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七界兵器谱·恶搞篇
作者:蓝夜

《七界兵器谱·恶搞篇》
作者:蓝夜
来自:七界真人魔幻游戏
兵器是七界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其中最普遍的自然是各种华丽耀眼实用犀利的奇兵宝刃,其中最珍贵的自然是万用皆备无所不能的无影族……其中……

其中,我们笔录以下几种惊天地泣鬼神之绝妙兵器,仅供娱乐——娱乐。

最强对决:流星锤VS.玫瑰鞭

问:如果老西用流星锤的话,那么蓝夜用什么?
答:玫瑰鞭!
旁I:还要从天而降绚烂无比的花瓣雨……
旁II:还要到处喷洒芬芳扑鼻的香水雾……
旁III:还要是从头发里拔出来的那一种……
旁IV:还要……

场景描述:
暗界军队大帅西卡雷斯一扬手一甩头,被魔矢砸出了裂纹的“流辉”脱手飞出,电光火石,只见那将领黑发飘扬,突如一只捷豹般欺身飞上,直逼敌方阵中腹地,径取敌将蓝夜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手握六十二斤流星双锤的第一兵团长突觉身侧劲风掠过,正戒备间忽然手上一轻,急忙凝神远目。见那宛若离弦之箭的人掌中正多了一对六十二斤流星锤,提在手里便如挽了一双小鸡,身法丝毫不变,直若不曾执物。再一晃眼,那西卡雷斯竟已深入敌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转瞬到达蓝夜身前,那一双流星锤舞得银光满眼,哪里分得清何处是锤,何处是人!
这蓝夜身为光界军团第二把手,自然亦非等闲。见西卡雷斯强袭而至,面不改色心不跳,右手缓缓垂下,长剑“呛”然落地,及后前臂巧妙绝伦地划了一个回环,恰似眼花一般,那平素闲适地指点千军万马的手中便握住了一条苍青色长鞭,鞭长二丈有余,鞭身点缀着暗红啜血的花瓣,蜿蜒盘旋,直让人目眩神迷,不可逼视。
刹那西卡雷斯锤至,如电疾闪招呼到蓝夜面门,好个蓝夜不慌不忙,后退半步,玫瑰鞭猛抽狂扫,一记凝聚全力,堪堪击中锤身,竟硬生生地让那流星锤倾斜了方向,横飞出去。那西卡雷斯却也是高手中的高手,见势一个鹞子翻身,急退八丈,双臂一振,流星锤重归掌握,忽如蛟龙盘旋,蓄势待发;忽如银蛇出洞,火舌吐信,中者无不筋断骨折,眼看命不长久。
蓝夜素来爱兵如子,身边自多亲信,此时见西卡雷斯滥下杀手,心头一紧,突地凝鞭停手,长身而立,冲西卡雷斯大喝:“你我二人决战于此,何殃及无辜?”
西卡雷斯闻言微微冷笑,哂道:“自古征战皆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汝这般临阵心慈手软,已是败了!”说话间仍是手足不停,杀戮不断——然启口疏神,动作已是慢了。
其实蓝夜那一顿本非为了求和,此时一见西卡雷斯攻势暂缓,正中下怀,蹂身疾进,眨眼间闪至西卡雷斯身侧,双手一扬,便见无形帷幕迅速落下。顷刻间声音远去,人亦不见,结界隔绝出孤立的空间,蓝夜不丁不八地立足其中,朝西卡雷斯微微笑道:“适才人太拥挤,伸展不开手脚,结界内无分遐迩,不限纵深,你我自可大战一场,一决胜负。”
西卡雷斯心知中计,亦不惊慌,只凛然拉开了架势。这边厢蓝夜敛去了笑容,平心静气,玫瑰鞭悬于半空,似动非动。一瞬间风宁声止,大战凝于线间,一触即发。
……
……
……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西卡雷斯的常用兵器一向是等身长的重剑,可见此人对于重型兵器有严重的偏好,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对于同样作为重型兵器的流星锤或者狼牙棒,西卡雷斯不太可能不喜爱,至少完全能够确定其必然可以运用自如。
那么,鉴于兵器的流动性如此之强,尤其是在战场上,一旦发生兵器脱手,或者损毁等不幸事件,便极有可能出现西卡雷斯随手抓过——挥舞起流星锤的情景!
而身为西卡雷斯终极敌手的蓝夜,虽然一向是优雅长剑的死忠,然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对此种极有可能出现的意外,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优雅型长剑是很容易被火爆的流星锤磕碰损伤的……身为爱剑之人的蓝夜,显然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东西涉险。
根据“以柔克刚”的理论,对付至刚至强的流星锤,最能够与之匹敌且同时不损伤自身的兵器,正是柔韧的鞭子。
蓝夜是什么人物,自然不会用普通的乌漆抹黑的毫无美感的鞭子……
综上所述,蓝夜用以对战西卡雷斯流星锤的是且必须是——玫瑰鞭!
旁I:还要从天而降绚烂无比的花瓣雨……
旁II:还要到处喷洒芬芳扑鼻的香水雾……
旁III:还要是从头发里拔出来的那一种……
旁IV:还要……
葱头:筋……你棉……偶这么正经地评述,不许来插花捣乱破坏气氛>~~~~<
旁众:喂喂,明明脱口而出说“玫瑰鞭”的是你,偶棉只是补完兼增添气氛=_=
葱头:可以请偶棉伟大的COSER们现场演出吗|||
众COSER:筋……


