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风之大陆》选择中文版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翻译作品作者:MINAMI

《风之大陆》选译 翻译:MINAMI

太阳已经完全沉没在了大地的阴影中。一个行人停下了脚步,眺望着头顶上的最后一抹赤红。这个人紧紧地裹着外套,头上还包着围巾,看起来应该是位男性。因为女性可是很少有人敢一个人横穿沙漠的。不过,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外套,也可以看得出他的身型相当的苗条,好在他的个子比一般女性要高得多,否则的话,没准还真会被人误会呢。
太阳虽然已经将身影隐藏到了地平线的下面,却仍然向大地投注着最后的一点余光。不过,东边的天空已经染上了淡淡的蓝色。
行人再次迈动了脚步。
沙漠的夜晚非常深沉。但因为很少会有什么云雾,所以星星和月亮都在清清楚楚地指点着方向。抬头仰望的话,天空中的繁星有的似乎清晰得伸手就可以摘到。行人在走近石山附近时,突然停住了脚步。有音乐声。
由于沙漠地区白天终日处于烈日的暴晒下,而到了夜晚气温又会降到0度以下,所以这过于悬殊的温度差常常会令岩石发出一些声音,也就是所谓的"精灵之歌"。但刚才的声音却截然不同。那是音乐,是用四弦琴所弹奏出的乐曲。既然有弹奏四弦琴的人,那么就是说这个沙漠上还有别的人在了。
行人朝着音乐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篝火的光芒在黑暗中跳跃着。篝火的附近就是一片枯死的灌木丛,所以这火光绝对不愁没有燃料的来源。在篝火的前面,坐着一个卸下了行李的行人。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长颈的小型乐器,刚才的音乐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大概是因为是徒步旅行的关系,他的行李非常少,只有兼做毛毯用的外套,装满了水的羊皮袋,食品,以及装有点火用器具等日用品的袋子而已。
虽然很少有人带着乐器徒步旅行,但好在四弦琴非常轻巧,所以倒也不会增加什么负担。而且对于孤身上路的行人来说,它确实不失为缓解寂寞旅程的一个良伴。正在弹奏四弦琴的行人,是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
因为有篝火温暖着身体,他将外套脱了下来垫在身下,看来打算是在此小休一夜后,在第二天清晨,趁着气温有所回升,但还没热到难以忍受的地步时再度踏上行程。对于他来说,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燃料以及可供休息的岩石。
突然,四弦琴声嘎然而止,少年拔出了放在身侧的宝剑,冲着岩石的阴影处叫到:"出来!"
少年原本是背对着岩石坐着的,在他的前面就是篝火,而他的对面还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的附近冒出了一些响动,然后,一个紧紧地裹着外套的人出现在篝火旁边。
"你是强盗吗?"
"我不是什么坏人。"
披着外套的男人平静地回答道。
声音很清亮,但还是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确实是一位男性。不过听起来年纪还不大。
"不是坏人吗?这话谁不会说!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还有这种事吗?"
那个男人问道。听他的口气,倒象是一个天真的大孩子。
"你连这都不知道吗?"少年顿了一下,"你从没碰见过强盗吗?"
"强盗就是那种把别人的东西拿走的人吗?"
"他们可没有你说得那么轻松。一般的强盗可不只是抢东西那么简单,他们连人都杀,尤其是出没在这一带的
家伙,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少年半是惊讶,半是警戒地说道。
眼前这男人是很会演戏的强盗呢,还是只是单纯的脑袋不好使呢?
