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F1征文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特色栏目
银英分院
CLAMP分院

相关栏目
学院会堂
学院新闻
每月之星
投稿细则
学院站务

 

评论篇~从王者到王者:关于希波吕忒

制式作文,再次从“为什么要写”,“写什么”和“怎样写”三方面来谈。

为什么要写希波吕忒。

青铮和我最初提到希波吕忒的时候,我问:“那是谁?”
她很温柔地假定我是不知道她在说哪个希波吕忒,所以解释了一下是两个中更能称为女王的那位。
事实上呢,我是根本不记得任何和希波吕忒有关的事迹了,后来查到她名字的英文拼音Hippolyta,也是小N帮的忙——OK,希腊神话我本来也就记得一点点而已。
所以最初我是不打算写这篇的,那时我在收集娜乌西卡的资料,说“瑙西卡”也许知道的人会更多些,就是在奥德修斯到达海岸后,给他衣服穿又带他进城的少女。
在希腊神话中她所占的篇章并不多,然而,受了宫崎先生的影响,以及他在提到那位原形时说的那句“在航海家奥德修斯风雨飘摇的心中,这位少女应该占有非同一般的地位”,而非常想写了。
后来放弃,是因为读了青铮给发来的《希波吕忒》(草稿)的原因。
所以,选择了王者与英雄的主题去写,并不是巧合,笑,而是因为我被这个命题打动了。
自然,文字上的感染力也非同一般,尤其是开头,提到肤色如墨如金的阿玛宗女人那里。
题外:关于割去右乳的问题,我最初看时是很敬佩的,呀呀,真是想的好,考据的好,直到今日有朋友提醒,真要那样手臂似乎就举不起来了,才想到医学上似乎该当如此的?爆。
然而虽然倾慕这种设定,我却并没有采用,考虑的因素是另外一点,即,既然那么多女王都给抢去做英雄的女奴了,若是缺个什么什么的,怎么能得宠呢?而且想象起来亦不美观。爆。

不过这是“怎么写”的命题了,还是先回到“为什么写”。
我决定要写,固然开玩笑说是有比拼的意思,笑,然而也有认真的成分在。
如果青铮真的写出了和我想象一致的阿玛宗女王,那我自然一边悠哉去了,偏巧,我们对许多事物的看法,绝不一致。(爆)而看到她笔下的阿玛宗女王还有祭司,一方面承认是“某一种的可能”,另一边却又和自己的理解完全不同,这才有了想写的意识。
因为最近《魔戒》热卖的原因(啊,居然忘记感谢了:能够这么快地写出希波吕忒一文,全赖伟大的缪思国王陛下的保佑,一切荣耀归于国王,笑),而再次对英雄和王者的命题有所思考。
其实,从一年前有了“英雄主题”的征文,就一直在考虑,到底什么是英雄呢?英雄之路与王者之道,又是否可能共存?
因为这种意识,另外,也有对成为青铮笔下,成为阿玛宗的女王似乎必须放弃女性的梦想与温柔的怀疑:我是觉得啦,不一定所有女人都是要以和男人天长地久为最终幸福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想。
也许希腊与阿玛宗不断的冲突就在这点:希腊的男人们总认为,以买卖男人留下后代,全是女人的国家是不自然的,因此他们有着拯救这些迷途羔羊的伟大使命;而对于阿玛宗的女人,谁愿意跑去做你们的奴隶,我们这样过集体生活,需要男人了就买来用,不是也很好吗(再爆)——也许除了经济(武器啦,女人啦)外的考量,引起战争的也有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也不一定啊。

(以上完全是一家之言,笑。)

另外,对于希波吕忒形象的考虑,我亦有不同的看法。

在青铮的笔下,那是凛然、高大,有男子之气的女子,又美丽,又高贵的。她也确实写出了那样的女王。这也切合书上的记载,提到阿玛宗的女人时,人们都说她们是身材高大而强壮的。我也不想质疑,也许在古代,确实有那么一族的女人,比一般女人更加高大灵敏和强壮一些。
然而,我一直认为,神是公平的,即使在神话中(或纵然在神话中)也如此。(爆)所以,被赋予了预言能力的卡珊德拉,一定不被相信;而命定成为特洛伊战争中最伟大英雄的阿咯琉斯,是注定早死的。
“没有一种天赋是没有代价的。”
而要我接受一个又高大又美丽又强壮又勇敢,而且,为了文章需要,还要即是英雄又是王者的女人,实在太难。
当然,若R是男性作者,这个大概就很难解决了,笑,可惜不是。更何况,英雄和王者,不是靠身高或美貌决定的。毋宁说,因为他是英雄,所以你觉得他高大,英俊,有如神祗了。这是在我因故未写的第一次见面中本应要表达的:宛若常人的希波吕忒。

