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Monster群像之后记:My Monster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  所属连载:Monster群像作者:Spiegel

《monster群像》后记:My Monster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原本什么都没有,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
最牛×的那个人说,不行。
于是,他花了一天的时间造出光。
光是个好玩意儿,有了它,可以看清很多东西。
但是,那人发现,在光出现的同时,暗也产生了。
第二天,他做出了天。
那上面有时会有彩虹,很漂亮。偶尔也会打个雷下来,据说能霹到坏人。
接着他又造了水。
有水就有食物。于是飞禽走兽,七七八八啥都出来了。
于是,大家都要玩一个叫“适者生存”的游戏。
第六天,那人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了一个男人。
很不完美。
然后他又造出个女人,以为这世界这么大,一定容得下。
但是,他没想到这两者的冲突是除了世界末日之外最可怕的事。
第七天,那人本来想休息,却发现一切都不得不重头再来。
不仅他自己要重头来过,大家都要陪着他重头来过。

一切都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那时,我看了论坛上几位前辈的帖子……
不……
那是我七岁的时候……
语文课上,老师教导我们怎样写字:
“落笔和提笔一定要有力!这样写出来的字才好看。写字的基本功,要在一开始就打好……”
那天的语文作业,是写五十个“一”字。
放学回家后,我的活动与往常一样:挨打、吃饭、挨打、写作业、挨打、睡觉。和平时不同的是,做语文作业时,我一直面带微笑:
在每划完一条横线之后,我都在线段的两端各重重地加了一“点”。五十个“一”字,莫不如此。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的心情,大概可以用“无比愉悦”来形容。
也是在七岁,我开始学画画。
上课的第一天,教我的叶老师就夸我“线条最流畅”,因为无论画什么事物,我都是几乎一笔到底。这个习惯,我一直保持了很久。
十三岁的时候,我作了一个重大决定。
那年,吴宇森的《纵横四海》在北京上演了。记得公映的第一天是个星期五,我特意逃学去看这部电影。别的不觉得怎样,倒是片中主角那“为画拼命”的精神很让我感动。于是,回家后我便以电影为构架,写出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但在写了一万多字之后,我又发现文字无法完全表达自己的感受,于是干脆改用画的。叶老师看了我的作品,虽然对线条给出了一如既往的称赞,但末了又加了一句:“太随意了。别人不一定能看懂。”
十五岁那年,叶老师要求我认认真真画几幅好画,用来参加什么比赛。以前只获过几个小奖的我,非常兴奋。
也是在那一年,我的双手受了伤。从那以后,我再也画不出什么“流畅的线条”了。甚至写字,我也必须比普通人加倍用力,否则就不能横平竖直。

剩下的日子,也就是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过去了。
直到《MONSTER》出现在我面前。
那个时候的我,刚刚从进行时的FTP上下载并看完了全套《寄生兽》,正百无聊赖地搜索着下一部能刺激我的漫画。这时,《MONSTER》映入我的眼帘。
一开始,我以为它也是部关于人类怪兽什么的少年漫画。于是把第一册下载来“试试看”。
应该说,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浦泽直树的画风,并不是我感冒的那种。(事实上,叶老师认为所有的漫画都不是真正的绘画,那种“一描再描”的线条令她无法忍受。很多和我同期的学生都因此被她骂得狗血淋头。)
但是,在粗略翻过几页之后,天马那句“那篇论文是你爸爸叫我写的。能派上用场我很高兴。”立刻深深抓住了我的心。
凝视着这个普通青年的双眼,我看到的,是自己。
从此便泥足深陷,难以自拔。

一些看过《MONSTER》的朋友,都对它略显松散的结构颇为不满。
一开始我也有点不大明白,后来才发现,《MONSTER》其实不是一部“连续剧”,而是“系列剧”。用一位前辈的话说,“浦泽直树是在把主角代入到一个个配角的故事中”。不过,我更倾向于那些“配角”才是真正的主角。
在初看《MONSTER》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大都放在了紧张的剧情上;但到了第二遍,吸引我的则是那些充满矛盾的角色。
因此,才有这个《MONSTER群像》的系列。
必须说明的是,《群像》更多地注重于分析角色的性格和命运,而对于书中很多深邃的主题,并未作出足够的探索。例如德国东西部的历史和现实矛盾,欧洲新纳粹的兴起,土耳其人在德国遭遇的排挤,欧洲人对日本人的看法等等;甚至对于善与恶的讨论,我也囿于能力而未能充分展开。

至于《群像》系列的写作水平,我个人认为,是逐渐下降的。
写作这种东西,对我而言就是“自言自语”。不会有任何人打断你,想写到哪里就写到哪里。
因此,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承受了很多现实中的压力,我的感情,才能比较充分地发泄在文字上。
而到了中期,我开始变得罗嗦。似乎多写一点,压力就能减轻一分。
最近几天,或许是看开了,或许是压力真的变轻了,我的文字,渐渐无所适从。
即使是现在,我仍然有难以为继的感觉。

双手受伤之后的自己是什么反应,我现在也不是记得很清楚,反正好不到哪里去。
如今过去了那么多年,我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无所谓了。但是,那天看到《浪客行》,我的泪水,居然又一次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没有了剑的钟卷自斋,连乞丐也做不来;不能再画画、连写字都有困难的我,与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但是,幸好,还有键盘。
就好像《MONSTER》,利亚特死了,马汀死了,葛利马死了;但是,天马不是还活着么?


据说这世上本来什么也没有,所以,最有本事的那个人决定造出些好东西。
但是,他同时也造出了很多问题、很多矛盾。
于是,他又造了一个东西,叫做“希望”。
有了这个,让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