*************************************************
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法兰西斯克公国的景色比起天文地理老师比克古教授描述的更胜一筹。
约翰一边拉着爱马漫步向前行,一边欣赏沿途美丽的湖光山色。
“……站住……别走……”
前方不远处的草丛有一位少女正急速而艰难地向约翰跑过来,身后还有几个士兵模样的人紧追其后。
莫非是戴安娜?
少女全身上下被一条破旧的粗麻布裹住,除了半张露出来的脸和裙装能确认出她是女生外,从后面看实在难以判断男女。
“救……救命…………”
少女发出有点怪异的声音,像找到救命绳索,向约翰伸手求救。
约翰自然地拉过少女白嫩的玉手,顺势一带,破旧的粗麻布被甩飞出去。
这一瞬间似被凝住。
少女拥有一身白嫩的皮肤,乌黑的长发随粗麻布飞脱而扬起,脸颊因跑步浮现淡淡粉红,如子夜般的黑眸闪动着纯真的光彩。
约翰突然兴起一种想保护她的念头,而他的身体比他的思想更快作出反应。
一把将少女抱上马背,接着也迅速跃上马背,拉稳缰绳,一踢马腹,白马立即转了个角度扬长而去。
“……请回……来啊………维多莉亚………主……”
声音越离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后,约翰才让爱马减慢速度。
“谢……咳……谢……”
有点怪异的声音再次从低着头的少女口中发出。
约翰并没有太在意,轻拍着少女的背,让她慢慢缓过看来。
“刚刚追你的是什么人?看他们的装扮好像是士兵。”
少女惊异地回头,美丽的黑眸闪动着楚楚可怜,再次激起约翰的保护欲。
“放心,我不会将你交给他们。”
执起少女的玉手,像是许诺着什么,约翰的心湖第一次牵起涟漪,然而少女却更加惊恐地抽回手,抿紧粉唇,欲侧身下马。
“小心。”
约翰一手抱紧不停挣扎的少女,一手拉住缰绳命令爱马安静停下,才搂着少女下马。
双脚一沾到草地,少女马上推开约翰,眼神飘移不定,后退数步,突然向约翰鞠了一躬,便跑向右边的密林,很快消失无踪。
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少女像仙女似地消失在自己面前,一股强烈的失落向约翰袭来。
不要说在王宫里,就连在索卡尼国境内,约翰都没遇过这样的事,这种感觉很难言喻。除了妹妹戴安娜刚出世时,将父王和母后的注意力被她自自己身上引开,那段似失去了心爱的玩具的短暂时期,曾有过类似的感觉外,他这二十年的生命里都未遇过这种感觉。要说是失落嘛,又好像不至于,只是心里某个角落被激起了勇气,想去抓住某样东西。
“呵,杰特,看来我们在找回戴安娜之际,也要找到她。她,是叫维多莉亚吧!”
约翰头靠着爱马低笑,爱马像是附和,长鸣一声,原地踏了几步。
“嗯,维多莉亚。”
*************************************************
“道具――道具――”
朵莉娅特意压低声音叫卖着。
“有道具出售哦。”
“小朵,给我一瓶香水催化剂。”
一名少妇快步向朵莉娅走来,并迅速拉她到一旁交易。
“嘿嘿,是不是很好用啊?我都说我的道具很有效的啦!”
朵莉娅骄傲地一扬头,兽皮帽下黑浏海跟着舞动。
“嗯,真的很有效,我家死鬼现在都听我的啦,只要我一涂上那香水,我要他向东,他不敢向西,我要他洗衣做饭,他不敢出去鬼混赌钱。他刚追求我的时候都没这么听话过呢,呵呵呵!”
少妇很是陶醉,自然没看见朵莉娅黑眸中闪过的精光。
“不过就是用得太快了,这次你可要卖瓶大一点的给我哦!”
“哎呀,上次那种香水早就卖完了,现在准备过冬,材料不够,估计得等春天才能制得出新货。”
朵莉娅一脸抱歉。
“春天?现在才刚入冬,不是要等很久?这可怎么行啊,我家那死鬼,我现在断断续续地用香水,他还算乖,万一没得用了,他不出门去找那班猪朋狗友去赌才怪。哎呀,你说这怎么办才好。”
少妇可急了。
“这个嘛,同类的道具我不是没有,可是我只在公鹿身上试验过,不知道对人的药效怎么样,你敢试吗?”
