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摘译]明治剑客浪漫谭之斋藤一
主页>文学院>创作相关>翻译相关  所属连载:[摘译]明治剑客浪漫谭作者:玖月

一刀流
斋藤一 Saitou Hajime 1844~1915
新选组的实力派,维新后仍仗剑生存的人

斋藤一,流派属一刀流,与冲田、永仓并称新选组三大剑豪。出生在江户,其父山口佑助,原为足轻,通过购买株券当上了御家人,斋藤一(原名山口一)是其次子。十九岁时,在小石川与人发生口角,结果失手斩杀了一位旗本(将军的家臣),亡命去到京都。山口佑助有个叫吉田的朋友在京都开道场,斋藤一便寄住在吉田家里。剑法属一刀流,但究竟在何处修行不得而知。
一八六三年(文久三年),斋藤闻知新选组招募队士,就前往应征,时年二十岁。一入队就当上队长助勤,二年后被任命为三番队长、剑术师范头(总教练)。作为刺客,其剑才在暗杀活动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在禁门之变时期,他与永仓新八等人一起,刺杀了长州藩奸细御仓伊势武、与萨摩藩里通的五番队长武田观柳斋,以及正在剃月代的荒木田左马之亮等人。
一八六七年(庆应三年),伊东甲子太郎从新选组脱队。斋藤察知伊东有意策划暗杀近藤勇,而向身为新选组局长的近藤报告。随后,按照近藤的密令,斋藤以卧底的身份潜入伊东的高台寺党。在油小路之变中,新选组得以铲除伊东这个心腹大患,斋藤的谍报活动功不可没。由于一度执行秘密任务,归队时有诸多不便,故而再度改名为山口次郎。在纪州藩的三浦休太郎遭土佐藩士伏击的事件中,他与九名队士一起,在月黑风高之夜与敌人交手,在混乱的白刃战中存活下来。
鸟羽伏见战后,新选组流离转战甲州、流山一带,后驻扎在会津。会津是新选组的上司松平容保之城。这座城池,是德川宗家放弃战争之后,不幸成为官军猛攻的挡箭牌的悲剧之藩。战斗中,因队长土方岁三负伤,山口次郎下令撤退,并且临危受命,成为新选组代理队长。白河城攻防战后,尽管伤愈复出的土方重新担任起队长之职,会津势力的颓败之色已经日渐浓厚。新选组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随土方北上作战,另一部分留守会津。山口留了下来。会津藩对作为幕臣之子的山口有恩,于情于理,他都无法弃城离去。
斋藤,也就是山口,就这样在会津定居,与当地女子结婚成家。明治维新之后,由于政府对前新选组队士采取镇压的手段,斋藤又更名为藤田五郎,改头换面进入警视厅,担任警部补的职务。
曾经作过刺客的他对自己的儿子也非常严格。据说他曾经埋伏在儿子归宅的途中,出其不意地跳出来,以竹刀狙击。儿子大惊失色,斋藤见状,怒叱道:“士道之人,怎可不知觉悟!”作为剑豪,斋藤也曾数次拔刀斩杀未够觉悟之人。他这样叱责儿子,也是用心良苦;这句话对他而言,是最宝贵的精神支柱。然而,刀剑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
一九一五年(大正四年)的一天,觉悟到死期将至的斋藤在屋内以坐禅之姿安然离世。
据传,斋藤之剑狂气四溢,绝非寻常剑术。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所谓白刃战,并不是说,敌人这样砍过来时,可以有章有法地格挡和反击;实际上只是互相斩击,象在梦中一般。”
从他本人的述怀来看,词句中并不见半点狂妄嚣张。斋藤为人虽有些性急气短,浮沉不定,在剑之路上却认真拼命,从其对上司的忠心耿耿来看,也是个天性诚实的人。斋藤作为剑豪的姿态,也正体现在这一点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