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F1征文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特色栏目
银英分院
CLAMP分院

相关栏目
学院会堂
学院新闻
每月之星
投稿细则
学院站务

 

考据篇~阿玛宗、乳房及其他

 

十八重黑幕后的真相与人心

作者:heli

玩合金装备2那铁幕重重的压迫感刚刚用王国之心那稍微不铁幕的轻松感觉治疗了一下;
加上反复看看TTW,截截4DVD,心情还明朗;
刚又在资料盘里各种模型和铅笔草图的世界里幸福了一把;
可回来就看到了两大姐头的希腊神话翻新之幕后情结版……
对我来说就是从EVA开始起,巨大的幕后组织和各种黑幕一股脑地把动谩游戏的世界给包了个密实,尤其后来又流行某田一、某南什么的,更是每集一个黑幕,除非有人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都不给揭开……
就算不看动画看小说,古龙大师又把江湖整成了这部冒出一个特务机关,下部顺线索找到一个补完委员会,而用大石头版开会的那个幕后成员们还扑朔迷离中……
天那,为啥咱们的世界都一层又一层的啊?而且还是陈皮馅的,没用糖蜜制过的那种。好不容易吃到了最里边,没有豆沙蛋黄,只有更不好吃的黄连……吃完之后:总算吃完了……
咖啡好韵味不假,加点牛奶糖很必要,而且我更喜欢可乐……
唉,乱七八糟一堆,其实是在乱发泄。
对于两位大姐的文字我是没什么资格指指点点,而且两位功力也确实不弱。只是我越看越冒寒气……
嗯,又想起来小岛的合金2来,那可真是:真相肯定是多层D;不只一个D;即使是在一切的最后,你也只能相信,这是最后揭开的一层真相而已D;后面还有多少,作者没告诉你而已D……但是总之,那第一个真相是最不可靠而且肯定会被揭掉D!
唉,表相是一套,幕后里又一套,这种传统某人可是在某某城堡里就开始如此做了。
哎?到了最后也没说几句希波吕忒啊。
就我来说,事情单纯一点还是比较好:“海伦跟人跑路,就是因为人家引诱她而已,既不是希腊人计划好的出征的阴谋,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其他的原因。”
这个,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是因为自己太懒,幕后太复杂的话比较累……
还是没说到希波吕忒啊,算了。

 

考据补完篇

作者:an

古希腊分为一个个城邦国家,各有各的王,很少统一行动,发动特洛伊战争也是因为当初一起发过誓。而赫剌克勒斯只是普通的英雄而已,订立条约什么的恐怕不可能,就算有也没有让别人遵守的理由吧。
希腊神话虽然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但故事还是从不同时代汇集而来,鲁鱼亥豕,抄书还不免抄错,何况文人多少都有些创作欲,笑,为自己崇拜的英雄吹几句,这就更抖落的不成样子了,赫西俄德的许多说法与荷马就不同,这个方面和中国人层层累进的古史大概没什么区别;p 所以抓住主线就是胜利,譬如忒修斯肯定晚于赫剌克勒斯,也不可能参加阿耳戈英雄冒险,不过两个人的时代可能重叠,因为传说中忒修斯小时候见过赫,而且赫后来还在地府中救了他。另还有种说法忒修斯阿玛宗妻子的名字是安提俄佩,是希波吕忒的姐妹呢。

 

