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剑心同人][毯子大赛]THE BLANKET SCENARIO
主页>ACG厅>同人小说>翻译作品  所属连载:[剑心同人]集体翻译-毯子大赛作者:R

原作:THE BLANKET SCENARIO by MadamHydra



场景:毛毯
最终版:03/17/99
最后修订:04/03/99
本故事为《夜巫女物语》的外篇,发生在正传前8年。是的,这篇故事的结尾,会导致未来斋藤向高木时尾的求婚,但此篇中并不会涉及。对不起啦。
另外,本篇为老少皆宜的良识版哦。=^-^=
欢迎评论意见,一如既往。^_^
+++++++++++
暴风雪,两个人,一条毯:斋藤时尾篇
浪客剑心同人作品 作者:MadamHydra
(Chelsea小姐的同人竞赛参与文)
预定情景:浪客剑心中的两个人物在暴风雪中被困在了一间小屋。天气严寒,不盖毯子睡觉一定会冻伤。而现在——只有一条毯子?!
——————
版权声明:
《浪客剑心》为作者和月伸宏与白泉社/索尼音像并相关机构版权所有。本作中所有人物是未经授权的引用。本作纯以娱乐而不以商业为目的。本作中作者原创部分为作者本人版权所有。
*********
[明治三年]
斋藤一一脸不爽地望着屋里唯一的物事。
一条毯子。
错当然不是在毯子本身。那也不过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毯子而已,没什么值得要前·壬生狼的三番队队长用冷酷阴鸷的目光来对待的——被那人非同寻常的眼光一扫,再勇敢的男人也会觉得膝头发软的。
男人的视线转向窗外,凛冽风中雪花飘飞,风暴越来越大了,纵然是只在屋前几丈远的青松,看来也不甚清楚的样子。
(他妈的鬼天气,大四月的下什么雪?就算是在深山里也没有这种道理……)
可现在他就在大四月的雪天,一心想追寻那些可能吞噬了明治政府的腐败阴谋中关键的人物,而身后则是那些他想追踪的人派来的敌手,不择手段要把他手里的名单取回。斋藤一略微收紧了眼眸。那些家伙竟然还敢叫他是叛徒!而政府中的那帮肥佬,自是乐得听见这种控诉。他们都怕他……也确实应该怕。
一群阿呆。不过等到他得到名单,他就能发现其中哪些只是阿呆而已,而哪些则是真正的阴谋者。
这就是他现在的处境,既是猎人,也是猎物。刚从暗杀者的浸毒暗器下死里逃生,就又在京都百年一遇的大雪中,被困在了小木屋里。
似乎这还不够糟,他是和“她”一起被困住了。
他回头看了那年轻女子一眼,她正静立在玄关,等待他开口或者做出决定。这就是高木时尾,世上似乎没什么东西是能让她感到困扰的。
她没有抱怨。当他把她从家中拽出,而那些混蛋的打手正在门外几乎把大门拆掉时,她没有抱怨;当他在他们上一个停留处把她从二楼的窗口推出,以避开随后赶到的忍者杀手时,她也没有抱怨。
对此他颇为感激。在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下,他不知自己是否还能够忍受柔弱女性的呻吟或怨言。他弯腰拾起毛毯,待到起身时猛觉眼前一黑。
“阿一!”
纤柔的双臂搂住他的腰部,以远非符合外表的坚强力量将他支撑起。时尾让他慢慢坐到地上,然后跪坐在他身边。
“妈的。”过了好一会,头晕的感觉才过去,他低声诅咒。时尾柔声答道,“天冷的缘故。而且你从上次中毒后也还没能完全恢复。”
他无声地望向那女子,时尾将他湿透的羽织脱下。她轻碰了下他无袖的里衣,确定那还没被浸湿,然后将毛毯抖开,披在了男人身上。还在孩童时代就不喜欢被人照顾的男人,意外发现自己对面前女子的举动,并无拒意。哪怕是在他最脆弱无助的时候,他也不在意将衣服脱下,好让她能帮他疗伤。
清冷的指尖很快掠过男人的前额,带来清凉冰冷的感觉。时尾将她的行囊放在地板上,柔声道,“若不早点休息,你可能会再发烧的。”