最全能兵器:无影族

契约:
蓝&遥
“让我来保护你吧!”在千军万马之前,血色眼眸的少女忽然侧首,对蓝微笑起来。
“遥……”于是蓝缓缓伸出了他的手,仿佛受到那双渍满了战地之色的眼眸迷惑似地,直至触到无影族特有的,总觉得含着锋芒与凉意的肢体,他说,“遥,我需要你的帮助。”
——以上纯属杜撰
在那以后:
“遥,我需要你的帮助。”向他专属的无影族伸出手,寻求支持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所以蓝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没有半分地犹豫。
“又来了吗?”少女轻轻叹了口气,“这次又有什么任务呢?”
“如果你累了的话……”面对少女叹出的那口气,蓝伸长的手缩了缩,略有些犹豫。
“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向你承诺的,不是吗?”遥果断地握住了蓝的手,澄澈的目光一片坚定。
顷刻间光华乱眼,无影族的器化总是如此夺目,让人移不开目光。
“辛苦你了。”流光溢彩的辉煌过后,蓝对手中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利刃低语,紧了紧腰间的束带。
将动未动之际,凝神静气,少年堪称清秀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专注神情,执着的目光落在眼前三分远的地方,透出斩钉截铁般的决绝。
挥刀的过程,仅一瞬。快得就像是眼前一花,根本什么都没有动似地,只光滑寒凉的刀身上微微沾染了些血色,伴着独特的香气荡漾开去——妖艳地红的香气。
“你的刀法确实大有长进。”一直默不作声,长身而立于侧畔的男子缓缓地开了口——朴圣——那是应该被蓝称作“师父”的人,至于蓝的刀法究竟是不是承袭于他,却是个值得考究的事实。
“你的刀也很不错,虽然形状有些古怪,然而并不影响你的运刀,至于其锋锐,就算在她那些了不起的同族当中,也算是卓尔不凡的了。”
朴圣顿了顿,最后说道:
“我要说的第三条是,今年的番茄确实不错,产量亦颇丰,足以让你善用你的菜刀。”

契约:
千槿&苍滟
那个人的名字叫做苍滟,他的眉心有一朵小小的红梅。
他是一把剑,而千槿是个只爱剑的人。
“成为我的剑吧。”苍白的手指撩起一缕白金长发,在指尖冷冷牵引,“苍滟,选择吧,是臣服,或者死亡。”
——引自《朝觐者·流歌》
在那以后:
“我可以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流着白金色泽的长发从冰冷的指尖滑落,自然而然地便带起一阵寒意,不是由外至内附着在皮肤表面的,而是幽幽然暗暗地,一星一点从骨子里渗透出来,微弱到几乎不可察觉的战栗。
然而战栗便是战栗了,哪怕只是最轻微最短暂的一个瞬息,尽皆落在那人眼里,逃不开去。
千槿是爱剑的人,只爱剑。
所以他听见千槿对他说:“苍滟,选择吧,是成为剑,或者……”
“或者”什么,他其实很明白;就像他清楚地知道那句将尽未尽的话。甚至连每一个千槿会使用的字眼都清楚一样。就像,他们贴近得已然缠绕在一起的呼吸,每个起伏,每声停顿,都如此清晰明确……
苍滟是千槿的剑,却也是这世上最了解千槿的人,在苍滟眼里,千槿是没有任何秘密的。
因此实际上,此刻他应该做什么,应该说什么,应该,选择什么,苍滟早已了然于胸,恰似面前铺开的那张白纸,没有一丝皱褶,没有一毫污点。
“我没有拒绝选择的权利,是吗?”苍滟于是垂下他冰蓝色的眼眸,目光落在自己纤长的指尖上,那指尖正与千槿的交叠,同样是清清冷冷的苍白,连同苍滟的嗓音和话语中的意味,亦是一般无二地清清冷冷。
“是。”
“成为你的剑,驱赶不速之客?”
“是。”
“成为你的人,永远追随在你身后?”
“是。”
“那么,我告诉你我的选择。”苍滟于是微微地仰起头,凉薄的月色涂抹在眼角,漾起些微决绝的冰冷,又似乎有隐隐飘荡的哀怨。
“我选择,成为你的剑。”
“即使身为斩杀苍蝇的剑,能保护你每日三餐的顺畅,也比整日跟在你背后做你的活动垃圾桶,终其一生得不到你一个回眸的要强。”
“千槿,你是爱剑的人,所以,每次用过我以后,记得好好擦拭。”
“还有,你那容不下些许垃圾的洁癖,也是该要改改,否则我若不在你身后,难道你要让自己的衣袖变成废纸篓吗?”
“如此,便足矣。”