闲聊、补充、还有叹气——

作者:青铮

叹,关于阿玛宗,我再说几句吧——
阿玛宗(一译亚马逊)实在是古希腊人的虚构,相当于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女儿国”,所以关于它的历史、风俗等等,都很难从考古、甚至科学道理上去解释。
别的不说,作为一个母系氏族社会,她们崇拜的神也应该是地母该亚、巫术女神赫卡忒之类原始的、母系的神祗。即使要崇拜战神,也应该是雅典娜(或者更原始的帕拉斯)这样的女战神,不太可能把一个父系神话中才登场的男性战神推到主神的位置。
不过如果是群众口头创作、虚构出来的,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阿玛宗的女战士,崇拜战神阿瑞斯,很顺理成章嘛。
所以说,有些问题,叹,就含糊过去好了。(忽然想到一个题外话,一个关于孔子的小故事,两派倾向儒学的学者就一个鸡毛蒜皮的小问题吵起来,跑去请孔子理论,孔子急急忙忙地跑出屋子,用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的声音说:“哎呀,我们的学说博大精深,大家都是饱学之士,说的都有道理,都有道理。”两派人马欢天喜地地走了。子贡很奇怪地问:“老师你怎么这么没原则。”孔子说:“这种无关大局的小话题,糊弄过去就行了,和他们理论什么。”笑,就是这个意思。)
先说争议最大的这个割去乳房的问题,叹,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哪里呀?
“阿玛宗”这个名称的由来,一般都认为是由“亚玛”和“左斯”二字合成的,意思是“无乳”,所以传说阿玛宗女子都是割去右乳的,以免影响投掷和挥动武器。
周作人还专门考证过,“亚玛”+“左斯”,是没有乳房,而且这个乳房是单数,(别看我,我不懂希腊语)那么就是没有一边的乳房,到底是哪一边呢?大家都想当然的认为是右边的啦。
至于割去后影响运动的问题,我认为,既然这根本是大家编出来的,古代又没有乳腺癌的手术,谁也不知道还会影响运动,所以就没有考虑到。
至于阿玛宗女人被卖掉之后得宠与否,这个,看来希腊英雄们并不在意。
纪德的《忒修斯》中写道:
“在所有女人中,安提俄伊翁最接近拥有我。她是阿玛宗人女王,同她的属民一样只有一个乳房,但是无损于她的美貌。她训练赛马、格斗,肌肉发达结实,比得上我们的竞技力士。我同她搏斗过。她被我抱住,就像雪豹一样挣扎,没了武器就用指甲和牙齿,乱抓乱咬;她见我哈哈大笑(我同样没有武器),更是暴跳如雷,可又控制不住自己爱我。我从未拥有更为童贞的女子。我并不在乎后来她只用一个奶头喂她儿子,我的希波吕托斯。我正是要以这种贞洁、这种野性培养我的继承人。”
至少忒修斯不在意,或者说纪德不在意。
不过纪德只是写写而已,忒修斯更是个要不得靠不住的家伙(我对这个人相当、相当有意见),也难以说明什么问题。至少可以证明,一般来说,比较普遍的看法是,阿玛宗人的右乳是割掉的。
继续叹气,纪德又说忒修斯的阿玛宗夫人是安提俄伊翁,是阿玛宗的女王,算了,我不管了。
还有一个骑马的问题,到特洛伊战争中的时候,希腊人还不会骑马。这是可以肯定的,不过阿玛宗人却是会骑马的,至少在特洛伊战争中,关于彭忒茜利娅的篇章中,一直提到她那匹美丽的白马。(一匹马能够驾车作战吗?)
考琳·麦卡洛在《特洛伊之歌》中就这个大作文章,甚至说阿喀琉斯受到启发,在战场上现学现用,“胡服骑射”,干掉了阿玛宗人。(蛮不错的想法,R一直在强调我们如何看《特洛伊之歌》不顺眼,其实说句实话,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特洛伊之歌》还是看得的。)
在文明发达的地带还普遍采用战车的时候,边远的野蛮民族却掌握了骑马的技巧,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径直说阿玛宗人会骑马。
而且从希腊本土考察,也不是没有会骑马的民族。
喀戎所属的肯陶洛斯人,半人半马,实际上就可以被认为是对善骑术的野蛮人的形象的反映。

既然说到了肯陶洛斯人,我就岔开一句,其实这个种族在最开始并非野蛮,而是半神,喀戎的父亲是克洛诺斯——宙斯那被推翻的父王,所以喀戎是宙斯的兄弟。而且在原始传说中,肯陶洛斯人是两条腿的,人身而马脚,和人身羊脚的森林神潘相似,我甚至因此想过肯陶洛斯人是不是草原神。
至于为什么后来会变成四条腿,比较搞笑,说是认为两条腿且是马脚,是没法站稳的,所以变成四条腿。大笑,那为什么羊脚又能站稳呢?不明白啊。