斋藤抬眼,见她起身正座,姿态曼妙优雅。
“你呢?”
她微微一笑,“我没事的。”
“啧。你身上穿的衣服可不够抗寒哪。”他们两人都是如此。天气是突变的,一瞬前还是暖春的阳和,转眼间就成为天寒地冻的严冬。
“可我没病啊。”她冷静答道,“而现在只有一条毯子。”
“我知道”,他回道,语气不是很好,“可你要穿着那湿透的衣服过一夜也会生病。那我可就麻烦了。我们能不被后边那帮混蛋追上的唯一办法就是两个人都别生病,那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都得暖和和的。”
她看了他一晌,低声道。“是的,你说得对。请原谅我的固执。”
时尾无声地将和服外罩脱下,她一层层单衣地褪下,直到身上只剩了最里层的里衣。严酷的寒冷中,他和她脱下的外衣,很快被冰冻板结。
她在他身边坐下,他用毯子一角盖住她的肩膀。她的距离近到可被毛毯盖上,但却不会接近到侵犯他私人领域的地步。
“你怎么弄到这么湿的?”他低声道。
“树上的雪落了下来。”
“什么?你竟然一直都没说?”
她抬头看他一眼,只答。“你说不要开口的。”
他回想了起来。对方那些混蛋的人几乎要追上他们了。身体还没能恢复的他,让她保持安静,自己则在一边等候伏击。她确实是一声没出——就算冰冷的雪落在了头上,就算脸上沾染了追杀他们的人的血迹。甚至是现在,当他瞪视着她,看着雪水从他的发梢滴落,落到额前,缓缓流下,直到鼻端——
他紧皱了眉。“天啊,看你的头发。”
她挽起黑发挤压着,水从发梢滴落。
“哦。”她将发簪摘落,最后的一丝限制解除,她轻摇了下头,瀑布般的黑发落下她的肩头,掠过他赤裸的手臂,感觉象润湿的缎子。
他被她的动作所吸引,下意识地看着她用毯子的一角擦干头发,再用手指将杂乱的发屡梳开。她抬头时,他猛然惊觉,立即转开视线。
他本不应该让她留在身边的。
“今晚是我们都睡呢,还是我来守夜?”她喃喃问。
他从思绪中惊回,看向窗外一片不透明的白色。
“这种鬼天气,该不会有人到处乱跑。就算真有那种笨蛋,应该也找不到我们。睡觉。”他说完,躺到了地板上。
他并没期待能安然度过一夜。他不喜欢和他人共享床塌,连妓院中的女人也不行。但时尾没必要知道这些。她可能比他还需要睡眠。
时尾沉思般地看了他一会,他开始想不会在这种时候,她突然想到了那些贞淑呀之类的教育吧。不管怎么说,她可是大家闺秀。他可以不顾那些毫无意义的社会礼仪,但他母亲当年也是教过他的。他知道年轻的姑娘不该和陌生男人睡在一起,更别谈还盖同一条毛毯了。
但看来,时尾想的不是那些东西。过了一会,她在他身边躺下,她的肩膀微微与他的相碰。哦,不,她一定是在想什么其他的事情的,和他自己一样,这女子是可以因时因地而选择忽略那些礼法的人。
他早就知道时尾不是普通的年轻小姐。她可不是那种到处可以遇到的无脑女人。时尾很强,能控制自己,最重要的是,她还很聪明。这点当她把他从京都的河里捞起,瞒过维新政府的那帮人,照顾他恢复健康时,他就很明白了。
他可以信任她,她不会轻易惊慌。他可以信任她去按照常识做事,并且能够服从命令……
他可以……信任她……
这是他失去神志前最后的想法,接着,他就沉入睡梦中。她发上的清香伴他入梦。
——————

时尾醒着,细数身边男人缓慢平稳的呼吸。过了好一阵,她坐起身,看着他清瘦严峻的面容。确认他是真的熟睡后,她将手缓缓放在他的颊上,低头在他唇上微微一吻。她抬头时,他在梦里发出轻微的抗议声。
“很快就到了。吾爱。”时尾柔声低道。“很快,你就会苏醒,那时你会知道我是……”
这样说着,她在他身边蜷身睡下。在那漫长严寒的夜里,她静听雪落,无声守护在她熟睡的爱侣身边,乌黑的眸色渐渐溶入暗夜。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