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红毯
作者:R

“红毯?”我大叫,被大老板眼风一扫,放低了点声音。

“可是,我们MC里是一向不放广告的。”

“安,你若能周周保持40%以上收视率我自然也不会逼你。”

我气结。节目收视率下降又不是我的错,若不是场前被禁,原本要播出的“1984:老大哥就在你身边”,肯定引起轰动。

唉唉,真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眨眨眼睛。睫毛慢慢合上,然后快速扇动几下的眨法。

大老板的脸色温柔了一秒,似乎很想拍拍我的肩膀,或胳膊或手什么的,我倒是很想被拍,可惜他显然记起了前一次节目做的职场性骚扰专题。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抗议既不成,引诱也失败,只好开始谈条件。

“就算一定要做广告,可不可以换点其他什么?比如说卡地亚珠宝呀,起码也应是伊泰林娜的提包,为什么要做一条毯子?”

大老板抬抬手,示意我该告辞了。我坚持不走,他看了我一会,突然一笑。

“不是每个女人一生都有机会去买卡地亚珠宝的。”

我大踏步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抑制住自己想要把门甩上的欲望。

没错,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有钱去买卡地亚,但每个都有机会踏上红毯。用这个去做创意,理所当然,但我偏不。

小助理送咖啡进来,见我脸色不善,站在桌前不敢说话。我端起滚烫的咖啡喝了一口,满意地叹了口气,他趁机就道,“安小姐,有一位先生一定要见你。”

“让他先预约。”

我埋头开始工作。既然要把婚礼除外,那就要开发红毯的另一个用途了。我拿起电话播某奖项的组委会,才开口提到“红毯”,就被对方打断。

“我们决定不用红毯已经很久了。”

我一愣,他说这话倒未见得有何意外,但说话的语气决绝果断又带着一丝无奈,倒很象另一台的黑帮节目。

“能问一下原因吗?”

“小姐,你不觉得在战争面前,任何庆典本身就显得不合时宜吗?”

我不觉得。我倒觉得在我的节目之前,任何战争显得不合时宜。

我挂掉电话,开始给别的组委会打电话。这个城里其他东西都缺,就是活动不缺。不过那天显然不是黄道吉日,对方要不然无人接,纵使有人接也都有礼貌地告诉我,说今年不用红毯了。

令人郁闷。没有红毯的星光大道,还能算得上星光大道?我是说价值百万的鞋子和衣服踩在红毯上的模样真让人怀念。

旧片里有一部,金童玉女的明星神情亲密,面对娱乐记者时也笑容甜蜜,男方回想与对方相识与微时,一脸缅怀。镜头一转,却见当时他如何备受女方欺凌。这才是我对红毯的兴趣,它见证的谎言,该比世间其他的人更多。

当然,被人在上面踩本也不该是毯子的主要功用,就象纳米技术原本也不该用在化妆品里的。不过,物尽其用的情况又有多少?政经系毕业的我,还不是在这里做娱乐节目的策划?

半个小时之后,我面前的白纸已经画满了圈圈,叹了口气我拿起大衣,闭门造车果然是不行的。告诉助理要出去,我跑下楼。大厦前面是一排喷水池,节日时会很热闹,现在却只有水声。

我靠在池边看了一会,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走了过来。

“对不起,但我觉得,我们好象见过面。”

我抬头看他,回他灿烂无比的笑容。“你记错了。我过目不忘,见过的人从不忘记。”

他似乎有些吃惊,我继续转头看喷泉。不用庆典,不用婚礼。三流白滥并不难,顺便做个软宣也不难,难得是如何出奇制胜。

过了一会,身边的男人突然开口,“你有什么烦恼吗?”

我翻了下眼睛。不过执着的人应该鼓励,我转身对他笑,“红毯的烦恼。”

他看我,神情郑重。“为了是否踏上红毯而烦恼?”

果然,现在人的想象力十分有限。

“不,我是为了别人不肯踏上红毯而烦恼。”我说。然后,不必要地解释道,“是星光大道的红毯。”

“哦。”他说,然后。“我记起来了,你是那个节目主持,难怪给我熟悉的感觉。”

我没有理他,继续想着我的红毯。保暖?壁挂?或者干脆放弃功用性,直接把它用做简单道具?

好比,谋杀案里用来裹尸体……

我正斟酌着红色毯子是否能做漂亮的裹尸布,那男人突然道,“我倒是有关于红毯的故事……”

我神情大振,立即转向他,那男人停住话,朝我一笑。“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每次有男人和我这么说,我知道目的都不在咖啡。不过,反正哪个品牌的咖啡对我来说也无区别,更何况不用自己出钱,我自然从善如流。

他坐定下后,悠然开口。“要说,我也是运气不好,平生把三件无可奈何之事都遇到了。”

我点头,一想到家中那漏雨的别墅,大有心同戚戚之感。公司太大,所以我倒未有炒股炒成股东,身为女性,自然也不可能泡妞泡成老公,不过投资房地产成了房东的事儿也免不了。

这都是轻信了紧邻F1赛道,交通方便的广告的错。

那男人便开始讲述他的不幸故事,我开始还凝神静听,待听到他说他和那女子如何一起被困在雪山中,好容易才找到木屋时,便不由插嘴。

“那间小屋里可是只有一块毛毯,而事急从权,你们只好共披,之后木已成舟,就娶了她做太太?”

他面露惊异之色。我不由心中一笑,旋即叹息。唉,所以说嘛,为什么要是红毯,如果是空气过滤机,我还好用太空背景,想要探望哥哥的小女孩乘飞船偷渡,冷酷平衡对人类温情一类的。只是一条毯子……这个道具太一般了吧。

我以为他故事已经说完,起身告辞,却被他拦住。

原来故事还有下文,他的某友,久追一女孩不下,听了他的故事很是羡慕,竟然就想仿效。

要等风雪停后,救援队上山,才能找见那两具尸体。

我眨了眨眼,看他向我凝重点头。

“他当时带的装备和我完全一样,所以我查了好久才发现,原来他只是和我准备了不同的毯子。”

我看了他好一会。

“刚才你说你遇见人生三大无奈……那第一件?”

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我看了看那名片上董事的头衔,抬头微笑道。

“原来这次的客户就是您,这可真是太好了。”

那期的收视率,只刚刚超过41.3%,在我的MC生涯中,算不了什么。不过大老板之后三月没再和我提软宣的事,所以也算大功告成。

至于那位董事先生请喝的咖啡……我的原则不多,不过工作和娱乐分开是一条。

另一条则是,绝不和随便拉住人就能大暴隐私的家伙混在一起。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