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学院2003年度F1征文
|   学院首页  |   征文首页   |  征文资料  |   选手积分速查  |
[场外绕圈]落日刀
作者:Shoulder



郭韌落了座,把黑鞘的短刀放在桌上。
江湖上傳聞說他刀不離手,當然是誇大其辭。他雖然時時帶著他那把落日刀,可離手的時候也算不少。吃飯時擱在桌上,睡覺時擺在枕邊,倒也沒像傳說中般刀手一體。
真有本事,不必把刀整天握在手上。要沒本事,就是成天死抓著刀不放也沒什麼大用。
夥計過來,陪著笑臉,
「大爺,吃點什麼?」
「先上碗茶,來兩個饅頭、切盤滷牛肉、配兩樣小菜,一斤黃酒。」
「記住了,大爺,牛肉是要瘦的,還是帶筋的?」
「要帶筋的。」
「馬上來!」
夥計先送上一大碗熱茶,雖是茶梗子煮的粗茶,可對於渴了一上午的郭韌來說,還是相當甘美可口的。
對面那桌的年輕小夥子,一直往這邊望,一雙眼睛死盯著他放在桌上的短刀不放。
酒菜端上桌,郭韌先撕了一大口饅頭,又朝嘴裡丟了兩大塊帶筋的冷牛肉,大嚼起來。然後,又用黃酒把嘴裡的食物送進胃裡墊墊底。
不出他所料,東西還吃不到一半,那個年輕小子就耐不住性子,起身往這裡過來了。
年輕小子來到桌前,郭韌發覺之前是他餓得眼花,沒仔細瞧,這年輕小子,其實是個女扮男裝的大姑娘。
郭韌在心裡嘆氣,知道這可比貨真價實的小夥子更來得麻煩。
「恕在下冒昧,這位可是人稱『見鞘不見刀』落日刀郭韌郭大俠?」
郭韌道:「我是郭韌,不是什麼郭大俠。」
女扮男裝的大姑娘楞了一下,臉上有點脹紅,續道:「在下姓謝,單名一個雲字。久聞郭…郭兄為人護送紅貨,從未失手,在下也有一樣東西,想拜託郭兄。」
郭韌一面吃一面說道:「抱歉得很,我這個人吃飯的時候不談正事。有什麼事,等我吃飽了再說。」
謝雲又脹紅了臉,表情一陣慍怒,卻又強自壓了下來,道:「好,就等郭兄吃完飯再說。」說罷便怏怏回到原來的桌子坐下。
謝雲坐下之後,一雙眼睛硬是直勾勾瞪著郭韌,讓郭韌突然覺得有點食不下嚥。別說是個姑娘家了,就是真金十足的小子,也不作興這麼盯著人看的。
郭韌轉念一想,這是委託買賣的,也許談妥就沒事了。他朝謝雲招了招手。
謝雲面上一喜,馬上到他桌邊來。
「你那麼盯著我,我可吃不下去。好吧!你說說,你要委託我送件東西,大小輕重如何?送到何地?交予何人?我要的價碼,你付得起?」
謝雲道:「價碼不是問題,我探聽過了。這件東西,眼下在我身上,我不方便說,要送去的地方,是揚州和闐山莊。」
郭韌一想,東西在她身上,就不會是什麼不好帶的玩意兒,正好自己也是往南,算是順路,多賺一趟錢也好,便道:「可以,五百兩。銀票跟東西一起交給我。」
謝雲馬上掏出一張簇新的銀票,雙手交給郭韌。
郭韌把銀票收了,道:「你就這麼乾脆付了錢,你知道我是真的郭韌嗎?」
謝雲一楞,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那把落日刀…」
郭韌瞧了擺在桌上的刀,沒吭氣。
謝雲壯聲道:「我可是去了威遠鏢局打聽過了,在這裡等了好幾天。哪來那麼巧的事,就剛好有個模樣像他們說的、還提了把暗銀邊黑鞘短刀的人來啊?」
郭韌一聽可皺了眉,謝雲見狀知道自己說溜了嘴,現在捂口也來不及了。
「劉驥那個王八蛋!遲早把我害死!」郭韌低聲罵道。
郭韌問道:「東西呢?交給我,你就可以走了。」
謝雲道:「東西,東西在這兒。」
郭韌看了又看,還是沒見謝雲手上有拿東西。
「我沒空跟你打哈哈。」郭韌說著,又咬了一大口饅頭,往嘴裡塞進兩片牛肉。
謝雲道:「我沒跟你打哈哈,我就是那樣東西。」
一瞬間,郭韌嘴裡的食物還沒嚼透,就不自覺硬吞了下去,差點梗在喉嚨把他給噎死。
郭韌瞪大眼睛望向謝雲,只見謝雲露出甜甜的微笑,重覆一遍:「我就是那樣東西。」





