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夜之潭·短篇漫评系列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Angunetta

夜之潭·第七滴水——《他在花园做了一个梦》 by吉永史
“这辈子,我只有过两次真正的恋情。”故事以这句话开场。
那时,他年少放浪,她青春无邪。他被她躺在树荫下草地上的“妖精般可爱的姿态”吸引,收起了挑逗的心,然后发现她就是自己全未在意过的订婚对象。当树林中的鸟鸣清晰地响在耳畔,他的手划过她的脸颊,他们坠入了情网。然而,在婚礼那天的早上,她的尸体摆在了他的眼前。那已经失去了温度的身体仿如两人初次相见时一样美丽,他多想听她睁开眼笑着再说一句“我可不是尸体哦。”他崩溃了,以最残酷的刑罚处治那个有嫌疑的流浪汉,但一切已不能挽回,哪怕他不停歇地呼喊她的名字。
多年以后,他继承了领主之位。当差点儿成为他岳父的男人提出还有一个女儿时,他毫无抵触地答应下来,在一个冬天结了婚,迎来冷淡的新娘——她的姊姊。新婚之夜,那个女人木然地接受他的抚触,伴着他的冲撞露出痛楚的神情。生疏的夫妻关系和女人早起散步的习惯使他成了一个勤勉的领主,但总有时候,一瞬间的回忆画面会令他抑制不住地痛哭失声——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再也不会醒来。
往东方国家远征的消息传来,他找到了能令自己减轻折磨的办法。踏上征途之前,那女人的反应不出他料想的淡漠,但有一个使他稍感意外的请求——在城堡四周播下花草的种子。看着女人的黑发在城堡下的土地上频频出现,细弱的双手粘满泥土,他不经意地有点失落,“丈夫就要远征了,她每天每天都在干什么呢?”
从下雪的故乡来到沙漠遍布的炽热之地。抹去被砍掉的头颅飞溅在脸上温热的血,他还未来得及战死沙场,远征就结束了。也许是离开了太久,遍地花儿映入眼帘时他不自禁地发出赞美。以前根本没有这么漂亮的路啊,是发生了天地变异还是花精下了咒语?他全然忘了那个女人曾经的请求,直到仆人提起。
在花园里他看到了女人的黑发,他轻唤女人的名字问起“你种这些花不会是为了我吧?”,不动声色的声音说“希望多少可以带给你的心一点慰藉。”刹时间,他的眼前模糊一片,这是他第一次为她之外的事情哭泣。
在庆祝他归来的宴会上,他邀请女人共舞,望着那双一度陌生的眼睛说“我爱你”,然后看两行泪悄然顺着对方面颊的轮廓滚落。“简直就像在做梦,我实在无法相信。”那一夜,他们水乳交融。他相信上天给了他第二次爱的机会,于是告诉女人自己那时的订婚对象原本是姊姊,“幸亏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死了,而你,现在知道这件事,心情应该也可以比较平静吧?”但是,女人的神情却不同于他的想像。你不恨吗?他马上将她的死与面前的女人联系在了一起,而且那么合情合理。接下来,有没有辩解,事实怎样,都已经不重要了。
“就只是那样。”女人的神情又回到了最初的木然,一转脸,他看不到那叫做绝望的影子。
狂奔,绕着螺旋的阶梯,任眼泪掠过耳旁飞向一边,到最高的窗口。他追不上,再也不可能追上。那黑色的长发从空洞的窗口坠落,他的狂呼顿在嘴边,成了一个惊惧与悲恸交杂的姿势。当他对她产生怀疑的同时,爱就结束了。
黑色的长发披撒,覆盖在她脸上。她不再醒来,就像她金发的妹妹一样。而不同的是,她躺在自己培植的美丽花朵中间,那些为他种下的花儿……

悲恋的故事。一个男人先后失去两个爱着他,并且他也爱着的女子。他一辈子的爱情已经燃尽,伴着她们一起去了他追不到的世界。然而一切都发生的如此自然,三个人的爱,三个人的痛,相互纠缠又丝丝分明。不是他抓不住,也不是她们绝然地松开了手,当路走到了尽头,结束便是解脱吧。
金发的妹妹成了他百媚千红中的惟一,他的寂寞和伤痛在黑发的姊姊处找到了慰藉。也许他从未放弃对第一个女人的爱;也许是被夺走了重要部分的人太过孤单,而第二个女人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所做的,成了填补他心中那个洞的救命稻草——你知道一个孤单的人总是很轻易就会被打动;也许他从未真心地爱过她,直到她不回头地坠入花丛中永眠,他才发觉爱的存在;也许两个女人都在无意间以最刻毒的方式带走了他全部的爱情;也许,这一切爱恨生死,都只是他在花园里做的一个梦……
谁清楚呢。不论有怎样的“也许”,故事已经落幕,再多的想像也仅是想像。他的爱葬身何处,只有他明白。
“这辈子,我只有过两次真正的恋情。”故事以这句话收场……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