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铅笔
作者:Papyrus

——爱情道具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是一个胖胖的老妇人。

那时的小孩子是没有隐私可言的,一天当中,会有很多次,有人来检查你的书包、口袋、头发和指甲缝。班主任是这些人里面,来得最多的一个,而她的惩罚方式,也极其简单而便于操作:没有带手帕,罚抄;没有带杯子,罚抄;没有剪指甲,罚抄;最多的情况是,没有交作业,罚抄……

黄色的、印发着“遵守交通法规”之类毫无特色的标语的书包被猛然拎起来,倒提着,零零落落的书本四散开来;软塑料制成的铅笔盒摔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铅笔蹦跳着滚落,从桌上骨溜溜一直掉到了地上,接二连三地“啪啪”作响。那本空白的作业本理所当然被翻了出来,低着头的我无法想象平时还称得上和蔼的面庞上露出的会是怎样狰狞的表情,只是任由她低沉而凌厉的申斥在耳边回荡……

捡起文具的时候我还是不敢向周围看,当然倘若看了也并不会获得怜悯或者支持的神色;小孩子们对于由老师和家长定义的“差生”有着发自内心的真诚的鄙视,要消除这种厌恶感,需要的并不仅仅是时间上和经验上的积累,而恐怕更多是价值观上的转变。努力抚平褶皱的书页,摩挲去橡皮沾上的尘土,即使从未曾听说“自尊”这个名词,我还是试图维持表面上的平静来挽回所剩无几的面子。打理好东西之后,我开始为今天的疏忽负责,摊开本子,却发现铅笔的笔芯都已经在表面上安然无恙的同时,暗地里在距离笔尖一厘米左右处断成两截。

那时候用的无疑是绿油油的“中华牌”木杆HB铅笔,四分钱一支,后来涨到两角(再后来则因为成了“考试专用”的垄断商品,攀升至每支一元的高度)。大家公认比“中华牌”高级一点的,是黄黄底色黑色条纹的“三星牌”,因为上面有一块永远擦不干净任何东西的红色橡皮。活动铅笔通常是被禁止使用的,因为班主任认为“用那种东西写不好字”,所以只有在她认为“字已经过关”的少数优等生那里才能够看到。卷笔刀是奢侈品,而美工刀则是危险品,都不是我可以配备,通常是在家里由父母削好数支带到学校;倘若都用钝了,要么就凑合着用,要么就放在捡来的马赛克贴片上磨尖。要是像这样连根断了,那就一点办法没有。

于是我呆在那里,捏住断下来的笔芯试了试,可想而知效果有多糟,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同桌是从附近的大城市来试读的女生,我绝对不会向她开口:男子汉大丈夫……
……
……

以下的想法被她递过来的东西打断了,她手里的那支笔超越了桌面上不知由哪两位学长肇始而为历朝历代所沿袭的“三八线”,进入了我的“势力范围”。那是一支“罪恶”的活动铅笔(因为她只是试读几天,并不清楚我们的班主任定的规矩,而那位掌握一切的老妇人大概觉得她的书写相当出色,也就忘记了告诉她)。我有一秒钟的冲动想对她吼叫说“管你什么事”,但是她是在微笑,面对那种如同夏日午后的阳光般纯净得令人不忍心拒绝的笑容,我说不出那样残忍而无礼的话来。于是另一种略带恶作剧的想法渐渐占据了我的头脑,我努力说服自己,是违反规矩的诱惑使我一反常态地接受了她的恩惠,并且破天荒地说了“谢谢”。

那无疑是一支相当漂亮的铅笔,在这之前我见到过用鲜艳的塑料外壳包裹着的,铝制配件镶嵌着的国产活动铅笔们,完全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纯黑色的六棱形,清瘦、棱角分明,捏在手里并不象普通的塑料一样浮滑,而是类似上好的橡胶般略微凝滞,笔身上用极细的笔划刻着白色的外文字母,优雅而洗练。
……

那天完成了作业,那是一定的;那天虽然拖到很晚,还是把笔还给了她,那是一定的;几天之后,她就不在我们这个小镇露面,那也是一定的……至于其他……而我,甚至几乎不记得她的名字了(笔划又多又难写,倒是记得的)……


我跑完了镇上的几家百货商场,逛遍了大大小小的文具店,根本没有这种笔的影子。那时候,我当然并不会知道,即使在她所居住的大城市,也只有名为“友谊商店”的地方,可以买到这种来自遥远异邦的舶来品。


后来我成了表面上的好孩子,于是再后来便顺利地进了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和重点大学。我的大学就位于她所在的城市,那并不是有意为之,好的学校几乎总在大城市,这是并非巧合可以解释的命题。

刚进大学的时候被同寝室的哥们拉去“见识一下繁荣的商业中心”,于是一帮子人无聊得从学校走到附近的Down Town去逛,顺便摸清了周围的网吧分布情况。在不经意撇到某家商场ZEBRA专卖的橱窗后,我发出近呼“惊艳”的吸气声:

墨绿、靛蓝、浅紫、暗红……款式几乎完全相同的铅笔……

当然,我买的那支是黑色的。



某一天的自习教室里。
我收拾东西准备走人,边上的一位长发mm突然开口:
“对不起,同学,那支笔好像是我的……”
我手里捏着的,正是那支黑色的ZEBRA。
低头看去,另一支如同双生兄弟般,显然来自统一流水线的制品,分明正躺在书包的某个角落酣然入梦。
“啊,对不起……”
正要解释我确实也有着同样的东西只是不小心拿错了绝对不是有意顺手牵羊更不是故意找借口和美眉搭讪……
……

她的笑容印入我的视线,和回忆中同样近似于水晶般纯真透明。


那么现在,用什么办法来回答可以让谈话继续下去又不会惹人怀疑?
告诉她一个,确实称不上恋爱的恋爱故事?
还是,让这个故事成为确实的,恋爱呢?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