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天王锏
作者:美马猫依

天王锏之动物版

在一个天朗气清的周末午后,伴着南方春天惯有的微热,轻风拂过某住宅小区内嫩绿的新叶,叶片间相擦的沙沙声中,间或传来“卡当”“卡当”的声响。
声响来自一辆看起来已经很破旧的老式女用单车,它的名字叫“铁人二十八2号”,名字的来由,据说是它主人的好友也有辆差不多同样破旧的老式女用单车名叫“铁人二十八”而得来的。此刻,“铁人二十八2号”很尽责地将它的主人送到目的地——QQ博士的住宅楼楼下。
身高不够160的女子将“铁人二十八2号”停妥在楼下的单车棚内,像是受不了这微热的气温,脱下灰白长外套绑在腰间,水蓝色系的鸭舌帽、T恤、牛仔裤、运动布鞋就是她的装扮,拎起单车前篮内的包裹,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位于八楼的QQ博士的家。
“啾~~~~啾~~啾~~”特有的门铃声响起。
开门的第一个见面礼就是QQ博士的大哈欠。
“啊—嗯——!”
“午安,博士!”
擦了擦打哈欠挤出的泪水,QQ博士又打了个大哈欠。
“哦,原来是猫依啊,进来吧。”
随手将包裹放在茶几上,抓了个抱枕,一屁股坐在那张坐起来很舒服的摇椅上。
“老爸寄了你要的书来啦。”
洗了把脸,QQ博士戴上他那副近千度的近视眼镜,拆开包裹头也不抬地翻阅起他要的书籍。
“哦,谢啦。”
“对了,博士,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啊?新出的仙剑2我已经玩完了,闷得慌啊。”
很无趣的音调。
“你不是还有个什么学院可以去玩么?”
“哎呀,学院那边,最近不知道在搞什么F1什么的武侠活动啦,不少人都被拖下水了呢,你知
道啦,我对武侠什么的不太在行耶。”
“哦,这样啊……”QQ博士仍然低着头看书,摸摸下巴想了想,“最近不是流行什么虚拟游戏吗?只要戴上‘虚拟眼罩’,输入五个关键语,就可以进入电脑自动设定虚拟世界。”
“耶?博士,你什么时候开始跟流行了?”有点讥笑的调调。
险险地接着QQ博士K过来的虚拟眼罩,好奇地翻来倒去地看。
“我虽然比你长5岁,但并不代表我老!”
“哈!”戴上虚拟眼罩,“博士,你等一下要上去么?上去前帮我输一下关键语吧。”
在摇椅的轻微摆动中进入了虚拟状态。
“唉~懒猫,说吧。”摇摇头。
“关键语是:古代——客栈——碎银——烧火棒——暗器”
手指在键盘上轻敲几下后,像是忘了什么似的,抬头说了句:
“啊,忘了跟你说,玩这个游戏满耗精神的,最好就是不要玩太久……”
等不到身后的回音,回头一望,嘴角跟着上扬,摇了摇头,拿着书籍走上九楼天台的研究室去也。


**************************************
暗黑的世界中,弥漫着诡异的白雾,分不出东南西北,猫依只能凭直觉向前走,渐渐地四周开始有了景像,但仍然灰灰白的,白雾虽转薄却未散。不知道走了多久,景像有了淡水彩般色调,薄雾渐散,也能听到一些声音。
脚步不自觉加快,就在此时……
“哎哟!”
不知道撞到什么的猫依反射性向后退了一步,摸摸鼻子,招头睁眼,在看清眼前的物体后立即石化。
“喂,小子,没钱来客栈吃饭就不要在门口挡路,滚到一边去!”边说,还边吐着舌头。
……蟒蛇……!!!
在猫依空白的脑海里,只跳出了这两个字和代表惊吓的三个感叹号。
接着呈石化的身边识像地向旁边倒。
蟒蛇大汉瞄了猫依一眼,吐出叼在唇上的牙签,一手扛着半月形大刀走了进去。
待危机感远去,躺在地上的猫依才看清客栈门上的金漆排扁——悦来客栈。
啥?悦来客栈?
