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摩登蛋糕
作者:美马猫依

摩登蛋糕,是一家专蛋糕、面包的西饼店,而我,是这家西饼店内唯一的店员、做饼师傅及老板。
其实我并不是人,而是一部机器,只因主人将我做成人的样子,说这样的话,以后就算开店也不会没人光顾。
主人已经死了三十年,而这家店在主人妻子接手后也开了三十年,而我也做着同样的蛋糕、面包三十年。
主人妻子是不常来店里的,第一年来了二十四次,第二年来了十二次,第三年来了六次,第四年来了三次,第五年来了两次,第六年来了一次,主人妻子固定每年来一次检修及更新我的系统,同时添加一些蛋糕、面包制作的程式,直到第二十五年,主人妻子就没再出现过。
听来店里的顾客说,主人妻子出车祸,直到现在都仍处于晕迷状态,来光顾的客人多数是主人或主人妻子认识或有交情的人,主人在世时,这家店的生意更好,整家店充满欢乐的气氛,对于没办法开发到我的感情系统,主人总是很沮丧,却乐观地说“你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是这家店的继承人,相信有一天,你一定能感受到那种感觉的”,而我的回答也总是“是的,主人”,接着主人就会摸摸我的头或拍拍我的肩。
我不了解人类的感情,就连被带到主人的坟前,看着主人妻子悲伤过度晕倒,四周的人低泣,我也只是静静离开回到这家店按程式的时间制作方法继续去做着我蛋糕、面包。
和主人及主人妻子交情较浅的人,并不知道我的来历,因为主人总是称我“儿子”,对于主人的离逝而无动于中的我,他/她们总是指指点点,冷嘲热讽,也因此流失了不少顾客,而主人妻子出事后,由于制作程式没再更新,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少。
看着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少,看着新顾客变成旧顾客,看着小朋友长成青年,看着青年成了中年,看着中年人衰老,看着年老顾客不再来,这应该就是人类说的人生。
然而樱却总是反对。
她说:“人生是多姿多彩的,经历生老病死虽然也是人生,却不是全部,再加上悲欢离合才是人生的全部啊!”
樱,是附近高三的女学生,两年前的2月14日,她来店里买过巧克力,当时她问我送给不认识的男生情人节巧克力的话,应该买哪种,于是我就拿卖得比较好的那种给她,她脸红红地接过,头微微低着,付了钱后走出店门站了五分钟,然后又走了回来,吸了口气,大声地对我吼了句“我喜欢你”,同时将刚买的巧克力递了过来。
对于这种情况,主人和主人的妻子都没有在我的系统内设定我应该怎么样去应付,只是顺手去接了那份巧克力,然后就见着她露出很开心的笑容走掉了。
我那时的想法是,客人将东西退回来,我应该将钱退给她才是,在她下一次再来的时候,我也的确将钱退回给她。
但她却很生气。
“那是人家送你的情人节巧克力啦,你干嘛给钱我?”
“客人不要买的东西,当然要退钱给客人才行,这是本店的衷旨。”
我很认真地回答着她。
“我哪有不要啊,如果不要,我怎么会付钱买。”
她仍然很生气。
“可是,你的确将它退回给我了。”
她说得很有道理,而我也没做错,怎么还要生气呢?
“那是人家为了要向你表白,鼓起很大的勇气进来买来送你的情人节礼物啦。”
她的脸微红。
“情人节礼物?”
情人节礼物不是在情人节这个节日当天男生女生买给对方的甜食吗?可是以根本不吃这种东西,送给我没用啊。
“嗯!”
她有点害羞地点点头,接着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抬起头,认真地问我。
“你,有交往中的女友了?”
这时,我才明白她的意思。
“很抱歉,我不能和你交往。”
这二十多年的生活,有不少事情也能从人类的生活中学习到,而她的这种感情是我所无法给予的。
“为什么?你留意了你一年了,也默默喜欢了你一年,这条路都成了我上下学的必经之路了,我没看过你有女友啊。”
她好像很执着。
“我不是可以回报你这种感情的人。”
我不是人的秘密,主人交代过是不能随便说出去的。
“你不喜欢我,不想见到我,不欢迎我来吗?”
