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剑之国的魔法剑士
作者:leo

原著:水野良
翻译:LEO
剑之国的魔法剑士

序章

魔法火焰带来的光正照耀着这个干涸废墟的墙壁。

地面和墙都是以黑色大理石铺砌而成。这个废墟在尚未失去主人的时代,想必表面一定平滑如镜,通体光泽明亮吧。

然而,五百年的岁月磨蚀之下,原有的光泽早已失去了。

一个年轻的魔法师正在热心地拓写那些刻在已经风化的墙壁之上的魔法文字。

佛鲁德斯凝视着这个正在苦苦思索的年轻人。他所拓写的文字虽然确实是上位古代语写就,然而其中丝毫感觉不到魔力的存在。花点时间去解读的话应该也能明白上面到底在说些什么吧,然而,和魔法毫无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虽然佛鲁德斯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然而那个创立欧方大陆魔法师公会的贤者,伟大的卡厄斯却对收集和解读这类文字评价甚高。不过,这卡厄斯现在正卧病不起。看来魔法师公会真正的领导者,很快就该由佛鲁德斯本人取而代之了吧。

然而,事情却并不是这样。

“凭什么,非要被那个女人翻弄在手心里不可呢?”

把声音压低到不会被那边的年轻人听见的程度,佛鲁德斯在喉咙里诅咒着。极度不快的缘故,他的脸扭曲在一起。

呼吸粗重的话,废墟中尘埃飞扬的空气很快就会让喉鼻感到干涸难受。

嘴里全是尘土带来的沙砾感。很想来点清凉水润润喉咙,然而现在手边只有渗着皮革味,半冷不热的生水。

佛鲁德斯往厚厚地积满尘砂的地板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虽然嘴上没说,然而卡厄斯绝对想把下任最高导师的名位让给那个女魔法师。

让给那个还没活到佛鲁德斯的一半大的,“魔女”拉贝洛娜.露西亚……

说到底,被逼着上路去搞这么个调查,也要怪在那个魔女头上。

奉欧方国王里加洛之命,环拉贝洛娜曾经旅行过的亚历克朗斯多大陆一周进行探索。在此期间,确实掘出好几个那女人目前为止也未发现的古代王国遗迹。

对于远方的遗迹,本来是没有前往调查的余裕。

然而,欧方国境周边的那些遗迹早已在卡厄斯的指导下,由魔法师公会仔细发掘过了。

古代王国的遗迹中,沉睡着价值连城的财宝。为了它们,被称为冒险者的人活跃在这个亚历克朗斯多大陆上。不过沉睡着的并不仅仅是财宝而已,在古代王国时期曾经荣耀一时的伟大魔法文明,也留下了无数遗产在其中。

如今早已失落的强力咒文之书,力量可媲美神明的魔法物品等等,对于魔法师公会来说都是无可替代的珍品。在那些专门收购冒险者物品的商店看来,魔法师公会可以和国王并列,都是出手不凡的大买主。

就是如此,佛鲁德斯才被派来当了这个探险队的头,去拉贝洛娜发现的几个遗迹进行发掘。探险队最后的调查对象,是位于任何精灵力都无法活跃的被诅咒大地“虚无之沙漠”以西的一个古代遗迹。

然而,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收获。

探险队一路上发掘的遗迹都损坏严重,这个也不例外,有着明显的被人进入过的痕迹。

一目所见的宝物和魔法物品几乎全部被掠夺一空,剩下的都是些没什么搬运价值的日常用具,或者完全被毁的魔法装置等等。

十人以上的魔法师花费了贵重的研究时间来从事那些下贱的冒险者所干的工作,最后却连水泡也没弄起一个。

这个责任不会被追究吗?即便是佛鲁德斯也为此感到不安了。

说不定,这次探险从头到尾就是专门为他设计的一个陷阱。他在遗迹里吭哧着挖土的时候,国内怕是早就举行最高导师的传承仪式了吧。

打心底来说,佛鲁德斯恨不得马上结束这次探险,立刻返回欧方的国土。

然而,就在前一刻,有个魔法师报告说,在遗迹最深处的房间中,发现了一道精细地伪装起来的门。

目前,雇来的盗贼正在调查门上有无陷阱。虽然使用开锁的咒文可以立刻打开,然而也有可能会触发布下的陷阱,让参与调查的人逃生无路。要是那样的话,毫无疑问会追究起佛鲁德斯的责任。因此才让盗贼去干这件事情,反正他们的命是无关紧要的。