还有一个被称为“拉比泰”的民族,他们在帖撒利地区,被称为原始的山民,据说也是很早就驯服了马的民族。
关于这一族的著名的传说,是他们的公主希波达弥亚嫁给忒修斯的朋友比里托俄斯(就是后来和他一块儿去抢海伦的那个),婚礼上因为饮酒过度而发生混战,后来把这场混战附会到了肯陶洛斯人身上,大概是因为两个民族都会骑马吧。(顺便说一句,不要怪我讨厌忒修斯,但这人实在是个灾星。)
还有就是“穹顶”的问题,这个,我是这样写的,写的时候也的确是考虑不周,因为希腊的神庙是不可能有穹顶的,要让人物仰望神庙的顶部,看到的也应该是山墙。
但既然阿玛宗都是虚构的,她们的生活状态、建筑形式也无从考证,穹顶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不过再一想又心虚了,以当时的建筑水平,恐怕是做不出穹顶的,汗,bug,我无话可说。
再回答R的问题,希波吕忒的那个希腊人是谁?
这个嘛,不是谁,没什么关系的一个人。只是在她的一生中,多少总有一两个无关紧要的爱人吧。
路德维希写《情人、母亲、战士和女王》的时候,写到年轻的克莉奥佩特拉率兵进军亚历山大的时候,写道:
“在那炎热且危机四伏的日子里,是否有个情人在夜里溜进她的帐篷,我们不得而知……一方面由于她处境孤单,由于气候、冒险生涯和她的成熟,另一方面由于她的嘴,这一切都无法让人相信这位二十一岁的女王仍然是个处女。但克莉奥佩特拉生性是个斗士,青年时期她抛开了一切情欲。她会迅速抓住她血肉之躯所渴望的,但最终会把它抛弃,她的心和头脑是冷静的……”

 

阿玛宗女人——

作者:waxlrose

本来一开始打出是“关于乳房的问题”,但是及时想到——这个问题,就算是很严肃认真的讨论,似乎也不应该放到标题上吓人。
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在青铮的考据面前,已经没有什么更多,自己知道的,人家都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家还是知道……汗……
不过,在看了连续的关于希腊神话女性的演绎和讨论后,但凡喜欢希腊神话的人,似乎都心痒痒的要来插嘴。
卡珊德拉这位公主大人,因为始终没有更多感情而漠视ing,想到是最初看斯威布的《希腊神话和传说》时候,写着她是被小埃阿斯揪着头发拉出了雅典娜神庙——实在真是隐晦的说法,以至于若干年以后才明白,那话的意思本来应该是她在雅典娜神庙就遭到了强暴——这才是女神愤怒的原因。阿伽门农从小埃阿斯手中救了她,带回自己的国家。唔,她不爱阿伽门农,不过为了报恩宁愿和他一起去死。这感觉很正宗的古典悲剧化。对她喜欢的是关于结局,后来译林的“全译本”里,写到当阿伽门农死去的时候,“卡珊德拉正在不知所措”,被刺死了——真是有点冤枉卡珊德拉,因为她明明已经知道了阿伽门农必死,又何来“不知所措”一说呢。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就好得多,它写道:这时卡珊德拉独自一人在黑暗的大厅中行走,知道正在发生谋杀,就用一种奇特而隐晦的言语揭穿它。
按现在的说法很“歌特”,它让我马上联想到空旷而幽暗的大厅,只有卡珊德拉一个人,浓重的阴影笼罩着她,她环顾四周,发出奇怪的有些癫狂的语言。
神的惩罚都是很亵渎和恶意。后悔的雅典娜不把死人复活,却变成蜘蛛。阿波罗爱上卡珊德拉,就让人家有预言能力。结果人家不爱他,于是就又让所有人不相信她的话——卡珊德拉招谁惹谁了?
阿玛宗人里,始终最喜欢的是彭忒希勒亚,因为她如此高傲,而且,一直到死,都始终不对男人妥协。一直到身体被刺穿落下马,还努力要依靠着马腿站起来。“一棵苗条的松树”,果然清高洁具全,真是符合中国人士大夫精神——当然,这是斯威布的说法,希腊神话另一种说法是花心大萝卜之一的阿喀硫斯到底娶了她,还有了很多孩子。
阿玛宗人在希腊神话中大多命运不佳,一般故事里都把她们当作不安分守己的女人来看,男人们对她们抱着漠然处之的态度:不过一旦她们来挑衅,那么就需要让她们尝尝男人的力量——所以阿玛宗人不像其它的敌人,希腊人在写到她们失败的时候,往往缺少常见的对敌人的尊重,而是近乎讽刺。
结合关于其他贞节烈女们的故事看,不管历史书怎么证明希腊妇女要比大多数时期的妇女活得更滋润,却仍然是小女人的自由空间。即使在性的问题上有诸多宽容,却不会给女人和男人同一种尊重的。

