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闲聊]冷酷仙境的温柔月色——关于《圣传》
主页>ACG厅>评论感想>漫画相关作者:白山千鸟

冷酷仙境的温柔月色)——关于《圣传》


让我为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古老的故事,一个崭新的故事,和许多流传不息的故事一样,其中有温柔也有冷酷,有爱情也有杀戮,有悲伤也有喜悦,有寂寞,也有解脱……那是一个曾经感动过我的故事——
三百年前,雷神帝释天起兵叛乱,战胜了天界最强的斗神阿修罗王,灭阿修罗族,杀死天帝,血洗三界,登上仞利天的至尊之位;三百年后,阿修罗一族唯一的幸存者——阿修罗王之子再起风云,有人预言,当这孩子齐集六星之后,将成为“灭天之破”……
命运的轮子,开始转动了,直到最后,小小的阿修罗王,坐在骷髅台上,俯视着血流成河的天界,浮现出魔一样的笑容……
但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到底有一种羁绊一种感情,将这似乎注定以幻灭和死寂结束的故事拯救了,仿佛临照在冷酷的仙境中那一抹温柔的月色。

还记得最初看《圣传》的时候,十年前一个阴冷的午后,书桌前垂着猩红色的窗帘,风从窗外的湖面吹来,年少的我,静静地翻着书页,仿佛听着一把古老的声音,在说着似是而非的故事——
“命运是不会改变的吗?”
有人回答:“是的。”
有人回答:“为了我想要的东西,连星星的位置我也可以改变。”
…… 就是那一刻,悚然动容。
这样的问题人类问了几千年,而答案,也无非是这样两种。
能够,或者不能。
那样的问题不是年少的我能够回答的,但也只有在那个年龄,才会去想那样的问题。
等到十年之后,看到《圣传》的终结,才忽然想起,自己曾为这样的问题困惑——
“命运是不会改变的吗?”
回答“是的”的女子,错了。
相信着“星星的位置也可以改变”的人,并没有改变任何。
……
已经过了为遥远的彼方虚构的情节而黯然心惊的时候,却又忽然记起了自己曾经是怎样的感动。也只有在十年之后,才明白,会改变的是星星的位置,不会改变的是人的心。
所谓命运的轨迹,其实是人心的痕迹。
当我们以为我们是为那不存在的地方不相干的人的命运感动的时候,其实是因为,我们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幻想、愿望、脆弱和恐惧,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可能的方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有的故事,都是关于人心和人性的寓言。
比如《圣传》赖以成形的印度神话与佛教传说,繁琐的修饰背后和大悲观主义的前提下,同样表现着对人心和人性的透彻了解。正如金庸先生所说,佛经中的天龙八部就是世态和人情的写照。
《圣传》中的众生相,又何尝不是如此——