她的眼睛有液体将要流下,那个好像称为泪。
“任何客人来光顾,本店都是欢迎的。”
“不行,你都收了人家的礼物,就表明你愿意跟我交往了,现在却这样说。”
她咬着下唇,低着头,像强忍着什么。
“抱歉,如果知道那是我不该收的东西……”
我还没说完,樱就跑到我面前,用力地槌打着我的胸口。
“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将我送上快乐的天堂……却又将我踢进痛苦的地狱……你知不知道……在你收下巧克力……的……时候……我是多么高……兴…………”
低下头,我发现,我的工作服湿了一大片。
看着她,记忆体中的某一段被调了出来。
在晕暗的病房内,主人安静地躺在雪白的床上,脸被一块同样雪白的方巾盖着,主人妻子坐在床边紧握着主人仍有余温的手,颤抖着轻声呼唤着主人的名字,主人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睡着了,并没有反应,主人妻子开始大吼,并摇晃主人的身体,盖在脸上的方巾滑落地面,周围的人上前拉开主人妻子,主人妻子一边摇着头,一边伸手想去抓住主人,原本整齐梳成法国髻的发丝在她每一次摇头都飞脱出数根,眼珠已失去焦距。医生将方巾平整地盖回主人的脸上,和护士准备将主人的病床推出去,不料主人妻子竟奋力挣脱了抓住她的人,用力推开医生和护士,口中重复大叫着“他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死抱着主人身体不放的她,狠狠地盯着每一个想靠近的人,面对着这样的她,周遭的人试着安抚她激动的情绪,却不成功。我知道她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疯掉,那是主人所不愿见到的。
我平静地走到她的面前,她用警戒的眼神盯着我,将主人的身体抱得更紧。
“爸已经死了。”
我从未用那个字称呼过主人。
主人妻子慢慢放下主人的身体,声音有点空洞却带有指责。
“太过份了,怎么连你也这样说。”
我缓缓拉起主人妻子,轻抱着她。
“妈,爸最后要我转告你,‘风承诺过会永远伴随着最爱的云,我可从未食言过哦’。”
就在主人妻子茫然之际,计算好力量,我以手刀击向主人妻子后颈,让她晕倒在我怀中。
接着让护士给她注射了镇静济后送到另一个病房休息。
片断停格,消失。
低头看了一眼情形有点相像的樱,准备以相同的方法处理。
却在击下前听到这样一句说话。
“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收回手,暗自松了口气,对顾客这样做对这家店的经营并不好。
系统自动运行“职业笑容”的程序,做出人类称为微笑的脸部表情,而顾客每次见到这种表情,总会很快乐地离开。
“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
樱呆了一下。
“你知道吗?我一直想独自拥有你的笑容。”
伸手拉下我的头,闭目,以她的唇印上我的。
吻,果然像人类说的,带有淡淡的电流。
虽然只是一秒,却使我体内某些系统跟着停顿了一秒,这是很危险的,因为自从主人妻子入院后,就没人再给我检修过,万一我真的停顿了,就无法再经营这家店了。
幸好樱很快放开我,跳开了一步,不然我一定会用力拉开她而弄伤她的。
主人说过不能让店里的顾客受伤,这样会影响声誉。
以手背擦掉眼角的泪,坚定地望着我道:
“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你逃不掉了!”

***************************************************************

秋叶纷落,春芽重生。
我和摩登蛋糕店的店长已经交往了一年,但认识他却在四年前。
高一那年和朋友一起去飙车发生事故,我和老太太一起被送进医院,虽然我也留医了三个月才出院,但老太太却成了植物人,在那三个月里,我经常去找老太太聊天,医生说过老太太的求生意志不强,有人跟她聊天,也许可以激发她的求生意志而令她早日醒来,就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店长韩枫,因为对老太太有着愧疚,我没让店长看见我就溜掉了,后来想想应该去跟人家道歉的,却发现他只在医院出现过一次就没再来了,而对于他的长相,我的印像很模糊,就路人甲一样的普通,只记得他一闪而过的笑容令人感觉很温暖。
半年后,我的身体已完全康复,但陪老太太聊天已成了我的习惯,便坚持每周去探望她一次,而我也希望能在那里再次碰见他,只为了跟他说句对不起。好不容易等到他再来看望老太太,又没了上前道歉的勇气,只好跟踪他来到学校附近的“摩登蛋糕”西饼店。
接下来的日子,上下学我都特意经过这家店,期望有一天能鼓起勇气进去跟他道歉,然而每次都失败。可能是每日都去看他的关系吧,我发现他是个有点冷漠却很勤奋的人,对顾客的态度很亲切却不让人对他留有更深的印像,就像不想让人记得有他这么一个人。
三个月过去,我又发现了他这人不知变通,日复一日固定样式的蛋糕和面包,令店里的客源减少了三分之一,他还是继续按原来的方式去经营。
我有时候也在笑自己,干嘛替他焦急,后来才慢慢理清了自己的情绪。
我承认,我喜欢上他了。
接着,在空余的时间,我开始学习做蛋糕和面包,将成品拿去逼害我的好友及家人试食,经过无数的失败和成功,也终于有点小成就,至少那票被我逼害的人们现在很愿意做我的试食家了。
直到高二那年的2月14日,才下定决心将自制的巧克力送他顺便表白,却在学校被人误会我要将巧克力送给那个什么校草的男生,只好在午餐时间和同学将它们当作餐后甜吃掉。
放学后去向他表白竟遭滑铁炉战役。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在他怀里哭时,我是这么想的。
我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也终于有勇气来了他面前了,怎么可以让他这么轻易就从我生命中逃掉。
所以,我决定了……
“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可恶,他竟然还露出这种温暖的笑容!
