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石之心
作者:M

——爱情道具

“你觉得它们漂亮吗?”
布雷审视着拍卖图册上那一组图片。石头做的心脏——他说不上来具体是哪种石头,有点像燧石,但是带一点点红色。一共有三个,并不是卡通式的鸡心型,而是写实化的心脏。当然也不是解剖学模型的那种写实法,毕竟是古董——总之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逼真程度。看起来虽然不算诡异,但他还是一点也不喜欢它们。
“这是印第安人的古物,我觉得满有趣的。”黛妮说。“它们是历史,”她说过,“是那些民族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体验,甚至感情,都在里面。”
布雷完全不理解她的这种近乎滥情的态度,但是不想表示反对。他为她拍了下来。坐在旁边的查尔斯看着他用十倍的价钱吓倒了两名敢于竞拍的对手,不以为然地说:“有必要吗?”
他对这位老朋友笑了笑,“只要她高兴就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几块石头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你们两个都无可救药的迟钝。”黛妮不满的说。“哪,你们一人拿一颗心好了。”他们三个从学生时代就互相认识了,一直是好朋友。
“什么?”
“培养培养你们的艺术感觉。”
“拜托~~~~”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说。但是她把手叉在胸前盯着他们——他俩私下把这种目光称作“D氏审判”——直到他们俩各自拿了一个石头心脏才罢休。
查尔斯拿起它对着光观察。在光线的作用下它的边缘呈现出半透明的墨绿色,像一块黑水晶。“确实漂亮。”他承认。

他们在拍卖行外的地铁站分别。临上车之前,查尔斯问布雷:“你们发展得如何了?”
“我也不清楚。”布雷笑了笑。“得看黛妮的。”他见到查尔斯吃惊的表情便问:“怎么啦?”
“你刚才笑了。”查尔斯说,望着地铁门在不知所措的布雷面前关闭。



“你说扑克脸布雷笑了?”海伦说,“的确不寻常。”
查尔斯轻轻吻着身边的妻子。她非常了解他们三个。她美丽,聪明,善解人意——查尔斯为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豪。
说到选择,查尔斯信中突然涌起一丝愧疚。从前,黛妮向他表白过,而他拒绝了——他爱的是海伦。这件事他们三个和海伦都知道,没有什么秘密。他们仍然是好朋友,在查尔斯的婚礼上,他们也衷心地为他祝福。
但是布雷也一直爱慕着黛妮,这却是查尔斯最近才知道的事。刚听说他们现在在交往时,查尔斯几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俩!那个冷酷的工作狂竟然会谈情说爱——太不可思议了。
也许自己还是有一点点嫉妒吧,毕竟黛妮曾经一度爱着自己。任何一个男人看到昔日的情人投向别人的怀抱,心里总会有点别扭的。当然,是自己主动拒绝了黛妮,她直到自己结婚之后才接受了布雷的追求。但是……

查尔斯轻轻的推开了海伦。
“查尔斯?怎么啦?”她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只有我一个人幸福……”他喃喃的说。
“什么?你在说什么?”海伦不解的问。查尔斯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深红的长发。不,不只是现在。他一直以来都是人们的宠儿。父母,同事,海伦,黛妮……还有许多相信和关心他的人。他的世界永远是明媚的,即使偶尔有小片的乌云,也不久就会过去。
然而布雷的世界不一样。作为大型企业的继承人,他从小学习的是阴谋与提防。没有人比查尔斯更了解布雷。他虽然怪异,偏执,但是心地并不坏,查尔斯记得有一次他为了做学期报告去山上找矿石,不小心掉到了岩洞里的时候,就是布雷一个人找到了他,并且把他救出来的。而作为企业家的布雷是冷静的战术家,成功的商人。问题在于他从来就不善于处理感情。每一个接近他的人到头来都只会受伤,而这正是布雷所恐惧的。总之,他越害怕他所关爱的人受伤,就越是伤害他们。而那种伤害不应当让黛妮承受。黛妮一向热情,率直。至少当初她追求查尔斯的时候,是坦诚、真切、毫无保留的。可是现在她和那个人之间……充满了压力与困惑。她对自己仍有好感,查尔斯可以感觉得到,正是这一点让他大感头痛。
可是布雷会怎样?查尔斯不知道他到底陷得多深。他不知道布雷已经布满裂痕的心还能经受哪种程度的打击。查尔斯绝不愿意失去布雷。他记得布雷经历的噩梦般的体验。
那一天布雷的世界还是没有忘记教给他最后的一课:他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那是莎莲娜,布雷当时的情人。她被绑架了。可是绑匪并没有如约释放人质。那天当查尔斯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见布雷跪在半凝固的血的泥泞中,呆望着上方一动不动,就像从前查尔斯跪在岩洞里呆望着上面漏下的光线一样。查尔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从前布雷救了查尔斯,但是查尔斯知道,这次自己却没有办法救布雷。
她两手摊开被钉在横梁上,身子垂下来,像缺了一根竖桩的耶稣受难像,又像是一只被钉住翅膀的蝴蝶。她的肚腹被剖开了,里面有他们未出世的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孩。
那一幕可怕的情景让布雷面临了毁灭性的打击。他们的长子理查也不肯原谅他,并且拒绝了他的承认。
“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你没有负过一天责任。是你害死了妈妈和妹妹。”