"杀人可不行---,杀人是很不好的行为。"
披着外套的男人说道。
少年差一点没昏过去,这是什么鬼答案呀。
这家伙就算不是强盗,也绝对是个怪人。
仔细看看这家伙的话,他身上似乎也没带着剑,至少没带着那种大型或中型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剑。
不过也许他会在外套下藏着短剑也不一定。
少年本身除了手上那把中型剑,也还带着好几样武器。
"你再靠近篝火一点,把外套脱掉。"
少年命令道。
"好的。"
那个男人照少年所说,靠近火边,将一直盖到眼睛上面的头巾缓缓摘下,露出了脸部。
少年一瞬间出了神似的盯着眼前的面孔,随后又忽然醒悟过来,急急忙忙地摆出一付严肃的表情。
他一时间还以为眼前的是个女子。
如果真是女子的话,眼前的这个人绝对算得上一位倾国倾城的美女。
好美,就算是再高明的画师,只怕也很难描绘得出他眼前的这种美貌。
他的肤色就如同雪花石一样洁白晶莹,脸部的线条如同雕像一般精致优美。眉毛在脸部上方留下了象新月一样的弧线,高而挺直的鼻梁下面,是并不丰厚,但是线条优美,带着轻柔的粉红色的嘴唇。
在他已经集合了一切优点的脸孔上,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双眼。
那不仅仅是美丽。
他的双眼不仅带着一股远离尘世般如梦如幻的气质,而且左右瞳孔的颜色并不一样。
右眼是祖母绿一般晶莹的绿,左眼是紫水晶一般明亮的紫。
他的年纪也很轻,虽然似乎比少年略大一些,但大概也就不过十七、八岁左右,也还只是个少年而已。
这个美丽得似乎闪烁着光芒的行人,面对坐着的少年脱下了外套,象他一样将外套扑在了地上,坐到了篝火的旁边。
他的衣服是到处都可以见得到的普通货色,所以少年也无法从这些衣服上推测出他的身份和他来自什么地
方。不过至少看得出,他好象确实连把短剑都没有带。
这对少年来说,反而更加不可思议了。
这一带绝对不是什么治安良好的地方,可他却寸铁不带的一个人旅行。
是该说他胆量过人呢,还是他真的是不长大脑。
少年一时不知所措,呆呆地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美丽的行人说道。
"我叫阿鲁?托巴迪埃。把我抚养长大的人通常就叫我迪埃。"
"我还没说你可以坐呢!"少年不由自主苦笑了起来。确实是个怪人,不过看起来倒没有什么恶意。
"我是药师,通过使用药物,治疗别人的疾病和伤痛来收取酬金。"
这个叫迪埃的少年特意说明自己是药师,是因为在这个大陆上,医师和药师的概念并不一样。医师除了能用药物进行治疗之外,还可以用巫术将寄居在人体内的病魔驱赶出去。如果这个病是由于别人的诅咒而产生
的,那么医师还起到了破解咒术的作用。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直到3个月前才初次下山,所以对很多事都不懂。"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刚才会有那种傻乎乎的反应。
这个少年其实也相当的漂亮,不过他的美和那个叫作迪埃的行人的美在性质上截然不同。
迪埃是一头略带金色的茶色长发,而这个少年却留着短短的黑发。
他个子小巧,一身淡淡的赤铜色肌肤,手脚纤细健美。他的眼角有些向上翘,看起来非常有精神,表情也是变化多端,充满了活力。
"我是---拉克西?阿达"少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拉克西---"
迪埃似乎一脸大惑不解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装成男孩子呢?"
"啊!"
少年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原本缓和下来的空气,突然又冒出了无形的火花。
不过,紧张起来的也只有拉克西一个人而已,迪埃仍然是一脸若无其事的温和样子。
"臭小子,你是在故意找茬儿吗?"
拉克西将原本已经放下的剑又紧紧握在了手里。
"找茬儿---当然不是。"
迪埃摇了摇头,长长的头发也随之摆动了起来。
"如果冒犯到你的话,我愿意向你赔罪。可我确实知道你是女性呀。"
"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说我是女人。"拉克西脸色僵硬地大叫。
"可是,你的气确实是女性的气呀。"迪埃一脸困惑地回答道。很显然,他因为对方出乎意料的反应而有些不知所措。
"气---"拉克西觉得自己又快要昏过去了,为什么这个家伙总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呢。
"气是什么玩意?"