从蓝白色挂袋里取出一个圆柱状的蜡烛,半透明的蜡烛内有几片颜色各异的玫瑰花瓣,并飘着淡淡迷香。
少女闻出这蜡烛的香味与之前的香水催化剂的香味十分相似,兴奋地抢过来细闻细看。
“啧啧啧,你可得小心点啊,万一掉坏了,可是要你赔的哦。”
嘴上这样说,朵莉娅心里可乐翻了。
这尾大鱼肯定上钓。
想着想着,嘴角也控制不住向两边扬起。
“多少钱?”
少妇已经不想将蜡烛还给朵莉娅了。
“五个金币。”
朵莉娅向少妇伸出一只手掌。
“太贵了,两个金币,二十个银币吧。”
少妇还价。
“不行,这个可是用迷魂玫瑰做的,成本很高,一个金币都不能少。”
开玩笑,冬天快来了,不准备多点粮食怎么过完这个冬天,而且现在家里多了条米虫,粮食自然得参加才行。
“三个金币!”
见朵莉娅要抢回她手上的迷魂玫瑰蜡烛,少妇急忙向背后收起来。
“想都别想。”
“四个金币。”
“拿回来。”
“四个金币,四十个银币。”
这个小丫头,总是有办法从她手上拿回这些道具。
“你就别差那十个银币了。”
上下抛玩着蜡烛,朵莉娅很是得意。
“呐,十个金币,我要两个。真是,我说小朵啊,你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十个金币交到朵莉娅手中。
“哟,沙拉姐姐这话真是说得太对了,能赚的时候当然要赚多点,这才合乎我的经济原则的嘛!”
朵莉娅掂掂那十个金币,拿出一个用牙咬了一下,然后将它们收入近身里袋,再从蓝白色挂袋里取出一个蜡烛递给少妇沙拉,黑白分明的灵眸笑得都快漏蜜出来了。
“谢谢惠顾!”
目送沙拉离开,朵莉娅继续在市集寻找她的下一个顾客。
突然,某样东西自她眼前飘过。
“金发?”
金发蓝眼又一身贵气的帅哥在法兰西斯克公国可不多见,听茨雅玛姐姐说只有索卡尼国的贵族或皇室的人才同时具有这三种特征。
抄起刚刚放在地上的蓝白色挂袋,朵莉娅向那一闪而过的身影追去。

“咦?人呢?”
停住被称为“加速器”的木制滑板,朵莉娅向四周张望,却没找着那个金发蓝眼的帅哥。
唉,太可惜了,这样就让那只肥鸭跑了,不然我就可以少背一点道具回家啦。
看了看天色,朵莉娅在心里低咕道。
“维多莉亚?”
突然被人向后拉,一脚还踏在木制滑板上的朵莉娅就这样顺势向后倒。
“啊!”
木制滑板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落地时正好是轮子朝下,然后便自个儿滑到不知哪个街哪个巷去了。
“哈呼――哈呼――”
朵莉娅双手被人从后面架住才不至于跌坐在地,望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商品道具,她可能只剩下对它挥手道别的份。
唉,茨雅玛姐姐说得没错,她今天是流年不利,只有财运比较旺而已。
“我说,你现在能放我下来了吗?”
为了补偿自己的损失,她决定要从身后这个人身上狠狠赚回一票!
“……”
站稳回身,朵莉娅看清身后这个人正是她刚刚追的那个肥鸭!嘴角又忍不住向两边扬起。
望着眼前这个与那个叫维多莉亚的少女极之相似的少女,约翰非常迷惑,就衣着和身高而言,眼前的少女明显比维多莉亚高一点,壮一点,黑一点,虽然少了维多莉亚那种灵气,却多了一丝活力,有点像春天,生气勃勃。
特别是那笑容,非常明媚,不知道维多莉亚笑起来是不是也这样可爱。
“喂喂,回魂哦!”
朵莉娅在这个金发蓝眼帅哥脸前挥了挥手,好像没什么效果。
这人不会是被她的“加速器”吓傻了吧,唉,没办法,谁叫她的道具在别的地方都没卖的呢。
朵莉娅自豪而无奈地摇摇头,放下蓝白色挂袋,翻看着里面的东西。
“找到了!”
