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圣传同人]乾达婆之 涅磐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枕霞


(一)
夜,月凉如水,刺痛着我的心。轻扬的风,却如刀片一般割噬着我。
这美丽,优雅,神圣的天界,对我——乾达婆王和东方将军的独生女却是万劫不负的地狱。
我已下定决心要颠覆这万恶的世界。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我想到这里,唇边居然浮上了一丝凄苦的笑意。
“小姐”,胆怯的声音穿越了我的痛,“将军……回来了。”
“哦?”,我面无表情应道。
“小姐,将军是不是知道……您……,您还是躲躲吧”
“我?我没做错任何事情,我躲什么?错的是他!是他……”
“将军请小姐吃饭。”侍卫传过话来。
来了,我的父亲,愚钝的父亲。你的女儿已经将一切安排好了。
我换上我最美的服装,把自己打扮的美丽动人。要他知道,他有一个多美的女儿。而且。我要让他看看,我没有他的关爱,依然活得很精彩。
宫廷的走廊好长好长。我已经几百年没到他们的城中去了。好象时光倒流一般。
从小,父母就都不喜欢我。因为他们彼此憎恨着对方。只是因为门当户对才走在了一起。母亲,乾达婆族的王,天帝的乐师。似乎是曾经有情人,却被杀了。父亲,堂堂东方将军侍国天。有很多不能告人的秘密。他不是嫡传,却被天帝钦点。他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赢得了命运。我还是婴孩时,天帝要抱我,我闻到不好的味道,竟挣扎的抓破了他的脸。父亲吓的脸色煞白,当场要杀了我给天帝赔罪。还是阿修罗王劝下了。从此,我也失去可在善见城的“邀宠”的机会。自从我知道那是什么味道后,我庆幸。父亲就更不喜欢我了。保姆和我独自住在我飞翔的城中,只有大的庆典才看到他们。锦衣玉食,没人看管,没人关心的生活便是我的写照。正因为此。我就象一个王,随意奖惩我的奴仆。培养势力,排除父亲的眼线。而且,在他们的城了布满了眼线。一定会有用的
。我要变强。
父亲和母亲也不在一起。各干各的。
今天还真希奇,父亲母亲我永远不在一起的三个人居然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心底,我冷笑了一声。提起裙角坐下。
我冷冷的审视着我“敬爱的”父母,好久没有见过父亲了,有多久我也想不起了,他的面容还是那样的英武,挺拔。说真的。如果我没有发现他的秘密。真的会以为只是因为我是那个女人生的,他便不喜欢我。
无意识的我瞥了一眼我的母亲——我温柔似水的母亲——却只是一潭死水。此时深深的低着头,我知道。您怕脸上的伤使我伤心。母亲呀,我怎么会呢?我只会唾弃你罢了。你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一个从不关怀我的人,我有什么权利关心您呢?从我有记忆起,各种紫青的伤痕便是您唯一的装饰。懦弱的你,只会用泪水和逃避来疗伤,却换来更多的伤害。懦弱的你,只会对着我——这个被你带到世上的无辜的孩子——无情的呵斥。好象你的不幸全是因为我的存在。居然,还爱上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孩子,天天为他以泪洗面,真是耻辱。你为我流过泪么?我厌恶的别开了眼。转而直直的看我“伟大的”父亲。除修罗王之外最受宠的父亲。
父亲也一直盯着我,眼中的怒气弥漫在宫中,死一般的寂静。
“你去过禁地?”他先打破了沉默。
我吃了一口汤,皱眉:“汤凉了。给我换一盘”
“是不是?”
“禁地?”我款款的放下勺子,歪着脑袋,俏皮的答道,“我怎么不知道?”
“啪”父亲抬手,打了个响指。
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被抬了上来,母亲和众宫女发出尖叫。
“小姐”,微弱的声音从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上发出,“我……”
我仅仅用眼角冷冷的瞥了一眼那个东西,心想“不仅没用,还叛变”
“你不怕么?”父亲用脚提那东西的同时问我。
“怕?我在那里看到的东西比这可怕多了”我突然笑出声来答道,“我的城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好笑 。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我缓缓站起,高傲的转身。
“你站住……”他怒吼。并抽出了剑。
“记忆可以被抹杀,但,爱恋是无法被割断的,如果我依然爱他,无论轮回转生多少次。当我再看到他是。我会再次爱上他,这是你们无法阻止的。”其实我还不懂什么是爱,只是不愿父亲那样嚣张。
“是么?他不会转生的,而你也不会死掉的,我亲爱的孩子,天界已赐予了你无穷无尽的生命!”父亲似乎很得意。
“那么,灭门是一种玩笑把?”
