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The Dream
作者:落冰

【Lever E同人】The Dream
by 落冰
BBS:http://bj2.netsh.com/bbs/71175/
Start:2002/8/18/19:45 End:2002/8/20/23:17
猎人岛主页“幽幻界”7000hit贺礼~~~~

“旋转木马转啊转~”
筒井看着面前游乐园中的旋转木马上的无头女孩随着欢快的音乐悠悠地转着,女孩子那稚嫩声音所唱的童谣还带着独有的发音一并传入耳中。
“这个是怎么会事啊!难到真的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吗?!”筒井忍不住抓紧自己的头发来。
如果说第一次是随机,第二次是偶然,第三次是巧合,第四次自我欺骗地认为是记忆混乱,那么第十次又该怎么说呢?
合宿训练的时候虽然有人提过鬼节近了等一些怪谈,不过一向大胆的筒井是没有放在心上的。但是现在,对于连续十天都梦到同一场景的他而言,事情似乎要重新考虑了。当然,如果,眼下这个确实是梦的话。
过于逼真的真实触感:影像和手感,然后每到最后会突然出现在脸前几乎是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的让人分不清外貌的头,“do-gu-la”,嘴唇在一张一合间似乎感觉到冰冷的寒气沁散过来,置身其中的感觉不止一次让筒井认为:这不是梦境。然而却偏偏在最后那瞬间清醒在自己的床上,所以至今他也不能十分肯定。
“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住了吧,要不要找个大师看看?”朋友听后给他这样的建议,只是当时并不严重,所以筒井也没怎么当真。
“不过现在……”
再次清醒在自己床上,筒井拉开窗帘看着外面那还不算太亮的天空。然后某个词语突然挑动了他的神经:缠住。那是个非常不好的词语,让他联想起某个让人痛恨的家伙来。“等等,这么说来,确实是那家伙来了之后才出现的……”
一个多星期前死活(外加要挟)要赖在这里的那个家伙,虽然说确实是如同保证的那样并没有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现在联系起来,的确是在他来了之后才开始这个奇怪的梦的,那个多古拉星第一王子——马鹿·基·艾尔·多古拉。
“do-gu-la……”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指“多古拉”了。
猛地翻身下床,过于冲动的筒井现在满脑子只有“算账”,气冲冲地跑到隔壁房间像摇稻草人那样猛烈地摇晃着还在熟睡的某个人。
“喂!给我醒过来!听见没有,死人!醒过来!!”

“这样啊~~”
一个小时后,已经听完一切的王子喝了一口杯中的热咖啡,平静地答道,一副“终于了解了”的神态。
“砰——”筒井一拳打了过去,然后狠狠地拽住王子的衣领,“说!这一定是你搞的鬼吧!”
“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得很,一定是你搞的,终于要承认了吧,嗯!”脸面紧紧贴近着,筒井的眼神与其说是愤怒而散发出凶光倒不如说是接近暴走边缘而即将放弃一切伦理约束,那副表情正是美步所形容的最凶级流氓的表情。
“你被鬼缠住了。”
“被你这个恶魔缠住还差不多,‘多古拉’都出来了你还想骗谁啊!”
“你要知道鬼这种东西是很容易知道人精神深层面的东西……嗯,用你们的话说就是人心的弱点:恐惧、担忧、嫉妒、愤恨……所有可以突破内心防线而破环精神的东西。这么说来,我是你的……突破点?”王子抬眼盯着筒井,但是没等筒井避开就转移了视线,透过眼前的人似乎向着更远方喃喃自语起来,“算起来,确实是……到了,这么说的话……真奇怪,为什么会遇到呢?”
“你叽哩呱啦说什么呢?”前半段话或许可以不在意,但是那后半段无头无尾的东西却偏偏让人隐查到不寻常的东西,筒井不禁问起来,在看到王子那异于往常的慎重表情时不由的生起一股不安来,紧紧抓住衣领的双手也松开来。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确实是不相信鬼吗?”
“那当……然……”如果在十天前询问筒井他会回答得更果断些,而现在,却不禁犹豫起来。
“即使这样也没有办法来了,‘鬼’这种东西确实存在着,而你所遇到的还是很难对付的厉鬼。”
“……”
“梦魔中的鬼牙,数量稀少,和一般只是给人造成一般性的噩梦的梦魔所不同,它喜好精神不稳定的人类,反反复复制造挖掘人内心弱点而成的噩梦,欣赏人类因此无法忍受而痛苦和绝望着直至精神错乱最终死亡是它唯一的乐趣,一旦找寻目标不到最后死亡绝不罢手,是相当难以对付的厉鬼之一,唯一一个成功消灭的是在平安时代于一个叫安倍晴明的人手上。这段时间又是鬼节前后,力量更是难以考量。不过奇怪的是,它怎么会找上你?”
“……”表情变得相当难看的筒井在许久的呆滞后才吐出几个字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在欣赏完筒井的表情后悠闲的喝着最后一口咖啡,然后在对方几乎要扑上来时继续补充道,“但是,也差不多了。”