年少的夜叉王仰起纯真的眼睛,说:“保护他,用我的双臂尽可能地保护他……”那是一句至死不渝的承诺,说着这样承诺的少年并不知道,要为这句话付出怎样的代价。(年少时的承诺大抵如此。)在那个起风的阴沉沉的天里,他回到夜叉一族生存、兴盛又灭亡的地方,轻轻地碰触其中一具僵死的尸体,已经不知是谁的尸体,而岩石一样的尸体就在他的碰触下寸寸成灰,紧握住双手,它们从指缝间飘走,什么也没有留下,一族的生命,一生的心血,都为了救一个阿修罗族的孩子而断送了。
但这样的举动是无法用是非来衡量的,同样是生命,该从何衡量它们的轻重对错。当夜叉一族灭亡之后,当小小的阿修罗王哭着说:“都是因为我,大家都死了……”成年的夜叉王露出温柔的神色,对他伸出手臂,一如多年以前的那个许诺,就是在那一刻,那已经不再是一句简单的承诺,那是良知。
所以,尽管在幻境里看到族人的尸骸,尽管知道是幻影也不停地说着“原谅我”,他还是说:“尽管如此,我还是要,保护他……”
而纯真美丽的舞者技艺,也就是为这样的夜叉王,愿意付出一切。说是年少时一见倾心的对象,也一直半认真半调侃地说着“第一眼看上的人,再没有用我也不会放弃”、“为自己心爱的人去死,是我的愿望”、“虽然是单恋,但我的喜欢是双倍的”等等,但在人生最美丽和辉煌的时候,她真的为了他,从容地死去了,那么,支持她的,也许不仅仅是儿时那天真的恋慕了,她是用一个女子全部的忠诚和柔情,来拥抱着自己的爱恋,有没有回应并不重要,因为她知道,她为之去死的那个人,是值得的。
于是飞扬的舞姿静止了,缓缓垂落,舞者半透明的飘带,就在这个时候,小小的阿修罗正笑着说:“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阿修罗也很喜欢技艺……”
小小的阿修罗王,在干达婆王的城堡里哭泣:“我还没有告诉技艺,我也很喜欢她的……”这背负着不幸命运的孩子,在这里体会到了爱的悲哀,那甜美而又可怕的成人的感情,有着丝一般长发和琴声的干达婆王,幽幽地说:“我喜欢的人要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我觉得那个人那么笨,但我还是喜欢,所以对这样的自己生气……”
但是小阿修罗天真地说:“你没有哭。”
是的,没有哭,也许她已经忘记了微笑之外的表情,天真的微笑、灿烂地微笑、狡黠的微笑,微笑着送走了自己的爱人:“我没有办法让你不要去,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不要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微笑着为天界的暴君、杀父的凶手弹奏绝美的乐曲:“只要您比任何人都强,我就是你的人……”甚至在砍倒爱人的时候她还在微笑:“你是我唯一爱的人,但是你不够强。”可尽管这样执着于力量,对强者几乎是无条件的服从,她的心里,总还有一把细微的声音,一直在说着另一个字眼吧,最终还是流下了眼泪,微笑着流下眼泪:“我喜欢强者,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但是,没有你的天界,我也不会活着……我,喜欢你……”
所以,曾有那样一个夜晚,小小的阿修罗王被她的琴声惊醒:“我听到了乐声,很悲哀的……如果,所有离开的人,都能够回来……”
那一夜,整个天界都在静静地聆听,从善见城无顶的高塔到北方边界魔物的城堡,从执掌星之轨迹的先知到朝生暮死的凡人,从天空城飞翔的宫殿到花之都地下的废墟,仿佛是血雨腥风之前那一小块清明的天,冷酷的仙境里一抹无限温柔的月色——

花之都俱摩罗部在变动中灭亡,俱摩罗王与魔族定下协约,在故城的废墟与族人的残骸中等待着复仇的时机,却在那阿修罗族的女子垂死时温柔而歉疚的笑容里,发现自己早是迷失了方向:“百花再度开放,一族重新复苏,是因为你,我才会有那样的梦想,你说你对我说了谎,我也,从来没有对你坦白过……”
阿修罗族的女子迦罗,用谎言和法术维持着虚幻的生命,即使身体已经死去,到底还有一点心思不死,化作一生中唯一的表白:“想一直留在你身边,所以说了很多谎言,无法解开的封印,无法出生的婴儿……但这其中也有真实,那就是我对你的心意。”
纵然最后一切都灰飞烟没,复国的野心和血脉的延续都成为泡影,至少他们明白了彼此的心意,至少他们还能相拥着死去,而那坍塌和毁灭的地下城池,就是他们的花之都,他们的乐园……

