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无题
作者:Rosemary

SUGAR打完最后一份工时正好凌晨两点正,她以亚光速冲回邻近的栖身之所,打算小睡四个钟后赶早班车去位于市郊的学校上课。所以,从现在就要开始祈祷,在酒巴台上练出来的舒曼明天能混过教授的尊耳,不致被罚练琴而误了工时。

她一边跑一边抹着客人故意泼在她身上的啤酒,脏话如潮水般从那张还算精致的小嘴里涌出,

“我X你妈!天杀的王八蛋,上不起夜总会找不起大姐姐就到酒巴来撒疯,还惹到老娘我头上了!!下次别再让我见到你,不然把你阉了扔到后巷去喂狗…………”

发泄着并不实际的怨怼,SUGAR冲上宿舍,立刻就发现自己勉强锁上的廉租屋内似乎有点异样的闪光。她定定神,没错,是闪光!有别于灯光的那种,通常只有在漫画书里重头BOSS出场时才会有的闪光!

难道……SUGAR疲惫的面上出现一种近乎疯癫的狂喜,她几乎是撞开房门一个鹞子翻身便冲进小屋,堆上无限深情热烈崇敬的笑容,抛洒着激动的泪水,甜到发腻地喊一声:“雅典……”

意大利歌剧式的颤音在最后一个字嘎然而止,SUGAR与那个随着撕心扯肺的呼唤转过身来的男子打个照面,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怔怔地呆了半晌。

那男子显然也被她这种出场方式吓了一跳,他向周围看看,确定除了床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安置他那尊贵的礼服裤后,只好摆个EXCUSE ME的姿势,优雅地在床沿上坐下。

“你是……SUGAR小姐?”他天使般的微笑。

SUGAR的心情在见到他的刹那经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打击大起大落,加上连日工作的疲劳轰炸,一时间对这名浑身散发着非人气息的美形男子也失了兴趣。她面部肌肉戏剧性地一收,冷冷瞟他一眼,便旁若无人地换上家居服。

“我不是SUGAR 小姐期待之人?”

那衣着复古,大约是中世纪的吸血鬼伯爵斜倚身子仍笑得玉山倾倒,露出两排雪亮的贝齿。这让一直只用得起两面针的SUGAR想起高露洁广告里的海狸先生。

然后她在心中吐吐舌头,“你这不是废话么?喂,我要睡觉了,要走要留请自便。”

SUGAR毫不客气地推开伯爵,闷头朝床上倒下去。她困极了,已经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剥削自己休息的时间来创造金钱,这对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来说,无疑是比缺少蠢蠢的初恋更残酷的事!

“不想知道我是谁?”

伯爵难以置信地望着背对他睡下的SUGAR,微笑开始起了质的变化,由刚才的礼节性行为变为……带着某种危险、魔魅、包括些许暗示的实际行动。他伸出精心保养的修长手指去抚摸SUGAR的脸庞,细细划过她的骨骼轮廓,指尖沁凉幼滑,一如冰冷而甜美的死亡。

“知道么,也许……我也能成为你生命里的转机,就如……你期待的那个……神!”

SUGAR沉默着任他抚摸,慢慢开始有了点兴趣。她微微扭动头颅,冲伯爵勉强笑一笑,

“哎……好吧,缠人的魔鬼。那么,你是谁?列斯达?路易?阿尔曼?还是斯蒂芬诺夫斯基殿下?”

伯爵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笑得毫无保留,他轻轻摇头:“不,我是乔·布莱克!”

“天啊!”SUGAR捧住心口双目闪闪做万分感动状,“那么你是专程来与我谈恋爱罗?OH,MY GOD……我,我,我真是太幸运了!!”

她感动完后顿一顿,呲牙裂嘴地扮个鬼脸:“不过抱歉啊,相对谈恋爱而言呢,我似乎对你可有青梅竹马爱恨交加的亲密男友更感兴趣一些呢!”

可怜的伯爵也许从未遭过如此调侃,狂愣之后,伏到SUGAR身上笑个不停。淡淡的冷香传入鼻尖,让女孩再次确认什么叫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碜牙。想她SUGAR除了平时编编同人志再管威尔弟叫垃圾,管瓦格纳叫核废料外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怎么会无端端“煞”到“恶鬼”来索命呢?亏她当时还以为坐在屋内的是伟大的正义女神雅典娜,专程来赐她一套黄金圣衣渡过学费难关呢!啧啧……最少三十斤黄澄澄光闪闪的金子啊,还有那雕刻那手工……啧啧……

女孩发完花痴抹去嘴角的口水痕,看看挂钟已三点有余,便老实不客气地拍拍伯爵的肩膀:“喂,我说大叔,你可是来索我命的?”