最好在这道暗门的背后不要冒出几个封印起来的古代守护者,只能这样祈祷了吧。

当然,身为魔法师公会的导师之一,佛鲁德斯是个上位的魔法师。有好几个强力的攻击咒文他都能自如地运用。然而,生来就和冒险一类事情无缘之故,除了在施加严密魔法防御的实验室中以外,他还没有用过此类可称为禁咒的咒文。

所以,真正战斗爆发的时候,是否能准确地吟唱咒文也让他有一丝不安。即便身边有久经沙场的佣兵在一起,他也不知道哪里才能寻到安全感。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灰衣的魔法师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佛鲁德斯镇定自若地询问魔法师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那魔法师明朗的表情看来,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魔法物品吧。

“回禀尊师,暗门后面发现了古代王国的书库。完好地保存着的古代书籍有数百册之多!请您去看吧!”

真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佛鲁德斯也不禁略微睁大了眼睛。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随着前来报告的灰衣魔法师步入遗迹的深处。

位于遗迹最深处的房间,粗粗看上去就象是这儿的旧主人起居的场所。同其他房间比起来豪华得多的家具陈设在其中。

房间深处的墙上开了一个四方的洞穴。几个魔法师正跃跃欲试地窥视着洞口。看到佛鲁德斯到来,他们都恭顺地低下头,为这位高阶的导师让开一条路。

佛鲁德斯穿过这暗门,进入了古代王国遗留下的书库。一个魔法师满脸欣喜地迎了上来,有点夸张地张开手臂,指给导师看那些排列在书架上的数百册古代图书。

佛鲁德斯不觉发出了满足的呻吟。他的手指自那些古老的书脊上滑过,不时取出一些标题能吸引他的书本翻阅一番。

“仅仅是整理这些古代书籍就已经是不小的工作了吧……”

听到如此感叹,佛鲁德斯缓缓地点了点头。

“欧方的魔法师公会一定要全力投入对这些书籍的研究。对那些年轻的魔法师来说,这也是很好的锻炼吧。”

一旁的魔法师有点唠叨地半自言自语,不过佛鲁德斯已经根本没有去听了。就在那一刻,他全身都因为某件事物的发现而不由自主地陷入凝固中。

佛鲁德斯茫然地站在原地,连呼吸也忘记了一般紧紧地死盯着书架上的一册书。

“您怎么啦……”

担心的问询在他耳边响起,然而佛鲁德斯根本无暇回应。他颤抖着伸出手,从书架上取下了那册毫不起眼的图书。

“这是……”

声音暗哑地滚动在佛鲁德斯的喉咙里。他就这么反复地咕哝着,难以置信地不停眨眼。

佛鲁德斯翻看了图书的封面,和书脊一样,那里书写着同样的题名。

绝对不会弄错,一定是同样的。

佛鲁德斯极其小心地翻开扉页。复杂的上位古代语跃入他的眼帘。同他所期待的一样,他所渴求的知识就记载在这上面。

佛鲁德斯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

“没错,没错,就是它,绝对没错。”

谁也无法听清的话音呐呐地在佛鲁德斯喉间反复着。

五十年的生涯中,从未有过的兴奋感包裹着他的身体,不,他的灵魂。

佛鲁德斯比打开之前更加小心翼翼地合上了书本。他的视线再度落在那硬革封面中镶金而成的题名上。

当然,那书名是用上位古代语写就的。然而对于造诣深厚的魔法师来说,解读其中的含意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那文字的意思是:“魔力之塔的建造之书”……