“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
你不知道要让人死心,是不能露出如此诱人的笑容的吗?!
于是我拉下了他的头,吻了他。
宣布。
“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你逃不掉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相信他是过得很头痛的。
每天放学,我都会直接去他的店打工,他也每天都赶我,赶不走的时候会漠视我的存在,我抢着做的事,他不理,我亲切接待顾客,他不问,就连我帮着他收钱,他也不看,他还真不怕我卷款逃走。
时间就在他对我的不闻不问中过去,我也奠定了在店了的地位,再加上我放在店里寄卖的蛋糕甜点,西饼店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
这些所作所为,我也常说给老太太听,虽然老太太并未清醒过,但我相信她是有听进去的。
不是没抱怨过他对我的冷漠,也有想过要放弃,但只要去跟老太太聊天,看着那个测量她心跳的仪器仍然坚定地呈现平稳的跳动曲线。
老太太也在努力地生存,我又怎么可以败下来。
信心便又回来了。
第二年的2月14日深夜。
卖清了所有的巧克力,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白樱,你来一下。”
这是一年里,他正式面对着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当场就呆在那了。
他回头见我不动,便拿着我硬送给他的巧克力走了回来。
“你拿回去吧。”
我摇头,不接。
他叹了口气。
“这一年,我很感谢你来帮忙,店里的生意也因为你寄卖的东西而好了起来,我也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祢补你对我母亲的愧疚。”
我一惊,抬起头紧紧地望着他。
“你……知道那次车祸的事……”
他点头,我的心跟着凉了一半。
“对不起。”
这句话我欠了他好久。
他走过来摸摸我的头,却震掉了我好不容易忍着的泪珠。
“我并没有怪你,你每周去医院陪我母亲说话,我也很感激。只是,我真的无法回报你的感情。”
我望着他那没温度的眼,近看的话,那双眼睛真的很像墨黑的琉璃珠。
“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我已经开始习惯你的存在了,但这对你我而言并不是好事。”
我转过身,双手握拳置于胸前,不让他看到我眼中不断涌出的泪,力持平静的声调。
“你讨厌我帮你打扫。”
“不是。”
“你讨厌我帮你开店。”
“不是。”
“你讨厌我帮你送货。”
“不是。”
“你讨厌我抢了你的顾客。”
“不是。”
“你讨厌我拿东西来寄卖。”
“不是。”
“你讨厌我做的东西。”
“不是。”
“你讨厌我天天在这里出现。”
“不是。”
“你还在怪我害你母亲成为植物人。”
“不是。”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咬着的下唇已渐渐尝到有血腥味,我绝望地回身吼去。
他抬起的手又放下去。
“你一直在恨我,恨我将你的母亲撞成这样。你知道我一直注意着你,你知道我常常特意经过你的店前偷看你,你知道我渐渐喜欢上你,所以才用你的方式报复我。”
“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到底不是什么,你告诉我啊!我这么努力地……去做这么多事情……都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你会……会有一点点喜欢我……我不奢望……你爱上我……可是……你怎么连……连……让我爱你的机会都不给…………”
他的手终于拥住了我的身体。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我在他的怀里越哭越大声。
而他,也只是静静地轻拥着我,直到我渐渐平静下来。
低泣着,我轻轻地想推开他,再留在他的怀中,再包围在他的温柔中,我真的无法让自己死心。
他却没有放开我的打算。
“我说过,我已经习惯有你在身边了。”
“只……只有习惯吗?”
