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白马王子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之二 白马王子

  大安森林公园的夜晚,终于变得有了点罗曼蒂克的情调。

  但是对于凌绫来说,此时她没那心情来领受这分气氛。

  她的男友陈亦敏走在她前面一步,嘴里在唠唠叨叨著一年半之前他们两人一起去阿里山玩的事。

  不是说好了到这儿是为了跑步吗?! 她恨恨地想著,半个钟头前陈亦敏拖死拖活的把她从温暖安逸的被窝中拉了起来,说她平常太缺乏运动了,要她一起去跑步。但是等到她穿上了一身慢跑的行头,在心里也做好了准备是来这儿跑步的了以后,他却慢慢地拖著脚步在那儿晃荡著,一边不停地说著他们以前所有同去游玩的往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绫,你看月亮好亮。]而且居然还没注意到她已经气坏了,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的闲话!

  她一发狠,突然冲了出去,越过他和他的月亮。

  [绫! ]被抛下的人有点不知所措,叫了她一声,正想起步来追上去时偏偏她又停了下来。

  [绫! ]他快步走过去, 到她面前。

  才起脚跑了几步又烦了,今天的客户太难缠了,好不容易才那件案子搞定,凌绫她是真的累了。所以只想著要回到床上去睡觉, 脾气不定又暴燥, 心情非常非常的不好,才会因心烦便又不跑了。

  [绫! ]他到底要叫几次呀!

  [你到底要干嘛啦?! 不是说要来跑步的吗?那你又在那儿闲晃什么,把人家巴巴地拖起来,你到底要做什么啦! ]她终于爆炸开来了。

  [我, 我.........。]陈亦敏结巴了几秒钟,然后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般地从轻便夹克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递到她眼前。

  [这个.......。]他示意要她接著。

  [打开吧。]凌绫气还没消,但看到他这个举动,心中不禁暗暗地抽了一下,难道他是要...

  ....。

  枣红色的小盒子里是一个虽然娇小可爱、但却很漂亮的蓝宝石戒指。

  她看向陈亦敏。

  [你不是喜欢蓝宝吗? 嫁给我吧。]凌绫觉得自己体中的钟摆好像就停在那一下摆动上了,再下一秒钟,她马上想到何梦秋帮她算的每月运气的今天这一格上说的是......。

  [爱情运大好,不过你们都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对了,还是说他会向你求婚?]凌绫是何梦秋的初中三年的同班同学,感情很好很好,但是两个人的个性却是往反方向走的。

  凌绫是个做事圆滑的人,凡事不爱强出头,人缘很好,但做事永远以低调处理,机明不外露,是个现实主义者。

  而何梦秋早在初中时就表现得像个大阿尔可那牌中的"女祭司长"一样了,沉默、不爱说话,离群,永远都置身于团体以外,就像个女祭司长,只对她的牌和所信仰的东西有兴趣,冷冷地旁观著人世。

  最初是因为她俩在排位子时被排成前后座才开始熟起来的,说也奇怪,个性虽然完全不合套,但她们却很快成了腻友。那时何梦秋的塔罗牌功力已经有点出来了,为了养牌,天天把她的牌放在书包里上学,而在一次小小的意外那牌被她班上最爱说话的同学看到了,于是之后就没完没了了。直到现在何梦秋她还常爱说自己应该要感谢她初中的所有同学,因为是她们给了她这么多(有时还有点过多)机会来磨练。

  既然一般同学都是如此,那凌绫更是不用说了,何梦秋曾开玩笑地说自己是她的"御用占卜师",随传随到的。至于第一次帮她算了什么呢?女孩子嘛,当然是跟爱情有关。

  当时凌绫正狂热地迷著她表哥的一个朋友。她表哥是学造型设计的,所交的朋友当然多半都拥有一股艺术家的气质,把当时刚升初二的凌绫迷的晕头转向,有事没事就直往表哥和那位帅哥合租的公寓跑。

  可是何梦秋却倒了一大桶冰块在她头上,这次用的是大三角式展牌法,平常何梦秋最爱用的展牌法,因为她说它简单明晰,所给的答案又一针见血。

  第一张是(女帝)的倒牌。

  [他从一开始根本就只把你当作小妹妹看,女帝是女性魅力的象徵,而它被倒牌否定了,你想这是什么意思? ]何梦秋抽烟的历史从初二开始(请大家不要效法),这时便又抽出一根点燃了,咬著它盯著凌绫看。[你自己以为呢? ]她问。

  凌绫非常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她的"翔哥"虽然一直对她很好,但总是一副在哄小孩的样子,这点是她所不能辩驳的。

