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白狗身上肿
作者:chiyama

话说阿宝自离了江南慕容府,也想不出要往哪里去,只是迷迷糊糊,四处乱走,一路上风餐露宿,辛苦不用多说。行到青州地方,那包里馒头,已吃得干干净净。虽说天下太平,人民富庶,那一口饭在别人手里,便是看得吃不得。阿宝在城中游荡了几日,要做乞丐,人家嫌他有手有脚,不肯布施;要打小工,人家又嫌他身形瘦小,用不趁手。正在饿得头昏眼花的走在路上,被人一把拉住袖子道:“你要入伙不要?”
阿宝搔着头道:“入伙有饭吃么?”
那人一拍胸脯道:“你放心,既是帮里的兄弟,自然是有饭大家吃,有苦大家担!”
不过阿宝只听见了前面一句。
这便是阿宝入了青州城内第十九大帮派笼统帮的伙的经过。那拉他入伙的人名叫顾阿三,算来在帮里算个老资格的师兄了,闲话最多,无事时时就和阿宝讲些掌故。
比如阿宝问:“师兄,我们入了这笼统帮,到底在这笼统帮里都干些啥事?”
顾阿三就一拍腿,道:“唉呀,你这可问到点子上了。”就往腰里摸了半天,摸出本簿子来,一面翻一面道:
“你入这笼统帮才三天,只能叫小弟,专做些打杂扫地的活就成。做满三年,有人叫你一声宝哥,你才能青州城里小巷子走走,跟那摊子乞丐,收点保护费。不过可要记得,那有头有脸的大店面可别去。再三年,你也算是武功小成了,就到城外什么林子里,找那单身客人,搞点小钱花花。”
阿宝诧异道:“那不是做贼么?也要花上六七年?”
顾阿三道:“说你笨不是?再过三年,你就能跟着帮主舵主,参加些个武林大会什么的。那少林派,武当派,峨嵋派……”
阿宝吓了一跳,道:“这就能和他们打架么?”
顾阿三道:“嘿,你不要命?那些名门世家打得还不够你看么?他们打架,照管的是人身上筋骨血肉,咱们照管的,自然是那些身外之物。衣裳银子,这是小样;拳经剑谱,这是大样。大家各取所需,不是正好?”
阿宝越听越糊涂,道:“我原先在家里的时候,每碰到镇子上有人来打架,就去死人身上摸点东西什么的,后来是我娘说,我要老那么混着就算是毁了,才一笤帚把我打出门来叫我到外面来讨生活,要这么样,不和我在家里头还是一样么?还要多吃些苦头。”
顾阿三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小子也有些开窍的时候,不错不错。”
不过阿宝虽然觉得是亏了,到底也没起过回家去干旧营生的念头,一则好容易到了这儿,一路上碰到些打打杀杀的,回头想想也后怕;二则他也真怕他娘的笤帚。
颇让阿宝纳闷的是,这顾阿三既然熟知帮里这许多掌故,想来早该升到跟着帮主参加武林大会的档次了,怎么还在和他一起喝粥?一问起来,顾阿三道:“笨小子,要是我去了,还能活到今天么?”然后就拿出那簿子,一页一页念给他道:“近六年内,本帮弟兄折损者,被一级二级若干级大魔头所杀的,六百七十一人;被正邪莫辨、脾气古怪的高手杀的,五百二十二人;被正派侠士在非常状态(注:失恋、被冤枉、身负深仇、失心疯、等等)下杀的,三百六十六人;被正邪双方动手时不知怎么就送命的,一千二百六十三人……”叹道:“你说这咱们大家,也不是不想有出息,只是武功不如人,就只有被杀的份。你看这横行一世的大侠,人家辛辛苦苦练了几十一百年的武功,为啥都不如他?要有那撞上一样的神功的运气,也不容易啊。”
阿宝小心地问:“那我能练啥神功?”
顾阿三道:“笨啊!你以为帮里头弟兄天天都在做啥?”
帮里的弟兄天天都在做啥,阿宝真是不怎么知道。大家每日早上聚在一起练功(时间:一刻),然后便呼啦一声四散,都不见了人影。据顾阿三说,那是变着法儿,在这青州城内,翻上翻下,找武林神功的经书呢。
譬如说,据说无数武林高手,都是跳崖不死,反倒碰到个神秘老头或者森森白骨,捡了一份高强武功的;要说这青州城附近的悬崖,本来不算多;一处是被城内的秦大捕头家的地产;另一处,据说青州第一世家秋水山庄的独孤飞鸿大侠的独生女儿独孤小凤,三年之前在那里殉了情——也有人说独孤大小姐是跟人私奔了,把一只鞋子丢在悬崖旁边算数——独孤大侠伤心之余,就派人把那座山崖给封了,再不许第二个人去那儿跳。所以谁都能跳的悬崖,也就剩下这咕哝山一处。
帮里头的弟兄,除了那些这里那里被杀的,每年总有几个去那里报到,到如今还没有一个回来的。不过既然没有回来的,自然那秘笈也就还没落入人手里,所以这去咕哝山悬崖报到的家伙,照样是前仆后继。
阿宝听得战战兢兢,心想自己一贯怕高,这跳崖怎么也是不好学的,道:“可还有什么别的法子?”
顾阿三道:“又譬如说,那些名门世家的,武功一贯不是最高,可是在他们家里头,说不定都有些失传的武功,当了碎纸破烂留下来。”
墙外头一片碎纸,说不定就让那姓独孤姓长孙的祖上高兴起来,写点内功心法在上头;就算是件破衣服,也难保上头绣着宝典;所以也有些弟兄,隔三差五,到那些高门大户旁边去转悠转悠。不过捡回的都是些歪歪扭扭写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或者“人之初,性本善”的参不透的句子,还有些运气不好的,还要被当作贼打上一顿,那些名门世家,就算没什么神功宝典,家丁却都是练过武艺的,打起人来,也要格外惨些。
阿宝一想大坏,自己进过江南慕容的大门,却是空空手的出来,被顾阿三知道,岂不笑死。赶忙又问:“那还有什么法子?”
顾阿三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本帮虽然衰微,岂是没有神功传世的?要是参详出本帮‘白狗身上肿’之秘,不但能练成无敌武功,更可做得一帮帮主。”
话说这笼统帮,取这个名字,本也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志,六十年前开宗帮主,名为东方大胜,威震天下无人能敌。临死之前,门人弟子,纷纷追问他武功之秘,东方帮主当时已是气息奄奄,留下“白狗身上肿”五字便断气了。
这一来可苦了众人,数十年来费尽心思,就是猜这“白狗身上肿”的含义。有人猜测乃是一套剑法,有人猜测乃是一套内功,有人猜测乃是藏秘笈的地点。前两者还好说,大不了找个僻静没人的所在,对着那五个字横横竖竖琢磨就是了,可是这第三点,秘笈藏在何处,就是个大问题。有人猜东方帮主是把一生武功,藏在了一头白狗身上,一时之间,城内莫说白狗黑狗,连杂毛花狗都不见一只,野狗到了青州城外,也得绕道儿走。
只是越没人看得懂,这神功自然就越高明,一旦有人练成了,那人必定无敌天下。
顾阿三说罢,拍着阿宝笑道:“我听说越笨的人,越容易以笨克笨,练成无敌神功,你不如去参详参详,说不准本门神功的秘密,就着落在你身上。”
欲知阿宝可曾去参详这“白狗身上肿”的秘密,成效如何,且听下回分解。:P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