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曹正演奏会观
主页>影音室>音乐相关作者:Minyue(菠萝)

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曹正演奏会观感


  我很后悔看了这样一场音乐会,因了它,我几乎要对古筝鄙视起来。

  这是一场以纪念河南筝派大师曹正为名的古筝演奏会---大概这也是我对它殊无好感的原因之一:河南筝是我不太喜欢的一个流派,虽说中州古调这名字听上去就大气非常。

  但是你绝不能将我的恶感归咎于先入为主或偏狭,因为该场演奏会除去传统的河南筝曲外,还有许多其他流派的代表作:比如山东的汉宫秋月、渔舟唱晚,浙派的高山流水以及一些潮州筝曲。让我感到恐怖的是,绝大多数曲目都采取四人乃至以上联奏的形式。国人在普及传统艺术时是惯常采用人海战术的,以前有一打包青天站在舞台上齐铡陈世美,如今就有了“渔舟唱晚”协奏曲之类的东东。算什么呢?我不由得在台下一阵阵的冷笑。

  平心而论,我有时是很偏狭的。虽然笑官一再的嘲笑打击我,我仍然坚信中国古乐的最高境界乃是由心生情、因情发声,鼓一曲则能合天地之韵,动神鬼之心。“昔师旷三奏,而神物下降,玄鹤二八,轩舞于庭,何琴德之深哉!”每每读来,都激动莫名。当然,这段赞美之辞是献给古琴的,筝自古以来就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乐器,其实既然情由心生,心意到则足矣,又遑论用什么演奏呢?罗密欧的情诗、情话和情歌在朱丽叶听来会有高下之别吗?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要纠正人们的偏见,那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取缔这样的演奏会。因为在听过这样的渔舟唱晚后相信没有人会将筝和琴看作可以相提并论的乐器。这首曲子是做为全场的压轴戏推出的,只见一群身著各色袍子的小娘子抱著古筝鱼贯而出,密密麻麻坐满了一台,将个渔舟唱晚演奏的纷繁复杂,眼花缭乱,整首曲子几乎从头摇到尾,伴随着无数的花指,只觉得满场莺声燕语,好不热闹!如果没记错,渔舟唱晚之名应该来自著名的《腾王阁序》中“渔舟唱晚,响穹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一句,按照古代臭老九惯有的渔樵情节看,这应该是反应渔人同志超然世外,自得其乐的情趣,可是在这支协奏曲中,俺只能感觉到仿佛打渔船队作业完毕,奔向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急切之情。《尚书》有言“繁手淫声”,虽说有以偏概全之嫌,可也不无道理。中国古乐的关键即在一个“韵”字,如今很多人似乎将弹筝的速度、力度以及技巧放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就象该音乐会主持人所说,出现了诸如“亚洲第一快手”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称呼。我觉得演奏中国古乐真功夫还在音乐之外,中国的古典文化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修身养德,后博览古书、精通国学,方可弹出真正的好琴!

  也是这次演奏会上,唯一挽留了我对古筝信心的节目就是潮州筝派大师杨秀明奏的一曲玉连环,那叫一个悠然自得!这才是我所追求的境界啊!

  写完以上这些,又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有些偏激。其实中国的古代音乐也有所谓的雅俗之分吧,像我的一个网友就说,看完了8个PPMM同拉光明行后就喜欢上了这首曲子,虽说圣人云“吾未见有好德如好色者”但可见这种合奏形式还是为部分听众喜闻乐见的,我这样说也实在有些过份。不过其实我所指的是那种怡情养性的音乐,是需要在月黑风高夜焚香沐浴之后演奏才好,八成还能招一条半条蚯蚓蜈蚣之类的东西来听,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这场普及性质的演奏会也实在有些不公平,把这些写出来,并不是要标新立异或是标榜自己,只是表达我对古乐及筝的一些看法,与大家讨论。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