“报——”一个小兵闯进来,“帝释天兵临城下。”
如果有人这时看着我的话,就会看到我松了口气甚至一缕得意挂在我的唇边。我知道,明年的今天,不会是我的忌日。
“你小心点,那是天帝寄放在我这里的东西。你不要不时抬举,我以后再收拾你。”他依然不忘教训我。
我顿了一下,用天帝吓唬我?哼!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母亲胆怯的声音:她……怎么了……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接着是父亲的怒吼:“都是你生的好女儿”

(二)
我傲然但快步走回我的城,慌乱的脚步几次踩到我的裙。差些跌到。不是怕死,虽然我逃过一劫,却也会在不久死去.我希望那天快些到来,看到他受到惩罚。然后我就可以了无牵挂的死去。是又想起那地狱。
其实连我自己也未察觉到。我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勇敢。我的手在袖中颤抖个不停,仿佛又一次进入了那个地方。
我第一次找到那里是我还很小的时候,也就一百多岁。在大典后,我因为母亲的呵斥和父亲的冷漠独自走回宫。
信步走着,却迷了路,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阳光是透不过来的。阴森森的,透着诡异。不时的有一两只奇形怪状的鸟兽窜出,嗷嗷声不绝与耳。风阴冷刺骨。我有些害怕了,便往回走,抬抬头看看路。似乎无路可走。“天界还有这么阴森的地方”。我有些生气。脚步也重了。惊动了林中的生灵。突然,一只鸟从草丛中跃起。向我扑来。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地轰然出了个大洞。顺势我的身体就掉了进去。头也被什么碰了一下,昏了过去。
“好黑”。我什么也看不到。揉揉眼,想站起身。手却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还湿湿的。
这时我的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但我情愿永远在黑暗中,便看不到这幕惨剧。
几张人类的完整的皮挂在墙上,眼睛还在,向我暴突着。有时还会随风摆动。墙角是一堆白骨,地下是一些残肢,头,一段胳膊,腿,尾巴,心脏……多数尺寸和我一样大。但好象多数是妖怪,还有人的。血流的到处都是。屋当中,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一些刀具。我早已吓的忘记怎样尖叫。更不敢看身下坐的是什么。
许久,我的魂魄才从其他什么地方回到我的身体中。平服了我惊恐的心,才听到身后有一声声的呻吟。缓缓的回头。三两个木桩上钉着几个妖怪。好象还没死。其中一个开口了:“你……逃……啊……”声音便弱了下去,我竟不怕了站起来想拿点水给它。但这里只有血没有水。它看出我的意图,对我说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我无法,只好呆呆的打量它。是妖。有一条长长的尾巴,黑色的头发居然和我的一样长。是女的呢!真可怜。我被父亲打。没有流血就好疼。她被钉着一定很疼。
良久,她又开了口:“你……味道……好。是……他的……晚餐。”旁边的另一只妖伤的不重,瞥着我说:“快走吧。我们都是妖怪,是玩物和食物。……有几个恶魔常常扫荡我们的村庄。把女人和小孩抓到这里。其他杀掉。折磨完我们就杀掉大的,吃掉小的。……有些误闯的人类和你的同类也被……,走吧不过,帮我个忙?去拿刀。我不要再做玩物!”
我简直不相信我的耳朵,不相信的望着它。“去吧。给我尊严。”垂死的眼中居然闪着坚定。
我挪到桌前,心头仿佛被重锤打了一下。闷的透不过气。我凝望着那刀——有与我相同的气的刀,只是……只是……怎么会。我的恐惧全变为了愧疚、痛苦、悲伤和耻辱。他们是因为级数的不同而察觉不到我便是那恶魔的孩子。如果知道他会不会吃了我?突然我明白刚才他说的是:“他们喝血!”我不禁又打了个冷战。
正在我自怨自怜时,从洞口又跳入一个白影。我一惊,随即平静下来: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那不是父亲,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尖尖耳朵和一条大尾巴的小妖狐。当他也适应了这黑暗同样被吓了一跳。但更多的是愤怒。他发现了我和木桩上的生灵。轻盈的一跳,跪倒在那个快死的黑发“女人”前。
“妈妈。我来救你了。”那狐狸说。顿时泪流满面。女人这次迅速睁开了眼,不知那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喊道:“藏马啊,你……你……来作什么。我……我……这样苦为了谁?你为什么自投罗网?他们抓到你决不会让你速死的,你杀的那是个将军呀?快走吧,求求你。”女人的声嘶力竭的一段话夹杂着儿子的哭声喊声。分外凄凉。“以后不要到天界来,不要报仇。只要……只要……你……过的好……”那女人的头又低了下去,却瞥见我:“也带她走吧。好可爱的孩子”