我吸吸鼻子。
“你生病没来的时候,我会担心。”
“但你没来看过我。”
轻轻将我的手环上他的腰,他没反应。
“你没留过你家的地址。”
“我在通信录里有写啊。”
我抬头看他。
“我不看那本东西的。”
他轻轻抹干我脸上的泪痕。
“那你怎么记得那些供应商和客户的电话地址的?”
“我把它们都记录在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那么厉害,一年里接触过的供应商和客户少说都上千,你怎么可能全都记得。”
“真的,只要是他们说过的电话地址,无论新旧,都储存在我的电脑里。”
“呵,你骗人,你的脑袋哪比得上电脑啊。”
他沉默了。
“对不起,我并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只是开玩笑的。”
我紧张地抬头看他。
“我,根本不是人类。”
“我知道。”
他一把拉开我,定定地看着。
“你知道?”
“嗯,你母亲现在的主治医生是你父亲的弟弟。我去陪你母亲聊天时,在他多次试探我之后,确定了我是真心爱你的,直到最近,他才告诉我你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来找我,你应该知道我没办法回报你的感情。”
靠回他的胸口,我静静地告诉着他,我的感情。
“我不用你回报我什么,我只希望能像这样一直待在你身边就好。”
“你……”
“没想到你竟然害我哭得这么厉害,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对我,我会很伤心的。”
“我……不知道……”
“什么?”
我生气地看着他。
他静静地看着我,然后露出那个温暖的微笑。
“我的确是不知道,因为我并没有感情。但看到你掉泪掉得那么凶,我的这里有点痛。”
他将我的头靠回他的胸口。
“你不是没有痛觉得吗?”
我咕哝着。
“是啊,我还以为我要坏掉了,除了我父母外,没人懂得修理我的。还好刚刚抱着你的时候就好了。”
“什么嘛,我是止痛济呀?”
他低声笑着。
他的笑容再次让我着迷。
“其实你是有感情的,只是一直无法启动那个系统。”
他狐疑地看着我。
“不相信?”
“不相信。”
“你刚刚不是说我一哭,你这里就痛吗?”
我指着心脏的位置。
“嗯。”
“你还说过,我生病的时候,你会担心,是不是觉得有点坐立不安。”
“嗯,是有点。”
“这些都是感情的表现。”
他有点担心的问道。
“那是不是说,如果我启动了这个感情系统,我会比较快坏?”
“为什么?”
感情和身体的机能好坏没有关系吧,他又不像我们人类那样会因情绪波动而影响身体健康。
“我记得你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身体里四分之三的系统停顿了。”
我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连耳根子都像被火烧着。
“所以你就怕自己坏掉没人修理,才对我不闻不问,不理不睬。”
天啊,这家伙好烂,竟然为了这种原因而避开我。
我堵气地推开他,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走人。
而他竟然站在那边装着一脸无辜。
“哼,我回家啦,明天开始,我要给自己放假,放到我想再回来这里上班为止。”
好生气,好生气,好生气哦!
“终于还我清静啦。”
“你……”
回过身准备开骂,却冷不防被走上前的他搂进怀里吻个正着。
“你一定会让我爱上你的,我逃不掉了!”

——终——
(字幕)

剧院某角落的叫卖声:
“看九流言情剧,有摩登蛋糕送哦!”
“喂,本院是不准卖零食的。”
“哎呀,没关系嘛,这是没什么人看的子夜场耶,如果不卖零食,就更没人来看了。”
“那明天开始,本院终止播放该片。”
“哎呀,小哥,现在生意难做啊,人家好不容易才拍了这么一部小电影,也不让人家赚回那么
点本,太狠了吧。”
“你以为你是谁,场务还是导演啊?”
“哟,小哥,人家和偶也一样,都是混口饭吃而已嘛。”
“保安,把这家伙扔出去。”
“是。”
“哎呀,小哥,不用这样吧……”
“哎哟哟,你们轻点,轻点…………”
“啊,我的东西都掉了,让我拣一下啦………………”
“喂,你们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声音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电影片尾曲中。

——完——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