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Clover同人]平行空间:CLOVER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式微

平行空间:CLOVER


I want happiness



四月的一天,刚和妈妈吵了架的我走在街上,吵架的原因是我要报考历史系而她不同意,吵架的后果是我走出去而她不打算理我。
那一天的早晨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一天我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和黑色的牛仔短裤,边缘上有着发光的银色镶边。那一天我的亚麻色头发洗得很干净,微微地散发着太阳的香气。那一天的天气好的要命。那一天我遇到了织叶。


我看见织叶的时候她是坐着的,坐在地上。地上有草,绿色的草,开白色的花,有着很清新的香味。那天她在白色棉布的短袖外罩了一件黑色蕾丝的缕空长裙,侧着头,黑亮的卷发遮住大半的脸庞,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那时她在哼着一首老歌,轻轻地,断断续续地。轻柔而沧桑的歌声从空气中伟过来,有着微微泛黄的陈旧。于是我走过去,说嗨,今天天气真好,你在找什么?
她抬头看我,于是我发现她有精致的脸和红润的嘴唇。她的湿润而明亮的眼睛望着我,然后说,我在找四叶的三叶草。


那天我就一直坐在她的旁边,看她找四叶的三叶草,我于是知道了我们身下的这片草地上草的名字叫三叶草,白花是三叶草的花,或者可以叫他们白花苜蓿。而四叶的三叶草代表着幸福,如果找到四叶三叶草就可以得到幸福。
我说这是童话你也信啊,她认真地看我,眼中有不可动摇的温柔,她说她信,但是四叶三叶草真是难找,她找了两天也没找到一根。
我投降,我说你真厉害。但是你为什么要找四叶的三叶草呢,幸福对你又代表什么呢。当然你不愿意说也可以。
她望着远方低低地笑。她说幸福就是和他一起得到幸福。她的笑容像四月的阳光一样温柔,所以我完全忽视了那句话像绕口令一样难缠,而且是循环定义。后来我知道那个男人叫和彦,琉·F·和彦。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不太好。她说我叫织叶,纺织的织,叶子的叶。
我说,我的名字叫素。在中文里是白色的意思。

然后她轻轻地唱:

我渴望得到幸福
我渴望得到幸福
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成为你的幸福

请带我离开
远远地带我离开
离开这个地方
带我离开


天色晚了,于是我起身离开。走的时候我对她说再见,而她只是在晚风的磁蓝天空下扬起手来,脸上是清丽而遥远的笑容。
走出很远我再回头时,她又低下头来,寻找那不一定存在的四叶三叶草。晚霞在她的上方乱云飞渡,身下则是开着小朵白花的大片绿色草地,在黯黯的光线中褪成墨绿的颜色。她低着头,微微地弯着腰,黯淡的夕阳给她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那是一个苍凉而美丽的姿势。


回到家我习惯地想叫老妈,却突然想起我们应该还在冷战中,于是我摆出苏联一样的脸。妈妈故意不理我,在我进门之后也一直没回头,上菜时乒地把碗一放。我说妈妈价钱别拿碗生气,而她看了我一眼还是没理我,于是那天吃饭的时候29寸的彩电闪着光,发出声响,带着一点嘶嘶的杂音,在我们之间。除此之外,没有其它。
其实我很想说妈妈我爱你,因为我的确是爱她的,她笑的样子,她做家务的样子,甚至她骂我的样子。但我知道有些东西她是不会依我的,因为他希望我有一个好的前途,或者说她也爱我,而我们两人一样的固执。所以我们都不会妥协。


第二天是星期天,所以我又一个人出去。走到那片草地上,她果然又在那里,侧着头坐着,卷曲的黑发一丝一丝地垂在肩上。
我说嗨,还在找四叶三叶草啊。她轻轻微笑,她说没有找到四叶三叶草之前她是不会回去的。
我笑了,我想她应该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而且至少已经大学毕业。
她哼着歌,轻柔地哼唱着,白皙的手指拨开一片片的草叶。我注意到她的手指纤长而细致,泛着极薄的像瓷器一样透明的光。


带我离开
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笼中的鸟
不能飞翔的鸟
不会哭泣的鸟
孤单的鸟

因此请带我离开
我渴望得到幸福。


你很喜欢这首歌呢,我说,这是首很老的歌,不过我也喜欢。你唱得真好,比歌星还好。不过你为什么要让别人带你离开呢?
因为不幸福
那么带你离开你就会幸福了吗?
……不知道。不过,会幸福就好了。
我在心里叹气,然后我问,你想要谁带你离开?
她望着我,她的眼睛里有水晶的透明,在她的眼睛里我看见我自己,在她长长的睫毛下,缩成很小的样子。

那么你呢,她说,你想要谁带你离开?


