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樱之死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青铮

题记:从字面上来讲,所谓“樱冢护”,应该是“樱的墓的守护者”吧。

今夜东京下了雨。
世上如果有雨也浇不灭的火,那就是死者的磷火,和生者的灯火了。所以雨中的城市像极了一座巨大的坟场,徒然地闪烁流动着神经质的磷光。
埋着多少腐烂的梦,风干的心,惨白的感情和死一样的话语的无情的坟场。我那些小小的所谓罪行的事,投向这淡漠的空间,激不起一点回响,人群散开来又聚拢,稍停后继续流动,什么也不会留下。
那么歉疚又有什么意义,罪恶感又有什么意义,已然物化的人群,还要坚持把他们当做“人”,又有什么意义。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母亲。
每一次杀人前,我都会说那句话,那句父亲对你说过的话,
“你知道吗,樱花树下,埋着死人。”
我的话像寂寞的雨点,落向虚妄的空间,人们投我以怀疑的惊慌的恐惧的绝望的眼神,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话。
就像你当初回答父亲的一样,
“那埋在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因为这句话,父亲要了你;因为这句话,你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碎裂成泥;父亲杀死了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无论你爱还是不爱,无论你认识还是不认识,直到你终于杀了他。
就这样,你成了樱冢护。
就这样,我成了樱冢护。
那一年,我杀了你--无法逃脱的命运,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把弑亲的命运加在我身上。
而我,认了。
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天是不是下着雨,樱花是开着还是落着,我甚至记不清你垂死的容颜的美丽与可怖,你说了很多话,比十五年里的话加在一起还要多,仿佛你又回到了认识父亲时的那个少女,明媚活泼得有点饶舌的少女,父亲告诉你,樱花树下埋着死人。
你说:“那埋在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这句话,成为父亲的死因。
“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杀死你,一个你宁愿自己死去也要让他活着的人,一个你唯一愿意死在他手上的人,一个你爱他胜过爱世上一切的人。从现在开始,星史郎,去找那个人吧。然后,用尽一切办法,让他杀你吧,他就是新的樱冢护。”
多么可悲的命运,不是吗。杀人的樱冢护,终其一生,不过是在寻找一个杀自己的人。可是,其中未尝没有某种惨淡的幸福之感--我看过太多人,我杀过太多人,太多人,至死也没有找到自己愿意为之去死的东西。
你说呢,母亲。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平淡的微不足道的故事,我很愿意对谁讲一讲,但那个聆听的人,还没有来。
只有樱花年复一年地开着,落着,由粉白到淡绯,由淡绯到死灰,那么绚烂,那么悲哀,那么纷繁,那么寂寞,血顺着我的手指滴落,温热、冰凉、腥冷、芬芳......
一个小小的偶人一样的孩子,有着纯净的绿色的眼睛,眼泪汪汪地仰望着我,小声问:
“那埋在樱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他叫做--皇昂流。
99.9.4.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