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摘译]明治剑客浪漫谭之土方岁三
主页>文学院>创作相关>翻译相关  所属连载:[摘译]明治剑客浪漫谭作者:玖月

天然理心流
土方岁三 Hijikata Toshizou 1835~1869
作为新选组副长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剑士

土方岁三,名义丰,天然理心流门下,新选组副长。身高五尺五寸有余(约180厘米),体格与当代青年无异。从现存的照片上看,土方岁三肤色较白,眉目英俊,穿起洋服来很合衬。据传在京都很受女子欢迎,相信此话并非虚言。岁三立于人群中卓尔不群,其外型有不少特征:新选组的队服,以及束额的钵金。钵金内侧刻有“尽忠报国志士土方义丰”的字样。以试卫馆时代与其他门派比武时用的大红色绳子,将饰有涂朱皮铜的钵金系在额头,在脑后打结,红绳的末端悠悠地垂在背后。佩刀也很有来头,令人难忘:土方岁三身佩太刀、胁差各一柄,太刀长二尺八寸(约90厘米),名为和泉守兼定;胁差长一尺九寸五分(约65厘米),名为堀川国广。长长的太刀,护手上镌着一朵岁三最爱的寒梅。任何细微之处都体现出国粹的精神,这就是岁三的风格。
这样的岁三,剑法则与传统国粹的剑道背道而驰,是以实战为目的的剑法。
回顾京都时代,人们脑海中浮现出“刀被血蚀”的字句,绝非夸大其词。在这样的环境中,剑技的修炼必须极其现实地以斩杀对手为目标。抵达京都之后,岁三不在道场露面,对于练习用的竹刀,更是不屑一顾。据传,从浪士队中选拔人员组成新选组时,为了锻炼队员们夜战的本领,他特地准备了一间暗室,令队士以真剑练习。新选组在京都的活动决定了其性质逐渐转变成暗杀集团。在此过程中,岁三的实战剑法起了很大作用。
在此,略为回顾一下岁三的经历。岁三出身于东京多摩郡,是富裕农家的四子。十一岁时以丁稚奉公离家,然而一年都没满,就转到姐夫佐藤彦五郎家帮忙去了。佐藤爱好剑道,家中设有道场。试卫馆年轻师傅近藤勇前来代教,渴望学习剑术的岁三以师事之,一面帮忙药材生意,一面发奋磨砺剑术。令人意外的是,岁三很晚才正式入试卫馆,成为门生是在其二十五岁的那一年。不过,不久之后他就成为该馆四天王之一,试卫馆也渐渐发展蓬勃起来。此时近藤应募去京都参加浪士队,岁三也随同一起行动。
新选组成立之后,当上副长的土方岁三好似化身为厉鬼。对倒幕派予以弹压、将背叛者严刑拷问、把局中法度彻底贯彻、对犯下过失的人则即刻命令其切腹谢罪。岁三就是以这样严酷和断然的态度来锻炼队士们。为了使新选组众人团结起来,唯局长近藤马首是瞻,岁三竭尽全力,煞费苦心。因此,他被称为新选组独有的“集团战法”的创设人。他管束组织的智谋和才能仿佛与生俱来,似乎命里注定要吃这一行饭。
新选组作为无情的暗杀集团,为幕府效力,活跃在幕末的风云变幻里,而他们的辉煌终于也成为过去。在鸟羽伏见之战中,幕府军大败,新选组随之败走江户。在流山,岁三与近藤勇死别之后,率领新选组残部朝北方转移,转战会津、仙台和虾夷一带。以夏本舰队为依靠,岁三在箱馆·五棱郭扎下阵脚,为在虾夷地区建设“虾夷共和国”而战。然而,在官军强大的攻势面前,旧幕府军的旗号只能越来越黯淡。箱馆陷落之时,岁三身边兵士寥寥无几,寡不敌众,结果被枪弹击中身亡。从他入门试卫馆算起,刚好十年。享年三十五岁。
“今后的战争,刀剑长矛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凭这些,根本无法与洋枪火炮抗衡啊。”
伏见战后,回到江户的岁三曾如此怅然喟叹。最后的剑士留下的遗言,给武士时代画上了终止的句点。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