她大无畏地望进伯爵眼里去——管它生也好死也好,现在睡觉大过天,明天的考试,就算人类灭亡了也一定要PASS它!还有酒吧这个月的工钱,她变了鬼也是要拿回来的!!

那边厢,伯爵对“大叔”这个称呼很是皱了皱眉头。他略微思索一下,选了些比较中性易懂的词汇来向这头不耐烦的猫咪解释。

“索命么……也不尽然。其实我生前是德国贵族,官封伯爵(“果然,”SUGAR在心中大点其头,“这年头,没有个爵位官衔什么的哪能算个合格的吸血鬼呢?”)。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黑森森的城堡里生活,但是现在,我似乎……做鬼做得有些腻味了,怎么也想试试在阳光下奔跑,在天体海滩上裸泳的感觉(SUGAR暗暗吐舌:我敢说他不知道什么叫中暑和天然桑拿!),所以呢,就来找个人换个角色玩玩。至于为什么会找上你我也很意外,但磁场啊波长啊这种东西,你也知道的吧?我找过很多人,但好象只有你合适的样子。”说完他还略带歉意地微微一笑,直看得SUGAR险些又要发起花痴来。

“这么说,其实你是在找替身罗?”

“嗯……”伯爵似乎不太习惯SUGAR的表达方式,“通俗一点来说的话,是这样的。所以,我想既然我们就要交换生命了,虽然换过来之后彼此的记忆会复制,但现在还有些时间,在太阳出来之前,我们可以好好沟通一下对不对?”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

说实话,虽然见到伯爵的第一时间SUGAR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但到这份上悲伤也不是没有的。倒不是说她特别珍惜阳光下的生活,只是如果没办法参加明天的考试,就意味着她拿不到那份微薄的奖学金——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也没多大用处——而最让她伤心的是拼搏了三年的学业,总算快要熬出头了,却被命运的老巫婆在这关口上摆了一道,真他妈的不服气到极点!!

SUGAR鼻子发酸,翁声翁气地向伯爵挤出一个苦笑,“我说……集男性俊美与女性柔媚于一身的伯爵大人,我就快变成一只游魂野鬼了,也许还要被你咬上一口,你现在可不可以从怜悯的角度出发,让我在你温暖,不,是秀美的胸膛里痛哭一下呢?你知道,我是个相当脆弱的女孩子……呜……”

她感怀完身世,顺势便倒在伯爵怀里释放自己最后的眼泪。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委屈,竟哀哀地哭着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僵持半晌,伯爵微微叹口气:想他鬼生经验何其丰富,当然知道每个人将死之时的表现都大不相同,只是敢借恸哭之机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女性,只怕千百年中也只得SUGAR一个,果然不愧为替身的适格者吧……

“其实你也不必那么害怕,我会很温柔地咬你一下,在你甚至感觉不到疼痛时,我们的身份就已互换,然后你趁着天没亮回到城堡里去睡上一大觉就行了,很简单,对不对?”伯爵轻轻抚着SUGAR的头发,不着声色地捉住两只不安份的咸猪手。“当然刚开始你会有点不适应,对新的样子新的生活。但我以贵族的名义向你起誓,你将成为吸血鬼里的小公主,在城堡里的的生活绝不会比当今任何一位王族差,并且,等你熟悉了吸血鬼的身体后,短时间的变形与旅游也是可以的。”

SUGAR眨眨眼,“你是说,即使我成了你,也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

“嗯,”伯爵点头,一笑倾城,“但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别忘了我曾是一只鬼,知道怎样最有效地把鬼驱走,甚至是……让你消失!”

SUGAR耸耸肩,“我这人一向讲信用,况且变成你后除了不能见阳光进不得教堂佛堂吃下去的东西等于浪费外与做人也没什么分别。我一向捱得苦,这点小禁忌,与换来的衣食无忧相比,小意思罢了!”

听至此伯爵才满意地点点头,他望一眼怀表,再次将SUGAR搂进怀里:“时间差不多了,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SUGAR先是陶醉地摇头,然后勾起唇角诡异地一笑,鼓足力气从伯爵温柔的怀里“唰”一声弹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捉着他的双肩,话语如子弹般扫射而出,

