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X的人物档案-志勇草雉篇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  所属连载:X的人物档案作者:玖月

X Character File-志勇 草雉
脚本:大川七濑
译者:玖月
导演:本田保则,音乐:周防义和。
声优:志勇草雉-中田让治;猫依护刃-野上YUKANA

草雉

[独白]

猫依护刃小姐 拜启

小姐,身体好吗?
信回晚了,抱歉。

因为在富士山演习,直到今天才收到小姐的信。
今天有陆上自卫队的迎新会,稍微喝多了一点。字很难认吧,包涵包涵。

东京怎么样?
小姐是在三峰神社长大的吧。
三峰也就是绮玉吧。
东京和绮玉虽然相差不大,可是小姐是不是会想家呢?

小姐原本是和奶奶2人一起生活的呢。
这么一来,小姐和奶奶都会觉得寂寞吧。
与朝夕相处的人分离,一定度日如年啊。

见到你正在找的"同伴"了吗?

那会儿我也正好有空,想去好久没去的国会议事堂看看。
所以顺路送你,不用客气。

对了。小姐请我吃的冰淇淋很好吃啊。这么看来,我应该是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吧。小姐告诉我的……是哈根达斯吧?美味极了。
多谢。
下次我还要和陆上自卫队的弟兄们一起去。
自卫队里,不知为什么,喜欢吃甜食的弟兄很多呢。
爱喝酒的人就更多啦。

这么一说,小姐的酒量也很好呢。
说是奶奶叫喝的话就能喝很多呢……

[剧情]

与护刃初逢之日。
草雉要送护刃去国会议事堂,二人一起前往地铁站。

草雉: 哦--。小姐,酒量好吗?

护刃有点难为情。

护刃: 不行--。说不上酒量,只是能喝一点点。陪着奶奶的时候可以喝一点。
草雉: 一点,大概是多少?
护刃: 论壶的话7壶是极限了-

护刃谦逊地微笑。
草雉则豪放地笑出来。

草雉: 能喝7壶的话,很了不起了!

草雉很高兴的样子。护刃则有点着急。

护刃: 那!那个!!能喝酒的女孩子……你不喜欢吗?

听到护刃的问话,草雉有点纳闷,不过还是笑着回答。

草雉: 我也喜欢喝酒。能一起喝的话再好不过了。

护刃展颜而笑。

护刃: 太好了!

好象松了一口气,用手抚了抚胸口。

草雉: 不过,为什么孤身一人从绮玉来这里呢?
护刃: ……

护刃低下头,笑容之中透出一丝寂寞。

护刃: 为了和"同伴"见面。
草雉: "同伴"?

草雉觉察到护刃的话意味深长。

草雉: 是意趣相投的同伴吗?

护刃笑了。

护刃: 不是。
从未见过的同伴……

草雉"笃笃"地叩了叩护刃的头顶,和蔼地说。

草雉: 如果是些好孩子就好啦。
护刃: 是啊!

二人并肩走向原宿嘈杂的人群之中。

护刃: 那个,可以问个问题吗?
草雉: 嗯?
护刃: 志勇先生……
草雉: 啊啊,叫我"草雉"就行了。只有在队里才叫姓氏的。
护刃: 队……?
草雉: 那么,想问什么呢?小姐?
护刃: 那个,草雉上班吗?
草雉: 算是吧!
护刃: 在哪儿上班,可以告诉我吗?
草雉: 啊啊,没关系的!

草雉笑着对护刃道。

草雉: 是自卫队。

护刃吓了一跳的样子。

护刃: 自卫……队?
草雉: 对。陆上自卫队。过一会儿还要去市谷的自卫队驻地呢。

护刃好象心儿怦怦跳的样子。

护刃: 哇――。我还是第一次和自卫队的人说话呢!
草雉: 我也是第一次和女中学生两人单独交谈啊!

二人一起笑起来。

护刃: 那个……自卫队的话,是做什么具体工作的地方呢?
草雉: 问得这么郑重其事,真难回答呢。

草雉笑了。

草雉: 都是一些家常事儿。
有时候被派到北海道去清运积雪,也有时被派去救灾。
护刃: 真辛苦的工作呀!
草雉: 现在的中学生也很辛苦吧。

犬鬼见前方有人,叫了一声,提醒护刃。

护刃: 啊!

护刃察觉到,避让开来人。

护刃: 好了。

幸亏犬鬼提醒,才没被撞到。护刃弯下腰来向犬鬼表示感谢。

护刃: 谢谢,犬鬼。
草雉: 是它提醒了小姐前面有人吧。
真是一只好狗。
护刃: 它叫"犬鬼"。
草雉: 犬鬼?
护刃: 狗的"犬"和神鬼的"鬼",犬鬼。

草雉轻声笑。

草雉: 你真有个好名字啊!

草雉抚摸着犬鬼。犬鬼喉间发出高兴的声音。

草雉: 是小姐起的名字吗?
护刃: 好象是的。
草雉: 好象?
护刃: 记不起来了。说是我小时候,2岁生日那天给起的。
草雉: 那么小就能写这么难的汉字,真了不起啊!