下面来谈“写什么”的问题。

 

写希波吕忒的什么

以下的引文,出自德国施瓦布所著《希腊神话与传说》,根据刘超之/艾英的译本:
“赫拉克勒斯召集了一批志愿参战的男子汉,乘船去冒险。经过许多周折后,他们进入黑海,最后来到特耳莫冬河口,又顺流而上,驶入亚马孙人的港口特弥斯奇拉。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亚马孙人的女王。她看到赫拉克勒斯相貌堂堂,身材魁梧,对他非常喜欢和敬重。她听说英雄远道而来的目的后,一口答应将腰带送给赫拉克勒斯。
可是天后赫拉憎恨赫拉克勒斯。她扮成一个亚马孙女子,混杂在人群中散布谣言,说一个外乡人想要劫持她们的女王。亚马孙人一听大怒,即刻骑上马背,袭击住在城外帐篷里的赫拉克勒斯。于是,发生了一场恶战;勇敢的亚马孙女人与赫拉克勒斯的随从作战,另有一批久经沙场的女子冲过来,与赫拉克勒斯对阵。与赫拉克勒斯交手的第一个女子阿埃拉因为奔跑如风,人称旋风姑娘。可是赫拉克勒斯比她跑得更快。她败下阵来逃跑时,被赫拉克勒斯追上杀死。第二个女子刚一交手,就被打倒。这时上来了第三个女子,名叫珀洛特埃,她在个人对阵中七次获胜,可是这次也被打死。在她以后又上来八个女子,其中有三个是在阿耳忒弥斯狩猎中被选中的勇士,投枪是百发百中。可是在这场战斗中她们却大失威风,射不准目标,都给赫拉克勒斯击中。立誓终身不嫁的阿尔奇泼也倒在战场上。最后,连亚马孙女人的首领,英勇善战的麦拉尼泼也被赫拉克勒斯活捉。亚马孙女人顿时如鸟兽散,纷纷溃逃。
女王希波吕忒献出了腰带,那是在作战前她已答应献出的。赫拉克勒斯收下腰带,同时放回麦拉尼泼。”
不到一页,这就是全部。
并且中间的一大段是和希波吕忒完全无关的。

当然,以前也说过,越是资料少的东西越好写,因为可以自由演绎。不过这个念头,自从读了《玻璃球游戏》的开头:浅薄的人们大多觉得虚幻或无可考据的内容容易写……而看得直流汗,就开始反省了。
其实,写这两篇到现在,还未出太大的错,除了很小时候那点希腊神话的底子,还有手边的荷马的两部史诗外,自己是没有做任何考据的,那部分都让青铮去做了。
不过回到原文吧,写什么呢,女王的所为只有两件:答应给出一条腰带,以及最后给出了那条腰带。以字面的意思来看,太简单了。
不过,细想起来(尤其因为总盘算暗黑论因此抓细节的习惯养成后),也未曾不是不能演绎的。
好比说,按理赫拉克勒斯是希腊人,希波吕忒则是阿玛宗的女王,两个人一点交集都没有,赫拉克勒斯且是受命去要人家的腰带的。就算不是什么战神的赠品啦,女王的象征啦,一类的,你平白去问个姑娘要腰带,人家也要想给你才会给你啊!
再说了,赫拉克勒斯那时虽然已经干了八件功绩了,到底年纪该不是很大,这样一个毛头小伙子,就算在希腊本土颇有点名声了,人家女王凭什么买你的帐呢?
这样一想,很容易就有一个解释:爱情。
因为爱情的翅膀足以飞越高墙……blah blah……
何况,若有人质疑理由不足,何以没见两次面就爱上了答应了呢,按照某不良教授的说法,人们是对越重要的事越不上心,买个衣服还要砍上好几回价,最后还可能甩手就走,爱情那就太简单了:一见钟情呗。
只是,如果这样,赫拉克勒斯就不是我理解的赫拉克勒斯了,而希波吕忒,就更不是阿玛宗的女王希波吕忒了。在现实历史中,爱情从来是政治与战争的附属品,而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神话既然是历史的影射,自然也理当如此。
这点,我和青铮都认为,身为女王的希波吕忒,面对毛头小伙的提议是一副“你要吗,那就拿走好了”那种非常不屑一顾的态度的。在如此容易产生争端的地方竟然一致,真是可喜可贺——然而,在如何表达上,就又有了分歧(大笑)