“伯爵,你对我太好了,所以有些话我如果不同你说是会一辈子不安乐的!那,做为下任SUGAR,你必须想尽办法在二点后及早入睡,然后每早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踩两小时的单车到市郊的音乐学院去上课。虽然你三个月来摸到钢琴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星期,但若下周的晋级失败你就等着前功尽弃被踢出校门吧!考完试还有课要上,上完课的午餐千万别在食堂吃,那儿随便吃一餐青菜拌饭都要一块五毛,但去学校门口买东北大饼的话,一块钱就能吃得饱饱的了!还有,千万别怜悯路边的老乞丐,他碗里的钱随时够你生活一星期!午休时间内要把书面的作业做完,别说什么没灵感作不出曲子之类的,刀架在脖子上说不定你能比老贝老柴都厉害!下午五点没课了就赶快飞车——当然我指的是自行车——去城北的超市里卖洗发水。晚餐骑车时就可以解决了,两个包子嘛,统共不过一块钱。口渴的话稍微忍一忍,超市里有试饮的矿泉水,喝一杯之后上外面逛逛,进来还可以再喝一杯,如果当时试喝的人多,左手要一杯右手再要一杯也是可以的。九点后,从超市下班后再赶去市中心那家叫呕心的BEAUTY酒巴上班……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作,就是帮那个每天必奏《心太软》的驻场烂乐队弹弹玩具电子琴而已,再在演出的空档陪客人喝喝酒猜猜枚什么的……什么?会否被人非礼?哈哈,那要看你对非礼的理解如何了。ANYWAY,摸摸小手捏捏小脸搂搂小腰也是有的,被人‘不小心’擦到屁股胸脯什么的也时有发生,最重要的是你得帮酒巴销那些要命的美国啤酒,卖给客人后又要撒了疯似的帮他尽快喝完,然后让他们再买,然后再喝……OH MY GOD,你知道,啤酒真不是普通的难喝,但是没办法,超市里微薄的工资仅够勉强糊口,你总得找个有屋顶的地方住吧?还有学费呢?你上维也纳的理想,不,是幻想呢?最重要是,你那两个开开心心地极乐归西的爹妈留下那张天文数字除非奇迹出现否则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也不不完的欠帐单呢?这一切都需要钱不是?我告诉你哦,暑期快到了,你一定要小心债主们分批来逼你入火坑。所以白天还是打多一份工比较安全一点,前两天我联系到一家家教育中心,他们说要我一次性教四十五个小学生弹琴,一天教五个小时每小时……咦,喂——你怎么了?没事吧?”

SUGAR飞溅的唾沫还没落地,却惊奇地发现伯爵鲜花般的容颜出现些许青紫的死色,真正开始像一个吸血鬼了。她一惊,连忙止了演讲,把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脖子,话语间情真意切,:“是没时间了吗?那快咬吧,把身份换过来,你也就马上就可领略朝阳那绝美的姿态了!!”

“哼哼……”伯爵死死地盯着SUGAR,身体莫名其妙地颤抖,他伸手指着SUGAR,声音里满是当年贫下中农们指证土豪恶霸时的愤慨:“是啊,你当然想我们快点互换身份,然后你就可以在黑森林里高枕无忧地享受富足的生活,而我却必须代你被贫穷腐蚀对吗?呸,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险恶至此,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甚至打恶魔的主意。为使自己摆脱痛苦的生活不惜将别人推入同样的火坑……哦……我真是不懂,人类的灵魂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污浊了……你,你跟本就和那些在荒野里哭号觅食的低等吸血鬼没什么两样!哼,我才没那么笨会上你的当,难道要我堂堂若翰·海因里希·欧西汀·艾尔德·狄士为了阳光海滩放弃高贵的身份变成在污泥里挣扎的你吗?简直是无稽之谈!简直是无稽之谈!简直是无稽之谈!简直是无稽之谈……”

他愤怒地挥舞着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大羽毛帽,变得有些狰狞的身影也随着每一句“无稽之谈”开始慢慢变淡,就在SUGAR快要看不见他时,突然又咽不下这口气般,“唬”一声冲回SUGAR面前,用手杖在她头上狠狠敲一下。

“你这天杀的小骗子!!”伯爵嘶吼着,夜雾一般消失在熹微的天色中。

这边厢SUGAR吃了重重一杖,痛得泪水横流,她随手抓起床头一本厚书朝伯爵消失的方向扔去,就在书本脱手的瞬间又犹豫半秒,终于还是将那套精装本《约翰·克利斯朵夫》放回原处,朝伯爵消失的方向伸出中指:“去你妈的,这是我最贵的一本书呢!”

此时,初夏清晨的微阳光已洒进陋室,呼唤着新生的雀儿也已唱起欢畅的歌曲。经此一役后的SUGAR已全无睡意,她出神地望着流云百变的天际,任阳光将自己镀上一层华丽的金色。她面对着西方喃喃自语:“雅典娜女神,你等着我吧,我一定会发挥所长发奋图强,努力成为您的圣斗士,凭自己的实力拿一套黄金圣衣回来炫的!”

她士气高扬地哼了几句《冥王篇》的主题曲,转身从床下拿出一个陈旧的小册子。只见小册上书《桑桑学院特刊之人吓鬼技实战百录》,她翻到一页空白,端端正正地写上:

“XX年X月XX日,SUGAR打完最后一份工时正好凌晨两点正,她以亚光速冲回邻近的栖身之所,打算小睡四个钟头…………”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