我看着她,看了3秒,然后一头倒在清香的草里。眼睛里于是只剩下一片明净的蔚蓝色天空。
怎么了?她问,我说错了么?
我说没有。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别人带我离开呢。
因为你的眼睛里有忧郁的光,她说,你不快乐,你所处的地方使你不快乐。你想离开这里,但是没有人带你离开。
我沉默,我感觉她在望向我,于是我看着她。她细长而美丽的眼睛中有关切的神情。
想听我讲我的故事么,我说,虽然会很闷,而且老套。
她轻轻点头,于是我开始讲。


其实也的确老套。父母离异,于是和母亲相依为命;喜欢的东西不被认可;被以为是朋友的人轻易背叛。是每一个小孩子都会有的不足道的烦恼,但在自己看来却变得严重。
她静静地听,偶尔抬手掠起自己的长发,然后她终于开口。
对你而言的幸福就是做自己爱做的事,她说,而你母亲的幸福就是让你得到幸福。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可以沟通呢。
我说,不行的,有些事情不能妥协。我和她很像,或者说太像了,我们彼此了解对方的顽固,所以谁也不开口,只会等待对方的软化。
她说为什么要那么固执呢,坚持的结果有时并不会好。
我望着天空,天上有鸟,白色的鸟。小小的白色的鸟轻盈的飞过,我看着它,然后我说其实歌里的鸟很像我。笼中的鸟,不能飞翔不会哭泣的鸟,孤单的坚强的鸟,生活一个又一个笼子里,只有变强再变强,否则就会被淘汰。所以爸爸说要走的时候眼泪根本流不出来,因为我已不再会哭。
她沉默,然后她轻轻抱住我。她的发丝上有新鲜的香味,像绿色草地上白色的花。
我很喜欢你,她说,所以我希望你幸福起来。如果我有四叶三叶草就好了。那样我们大家都可以幸福。


之后的几天我上着学,从七点到五点,所以我不再去那里。我戴着眼镜,记着笔记,拎着很重的书包匆匆的走。蓝色的校服是天空的颜色,可是高三的我没有时间仰望蓝天。

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家唱片店,于是有一天听到他们在放那首歌,那首织叶最喜欢的歌。


请带我离开
远离这个地方

沾湿了的翅膀
缠绕着的手指
融化了的身体
重叠着的心灵

带我离开
我渴望得到幸福。


店门上贴着海报,是一个模糊的女人的影像。脸色苍白,嘴唇红润,眼角有银色发光的眼影,卷曲的黑色长发上缀满珍珠;黑色蕾丝长裙反射着盈盈的光,背后是机械的翅膀。她在歌唱。在她的手中握着白色机械羽翼的黑色话筒。据说她最后是死在舞台上的。

她歌唱幸福,然而她并不幸福。


后来我又去了那个地方,那里依旧有芳香清新的气息。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在风中摇摆。然而织叶不在那儿,只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闭着眼,似乎在听风的声音。
他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只是脸上有风尘和沧桑。他随便地穿了一件长的白色风衣,在不很冷的风里,风衣的下摆轻轻地飘动。他的身形挺拔,黑色的发上有阳光的色泽。
后来他突然睁开眼睛,于是他看到了我好奇的目光。他对我微笑,所以我走了过去,我说叔叔你也喜欢三叶草吗?他笑一下,说他对花草并不是很有研究,但他的一个朋友喜欢。
然后我们沉默。然后我开始低低地哼着,带我离开,我渴望得到幸福。我的声音比不上织叶的一半,但是我在他的眼里看到惊奇。
他说现在居然还有人知道这首歌,这已经是5年前发表的歌了。我说因为这是关于幸福的歌。他的表情忽然变黯。他说,但是喜欢这首歌的女孩很不幸。

我突然想起问他的姓名,于是我就问了。我叫和彦,他说,琉·F·和彦。

我看着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变得古怪。
织叶的……恋人?
他的表情同样地不可思议。他问,是谁告诉你的?
我说你应该快到她身边去,她是个很好的人而且她真的很喜欢你,她说过她的幸福就是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他盯着我,固执地重复,是谁告诉你的?
织叶,我说,前几天她一直在这儿,找一片四叶的三叶草。
前几天?
是的。
可是她死了已经5年。他说,他的眼睛里闪过忧伤的光。那首歌就是她唱的,在她死的那天她还在唱着那首歌。那首歌的名字叫CLOVER。她唱得很好,可是她很不幸。

我后退了一步。

那么我看到的是谁呢,这几天在这儿寻找四叶三叶草的又是谁呢。她的影像明明是那么鲜明,她的歌声明明那么甜美和忧伤,她的笑容明明是那么温柔,她明明曾和我说话,她明明告诉我,她喜欢我啊。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她绯徊于世间的灵魂么?