因为在正式青版中删掉了两个人的初次会面(认真考虑后要说,删得好,删得真是好),所以,已经无法比较两个人的理解了,而关于因为希波吕忒的原因,赫拉克勒斯有所领悟这点,两人设定是相同的。
只是在青铮的理解中,未来第二次的会面中,希波吕忒会容许赫拉克勒斯拿走腰带的理由,该是因她已是超越王者、祭司或神一般的存在,甚至不妨假设,她是知道迈拉尼珀可能的叛乱与不妥协,甚至——利用了——那种情绪,而使得阿玛宗年轻的战士受到磨练。
一句话,她继承了老尼索,并比她更黑心。
而在我的版本中,她这样做的理由就光明正大的多了:她只是觉得,腰带对于阿玛宗只是形式上的象征,没有必要为了任何形式的东西和人结怨,何况,她有能看出赫拉克勒斯是值得信任的。
嗯,又是光明和黑暗的不同。不过这次倒了一个个儿,更加地可喜可贺。

需要提到的一点是,虽然是在写希波吕忒,然而,她实在的事迹确实太少了,所以,都必须把其他的东西加进来。
那么,青铮呢,是把那个让人头疼的女人希波茜柏利给扯了进来,并且以此构造出阿玛宗的全部历史,两代女王之间的对比,阿玛宗火与血的回忆,在她的笔下都因此圆熔又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而我呢,根本不记得希波茜柏利是什么,笑,又懒得去阿玛宗到底是一个什么传统的国家,所以我选择了简单的路。既然希波吕忒的故事是从属与赫拉克勒斯的,那么,就让赫拉克勒斯来讲述好了,并且,通过对这么一位伟大英雄的影响,不是更可以衬托出女王的了不起的?而将温珐奈也给扯进来,理由就更简单了:因为我需要一个听众,可是,这个听众必须是发生在阿玛宗事件之后的,也必须是和赫拉克勒斯关系亲密的。恩,总不能让他对着一大堆野猪野牛的尸体喃喃自语吧,想起来也不美观啊。
所以,殊途同归,最后,青和我的版本,都是从王者到王者的故事:不同的是她是从阿玛宗的前女王到现女王,我则是从阿玛宗到梅西尼恩的女王。

 