  [看看现在的状况是什么。]何梦秋翻开了下一张牌,是(节制)的倒牌。

  [我知道你是在很努力的接近他,但他对你的示好已经变的有点麻木了。照这两张牌来看,他一定知道你的心意,可是就算你再怎么努力,把你看作是妹妹的他还是把你当妹妹,而你只不过是在白费力气罢了。][梦秋----------。]凌绫苦著一张脸在叫。

  [干吗? ]何梦秋弹弹烟灰。

  [你不要讲得这么狠好不好? ][可是这是我看出的实情啊! ]说著又去翻第三张了。

  (被倒吊的男人)的倒牌。

  [因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没用,所以你还是认命放弃吧。再拖下去只会更难过而已。]何梦秋顺手翻开最后一张牌。

  (愚者)的正牌。

  [它建议你最好在恋爱这方面放宽心胸,变得更自由点。世上的好男孩还多的是,你应该去追求新的机会,而不是守著一个没希望的爱。你听懂了吗? ]凌绫嘟著嘴,不情不愿的点点头,还有问题。

  [可是我的白马王子到底在哪里? ]何梦秋只顾著收牌。[这我怎么知道? ][能不能算的出来? ]低著头在收牌的何梦秋这下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怎么算? 你告诉我。][你不是懂得很多算法吗? 我们来试试看,好不好? ]凌绫开始撒娇。[就当作是玩玩而已嘛--!]何梦秋的脸色变了。[塔罗牌占卜并不是游戏! 我告诉你几遍了? 要是你抱著这种想法,就算再算多少次都只是白算心机!]凌绫这下知道好友火了,赶紧说好话。[我刚刚也不是全是那个意思, 你别生气嘛! 我真的是很正经地想要知道我的白马王子是怎样的人,你就消气帮我算啦---。]何梦秋叹了口气,她想自己一定是在前世不知欠了凌绫什么,对她自己总板不起脸来,好吧,就把一切交给神来算吧!

  如果她真有一片诚心,牌自会告诉她真正的答案。

  [就用大金字塔展开法来算吧!]这展开法很花时间,因为要把七十八张牌全排出来,洗牌也很花时间,凌绫花了十五分钟才觉得自己把牌洗乾净了。

  她问的问题是:[请告诉我我丈夫是个怎样的人? ]真是直接的问题。

  何梦秋把洗好切过的牌一排一排的排成一个很大的金字塔的形状,然后翻开第六排中央的那一张叫作"玄室"的牌。

  是金币的骑士。

  [嗯------。]她思考著,凌绫在一旁叽叽喳喳。

  [怎么样? 怎么样? ][他是一个皮肤比你白很多,瘦瘦高高的人。]现在的扑克牌的前身就是塔罗牌,何梦秋在钻研塔罗牌前也用过扑克牌算命,有点研究,于是这次她借用了扑克牌的意义。金币就是方块,骑士则是J,合起来就是她刚才说的意思。

  [只有这样而已吗-------? 能不能说得再简洁一点? ]凌绫皱著一张脸在叫。

  [还有啦! 急什么! ]何梦秋说著翻开了最上面的那一张被称做"顶石"的牌。

  结果是张(愚者)。

  [这是什么意思? ]凌绫问。

  当时对牌的意义还没有彻底把它背下来的何梦秋(其实现在偶尔也还是,说正格的,算命最重要的是第六感,各种算命方法不是每个人都学得会的,得要有缘。

  在何梦秋的情形里,则是她在看了牌以后心中就会涌出很多想法),走到书柜前去翻了翻, 再回过头来:[喔--哦, 你会嫁个警察喔。][什么? 警察? ]凌绫瞪大了眼。

  [是喔----,你刚才洗牌时有很专心吗? ][当然了。][那就---,我们只好等著看著吧,看是哪一个雀屏中选。]何梦秋有点捉狭地说。

  凌绫知道何梦秋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家住的那栋大楼恰巧有一位政府高官也住在那里,为了护卫,所以在一进门的大厅设有警察驻守的岗哨,由管区的员警负责轮流值班,所以她要认识警察的机率可以说是比一般人高一点。

  [这就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何梦秋望著她,一脸的不怀好意。

  [什么嘛! 他们只是坐在楼下而已,跟我一点也没关系。怎么认识法? ]凌绫大声抗辩。

  [你每天总是要进进出出的吧? 说不定会有哪个看中了你在暗恋啊! ]何梦秋一点也不放松。

  [啊啊---------!你不要再说了! ]那一天,关于这问题的讨论就因她这一声而结束。

  但你要是说凌绫不在意这件事那就是在说谎了,毕竟何梦秋帮她算的命至今都很准,所以从那一天开始她不免特意去注意那些坐在岗哨的那个位子的人,没什么特别的,她这样告诉自己。