我转身就跑,听到男人在后面的喊叫,也不再回头。

我突然想起海报上的女人,她的装束明明是那么熟悉的。我终于想到那双眼睛,模糊的不清的海报上的眼睛。在水蓝的眼影和金色的睫毛下是那双眼睛,湿润明亮而温柔的眼睛,我看过的眼睛,织叶的眼睛。

那张海报上的女人是织叶。
她死了,已经5年。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又站在了那片三叶草的草地上。
似乎是夜里。有风。很大的风从划叶间掠过。我看到了在片大片的白花盛开在绿色的草地。不再是星星点点,而是火焰一般地燃烧着,在月光下闪着莹莹的光。我看见织叶站在天与地的交界处,大声地歌唱。


带我离开
我渴望得到幸福

初次的心愿
成为了最后的愿望

这里是妖精等待着的
我们两人的约定地点

因此请带我离开

为了忘却现实
为了停留在梦幻之中
为了永远能够思念你

带我离开
我渴望得到幸福

我从来没有听到她这样大声的歌唱,她的声音空灵而美丽。她穿着海报上的衣服,黑色蕾丝的长裙在草地上铺开,卷曲的长发上缀满珍珠。她的双手交握着,似乎是做着祈祷的姿势,又似乎是握着一个不存在的有白色机械翼的黑色话筒。

织叶。我轻轻的说。我来了。
她的微笑遥远而淡然。你见到和彦了吧,他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你已经死了。
是的。织叶低下头。我可以预测自己的死期。但只能预测而已。我喜欢唱歌,也喜欢和彦,但我还是死了,死在舞台上。
那么为什么要回来。织叶,没有生命的人会幸福吗。
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7天。如果找到了四片叶子的三叶草,我和他或许会在一起。但是我找不到。


我们长久的沉默。远山的微风里有清凉的香味。月亮的透明的光寂静地飘洒。这个女孩静静地看着我,目光里有平静和温暖。
你是5年来唯一称赞我的人,她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开心的笑。你应该在阳光下奔跑而不应该在黑暗里行走。如果我有两片四叶的三叶草我一定会分给你一片。
我笑了。是阳光的笑容。织叶,谢谢你。
她的手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冰凉,却有着柔软的触感。
你一个人在这里,要好好的。风很大,我要走了。
她的身体轻轻浮起。她的手在我的手中变得没有重量。她的背后长出了白色的机械的羽翼。我透过透明的月光看她。她的脸闪烁着月光的颜色,渐渐地模糊不清。
我在天上看着你,还有,素,你要幸福起来。


我在阳光中醒来。窗帘拉了一半,7点的阳光流泻进来。我发觉我在流泪,冰冷的泪挂在眼角,并不落下。在白色的枕边我发现了一点绿色。

是一片三叶草。

四叶的三叶草。


那天我把所有的时间花在路上,却始终没有到达目的地。我找了很久,却找不到那一片三叶草的花园。按着记忆走去,只看到一条繁华的街道,无数的人在其中行色匆匆。

那么我究竟是在哪里遇见织叶的呢。织叶又是在哪里歌唱的呢。我清楚地记得她歌唱时拂过草地的微风,大片大片散发清新香味的小小白花,天空的蔚蓝和草地的绿色。织叶就站在那里,微笑地歌唱。
我只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吗。或者是进入了她的记忆。黑色的妖精在梦里唱着关于幸福的歌。寻找着幸福的女孩,和寻找着女孩的男人。而现在一切消失。

我坐在路边,哼着那首歌,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潮水一般涌过。很多美丽的女孩子,有着精致的脸,整齐的套装和漆黑的头发,她们的脸闪动着青春的光彩。不久以后我也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行进在各种各样的路上,不去看天空,不去看星星,不去看野花,在水泥的丛林里行走。
但现在我坐在这儿,手里是一片四叶的三叶草。我还是我自己,现在,此时,此刻。
我看着四叶的三叶草。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回到家里,我走到母亲身边,她在切菜,背对着我。那是一种忙碌的身影。
妈妈。我说。然后把头俯在她的肩头。突然想哭。
她侧过脸来,短短的头发划过我的脸。她的头发里和身上有母亲的味道。傻孩子,怎么了?
这个,送给你。

是水晶玻璃镇纸,中心有一片四叶的三叶草。即使在玻璃中,依然有着好看的轮廓翡翠的绿色。我看到了妈妈的笑容。
这是四叶的三叶草,我说,妈妈,祝你幸福,我爱你。
她有些奇怪地望着我。她说你是不是打算贿赂我?我笑。我说,我不再打算选历史系了。
那么你选什么?
电影电视编导。也许以后我能自己投资拍一部动画片。然后买一栋有大片草地的白色房子,让你住在里面。
我微笑,我在这一瞬间看到了织叶的眼睛。很温柔。
希望你幸福,妈妈。



其实有什么是真实的呢。其实又有谁是真正幸福的呢。
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的幸福,也许我们都必须放弃一些自己的幸福。
或许我真是一只鸟。笼中的鸟,不能飞翔,不会哭泣,只是,经常地唱出能让我所爱的人快乐的歌。我注定是要安静地居住在自己的笼子里的,所以,不去想外面的蓝天。


带我离开。

可是我已无法离开。



“早晨。”
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在鸟笼里睁开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机械的兔子微微地鞠躬。
“是一个寻找幸福的梦……”
阳光透过机械的小鸟的羽翼洒在室内。
“今天,那个人就要来了。”
女孩的绿色眼睛淡淡地微笑了。
“带·我·离·开。”


END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