第一章:魔女的弟子



法翁的街道随时都洋溢着生气。因为是亚历克朗斯多大陆上历史最浅王国的首都,仍旧还在发展之中的缘故吧。

王国之名为欧方。是由屠龙英雄里加洛之手,于二十年前刚刚建国的新国家。

建国当时年轻力壮的开国之王里加洛,如今也步入不惑了。然而,二十年的岁月催老一个人是足够了,要让一个国家成熟却嫌太短。

作为占据亚历克朗斯多大陆中央的大国,欧方王国的威名不但遍及近邻诸国,而且远播遥远的东方国度。然而,她毕竟还是一个稚嫰的国家。

王国要等第三代王继位才会安定,随之到了八代王驾崩时又会陷入混乱,也有贤者如此论述过。实际上,没等三代王继位前就被外敌灭亡的新兴国家有很多,九代王继位之后因内乱而破灭的大国也不少。

然而,对于王国的明天所潜伏着的不安,法翁大街上的人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对他们而言,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操心。

为了明天还要继续活下去,今天必须如往常一般努力地做事情,相对而言这些更重要吧。

无论什么时候这样的生活都是一种幸福。不管怎么说,只要不是大醉之后心情却变得寂寞,只要不被心上的人给弃之不顾就好。

法翁的人民,就这样过着各色各样的生活。

当然,其中也有那些舍命求财,打扮得希奇古怪的人物。这些人怀着一夜千金的梦想,去探索古代王国留下的遗迹,或者是接受那些缺乏武力之人的委托,然后取得报酬。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冒险者。

法翁城中心稍微偏南的角落里,有人开了家鄙陋的小店。在对开的门左上一点,挂了一块写着“独角兽之角”的小招牌。

屋里到处摆满奇形怪状的物品,象个杂货店。虽然壁柜上也排列着酒瓶,店里也有桌椅板凳,还是看起来没有酒馆的感觉。

现在正是中饭时间,酒场的话店里应该挤满了顾客才对。然而现在却只有四个年轻男女呆在柜台前。是三女一男的组合。

四个人各自拿着自己爱用的武器,身上也装备了铠甲。那种打扮看起来给人有威胁的感觉。穿成这样在大街上走的只有很少几种人:王国的骑士,士兵,以及志愿当佣兵的战士。

当然,还有冒险者。

四个人当中,有穿成魔法师和盗贼打扮的人在,那十有八九是一群冒险者了。

既然顾主是冒险者,那这家店的营生也就不言自明,自然是“冒险者商店”。没错,就是那种专门从冒险者手中收购东西的奇怪商店。然而可不能小看了这家看起来破烂的小店,其中往来的贸易金额一旦说出来,可是大得吓死人的那种。即便如此,那些冒险者弄回来的古代王国财宝,相对于这贸易时的金额也具有更大的价值。

只要一次大的冒险成功,就可以锦衣玉食,舒舒服服地过完下辈子。而且还有在冒险中获得了莫大的财富和名声,象欧方建国王里加洛那样成为一国之主的人。

只不过运气如此之好的幸运儿,冒险者中也稀罕得很吧。大多数的冒险者仍旧不过是通过接下人们委托的各种工作来挣点辛苦钱。虽然他们每天也都向商业和幸运之神恰萨祈祷,期待哪天好运突然砸到自己头上。

店里站着的四人组合则不同,不管怎么看,他们都是属于好运的那一类。他们将带来的交易品堆满了小店柜台,此时正和店老板、一个中年男人在低声地叽咕着谈生意。

“这些东西看来真要让我出不少血啊!”

中年店主扫了柜台和四个年轻人一眼,轻轻吹了声口哨。

“有实力才弄得到的缘故呀!”

穿着皮铠的矮个子少女得意洋洋地回答道。

“变强了啊,米莱露”,店主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果然当初盗贼公会把你留下是押对了宝呢。”

“也许吧。”

名为米莱露的女孩暧昧地回了一句。

从小就是孤儿的她,十岁左右被盗贼公会捡垃圾一样从路边拾到。因为人又黑又瘦,大约要卖到贵族那边去作使女也比较困难,所以就被盗贼公会给留下来,培养她学习成为一个盗贼的必须技能。

也许是拜天生的精明所赐,米莱露在十四岁上就能一个人接工作了。而且,十四岁的米莱露象是换了个人一般,变得相当娇小可爱。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