眨巴了两下眼睛,才回想起自己进入了虚拟世界。
看来我真的是回到了古代了,虽然现实生活中我是没来过悦来客栈,但总算在虚拟世界见识到了,嗯,和电视上看的没什么大差别嘛,看来这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挺懒的嘛,连想都懒得想就直接用电视剧里的场景,唉~~可惜,可惜,我开始还那么期待。
不自觉向四周扫视了一眼,猫依再次傻了眼。
街上景致是古代没错,行人身上穿的也是古装,不过……行走的人都不是人类,是动物。
药店材铺的老板是红眼兔子,卖豆腐的是鸭子,卖菜肉包的是猪,武器店的是狗熊,卖烧饼的是熊猫,粮油店的老板是老鼠……
什么跟什么啊,这个虚拟世界的人全是动物啊?
猫依想像着自己的头顶上出现三根黑线的样子一定很滑稽,跟着嘴角歪了一边傻笑了一下。
正准备探头进这个看起来好像很气派的客栈瞧瞧的时候,突然被人从旁边拉了开去。
“哎呀,干嘛啦,偶还没瞧到里面呢,”被人拉到一条小巷子里,很是不高兴的猫依叉想腰准备开骂,“难得能见到这个在很多小说、电视、Game里面都会出现的名客栈耶,就算没钱进去吃住,在门口看看也不违法吧,就算是国家级文物,也有让人参观的权利啊!耶?黑猫警长?”
最后那句明显是看清对方的脸貌之后顺口说出来的。
“你又想偷溜到人家客栈去放泄药吗?”
第一眼看去,拉着她走的人,哦,不对,应该说是动物,很像小时候看过的动画里的黑猫警长,不过刚刚它转头过来骂她的时候,她有看到它额头上有道不太明显的新月形的伤痕。
“你忘了上次你溜进那里在人家的米缸里放了一大把沙子后,差点被发现了吗?”
耶?全身炭黑,又有新月形的伤痕,那不是包公的造型么?嗯嗯,这里果然是古代!
“虽然我们客栈的生意是不太好……老板娘说了她会想办法的…………阿虫今天挺好运气,买了很新鲜的肉和菜………………”
啊,不对啊,偶记得路娜好像也是这样的呢!咦?这次游戏的目的不会是要偶代替月亮惩罚某人吧?变装很麻烦的耶,再说,古代的装束要怎么变啊?那个什么什么姿势也超级过时又难看耶…………
“廿九!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很明显地,被拉着的人一直没听别人说话,而一直在叨念的人也没发现对方没在听自己说。
“啊!”
黑猫凶起来裂嘴露牙的样子可是很可怕的,更别说那个大头就在面前的时候。
“对……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不过先哭的人先赢,赶快挤两滴眼泪出来做做样子。
“……”
装可怜果然很有用。
“算了,算了,小黑你就不要再骂她了,廿九也只是想帮我们客栈挣回一些客人而已。”狸猫老板娘闻声从厨房走出来,边用围裙擦手边说道。
“老板娘,她每次背着我们这样做,很危险的,万一哪天被人抓着……悦来的方老板和官府的人关系那么好,好像也认识不少江湖上的人,这家伙哪天踏出这个门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不骂她,她还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蠢事!”