查尔斯花了很多功夫帮助布雷重新找回自己。他重新成为了优秀的企业家,但是查尔斯知道布雷永远不可能真正恢复了。他变得更加冷酷,专制,毫不留情的碾碎每一个挡在路上的竞争对手,不许任何人违抗他的命令。理查在四处求职无门之后,回到了他的手下为他工作,但是不肯同他说一句公务以外的话。随后,他又相继买下了黛妮和查尔斯所在的公司。
那天晚上,布雷请查尔斯吃饭。令查尔斯吃惊的是,黛妮也在,但是布雷事先没说。
“我和布雷在交往。”黛妮看出了他的疑惑,低声对他说。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呀?”布雷说。
黛妮对他甜甜一笑,“我告诉查尔斯他将得到提升。”
“什么?”查尔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啊,对!”布雷也露出了微笑,“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他说,“我想应该有更能发挥你的才干的位置。”
“我现在很好。”查尔斯说。理查机械地为他们上菜、倒酒。
“我,想请你负责日本的分公司。”布雷说,“你是我能够信赖的人。”
这时候查尔斯才明白他想干什么。他要创造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帝国。一部完全由他来控制的机械。黛妮是他所选择的皇后,而自己又是什么呢?是首相,还是弄臣,抑或是被流放者?
“下周就上任。我记得海伦一直很喜欢日本的风土人情。”布雷举起杯子说。
“我不干!”
查尔斯从床上坐起来,大汗淋漓。
“怎么了?”海伦被他惊醒,担心的问。
查尔斯定了定神,“没事,海伦,只是个噩梦。”
可是这太逼真了。而且……而且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莎莲娜明明还活着,理查也还好好的。难道他的潜意识里,会希望布雷发生那样的可怕遭遇?
查尔斯两眼圆睁,直到黎明。



“你一早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事?”布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线路另一端的查尔斯说,“就因为你做了个噩梦?”
“不,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查尔斯说,“也许是那石头的缘故。”
“你是说那块心脏形的石头?”布雷立刻说,“那石头有什么问题?”
“我怀疑是某种附在上面的古老巫术。”查尔斯说,“那种形状的石头很不寻常,也许是在印第安祭祀中使用的,……”
“你饶了我吧。我没空听这些怪力乱神。”布雷打断他,“我忙了一晚上,现在得去补个觉。”

其实布雷并没有完全把查尔斯的话置若罔闻。他拿出自己那块石头看了看。卧室里的昏暗光线为它平添了几分神秘,布雷甚至觉得它微微发出淡绿的光芒。他想了想,找出一个铅皮匣子,把它放了进去。万一真的有放射性呢。
查尔斯的确是个值得信赖的好朋友。布雷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查尔斯是真正的好人,比起自己强得多。也许黛妮的确应该嫁给他,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这样无可救药的人身上。
无可救药。他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没错,所有其他的人,包括查尔斯在内,都是这么想的。他们都认为布雷有病,至少是精神不稳定。
难道我不可以发疯吗?他愤愤地想。他所关心的人每一个都离他而去。理查自从知道他并不是他的生父,就不曾有过音信。他最得力的助手莎莲娜不久前受了重伤,可能终身残废……这都是因为他的过错。他痛苦的想。而他每天只是坐在办公桌前同数字打交道,或者在会议室里同一帮口是心非的人谈判。在人们眼中他是精明的决策者,企业界神奇的战术家。只有布雷知道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莎莲娜。她是电脑天才,资讯专家。没有她弄不到的电脑资料。而情报,正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而且莎莲娜爱他。
布雷装作不懂她的暗示,其实他从她的眼神,语气,甚至香水的变化上早就明白了她的心事。然而他不能那样做。他不能爱上一个只有他一半年龄的少女。而且,他一直深爱着黛妮。
从查尔斯把他们互相介绍给对方的时候,布雷就被她的美丽、刚强吸引了。他从来没有说出自己对黛妮的爱慕——因为查尔斯的存在。谁都知道黛妮的心一直只属于查尔斯。这也是自然的,查尔斯是那么优秀:学习拔尖,运动全能,是校园里的人人欢迎的偶像人物。而自己只是一个冷漠孤僻的古怪少年而已。
当查尔斯拒绝了黛妮的时候,他几乎跑去和他拼命。查尔斯吃惊的望着布雷,倒不是因为他多管闲事,而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布雷表现出那样激烈的态度。在他心目中,布雷是拥有钢铁的面具与石头的心肠的。
“你为什么不说你也爱她呢。”查尔斯耐心的听着他发了一通脾气,然后说。
如果布雷因为这句话而动摇,至少他没有表现出来。
“也?”布雷斜眼看了看他,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为什么是‘也’爱她?”
查尔斯愣住了。他没想到布雷随手便把球扣了回来。他只是随口说的而已——
真的是随口吗?
“好吧,”他说,“我承认黛妮是非常优秀的女人。如果没有海伦,我没准会……可是你也知道这种假设是没有意义的。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真爱,那就是海伦,无论黛妮多么出色——甚至比海伦更好——我也只能拒绝。否则就是背叛:不仅仅是对海伦的背叛,也是对我所认为的爱的含义的背叛。你理解这种感觉,对吗?”