契约:
蓝夜&紫梵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蓝夜的声音忽然低低萦绕在耳边,从没有一刻如此际般充满魔性的魅力,“紫梵,从这一时刻起你就是我凡寂·普林特·蓝夜专属的无影族。请你为我化身成为战场上光芒四射的无影族之剑,守护彼此……”
倏忽来到面前的黑发男人竟全然摒弃了往常轻佻的神情,神色肃穆地垂下他幽暗的眸子深深注视了她片刻,而后果断地单膝点地,毕恭毕敬地执起她的手,以虔诚的姿态落下一个轻吻——那是源自“以命相交”的尊重。
无影族与契约者,契约订立。
——引自《足音》
在那以后:
“今天打算泡什么茶?”高级精灵在自己的无影族身后弯下了身,轻柔地低语。
“你管我呢?”紫梵重重地把茶壶放在桌面上,又让茶杯与茶杯发出一串几乎让人以为它们要碎裂的声响,加上背后白雾蒸腾却没有人理会的开水,在在显示着——她,在,生,气。
“这是怎么了?可爱的紫梵小姐被谁气到了吗?”似乎被愤怒的矛头所指的家伙,倒仍是一脸轻松自得,悠哉游哉的模样。
“除了你还能有谁!”
正面得闪也闪不过去的指责,面对紫梵控诉的目光,蓝夜无辜地眨眨眼,摊开了双手。
“我问你……”紫梵气冲冲地说了下去,挟着浓浓的埋怨与不满,“我问你,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
……
……
葱头(喷血不支倒地):这是虾米台词啊,好像三流白烂言情剧>~<
紫梵(筋):还不是你自己安排的剧情,你在这里这么大反应干嘛?!
葱头(无辜):虾米~明明是你自己说我把你当成活动衣架、伞架、书柜、邮局(以下省略N百字),我让你自己说出来,不是已经很伟大了吗?
紫梵:对~对~接下来你就要说“不用你象遥mm一样当菜刀,说不定还得临时变成锅碗瓢勺的,你已经该偷笑了”是不是?
葱头(翻白眼ING):这明明是事实……泡个茶什么的还能保持人形,你不是说无影族绝对不能变成剑以外的任何东西吗?
紫梵:刀可以……
葱头:菜刀?
紫梵,爆打葱头中。
葱头(奄奄一息地爬起来):喂……为虾米人家……都能够正正经经地演出,偶棉却要依旧上演爆笑剧|||||||||||||
紫梵(理直气壮):我们什么时候正正经经过?
葱头,继续喷血飞出……

评述:
还有什么好评的呢?无影族的作用不都摆在那里了吗?果然是实用性极强啊!“全能”二字,当之无愧!

葱头,打包裹潜逃中。
旁:活该……谁让你得罪了最强最全能的无影族……(众喝茶ING)


最受欢迎武器:裸杀
——如果我必须要死,能不能让我选择死亡的方式?
——老死?
——不,裸杀。

名词解释:
裸杀——不携带任何武器,可使用身边随手可得的任何日常物品随时作为武器攻击敌人。

但,是……

经典对白回顾:
——裸杀?是先裸后杀,还是先杀后裸?
——……是你裸,还是我裸?
——在哪里裸?怎么裸?这样吧,我去开个房间!

西卡雷斯:如果真有裸杀……我一定要让他来杀杀看!

蓝夜(两眼放光):哦!裸杀!!!谁来杀?谁来被杀……谁来裸?!我一定要观摩全过程!(已经完全进入猎奇状态)

蓝:那个……(红)真,真的是会……(继续红)……那个裸……(从头红到脚)
遥,面无表情地拿出鸡蛋,在蓝的头上敲碎,倒出。
蛋,熟了。

澄华:裸杀吗?看起来是不错的招式。(回头)涉,改天帮我把秘籍找来,我要学。
众,鼻血成河……

芒果:那么,把会KIRAKIRA眨眼睛,摸上去会出现红扑扑小脸蛋的芒果,慢慢地剥掉皮,放进嘴里咬上一口,聆听它叫着“不要不要”,也是一种“裸杀”吗?
众,莫名脸红,鼻血……明明说的是水果,为虾米突然有种(太色情了)的感觉|||||||||||||
橙子,插花飞入,KADAKDADA地咬着牙齿,追咬众人中。

那么,最后我们来采访一下七界“裸杀”的始创者,涅火同志。
葱头:那个,涅火先生(严肃),“裸杀”在七界的声望越来越高,眼看不日将要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经典之一,对于这一成功,您有什么言论要发表吗?
涅火:……(筋)……(青筋)……(青筋暴跳)……(突然揪住葱头)你自己说吧,打算怎么死?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结论:此人已经受刺激过度……了……

葱头继续狂闪中~~~~~~~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