  [喂, 那个人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她又去问何梦秋。

  [你不是不愿提这件事的吗? ]那时已休学了的何梦秋反问她。[怎么又来问我?还是在意吧? ]凌绫的脸红了,嘴上说著不在意事实上却很注意,这是怀春少女常有的反应。

  [你帮人家算一下啦! ][好好好,女王陛下。]何梦秋把牌给拿了出来,这次用的展牌方法是法兰克斯法,只用四种花色中的侍从到皇帝,来算出现在、一年以后、三年以后、五年以后的爱情、金钱、人际关系、和健康的各别的运气。

  凌绫照著何梦秋的指示,把牌洗好了,随即交给她去展牌。

  因为问的是爱情,于是便只看这一项了。

  [在三年后才会遇见。]何梦秋只看了一眼就铁口直断。

  [为什么? 你怎么看的? ]凌绫还是一头雾水。

  [这还不简单,你看金币的骑士在哪个位置上。]何梦秋用指甲敲敲那张牌。[又是正牌。][那其他的牌又在说些什么? ]凌绫问。

  [代表现在的牌是剑的女王,表示你近来没什么男孩缘。一年后是棍棒的骑士,说不定有人会喜欢上你对你告白。三年后就是那金币的骑士了,在这里我用上扑克牌的看法,你那白马王子八成就会在这一年出现。五年后是圣杯的女王,表示幸福。就这样了。]她看著凌绫。[明白了吗? ][明白了。]都追根究底问到这步田地了,凌绫不点头也不行。

  [那你就慢慢地等吧,不过也别被这件事绑住,有什么好机会还是别放过,恋爱也是很重要的人生经验。]何梦秋说出的话,有时还真和她的年纪不相称,不过凌绫是已经习惯了。

  所以她就听了好友的话,安静地慢慢等,等到初中毕了业,进了五专,透过联谊,和男生接触的机会也增多了。有很多人喜欢外表清爽甜净的她,也和这些人出去玩过几次,但都没遇见什么中意的。慢慢地,越是碰不到好男人,她就越紧记著何梦秋所算的那些命运。但是都已经要升专二了,和预测中的时间越来越近,却没有什么白马王子要出现的迹象。

  她专一时搬去了所考上的学校的所在地,专二时才搬了回来,搬家对一般女孩子家而言通常都不是件小事。她也一样,抱著一堆箱子,偏偏放在最上面的东西又掉了,她无奈地望著那东西只好咬牙切齿,因为实在没手去捡。

  [啊,我来。]坐在那岗哨的警察跑了出来,帮她捡了东西。[要不要我帮忙? ]又这样问。

  [喔,不用了,就只剩这些了,谢谢你。]她连忙道谢,看了对方一眼。哎唷,是个帅哥哦! 而且又高又.........,等等,又高又白?!

  她抱著东西直接撞进电梯里。心里吓得不得了。

  天呀-----! 怎么会这么准! 虽然又高又白的警察一定还有不少,但就那么刚好的就在楼下,时间也准了,已经三年了!

  [喂-----!]她叫她弟弟,这讨厌的家伙居然把姐姐的行李搬上楼就动手拆了起来。[楼下的警察是不是换人了? ][喔,你是说现在在楼下的那一个啊,他跟我说他是刚调来的,姓陈。人还不坏,对了,我们把那个何梦秋的哥哥出来考你的那题头脑体操拿给他试试看好不好? ]弟弟提议。

  何梦秋的哥哥是学电脑的,上次去她家时顺著聊闲天的源流出了一题头脑体操考她。她和她弟一直做不出来,恨得要死。

  [随便你啦! ]她现在心情乱,只应了这一句。忙著打电话给何梦秋。

  [真出现了? 又高又白的警察可能不少喔! ]何梦秋到了这时又看起热闹了。

  [可是当我看到他时,心中有一种...........。]她急著形容不出来。

  [是触电了吧, 不错呀, 你就等著看嘛。][可是...........。][要不然你又有什么别的法子? ][嗯.............。]凌绫回过神来,看著陈亦敏。

  [怎么样? 嫁给我吧? ]那题头脑体操后来被陈亦敏破解,而她被她弟拖去听讲解。

  就因为这样,她和陈亦敏慢慢地熟了,第一次约会是两个人走到附近的戏院看"终极警探"。

  之后就真可以说是无风无浪地,交往了八年。

  [这一切都是命运吧,早就安排好的。]她想。

  风很轻很轻的吹著。

  然后陈亦敏成为了她永远的白马王子。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