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琴筝之辩
主页>影音室>音乐相关作者:Minyue(菠萝)

琴筝之辩


  琴,大概是乐器之圣。这也难怪,史书上的圣人都和他有或多或少的联系---《广雅》上说神农造五弦琴,以合五行之说,周文王加两弦,以合君臣之道,至于孔夫子学琴三月不知肉味更是为知琴不知琴者津津乐道。这些成就了古琴至高无上的地位,唐人顾况在《王氏广陵散记》中说:“众乐,琴之臣妾也。”又由于和这些有德者千丝万缕的联系,琴成了古人心目中品位最高的乐器,嵇康在《琴赋》的序中言道:“众器之中,琴德最优”。还有人认为“琴者,禁也。禁止于邪,以正人心也”。

  筝就没这么好的命了,听听传说中筝的起源,和琴相差不啻万里:传说秦地有个老者善于弹瑟,他死后两个儿子为了得到老父的瑟,各不相让,最后只得将之一劈两半,就成了筝。我们是否得庆幸得亏他们的父亲不擅鼓琴,不然今天的筝岂非只有三四弦了?中国人酷爱为自认高尚的事物寻找一个更为神圣的渊源,而由筝的传说起源即可推知她的地位有多么不堪了。筝在古代装模作样的士人中是件不登大雅之堂的乐器,《乐书》中称她“非君子常御之乐”,魏文侯出使楚国,将筝随身携带,被讥为“君子不取”,而在宋朝,筝干脆就被逐出了雅部乐。

  唉,天理何在,秦筝何辜!咦,说到这里,其实筝很早就流行于秦地,李斯的《谏逐客书》中提到“弹筝博脾,真秦声也。”是否因为秦最初也算西夷,所以此地产生的乐器才为中原人士所不耻呢?倒没有看过哪些文献有关于此的正式记载,不过毫无疑问,古代士人对筝的抗拒充分证明了筝的无穷魅力。很显然,那些君子反对很多东西的理由都是因为她们太美好,怕自己没有抵抗能力,有玩物丧志之虞。

  筝的表现力比琴强太多。俺并不是要蹈古代伪君子的覆辙,重操是此非彼的故事,只是要对筝有个相对客观的评价。琴的音域也就是覆盖了筝的倍低音和低音区吧,清丽的中音、高音和倍高音古琴可就弦长莫及了。而这也正是云筝魅力所藏。

  在高山流水栏目中,同样的一曲梅花三弄,筝、琴风格迥异,哪个更为悠扬动听,不言自明。筝是水做的乐器,俺一直这样以为,至于筝的神韵在俺看来究竟何在,还得听下回分解。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