“偶……偶刚刚只是在门口看而已…………”
一记凶光瞟来,猫依马上自动消音,眨巴着可怜兮兮的泪眼向老板娘求救。
“好啦,好啦,我看她今天应该没做什么事,你就让她回厨房好好干活吧,财叔刚送了面粉和米来,阿义要我见着你的话让你进去帮他搬一下。”
又瞪了猫依一眼,名唤小黑的黑猫就走进去面干活去了。
“谢谢老板娘。”
可怜装完了,再看着这个有点圆滚滚的狸猫老板娘,猫依心里真的很想笑,不过人家刚刚才帮了自己,如果真的笑出来,就真的是太不给面子了,所以只好低下头忍笑道谢。
而看在老板娘眼里,却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想哭又不敢哭出来的样子。
“唉~小黑也是为你好,毕竟出入悦来的人大多是江湖中人,不少也是达官显贵,再加上方老板的人脉……虽说不是我们得罪不起,不过我们还是想过平凡的日子。”
最后一句变成了自言自语。
望着老板娘有点无奈的脸,猫依跟着被带进厨房干活去了。


经过一周的了解和观察,猫依大概撑握了一些情况。
据老板娘的说法是,某日在河边救起了晕迷的她,将她带回现在的这家叫“逍遥客栈”的破旧客栈后,请大夫来医好了她的外伤(只是一些擦撞的伤),但当她醒来之后竟然不记得自己谁,打哪来的,将要到哪去。于是好心的老板娘和老板还有唯一的伙计小黑商量过后,决定将她留下来,帮忙干些杂活,但可能是受伤前发生了什么事,她对水总是有着恐惧的心理,再加上力气比一般女子大,就让她做跑堂、劈柴的工作,为工作方便,她也穿着男装到处跑,除了老板、老板娘、小黑三人外,没人知道她原来是女生。由于悦来客栈位于街头,门面气派,名声也好,所以生意自然不错,而逍遥客栈因地处街末,外观不怎么样,地方也不大,客房只有四间,唯有用低价来吸引过路的人来投宿或吃饭,小本经营也就勉强过得去。

猫依总觉得这些个前因后果的虚拟设定有够老土的,不过想想无论是电视、小说还是游戏故事的情节,沿用的都是这种模式,也就不去计较太多。另外,本以为自己是这个动物虚拟世界里唯一的人类,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原来是一只白猫,习惯了这里的情况后,也就不好意思再用“它”来称呼这里的“人”了。
“老板娘,为什么你们都叫我廿九呢?”
一大早,猫依边劈柴,边和正在洗菜的老板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哦,这个啊,”老板娘停下了洗菜的动作,想了想,“在我拣你回来的时候看到你的贴身带着的锏柄上刻有廿九这两个字,后来你又什么都记不起,就用这个来做你的名字了。”
“啊?”
猫依劈柴劈到一半当场傻掉。
哪有人就这样随便就决定别人的名字的啊。
“呵呵,阿义满喜欢你那支锏的,还说等你好了之后,过些日子教你耍几招呢!”
“老板会武功么?”
“嗯,其实我们三人都会一点,不然哪能在这里开得了客栈。”
“悦来”和“逍遥”所处的这条街是小镇主要的几条街道之一,除了商铺之外,也有不少小贩在这里做生意,自然也有地痞流氓混在其中,也由于“悦来”的盛名,江湖中人也喜前来聚头,偶尔打斗在所难免,所以在这里经商的有钱人家都会顾打手来保护自己,而没钱的人,也略晓一招半式保护自己,至于什么都不会的老百姓们就很识相地尽量少让自己沾上麻烦,能闪多远,通常都会闪多远,如果不小心碰上了,只能当自己霉运高照。因此小黑才不让猫依出门惹祸。
“你说的锏,是这支么?它是虾米东东?”
将那支长约四十厘米,外型类似剑,无刃起四棱,被自己私下称为“烧火棒”的东西自腰间抽出。自从她来了这里之后发现身上带着这样东西,本想将它扔掉省事,后来无意中发现拿它来调整灶底的柴火还满好用的,遇火不熔也不热,还微微发着暗紫色的光芒,才留了下来。
“它是一样不错的兵器,而且质材不错,一般的锏都以铁铸成,使用时和使剑无异,只是它没有利刃,不能作主兵器,一般只作副兵器,在趁敌人不备之际击之。”
说着说着,老板娘接过那支锏武了起来。
右手执锏,插入水中,轻挑起其中的一片菜叶,水珠随之飞跃而起,后退一步闪过落下的水珠,旋身以锏身稳稳地接住那片菜叶,右腕一转,菜叶像贴于锏面,随锏身旋了一圈,叶面上的水珠自锏身挥落,收步以左掌轻拍右腕,菜叶自锏身跳脱而起,稳稳落在装着洗好菜叶的竹篮内。
猫依跑到竹篮边拾起刚刚那片菜叶翻来覆去地看,只见那菜叶完好无折,翠绿依然,神奇地望向老板娘。
老板娘敛锏后吐纳一口气,便用围裙擦了擦锏身,将锏还给了猫依。
“而你这支锏,质材虽像乌铁,却比乌铁坚而轻,可见铸造者必定相当用心。”
猫依接过锏,眼睛闪着星星。
“老板娘,你好厉害哦~~”
“呵,想不想学?”