将一个黑色圆球放在金发蓝眼帅哥脚边,圆球中央有个像某种昆虫的图案。朵莉娅拨下连着圆球的引线头上的胶膜,用手指搓了几下引线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抄起蓝白色挂袋,拉着旁边的白马快步离开金发蓝眼帅哥,并找了个转角处躲了起来。
轰!
一声不算大的巨响突然传出。
“哗,小强啊!”
人们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黑色蟑螂吓得四处逃串,三分钟不到,原本不多人的巷道上,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待灰烟散尽,刚刚传出巨响中心的“黑人”才抖掉一身的灰,愤怒地寻找着什么。
“哔――!”
“喂喂,别出去啊。”
朵莉娅想拉住白马,劲道却不够,反被白马拖了出去。
“嘿嘿,你好。”
放开缰绳,慢慢的退开,应该能全身而退吧。
“啊,时候也不早了,我看我们也不同路……呃……再见……哦,不对,不要再见啦!”
很好,退了五步,转身,跑!
背着装满道具的挂包实在跑不到太远,跑了一小段路都不见有人追来,朵莉娅放心地停下来喘气。
“呼,好险好险。原来那个小强炸弹是这样的效果啊,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买呢。”
叩咯――叩咯――叩咯――
身后由远而近传来马蹄声。
“那这个小强口粮要怎么用呢?”
停在路中间的朵莉娅从挂袋里取出一包不知道该说什么颜色的东西,左看右看地研究着,全然不觉后面正有危险接近中。
叩咯――叩咯――叩咯――
“我按着秘笈来做的道具,到底有多少能卖出去的啊。”
朵莉娅仍在自言自语中。
叩咯――叩咯――叩咯――
马蹄声已经近在身后了。
“唉,上次做的那个圆盘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秘笈上写着‘方向罗盘’,却不能指引方向,害我被茨雅玛姐姐骂了一通。”
正准备收起从蓝白色挂袋里拿出来的东西,就被人从后面连挂袋的肩带一起提起衣领。
“耶?”
在她只看到房子向后跑的一刹那后,身体已安稳地坐在马背上。
“咦?金发大哥,我们这么快又见面啦?”
假笑一下,她现在的况状算不算被人抓走?
“少说两句,我现在在追我妹妹,万一追丢了,我会连同刚刚的帐一起和你算。”
哗,原来帅哥凶起来比坠天使更可怕。
朵莉娅只好用双手封住自己的嘴,只要少说两句,这个金发蓝眼帅哥就不会跟她计较刚刚的事情。
从城区追到城外的树林,再追到密林里,朵莉娅只觉得四周的景物越来越熟悉,这不是她回家的路吗?
前面的灰马在密林的一个转角处跟丢了,约翰在密林里转了许久才来到一间用石砖和原木建成的石屋旁,而身前的少女却突然跳下马。
“你……”
“我回来啦!”
朵莉娅愉快地冲进石屋。
“朵莉娅姐姐,你回来啦!”
约翰下马后跟着朵莉娅进屋,却见到那个叫维多莉亚的少女跑过来抱住朵莉娅。
“维多莉亚?”
约翰叫了出来。
“咦?哎呀!”
少女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并第一时间躲在朵莉娅身后。
“咦?”
“维多力,怎么了?”
朵莉娅的声音与另一名少妇的声音同时响起,接着她们发现对方,并好奇对望。
“戴安娜!”
约翰上前抓住好不容易找到的妹妹。
“皇兄?”
戴安娜后知后觉,想跑已是不可能。
“我回来咯!咦?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茨雅玛望着一屋子的人,有点奇怪,怎么都是有婚约在身的皇室人员?

后来好像还经过一轮混乱,屋内的众人才坐下来好好谈了一次。
再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
结果是,索卡尼国的戴安娜公主顺利嫁给法兰西斯克公国的维多力王子,可怜的约翰王子初恋遭遇“滑铁炉”失败,而且他的第二春,朵莉娅公主由于还未完成她手上那本秘笈上所有的道具而不愿意远嫁到索卡尼国。
约翰王子看过那本秘笈上的目录,里面还有水晶玫瑰、激光剑、西域剑、悟空头像、唐僧头像、白骨精头像、免罪卡、陷害卡、祈愿之魔石、七晶石、白树树苗、不幸的锁链、水晶小强等等一百零八种道具未制造出来。
看来他要娶到他的二见钟情好像不是很容易的事。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