是的,他理解。这就是为什么莎莲娜受伤的时候他那样痛苦。可怜的姑娘。她不曾获得过一刻快乐……他对不起她。
是黛妮把他从自责与绝望中拯救了出来。
然后又重新把他送回绝望之中。

查尔斯已经不再属于海伦。他不属于任何人了。
黛妮花了十年的等待,换来的是报纸上的一则简单的讣告。她慢慢的收拾了行装
“对不起,布雷,我没法再继续下去。”
“黛妮!”布雷说,“为什么?他已经死了!”
“是的,他死了。而我现在才明白他在我心中有多重要。”她流着泪,但尽力想给布雷一个微笑,“放心,我不会跟着他去的。我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一段安静的时间,好好想一想。”
布雷觉得那种绝望又回来了,越来越强烈,包围着他,令他难以呼吸。

是电话的铃声把布雷从恶梦中救了出来。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莎莲娜把他的日程全部排满,24/7。




“你认为是那石头的缘故?”
查尔斯点点头。“那也许不是天然的石头。”
布雷抬了抬眉毛。查尔斯接着说:“我查过了。的确是在某种仪式上使用的。……活祭。”
“……啊,该不会是……”黛妮恍然大悟,“呃。”
“用活人的心脏制作的。”布雷说,“你是想这么说?可是,第一,那些古人用什么方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人体组织转化成化石?第二,就算如此,它又为什么会对我们的意识活动产生影响?”
“第一个问题,我已经拿去请人化验了。”查尔斯说,“至于第二个,我认为可能同古代的巫术有关……”
布雷毫不掩饰自己的不以为然。
“魔法也好,幻觉也好,我是不相信这一套的。”他站起身来,“如果你没有别的要说……”
“布雷!”黛妮说,“我们是在担心你!”
布雷扭头瞪着她。她说:“如果你真的像自我标榜的那样理性化,为什么你会害怕那些幻觉?”
“……我没有害怕。”布雷的表情非常生硬,他当然知道自己并不是机器,他的内心也是为情感所支配的。可是这等于向她承认自己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冷静、精明,向她承认平时的冷酷无情只不过是虚有其表的伪装。
“是吗?那你为什么连续三天都留在公司熬夜,不敢回家,甚至不敢合眼?”黛妮说。
“……这跟你无关。”
“当然有关系,我是你的……”黛妮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布雷,你就不能同大家配合一下?”
“对不起。”他低头说,“如果你真的担心,我把那块石头放到别处去好了。”他拉开汽车门,“还是你们两个配合得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
不等黛妮说完,查尔斯连忙打断她:“你真的不要紧吗,布雷?”他看到布雷微微靠在方向盘上,神情显得有些恍惚。
“我没事的。放心好了。”布雷抬起头,“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他说着驱车离开。
查尔斯被他这句话吓了一跳。他知道“以前那样”指的是什么。他生命中最黑暗的那段日子。
那对所有关心他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恶梦。布雷这么多年来从来不愿提起,一直想忘掉。可是现在……虽然他那样说了,可是查尔斯知道那个想法再次进入了布雷的脑海。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真拿他没办法。”黛妮说,“其实我觉得虽然认识了这么久,可是我……并不了解他。他什么事都不对我说。要不是他的秘书莎莲娜给我打了电话,我甚至不知道他三天没休息了。”她说,“事实上,我也碰过那块石头。你我都没事,为什么布雷那样神经紧张?”
似乎是为了证明,她从提包里取出那块石头,放在手心里。那石头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因为他实际上比许多人都要敏感,脆弱。这就是他深藏在铠甲后面的真正一面。”查尔斯说,“他不肯告诉你他的情况,因为他在乎你。他不愿意让别人承担他的痛苦,宁可把自己封闭起来,以为这样就安全了——哪怕那种痛苦正在从内部把他一点点地蚕食掉。”
“我知道布雷宁愿对人自私、冷酷,好让别人在接近他,关爱他之前就知难而退。”她说,“可是我们是朋友!”
“即使是朋友。”
“……而且,即使超过朋友?”黛妮问。“结果,我还不如你了解他。”
“黛妮,你已经让他改变了很多。起码,你让我们的私刻鲁挤先生笑了。”
“可是我期待的不光是这个!”她说,“我需要一个答案。哪怕……哪怕是明确的拒绝。”
“他对感情一向是认真的,这我可以保证。”
她望着自己从前爱过的这个人。“也许我不该同你商量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一定会鼓励我同布雷继续发展。这样你就可以为自己解围了,对吗?”她激动地说,“如果撮合了我和布雷,你就可以不用担心自己会背叛海伦了?”
“黛妮!”
泪水涌出了她的眼眶。“查尔斯,你说,你从来没爱过我吗?”
“不要任性,黛妮。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查尔斯坚决地说,“同样的问题也可以反过来问你:你难道不爱布雷?”