老板娘微微一笑。
“不想。”
猫依摇摇头。
“啊?不想?”
老板娘一脸不可至信地望着继续劈柴的猫依。
多少人想找他们三人学武、单挑,而这个小妮子竟然什么都不想学,真是天下之大,怪事无奇不有啊。
“是啊,不想。你看看偶这五短的身材,使什么武器都不方便,武起来一定也很可笑,偶可不想提供别人娱乐呢。”
幻想着自己武刀弄枪的蠢相,实在是不怎么……呃……雅观……
“呵,你也真是个怪人。”
就这样,她们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边干活边聊天。
傍晚时分,猫依收拾着客人用完晚膳的碗盘,准备拿进厨房给小黑洗,老板阿义在掌柜处结算着今天的收入,老板娘继续在厨房张罗着最后一桌客人的饭菜。
突然听到喧闹声自远而近传来,当喧闹声越来越近,连兵器间碰撞的声音都听到时,老板阿义才慢慢抬起头向声源望去。
“贼人,快将红宝葫芦还来!”
还没看清发生什么事,阿义偏头闪过散射出来的东西,那东西入墙三分,细看之下发现,那竟然是碎银。
“啐啐,千金掷呀,真是浪费。”
边说还边用铁筷子将碎银自墙上挖下来,用袖子擦一擦,用牙咬了咬。
“嗯,纯银。”顺手收进衣兜里。
“老板,借地方一用,刚刚那个是小费。”
一个黑影闪过。
“哦。”阿义在收入那栏多记一笔。
没多久一长发红衣女子随后追了进来,环顾四周,然后怒火冲天地问道:
“老板,刚刚是不是有一个白衣男子冲了进来?”
“啊?姑娘,你在说什么,什么白衣男子?我有点老花,没看到有人经过啊。”阿义慢悠悠地答道。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闪了进来的,怎么会没有呢!”
一拍桌子,红衣女子目光如炬,一手抓着阿义的衣襟就吼。
“天平,不得无礼。”
一青衣女子柔声斥止了红衣女子的失礼行为,随后陆继有几人赶至,其中一人便是“悦来”的老板娘,人称“铁算盘”苏忆。
“苏忆见过吴老板。吴老板最近生意还好么?”
阿义点点头,笑道:
“呵,托福,托福,还过得去啦,我这不过是小本生意而已。”
“大师姐,那人偷去了我们特意为师傅准备的寿礼,不追回不行啊!”
名唤天平的红衣女子愤愤不平地说着。
“嗯,我知道,但也不得如此无礼,先让方夫人帮我们问问看。”
“大师姐!”
“天平,先别急,这里是别人的地方,我们不能未给主人同意就入内搜寻。”
黄衣女子也在旁劝说。
“二师姐,我明明看到他闪进这里的……我…………”
天平气怒地冲了出去。
“素方,你跟着天平,别让她又闯祸了。”
“是,师姐。”
黄衣女子转身跟着天平离去。
给这样一闹,最后一桌吃饭的人匆匆结了帐就走掉了,毕竟小命要紧啊。
闻声,在厨房的三人也出来看个究竟。
“发生什么事了?”
老板娘擦着手问。
“哦,真不好意思,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星萝派的大弟子——亚莉丝(Alex),她旁边这位是无情谷谷主之女叶子姑娘,持日月禅杖的是华清寺的侯宇大师。这边是逍遥客栈的老板吴义和他的夫人罗思瑙(nosnow),伙计小黑和廿九。”
各人相互点过头算是打了招呼。
“请问方夫人,发生什么事了么?”