天空之城里纯洁的月光鸟迦陵频珈,有着无与伦比的歌声,仿佛极乐世界中偶尔漏下的一缕光,转眼又静静地回了天上,只留下一声小小的祝福:“姐姐,从今以后,请你,自由地……”
一向冷静坚强的迦楼罗王,就是那时迷失了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妹妹,就失去了人生的全部意义,只把“复仇”作为活下去的信念,作为自己的“自由”,矫健的金翅鸟,就这样在杀戮中折断了羽翼。
但是折翼的天空之女王露出幸福的微笑,仿佛有一双的温柔的小手为她带来了解脱,没有人能够把仇恨作为人生的意义而获得自由的,所以在她死去的视线里,浮现出的却是最爱的妹妹的模样,记起的,却是往日那幸福的时光:“亲爱的妹妹啊,能再为我唱一支歌吗……”
在空幻的歌声里,两个灵魂一起飞去了,天空中静静地飘落着洁白的羽毛,犹如传说中那一尘不染的歌声……

也许所有的传说里都有这样的女子,对世事的动荡纷扰一无所知,只是在漆黑的夜里点一盏灯,为心爱的人照亮回家的路;而所有传说的结局都是这样,那女子等候的人,终于有一天不再回来。
也许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这是世间一切厮守最后的结局,无论多么长久,多么完美,总有一天,有一个人会先离开。所以他们早就说好了,如果有一天,他不再回来,她也不要流泪,但是,“我履行了不哭的约定,可另一个约定,我没法遵守了,虽然你说过,即使没有你,我也要过得很幸福……可如果没有你,我是不可能幸福的啊!”
于是夜里熄灭了那盏小小的灯火,跌碎在岩石上,仿佛星星的碎片……

古老的神话里才有的情节,当星辰坠落的时候,当命运之轮转动的时候,星杖在结界中铿锵作响,神情恍惚的女子,长发和衣袂在朔风中狂舞,说出神圣而暧昧的预言。
预言者从来都是不幸的,因为清醒,所以痛苦;因为了解,所以寂寞。而纵然能够预言整个世界的去向,如果无法引导自己的心思和情感,结局同样是无可挽回的悲剧,而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就在于它的无可挽回,仿佛飞蛾投火。
高贵的尊星王犯下最荒唐的罪行,在囚禁和疯狂中结束了生命;美丽的般罗若用容颜的毁灭换来预言的能力,只为了为心爱的人斩断命运的束缚,然而回天无力;透明的面纱下忧郁的九曜,怀抱着寂寞的爱恋,在水牢中度过了三百年的时光,三百年也不曾磨灭那个人在她心中的身影:“如果这是我所爱的人最后的愿望,我愿意为之牺牲自己的生命……”
所以说感情才是所谓的宿命,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无法摆脱和改变的命运,即使高踞在众生之上,即使洞察着所有的天机……

帝释天,孤高的王者,高踞在众生之上,雪青色的头发半掩着瘦削端正的脸,却毫不掩饰额头上堕天的印记,那冷漠空洞的第三只眼,茫然地看着他杀人无数喋血三界才得到的一切。因为所有这一切,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他似乎满足了人们心底一个隐秘的愿望,无论是怎样的冷血,怎样的残忍,到底是为了一份隐秘的感情:“我也有我所要守护的东西,即使为之去死也没有关系……”
那是他的手永远抓不到的东西,只有在回忆的时候,他岩石一样的脸上才会掠过一刹那温柔的神色,他已经为那个人做了一切,甚至从天神堕落为魔物,这样强烈的执着和欲望应该已经不是爱那么简单的了,佛经中用三个美丽而可怕的字眼来概括——求不得。
求不得,因为那个人的心,是一片黑暗。阿修罗王,一切动荡和惨剧的缘起,温柔动人的微笑后隐藏着可怕的机心,用淡泊无为的态度埋下了所有不幸的种子,但是他最初的愿望,却是那样简单,简单得几乎带点哀怨:“让我的儿子,能够来到这世上,我知道他将毁灭一切,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给他一次生命……”
因为生命毕竟是美好的,即使是被诅咒的生命,即使是背负着厄运的生命,能够来到这世上,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紫色眼睛和黑色双翼的孔雀,同样有着堕天之印的人,已经站在魔族的边缘了,却始终微笑着,冷冷地旁观着,仿佛没有一点感情。直到遇见那和自己有着相似命运的孩子,所有悲惨的往事才一点点浮现,不被许可的诞生,禁忌的血液,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注定了似的,不可饶恕的罪孽……看到那和自己那样相似的孩子,一边哭泣着,一边与命运抗争,他第一次看到了救赎的可能,那层层血腥重重背叛后的一线天光,值得用生命去换取的救赎的天光:“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受到命运的控制,仿佛是无法摆脱,所以,我才更想看到,人心的联系,改变星宿的轨道……”