"所谓的气就是---"
迪埃眯起了眼睛,这样一来,即使是在明亮的地方,也能看清楚气了。
"就是包围在人体周围的光。"
"光?"
拉克西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自己身上有那种东西。
"不只是人类,所有生物的身上都会散发出某种光线。那也可以说是一种生存记号吧。不过普通人是看不见它的。"
"那你看得见喽?"
"对,你的气好美,比任何人都要耀眼。"
迪埃看着拉克西,似乎因为她夺目的光芒而轻轻眯起了双眼。
在如此美丽的双眼的注视下,拉克西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片红潮。害得她不得不庆幸自己是站在篝火旁,而且肤色原本就带些红色。
"抚养我长大的人曾经说过,药师原本必须能看得出人的气才可以。因为所有的疾病都会反映在人的气上。"
迪埃仍然在继续凝视着拉克西。而拉克西仿佛是为了斩断这视线一样,将手中的剑咚的一声杵在了地上。
"人一旦得病,气就会变得混浊。而如果心存恶意的话,气的颜色就会变得非常难看。不过,你的气却非常清澈。"他接着又加了一句,"你是个好人。"
(什么嘛---)拉克西象闹别扭似的转过了头去。为什么每次和他说话都会变得牛头不对马嘴。
(这家伙果然是个怪人。)拉克西心想,(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怪。)
"那么,你要去哪里呢?"拉克西试图改变一下话题。再和他谈什么"气"的话,她真要受不了了。
"哪里?"迪埃张着嘴傻傻地重复了一遍。
"就是目的地啦"
"目的地吗?我不知道。"迪埃摇了摇头。
"不知道?"拉克西皱起了眉头。
以一个少女而言,她的举动似乎有些太男性化了。不过,从这些举动来看,她假扮男人的年头应该也不算短了。
"我还不清楚自己的命运,所以抚养我长大的人让我自己去寻找一下。
"我要问的不是什么人生的目标之类那么夸张的东西啦。"拉克西焦躁了起来,再和这个迪埃谈下去,连我的神经都要不对劲了。
"总而言之,我是要问你去什么地方啦。"
"啊,你是说这个啊。"迪埃完全无视拉克西的焦躁,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很认真地回答道。
"我要去哈以达?亚登城。"
"呼---"拉克西听到两人的目的地不一样后,立刻松了一口气。不过在心底的深处,却多少搀杂了些许的遗憾。
两个人面对篝火,共同渡过了到天亮为止的那一段时光。不过两人之间却很少有什么对话。
这多少是由于拉克西虽然确认了对方没有恶意,但却始终无法放松警戒心的缘故吧。
迪埃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向拉克西借了四弦琴弹奏了起来。虽然他的技巧不是很高明,但音色却极为请清亮。这清凉的声音,回荡在无人沙漠的夜空中,而它的听众,大概也就只有天边的明月和繁星了。

不久,夜色开始逐渐褪去。当清晨的逼人寒气逐渐缓和起来的时候,篝火也正好燃尽了。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增加新的燃料。
拉克西整理好行装后,将沙子盖在了篝火上面。迪埃也同样带好了行李。不知是不是要带着药物的关系,他的腰带上挂着好几个布质的小包。剩下的部分则和拉克西差不多,是水和食品之类的东西。
两人一言不发地离开岩石,迈向了沙漠里的道路。
"再见。"拉克西踏上道路后说道,"如果你要去哈以达?亚登城的话应该走这边。"拉克西用手指了指岔道口的一边。他们所站的位置正好是路口。"我是这边---"拉克西在另一边的路上大步流星地走了几步后又转过了头来。
"你也早点去找你的那个什么命运吧。"
"我知道。"
也不知道迪埃听懂了没有拉克西话里的讽刺,他只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拉克西再次向前迈开了大步,这次她没有再回头。
迪埃默默地注视了一阵她的背影,也踏上了自己的行程。
两个年轻的行人,就这样踏上了不同的道路。环绕在他们的周围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沙漠。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