怎么悦来客栈的老板娘和住客都到她的客栈来了,罗思瑙奇怪地问。
“说来真是不好意思,事情是这样的,我那个做古玩生意的外甥雷易最近到我家小住,但他有一个怪毛病,只要一沾酒就会想偷东西,而且是非宝物不偷。昨夜星萝派的三位弟子投宿我们客栈,准备今早动身回星萝山,动身前发现她们为其师准备的寿礼‘宝玉葫芦’不见了,寻了一日才发现是被雷易偷去了,唉~”
“阿弥陀佛,都是老纳不好,若非雷施主替老纳解围而误饮酒水,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阿弥陀佛。”
“大师,此事你我都不愿它发生,你就别再自责了。”
由于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之际,猫依拉着罗思瑙到一边低声说着:
“老板娘,偶刚刚看到那个红衣小姑娘偷跑到后院去了。”
“哎呀,糟了,我们赶快进去看看。”
果不其然,当两人赶至后院时,后院的灾情已相当严重。四周的墙上和地面都有着大小、深浅不一的洞,修理中的桌椅也砸了不少洞,装水的缸烂了,花盘碎了,凉衣服的竹架子折了,衣服散了一地。
后院中唯一的一颗树也因雷易暂居其上而波及不幸,千苍百孔,而树下的天平仍不死心地飞射出更多的碎银。
看到这片狼藉的老板娘竟然没有尖叫出声,猫依实在好担心她是不是已经晕倒了,不料转身看到的却是眼睛闪着元宝级光茫的老板娘,正在计算着碎银的金额。
有点无奈,但还是要提醒一下被破坏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地方,应该要阻止一下。
“回魂咯!偶说,老板娘啊,你再不阻止他们,偶们的后院就要报废了。”
卡嚓——
身后传来树枝断裂声。
两人回神一看,九尾狐雷易从树上掉了下来,却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平稳着地,而气怒的天平则想乘机以一锭金元宝暗击雷易。
尾随两人进来的青蛇叶子适时掷出情丝束住天平的双手,罗思瑙也同时飞出袖中的七彩流云绑住雷易,猫依一个马步上前,自腰间抽锏而出,眼看就要向雷易的脑袋瓜子砸下……
“天王锏?!”
叶子和天平同时轻呼而出。
“啊~~~~”雷易已晕死过去。
望了望叶子和天平,再看看手中的锏,突然了悟。
原来它有名字的啊,嗯,天王锏,名字还挺配的嘛!
再看向脚边的物体。
“哎呀呀,偶都还没敲到啦,怎么就晕过去了。”
猫依撇撇嘴,随手将天王锏抛向空中,天王锏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回猫依手中,插回腰间。
将雷易和天平交回给悦来客栈的人处置,后院的惨况是无法整理的了,只好拣干挖净地上、墙上、树上、水缸里、花盘底、衣服下的所有碎银后,各人就回自己的房里休息。


“啾~~~~啾~~啾~~”
天啊,好吵,我才刚刚睡着哪!
“啾~~~~啾~~啾~~”
嗯——这么快就天亮了么?
“啾~~~~啾~~啾~~”
“吵死了,哪只小鸟这么不要命,小心我用天王锏将你砸下来……”
解开眼罩,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走去开门。
“你好,小姐,这是你叫的快餐。”
啊?古代有快餐的么?
“多少银两?”
“银两?哦,你是说多少钱吧,十六块钱。”
“哦,你等等。”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耶。
迷糊的脑袋中,实在冒不出什么合理的东西来。
猫依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掏出一张二十元现钞给对方。
“谢谢,还你四元。这是你的饭,谢谢惠顾。”
“哦,好。”
关上门,像游魂似地提着两盒饭绕过长沙发,将饭盒放好在桌上,接着荡回长沙发,倒下就梦周公去也。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