我心里一热,第一次被称为可爱,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注定我命苦。
“我不走,我不走”儿子哽咽的说:“母亲啊!你知我我历尽了怎样的艰难险阻才找到您,我怎能眼睁睁的看你死去,您是孩儿我全部的生命,全部的信念。连您都保护不了,我如何生存在这个世上。”
“如果你死了,便辜负了我的心,等于是你杀了我”女人又喃喃的说,“孩子,替我活下去。你的幸福便是我最大的快乐。”
女人终于为儿子燃烧了她残余的生命。这便是伟大的母爱?为什么我丛未拥有。
狐狸居然没有哭,静静的跪在他母亲的血迹中。唉,爱不过如此。我心想。
他转过头来,我终于看到他的面庞。是那样的秀气而充满英气。眼睛不大。却光彩夺目。晶莹透亮的琥珀色,如此纯洁,比婴孩的眼睛还纯。好美啊,比天宫中任一颗宝石都美。那样坚强,比我见过的勇士都坚强。他不过比我大几岁吧。
“你想被吃掉?”他一改刚才的形象。冷冷的问我。却向我伸出手来。
“不。我还有未完成的工作。”我一笑。掂起刀。走到木桩前,深深的行了礼。“来吧”我用尽全身力气向他的要害砍去。“来世你一定要幸福。”我已笑不出了。“你也是”它却微笑着,死了。
回头,那被唤做藏马的孩子错愕的看着我。
嫣然一笑,“各人有他特别的幸福。藏马。我们快走吧。”

(三)
我带着他回了我的城,让他在这里养伤,练功。父母是不会来的。宫女们都是我的人。他会很安全
的。
开始,他很冷,不笑也不说话。只是拼命的练功,练妖气。我故意在他身边弹琴。这时他就会露出好温柔的眼神。渐渐的,我们熟了。
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什么叫温柔。他也常常讲他母亲的故事。他很关心我,我也关心他。但我知道他不能在天界一直生活下去。
“你要变强,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是我每天对他必说的话。
“我一定会变的很强。不让母亲的悲剧重演。”这是他的回答。坚定的回答。
实际上,我是怕父亲发现他。再落入血池地狱中。我总是避开父亲和天帝。我看着他们,就闻到腥风血雨。
我们在城里很快乐。他是我最好的听众,我的桌子上永远有还带着露水的百合。在天界,也许是我的气起了结界的作用。连他练功,我们也丛未被发现过。直到……今天。
大概父亲太忙了。今天才去他的“福地”也难怪。帝释天搅的天界都快翻个了,哪闲情逸致。其实我早就作好准备了。
昨天我和藏马一起又到那里拜祭了后,我送他回魔界。他步入魔界后我转身就走。我怕我在看着他就不愿意死了。我必须死,我不愿活下去了。]
回到我的城,我拿出从父亲那里偷的城防图。让我的人带给帝释天。我亲自到军前。赐予他们酒食,不过,代价是昏睡百年。呵呵,还是藏马给的药。藏马呀,我今天就帮你报仇。让这一家灭门。我是再也不能弹琴给你了。
做完这一切。我回到我的城,拿上我的百合,抱着我的琴。在父亲的寝宫内,静静的等着,等着……
母亲闯了进来,看见我,惊恐的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抬头寻找侍卫却无一人。便冲过来,拉起我的手,“快走,别让任何人抓到。快呀。”
“夫人,你的飞马。”是母亲的仆人。
她那里来的力气居然把我抱上了马。自己站在地上。这还是我的母亲么?“我不走,我要留下来。这儿是我的。”母亲可以回乾达婆族。我……不愿。
“孩子。我丛未关心过你,就让我尽一次心吧。你恨我,我知道,我不求你原谅我,求你,听我一次话吧?”
我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看着她,好象我从没见过他。
远处,我看见:父亲冲进来了。父亲举起了刀。天!你干什么。
父亲一刀劈向母亲。
母亲的身子登时软了。
我看着。突然抬头用我的气,将父亲打出几丈开外。扑在母亲身上:妈妈!你不能死。我原谅你,你要活。
母亲睁开眼。慈爱的看着我:“我远离你是怕他那你来要挟我,所以,我不能爱你。你不爱我,他也无法要挟你。…………他的秘密,阴谋太多了太丑陋了。”突然,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别恨夜叉王。他……是……你哥哥。”我顿时脑中一片空白。任凭她的手从我身上划过,划过我的脸,我的臂,我的手心,我的指尖……
“帝释天……你这个……”传来父亲恐惧的声音。
抬头,帝释天强劲的刀风将那丑陋的恶魔劈成了两半。鲜血如樱花般散在我的身边。好强,我见过最强的刀风。他也能这样强吧?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血雾散开,我看到了帝释天,他也在打量着我。
天!银色飘逸的长发,琥珀色的眼睛,秀气而充满英气的面庞。冷冷的眼神。那强劲的气仍充盈在我的四周。我完全呆住了。呆呆的吐出一句。
“做……你的……你……爱的人……,一定……很……幸福。”我知道,这是我的遗言了。
他的眼神突然变的很温柔。只是一刹那。可是,我看见了,真的好温柔。
“你,从此是我的乐师了!”扔下这句话。他转身走了。
我颓然倒地,为什么不连我也杀了。
可是,我不想死了。我好想再见他一面。
难道,这就是爱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