「不接。」郭韌把銀票掏出來,扔在桌上。
謝雲也不肯把銀票收回去,道:「郭兄出爾反爾,不怕傳出去壞了你的招牌麼?」
郭韌道:「你剛又沒說是護送人,我只送紅貨,不替人做保鑣。」
謝雲道:「你剛剛說可以,還收了銀票,大家都看見的。可沒人逼著你答應啊!你自己不問清楚,怎能怪到我頭上來?收了錢就表示認了這鏢,哪能反悔?說出去,以後誰敢找你保?」
郭韌語塞,不知該怎麼反駁,只怪自己太粗心大意,這麼重要的事竟然沒先問個明白。他本來一直以為謝雲要託的東西必是她身上攜帶的細軟寶物。
謝雲道:「銀票你還是趕快收起來吧!反正我是付了錢的,你若掉了可是你自己的事,這趟鏢你還是得保。到時你若沒拿到銀兩做白工,可怨不得我。」
郭韌沒好氣地說道:「你少說兩句,否則我就把你的嘴封起來。帶著這麼個吵死人的麻雀同行,誰受得了?」
謝雲聞言大喜:「不說就不說!」說著就一屁股坐了下來,一點也不客氣。
郭韌剛想說什麼,最後還是算了,只慢吞吞地把銀票收起來,然後連乾了三杯黃酒。想到之後的麻煩,就不禁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只怪自己一時馬虎,這回可受到了教訓。

一路上,郭韌的臉都很臭。
謝雲問道:「你是生誰的氣?是氣我拐彎末角繞了你,還是氣劉大俠告訴我你會走這條路?」
郭韌本來不想理她,可是謝雲追著又問:「說嘛!是氣我還是氣他?」
「都有。」郭韌板著臉說道。
謝雲道:「你又何必這麼氣呢?劉大俠也只不過幫你接生意,他自己又沒收半個子兒。」
郭韌沒好氣地說道:「你懂什麼?你沒給他銀子,不表示我也不用給他。我行蹤不定,所以讓他代為接洽聯絡,我自會去找他,可不是要他把我走的路線到處去說。今天你是來找我委託生意,難保明天問我去處的人不是要搶貨的。那個混球,看我下次去不撕爛他的嘴!」
說完這句話,郭韌就閉上了嘴,不管謝雲怎麼逗,他就是不吭氣。時候久了,謝雲覺得沒趣,也不說話了。
隔了許久,謝雲忍不住又開口道:「好累,咱們歇歇行不行?」
郭韌板著臉道:「不行。」
「為什麼?」
「少廢話。」
謝雲竟然也就真的閉上了嘴,乖乖地跟著繼續前行。
黃昏之後,郭韌進了一家客棧準備打尖。
「大爺,你要兩間房吧?小店正好剩兩間連在一塊兒的廂房。」
「一間。」郭韌道。
謝雲叫了起來:「喂!」
郭韌不理她,道:「就一間。」
郭韌訂好了房,就挑了張桌子坐下,謝雲跟著也坐下來。
「夥計!」
「來了您呢!」店小二馬上過來。
「客倌,要點什麼?」
「來壺茶,饅頭,配四樣菜,三葷一素,裡頭要有一樣紅燒肉。」
「要來點酒嗎?」
「不要。」
「知道了,馬上來!」
店小二一走,謝雲就壓低聲音抱怨道:「為什麼不多要一間房?又不是沒有!」
郭韌道:「我幫人送東西,可從來沒替我送的東西多訂一間房的。」
謝雲道:「我是人,不是東西哪!我知道了,你捨不得替我出房錢,大不了我自己出總行了吧?」
郭韌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
「如果你跑了,或是讓人擄走了,那我的臉往哪兒擺?」
謝雲瞪他一眼,不再說什麼。只把夥計送上來的熱茶一杯杯往肚子裡灌。灌了四杯,謝雲站起來。
「你要做什麼?」
「上茅房。」
「我跟你去。」
謝雲一聽,臉上脹紅:「我自己去就行了。」
郭韌道:「你以為我喜歡跟麼?要是你一下子不見了怎麼辦?我替人送東西,從來不讓東西離開我的視線的。」
他說的不假,就連路上解手的時候,謝雲也在他視線範圍之內。
謝雲道:「隨便你!愛跟就跟好了!」
郭韌果真跟她去茅房,站在外面等。
解手出來,兩個人回到客棧裡頭,菜已經全上。郭韌放下刀,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謝雲剛剛喝了四杯茶,這會兒可吃不大下,只慢慢撕著饅頭,配點青菜、紅燒肉汁吃吃。
郭韌把桌上的食物一捲而空,就準備進房睡覺了。
郭韌進了房間,也不客氣,就在床上四平八穩地躺了下來,落日刀就放在枕頭靠裡的那側。
「喂,你睡床上,那我睡哪兒啊?」
「隨你,看是趴桌上,還是睡地上都成。」
「你這人怎麼這樣?至少這床應該讓我睡。」
「反正是我護送你,要有個什麼要打要殺的,也是我來應付,當然是我養足精神比較要緊。至於你,就是不睡也不打緊。好了,別說那麼多,我要睡了。」郭韌說完,真就拉過被子蓋著肚子,閉起眼睛,開始睡了。
謝雲恨恨瞪了他一會兒,在桌子旁邊坐下,用手支著頭,稍事休息。
不多時,沉穩的鼾聲從郭韌那裡傳來,先是輕淺,後來變得又深又長,看來是睡沉了。
「哼,還說保護我咧,就是你自己被抬出去,怕也不知道。」謝雲嘀咕著喃喃說道。
等了好一會兒,郭韌一動也不動,只是鼾聲沉沉地睡著。
謝雲站起身來,悄悄走到床邊,低聲喚道:「郭兄!郭兄!」
一點反應也沒有。
謝雲的表情緊張起來,抓捏著自己的手,站在床邊看了又看,見郭韌還是睡得很沉。
謝雲想了想,回到桌邊,趴了一下。然後,又起身悄悄走到床邊,伸手想拿郭韌枕邊的刀。

tbc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