在特洛伊战争中,彭忒希勒亚的妹妹是希波吕忒,她的死因是被彭忒希勒亚误伤致死,导致彭忒希勒亚来特洛伊赎罪。这样,被赫拉克勒斯抢走腰带的——或者根据诸位大人考证的,希吕波忒本来就是小手一挥,爱搭不理地把腰带送人——总之,此希波吕忒和彼希波吕忒自然不是同一个人。同时,出现了第三个希波吕忒,也就是嫁给忒修斯的希波吕忒,按理说她和赫拉克勒斯的那位该是同一个。不过嫁给忒修斯的希波吕忒在书中写着的并非是王者身份,而且,正如大人们所说,时间对不上。她的死因是为了和心上人对抗来袭击的阿玛宗女人,受伤而死,完成了自己要爱不要国家的壮举。

神话词典中,希波吕忒有两条,一条是绞尽了脑汁把三个希波吕忒凑到一起,结果变成:hippolyte,阿玛宗女皇,战神阿瑞斯和奥特瑞拉的女儿,她的姐妹有:安提奥佩和彭忒希勒亚。她有一条阿瑞斯赠给的腰带。被赫拉克勒斯偷走了。后来忒修斯拐走安提奥佩,她率军追到希腊,结果全军覆没,自己也被迫做了忒修斯的妻子,生了希波吕托斯。因为没有了护身腰带,所以在后来的战争中死去。——至于写到赫拉克勒斯或是忒修斯以及彭忒希勒亚的词条时,怎么扭转乾坤,作者就不管了。
另一条是希波吕忒是阿卡斯托斯的妻子,一个普通人。和阿玛宗女人不沾边。阿喀硫斯老爸佩硫斯和前妻安提格涅(不是忒提斯)在他们的国土避难,希波吕忒爱上了佩硫斯,被拒绝后便恶意中伤,导致安提格涅悲痛自杀。而佩硫斯被阿卡斯托斯偷走猎刀遗弃在马人的地盘里,不过基戎救了他。等佩硫斯回来以后占领了这个国家,用酷刑处死了希波吕忒。
总之,四个希波吕忒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阿玛宗女人被称为阿瑞斯的后代。我的想法是。阿玛宗女人好战,所以应该是战神的后代。而阿瑞斯和雅典娜相比,是属于有勇无谋且性格狂暴的战神,所以比武中总是败于雅典娜。做为希腊人来说,阿玛宗人是敌人,同时对外来人口抱有敌意(其实遍查希腊神话,阿玛宗人主动和希腊人为敌的时候不多,不过她们容易受到挑拨以及好斗是显而易见的),加上同希腊人的战斗基本以失败告终,自然不可能是雅典娜的后代,而要是略逊一筹的阿瑞斯的后代。
写到这里,才想起,自己本来是要写关于阿玛宗女人乳房的问题,汗……其实本来只有一句话。一般的说法是,阿玛宗女人以狩猎为生,主要的工具是弓箭和斧头盾牌。为了方便拉弓射箭,小时候会把右乳房割下去。(而同时的另一种说法是:烧掉左乳房——奇怪,为什么右乳房就是割掉,而左乳房就是烧掉?)虽然这样说,不过希腊雕塑中的阿玛宗女人都是健康饱满,没有残疾迹象。是为了美观就舍弃了传说中的典型特征吗?但是一件这样的作品也没有,似乎说不过去。所以我觉得去掉乳房的说法即使在当时的希腊也不是一言堂权威。另外,词典上还说,阿玛宗一词,在希腊文中意为“无乳房者”,不过也可以翻译成“面无血色者”。
就是这个意思。

版权声明
本网站的图片、文本版权属于作品版权人所有,排版样式由学院拥有,请在转载前征求原作者的同意!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