虽然不明就里,草雉还是表示很佩服。

护刃: 可是现在汉字却学得不太好。

护刃也为草雉的爽朗所感染而笑了起来。

护刃: ……因为犬鬼是唯一的伙伴。
即使谁也看不见,谁也不能理解……还是最最重要的伙伴。
草雉: 犬鬼能够成为小姐的伙伴,一定也很高兴的。

犬鬼象是应和草雉的话般叫了一声。

护刃: 我……。
以前一直被说成是说谎的孩子。
谁也看不见犬鬼……、谁也不理解……。
他们说我总是说些看不见的狗的谎话。

护刃虽然强忍,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尽管如此她还是努力地微笑。

护刃: 所以……。
能遇到知道犬鬼的事的人……
真的……很高兴。

最后,护刃泣不成声。
草雉轻抚护刃的头。

草雉: ……拥有不同于常人的"力"的人,也会有不同于常人的"痛苦"。
不过,也会有正因为这种"力"才能感到的"幸福"。

草雉语声温和。护刃擦了擦眼泪,看着他。

草雉: 和犬鬼在一起,就只有痛苦的事而已吗?
护刃: 不!

护刃拼命地摇着头。

草雉: ……小姐能与犬鬼相会,难道是种不幸吗?

因为流泪,护刃的声音也有点含糊。

护刃: 不是!是幸福……的……。
有很多快乐的事……
草雉: 以后,可能也会有非常艰辛的事等待着小姐。
不过。
也还有一堆好事等着呢!
护刃: ……嗯!

护刃看着草雉,用力地点头。

草雉: 好啦。别哭啦。
四周的人都拿当我是诱拐犯的眼神盯着我呢。
护刃: 对、对不起!

护刃赶快拭去了眼泪。

草雉: 哦。到了到了。
在这明治神宫前乘地铁,马上就到了。
护刃: 那,那个!
草雉: ?
护刃: 我们……还会见面吗?

草雉的样子多少有点惊讶,但立即又微笑着回答。

草雉: 是吧。
护刃: 谢谢!

犬鬼叫了一声。

[独白]

小姐。

这么说来,小姐对东京的道路好象不太熟悉啊。
当时送你到了地铁站,又看着你走进去,结果却还是走反了方向啊,真让我吃了一惊。

哦,再说信的事。
一点也不麻烦呀,甭客气了。

能和小姐交谈,我很高兴。小姐能给我来信,我也很开心。

只是小姐看来好象很忙啊。不要紧吧?
不要太勉强自己啊。

演习的时候,在富士山拾了一些漂亮的花瓣儿。
按约定的,附在信中一并寄给你。

纤薄的,漂亮的橘色花瓣。
要采摘那些尚在开放的花儿,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就拾了散落在地的花瓣。
这花儿和小姐很相称呢。

但是,富士山的自然气息也减少了很多。
树木花草,鸣虫飞鸟,仅仅过了一年而已,就变成这样……。
山脚附近好象造了座工厂。
倒不是说工厂本身有什么不对的……。
只是,原先在那里,应该是有片树林的……。

哦,字真的是认也认不出了。
这次就说这些吧。

小心身体。
睡觉时可别着凉了。

好了。下次再聊。

志勇草雉

又及。
下星期天有空吗?
我带你去一家美味的蛋糕屋。犬鬼也一起来啊。

[完]


附录:大川七濑先生访谈

与护刃相关的故事


------ 草雉篇的部分基本都与护刃有关呢。听了护刃篇再听这篇,感到双倍的乐趣呢。(笑)这也是有意安排的吗?
大川: 这次的剧情CD中也想作一些关联剧情的尝试。不过,因为不是同一天录制的,所以声优们又多跑了一趟。(笑)

------ 内容好象是在护刃篇稍后。为何不选用相同的场景呢?
大川: 如果是小说或漫画,叙述人称的视角变化,虽然是同样的场景,也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但CD就没有这种变化,尤其是这次的剧情部分,决定不插入旁白……。所以就把剧情稍微错开了一些。另外,在漫画方面,二人的篇外篇情节也是前后相联的。这样就比较好写了。

------ 从内容来看,好象草雉和护刃互相通信的样子呢。我们都吃了一惊啊。
大川: 让草雉写信,这件事大概也是个错误吧!(笑)

------ 就看这些的话,感觉护刃和草雉感情很不错。
大川: 原作中也打算描写二人出游的场景,有了这个就更好理解了吧。

------ 草雉和犬鬼说话时,是不是也知道犬鬼是"看不见的狗"呢。
大川: 当然知道。问那些看得见"幽灵"的人,也是这样的感觉。和平时能看见的是同样的,就觉得它确实在那里,也确实能看见。

------ 也就是说虽然是不寻常的狗,却也能象对普通的狗一样抚摸它吧。
大川: 对"看得见"的人来说,那也是司空见惯的平常事。

------ 草雉参加的自卫队也是个特殊的团体呢。
大川: 在[X]的设定中,天之龙、地之龙的每个人都一一对应某个特殊的团体……。这样的话,对草雉而言还是自卫队最合适。(笑)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