『幽冥系安卡力亚星上的克尔玛,绝不同于其他任何星球生物的生命形态,是完全没有肉体的纯精神生命体,只寄存于它种生命体的梦境中,依靠宿主无意识的梦境所产生的精神能源为补充,5亿光年前安卡立亚星爆炸而不得不借助宿主逃往其他星球,目前极少数(个位数字)的克尔玛寄生在地球人的梦境中。』
『相当温和的生命体,在小范围(以单个星球为单位)可以在全体宿主的梦境中自由行动。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参与梦境的形成,但是因为生命时间相当长(大约是地球历两万年),在无聊之际也会做一些解闷的事情(比如一群人梦见同一个梦、连续出现相同的梦等等)。』
“因为同样是无法触摸实体的,所以姑且分到‘鬼’中也不是不行的。”
即使如同所说的是差不多,王子仍旧免不了被愤怒的某人痛揍一顿的结局,顶着一张包子脸掏出联络器:“戈拉夫特?带上MH-S过来一趟。安拉……这次不是我惹的,绝对。”
十五分钟后护卫队抵达筒井的住所,连同一大堆的不知名的仪器。
再听过解释后,戈拉夫特一边说着“没想到克尔玛也会有麻烦”一边和沙拉、哥林摆弄着仪器。
“这么说来……”
“因为有麻烦而需要寻找负责人的帮忙,”即使无法参与上次那个重要的会议,一样可以通过其它渠道得知“地球已成为多古拉星指定监视惑星”的消息。戈拉夫特走过去,深表同情地拍了拍筒井的肩膀,“所以通过你来联络负责人。”然后拿着连着细管的传感器之类的东西在筒井身上摆弄着。
“果然还是因为你吧!”摆出一副流氓样子的筒井正想要朝着发泄的对象走过去却被身上的线牵制住,“这是什么东西?”
“连接器,将众多意识引进同一个梦境,这个是专为克尔玛设计的,现在要将王子的意识引进你的梦中与对方交谈。”戈拉夫特所没有说完的是,这个仪器是最近王子来到地球后发现克尔玛的存在才做出的设计,目前还在最后测试阶段。有些事情,为了对方着想还是不要说透比较好呢……
“等等,为什么还需要连接到我的梦里?进入他的梦境不是更直接些吗?”指着王子的筒井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清楚地感觉到眼前所有的举动顿时停了下来,在戈拉夫特等人眼中还捕捉到一晃而过的恐惧,然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众人又恢复了之前的动作。
“难道说……宇宙中最恐怖的地方是他的梦?甚至连仅生活在梦境的克尔玛也害怕进入?”
在一切准备完毕后,两个人开始进入强制睡眠。