怎么写希波吕忒

承蒙青铮夸奖结构和象征……听着很高兴,回去一看似乎也确实如此,不过这都是偶然撞上的……爆。
好了好了,用R写的东西来分析文笔结构都是没有意义的,就象在自发性农民起义寻找革命动机,所以还是来看青是如何写希波吕忒的。
她写完之后,曾经说过,这次她是想写冷静理智的女子,犹如R上篇闲聊里说喜欢的那种。哦,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看的时候一点不觉得这是我喜欢的那种坐看家国毁灭的类型。
不过,比起前一篇的卡珊德拉,我可喜欢这版的希波吕忒多了,并且,因为这是青写的,而之前从未看过她写过这种女王类型的角色,因此更为喜欢。
只是,这不能用来判断这篇是否就好过上篇。综合而言,看到第三遍,仍旧有第一遍的感觉:我最喜欢开端的两段,其次是最终的一段,对于中间的段落,仍旧有未尽其意的感觉。
自然,原本正是在中间这段里,有女王和赫拉克勒斯的见面,而删除了那段英雄美人后,结构更紧凑,也少了那些过于明显的意象,因此是好事。但是还是对这一段不满,主因就是对以对话推动节奏的故事进行方式不满。
也许是潜意识地,在自己写希波吕忒时,也大量应用了对话,而我既然做的还不如青铮,笑,其实是没有什么道理说她的。不过挑剔别人总是比自己做到要容易些,而之前又只是笼统地那么一说不满,并指原因为青不喜戏剧,因此无法表达出言锋锐利。现在还是认为如此,但努力寻找一下,说得更详细些吧。
(前头打动自己的,比如希波吕忒对希腊人的震慑,尤其是以一人阿玛宗女人之口之心之灵魂的地方就不多夸了)
在这一段里,希波吕忒还好些,真正让我产生违和感的其实是尼索。
这样一个女人,有太多值得书写的地方,而她历经50年,“亲眼看着每个阿玛宗女战士的成长”,以及,为了“阿玛宗”本身,连自己也可牺牲,她的心态,实在是非常值得揣摩。
我能感觉到青铮在刻画这个人物时的苦心,比如最初与女王之间彼此的愤怒与猜忌,为她怀疑的情感而痛斥女王时候的愤怒,以及后来回忆往事时的情感变动。值得一题的是我尤其喜欢她本已沉沦与女奴的身份,却为来要腰带的新一代女战士而感动,跪在地上为她寄腰带的镜头。这也是R版中,赫拉克勒斯觉醒片段的灵感来源。(鞠躬致敬。)
然而,就算如此,仍然还是觉得力度不够。她的愤怒,她的郁结,她的伤怒,种种的牺牲,仍旧未有充分表达出来的感觉。这就好象在演诗剧时背后没有唱诗班一样,再应该更高翔的地方,停住了,让人看着听着郁闷得要死。
原因我想还是因为人生经验不足。写青年,写中年,甚至写女王,我们都有过经验,或者,没有写过也关注过别人怎样写怎样表达。然而,老妪、老妪?又丑又老的形象,在作品里纵然出现,也是一闪而过的影子,或作为衬托,或与回忆中的对比。将这样的一个人搬到台前,且让她大声演讲,大为抒发,那么,我们对她的了解就还远远不够。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青也提到,就是背景的问题。R还是怀着写同人的心,笑,直到今日未曾改过“但求知者会”的创作原始动机,然而,这毕竟是标着“原创”标签的,也就意味着,本该如青这样做好别人一点没有背景知识也能看懂的准备。
所以,以对话推动的情节中,需要交代许多的背景,比如旋风女王一类的历史,比如尼索过去的身世……
哦,再走一下题。

因为一直在迷白滥剧集的原因,而最近又在看以群像为主的故事,不免注意到,在那些成功的作品中,一个人物的介绍往往是需要通过一群人之间的互动的。
好比《白宫风云》的开头(青一定满脸黑线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忍不住不扯过去。”R:“……起码这回我注意了标点正确。”笑。),以一个极小的事件引出总统班底,然后,通过他们彼此的对话,与秘书的交流,将他们的关系在貌似混乱中交代得一清二楚。久闻West Wing的剧本写得十分出众,不过这次看到了才终于全心钦佩。
好,收回来。刚才也提到,比起更喜欢戏剧(所以提到喜欢的作者必先言莎士比亚、王尔德)的R,青看小说显然更多。其实戏剧里限于舞台而只能用对话(当然还有独白)来表示人物个性,但这对话不是单线的。一个人物丰富起来是看他和不同人互动的,连最严格的三一律时代(呃,虽然它好象没有规定舞台上同时只能有三个演员)也很少要求只有两个人的——哦,对了,三人一台戏的俗语莫非是这样来?笑。
所以,做为主角的希波吕忒,我们看见战场中的她,和可能的继任者以及谋杀者共处的她,以及在尼索面前和后来到公众前演讲的她,这个形象相当丰富了,只是,她最吃重的戏份的配角,并没有那么多的场合。尼索的心情,我们只能在对话中得到;她的理由,我们只有那一个机会获得,而在那场景中的尼索,不够强。
青铮的文字一向是强的,这次更难得表现出少见的刚性,值得庆贺。结构上,则隐约有戏剧的幕起幕落之感,最初是从小王子眼中看阿玛宗,交代了国度、背景,引出女王英姿,并顺带安排了后边尼索的伏笔,笑,神庙中是真正的高潮,对了,这是否也可看作“弑神”的另一种表现啊,而希波吕忒虽然在这一战似乎胜利,却因此而将身份彻底从英雄转变到王者,应了古希腊那“所谓英雄就是与不可逆之命运抗争”之标准定义,最后的对民众演说,更将这一形象推到顶峰,并就此噶然而止。精彩。

那么,闲聊结束,鞠躬下台。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