是的,“人心的联系”,空幻的设置和神的外表下,讲述的仍然是人的故事,人与人的牵绊、吸引、伤害、守护,等等。
这才是那些传说,永远迷人的原因。
我知道《圣传》的情节是一些老套,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有明显经不起推敲。但我同样记得被它们感动的时候,仿佛明知是一个个温柔的陷阱,还是曾不自觉的陷进去,又久久不能自拔。或者,这样的情节不能叫做“陷阱”,而是阅读中的乐趣所在,就像是创作者和读者之间的“约定”。那些被一再重复的情节,必定是人们最愿意看到的,最有生命力的情节,而所谓的“白烂”、“老套”,也许就是因为它触到了某种本原的东西,表现了某种真实的存在——

帝释天与阿修罗王的约定是一个陷阱,阿修罗王与夜叉的约定是一个陷阱,夜叉与小阿修罗的约定是一个陷阱,情如回环,恨似连琐,有时候觉得真的可怕,好像人生的意义就是一连串的约定,完成,或背叛。但事实上未尝不是如此,支持我们活下去并使人生有意义的事物,也许就是一些约定,与自己、与他人、与社会、与世界,所以聪明如CLAMP姐妹,才会如此钟爱这个字眼和这种设置——“让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吧。”

同样让人迷惑而动容的,是人心里的光明与阴暗:善与恶、是与非、爱与恨、自私与无私、冷酷与温柔……善恶未定的小阿修罗;将甜美的琴变做冷冽的刀的干达婆王;在冰冷的古堡里独自化身魔物的爱染明王;萧萧的笑容和游戏的态度下藏着堕天之眼的孔雀……同床异梦的吉祥天与比沙门天在临死前紧紧相拥;一心要复国的俱摩罗最终选择与欺骗了自己的女子长眠地下;一心要回去爱人身边的苏摩倒在了爱人的刀下;杀尽众生的帝释天不过是为了一句遥远的誓言……好像每个人心底都会隐藏着一些无法对他人说出的东西,都有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自己。“善恶同体”、“双重人格”也是CLAMP偏爱的设定,但谁又能说真实的人心与人性不是如此呢?有谁曾看进自己内心深处,那最幽微的地方?又有谁敢说自己完全了解另一个人?即使是最熟悉的人。

所以,我要说,《圣传》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它是遥远的,虚无的,仿佛彼岸变幻的雾霭,但如果你肯真的走近,你会发现,迷茫的雾霭后还有沉默而坚实的山峰。
仿佛前人的诗句:“如果你听见我的歌声落了泪,就不必开窗来问我是谁。”

这样的故事是不会结束的,当宏伟的善见城成为荒芜的废墟,无顶的高塔化做灰烬;当杀戮的土地再次充满生机,鲜花在浸透鲜血、掩埋白骨的泥土上开放;当往事变成了传说,传说被写进历史,人们还是记得,记得旋转的命运之轮,运行的星之轨迹;无法逃避而死去的人们、坚持反抗着的人们、一直守护着的人们,以及,亲手斩断它们的人们……
正如一切真正深入人心的作品,在它所展示的梦魇和痛苦之外,必定还存在着和谐、秩序和安宁,在它所描绘的人生和人性的黑暗之中,必定还有人心里的光,永远在那里闪烁。
恰似临照在冷酷仙境中的那一抹温柔月色。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