即使之前做好了准备,但是真正看到那种连“荒诞”都不足以去形容的景象时筒井还是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愣了好半天。
一旁的王子却依旧是平静而沉着的表情,让筒井不禁有些佩服,然而瞬间又生起一丝疑惑来:“怎么看都不像是我做的梦啊……”
“那当然,这是我4岁时的梦,因为没有一个人原因来分享,所以在这次制作仪器上加上了这样的设定。”说完,王子摊了摊双手,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
“那是肯定的啊!!4岁就做这样的梦,谁会想要进来啊!”
就在“剧烈摇晃稻草人”的情景再次出现时,两人面前的地面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如同有生命般的流动状的地面慢慢演变着呈现出人型来,颜色和枝节的变换和修整的最后结果是外表普通的成熟雄性人类。
“人类?”筒井小声地询问着身边的王子。
“只是做这样的外形而已,主观上会比较亲近些吧,对于克尔玛来说,形态是不定的。”
王子低声回答着,然后走上前去。
“我是多古拉星第一王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因为得知地球已经成为多古拉星的惑星所以有件事情想要得到帮助。”对方犹豫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手势,接着从地面同样显现出两个成熟的人类外型来,一个雄性一个雌性。
“你应该知道,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数量是极其少的,目前一共只有4个。”
“4个?”筒井看了眼前的三个。
“还有一个,正是我们找你的原因。”注意到筒井的疑惑,对方继续说道,“我们的生命虽然很长,也没有肉体来进行繁殖,但同样是需要后代的。”
“因为没有肉体,所以无所谓有性生殖或无性生殖,如果要找寻类似的例子,可能更接近‘出芽’,获得充足的能量而分裂出后代。”
“但是不是所有的、随时都拥有产生后代的能力。”
“按地球历算是7777年才有一次产生后代的机会,而且只发生在被选择的一个人身上(被选择机制现在不明),地球人所规定的‘鬼节’,是产生后代的日子,精神极度不稳定时产生的能量足够‘生育’所需。”
“这次被选择的同伴当时寄生在一个有中度神经衰弱的雌性身上,这是我们到达地球上的第一次‘繁殖’,所以都很慎重,在一个月前就在宿主身上做好充足的准备(不是好事,估计是连续不断地用内心的弱点进行心理攻击,以产生绝对恐惧和绝望的负面能量),但是,一个多星期前,这个雌性突然发生车祸,出现脑死。”
“以梦境为类似于人类所建造的网络,我们可以在地球范围内的宿主间来去自由,所以以前都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脑死的话,就会变成类似没有连接网络的单机状况,无法出入,而且因为脑死不会再做梦,得以生存的能量也没有了,支持不了多久,就会死亡。”
“问题就在这里,再被选择的同伴死去之前,‘繁殖’能力不会移到其他人身上,但是等到同伴死亡时已经过了‘生育’时机,只有等到下一次,但是7777年对地球人而言太长了,我们不能确定那个时候地球有没有因为科技的发展导致毁灭,我们无法确定是否还有下一个‘繁殖’的机会。”
“我知道了。”王子摸了摸下巴,思考了片刻走了过去,突然用着筒井听不懂的语言问道:『我可以帮忙将你同伴引出来,但是,之前所选择的宿主是没有用的了,而且,没记错的话你们‘生育’的时间就是今天晚上吧,你们有合适的人选吗?』
『之前的准备泡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只要可以不错过这次,我们想借助这个地球人。』
『他和你们的要求相差太多了,这十天你们也应该很清楚吧。』
『时间上来不及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不过如果他可以配合的话,事情会比较顺利的,而且我们愿意在能力所及的地方付出一切代价。』
『精神上的话,我到是可以帮忙,如果这个梦境可以由我来准备的话,我很愿意帮你们去说服他。』
『那真是太感谢了。』
交谈结束之后,王子走到筒井身旁:“你都听到了?事情就是这样,被‘繁殖’所困住的克尔玛,从封闭的脑活动中引出来应该不难……”
“不难?他们不是为此所困吗?”
“啊,就像电脑、网络和资料的关系一样啊,存在于单机中的资料自身当然无法主动出现在网络中,不过由人去操作就很简单了,无法联网的单机,将资料保存在软盘中插入可以连接的电脑中就行了,不过,问题是今晚就是‘生育’的时候,时间紧急宿主很难找寻,刚才他们询问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我拒绝了。”
“为什么?”
“你也听到了,‘生育’需要不稳定的精神能量,你无法提供,而且会遭到噩梦的袭击,作为你的朋友为你考虑是很正确的做法。”
“但是……”筒井当然很清楚自己是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确实是难以达到对方的标准。只是在听到克尔玛的那番谈话之后,有种淡淡的悲哀哽在心里。
——无法确定是否还有下一个‘繁殖’的机会……
如果错过了这次,也许他们会灭亡。
“如果没有生命的威胁,我想我愿意。”再经过慎重的思考后,筒井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确定?那可是会遭到噩梦的袭击的。”王子紧紧地盯着筒井的眼睛。
“我想,我还够坚强吧。”
“我知道了,我会尊重你的决定的。那么,我现在就要戈拉夫特去准备吧。”

商量了之后的细节,筒井和王子走出了梦境,接着是去医院找到脑死的宿主,最初打算是如果对方很普通,就将宿主偷出来,不过可惜的是对方的家属看守很严,所以还是制备了“软盘”。
半个月后,宿主在家属的要求下被施行了安乐死。
克尔玛成功的“诞生”了新的后代,作为报答,他们对筒井保证之后不会再做任何噩梦,但是即使是这样,筒井仍旧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完全恢复过来,但是这个并不是克尔玛所造成的。
其中最高兴的应该是王子,得到制造梦境的他将自己从小到大的梦全部输了进去,能有人分享他的梦是他高兴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则是筒井的反应(直到现在筒井仍旧不知情)。可想而知筒井的痛苦。
“他们,现在应该可以生活的很好吧。”
一个月后,筒井恢复过来后,想起这件事而感叹着。
“应该吧,放心吧,你不会再遇到了。”
王子这么安慰着。
然而等筒井将视线转移到王子身上时,却看见眼前的人不断地微笑着吞食着自己躯体,脚、小腿、大腿、腰部,双手进餐式的帮助吞食着,不停地反复吞食着,一遍又一遍,甚至连同周遭的物体都出现这样的状况。
“……啊————!!!!”

“队长,王子今天好像很愉快呢。”哥林偷偷看着那个对着个人电脑不停微笑的王子低声询问着身旁的男人。
“大概又在捉弄别人吧,或者在计划什么东西,嗯……不行,要当心点!”戈拉夫特注视了片刻,谨慎地这样答道。
“是,队长。”只有一年护卫经验的哥林深感自己的训练还不够,再次望了王子一眼,重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啊,啊,真的是,非常有趣呢~~」
——POWER OFF——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