黛妮低下头。“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感觉,但我知道,如果我从前对你的感觉是爱,那么这两者很明显是不一样的。”她说,“我想过,也许这真的是一个错误……”
“不,黛妮,不。”
“我明白我永远没法得到你的心。”她深情地望着他的双眼,“可是我不该接受布雷的。”
“黛妮,他需要你。”
“我知道。”她流露出黯然的神色,“所以我才非常矛盾。我不敢对他说‘我不爱你’,我怕这样一句话会把他的心打碎了。”
查尔斯叹了口气,“你比我所认识的所有人都要善良、温柔和坚强。”
“所有人?”黛妮忍不住想逗他,“那海伦呢?”
出乎她的意料,他的笑容不见了。“……嗯,海伦她,有时候,并不总是那么……温和的,你知道……”
“你不快乐吗?”
“我爱她。”
“你不快乐。”
“我爱她,黛妮。”查尔斯说,“我从来没有后悔娶她。”
她明白他不是说谎。“对不起,查尔斯。”
“没关系的,黛妮,没关系。”他轻轻的搂住黛妮。

这时,黛妮的提包里发出了清脆的乐曲声。她取出手机,是莎莲娜打来的。
“黛妮,他出事了。”莎莲娜焦急的说。
“谁?——怎么了?”黛妮的心收紧了。
莎莲娜深吸了一口气,“他们在九号公路发现了他的车子。”
黛妮花了几秒钟才理解了莎莲娜的话。“我和查尔斯这就过去。”她对莎莲娜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颅骨骨折,脑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
这些长长的名词是那么陌生而恐怖。
“他在昏迷。”黛妮对查尔斯说,“都怪我……”她抽泣起来。
“黛妮,”查尔斯说,“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我不相信。”她握住那块石头,喃喃的说,“我绝不相信!”
石头在她的手中碎裂了。




他们睁开眼睛。
“这是……梦?”
他们还在拍卖场外的休息室,三块心脏形状的石头还好好的并排放在盒子里。
“三个人做同样的梦?”布雷哼了一声。
“那个梦是……它是我们内心丑恶的一面。”黛妮说。
他们都一样。那是自私的愿望的实现。为此伤害的是他们的朋友……
查尔斯叹了口气。为什么人们总是在互相制造痛苦?

“我还是不相信超自然的力量。”布雷起身说。“也许那一切都只是心理作用,这块石头本身并不神奇。它只是反映我们内心的镜子。它不能伤害什么,无法改变什么,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在互相伤害,自己给自己制造障碍。”
“那你就证明它错了吧。”黛妮说,主动向布雷伸出手。他犹豫了一下,把黛妮抱了起来。
“不,我们一起来证明它错了。”

查尔斯瞧了一眼那几块石头。它们闪着幽幽的光。他们也许永远也检测不出它究竟是什么,也许它们真的的确只是普通的石头,变化的是人们自己的心。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