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哪一个?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之三 哪一个?

  这是属于A先生、B小姐、C 小姐的故事。但在开始说这故事之前,我们却得先来谈谈何梦秋的恋父和恋兄情结。

  你可以说何梦秋是从小被爸爸哥哥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只要她一遇上棘手或她不会的事,那两位男士马上就会应声出现,然后教她把怎样才能把事做完或顺手就帮她做掉了。所以她最喜欢爸爸和哥哥了,但她的恋父恋兄情结中没有强烈的占有欲,这点是她的朋友感到奇怪的。一般说来,恋父和恋兄情结严重到了她那程度的女孩,都会有非常根深地固地占有欲,但她就是没有。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小女孩了但总还是常要爸爸"抱抱",并且擅自规定每个月哥哥都要和自己吃一顿午饭,但她的恋父恋兄情结中却没有"爸爸(或哥哥)是我的,绝不许别人碰!"的这种想法,这样的她,被当时还在跟"白马王子"交往的老友凌绫视之为奇迹。

  [像你恋兄恋到这种地步,居然不会排斥自己的嫂子,真是令人想不透,真是少见。]凌小姐这么说。

  [少见? 也许吧? ]何梦秋坐在这家她每天在此为人算命的小咖啡厅"银"的吧台高脚椅上,帮著老板娘在个附著玻璃盖子的紫天鹅绒盒子上铺排著别人拿来寄卖的首饰,一边说:[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好! 我告诉你哦, 何梦实那个家伙还曾问过我.......]何梦实就是她亲爱的哥哥,已经结婚了。从那时还是台北工专的台北技术学院毕业之后,服完兵役结婚,便进了国贸局的外贸人才培训班,也快要毕业了,他问他妹妹的话就是在听了一个女同学说的故事以后才起心要问的。

  他那个女同学在自己哥哥要结婚的前一晚哭了一夜。

  生性好奇又怕妹妹也觉得自己结婚是受了委屈的他就赶不及地在周末一从台中回来,便说了这故事给她听,想看看她的反应。

  结果什么大反应也没有,何梦秋她只说:[哥,你来啦,电脑又出问题了......

  ....。]就把他拖去为自己修电脑了。

  啃著饼乾听了这事的凌绫,为此事下了结论。[你根本认为就算哥哥结了婚,但还是自己的东西嘛! 你自己说对不对? ][那又怎样,反正我也没吃嫂嫂的醋。]何梦秋从老板娘赵苓静手中接过一杯热腾腾的红茶,不以为然的说著。[在感情面上,一个人本就可以同时是很多人的东西,既然爱著的都是同一个人,那有什么好计较的。身为女儿、妹妹, 我要求的只是本分上我该得的,又不贪心,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可是......!]凌绫接下来要说的话被有人推门的铃声给打断了。

  [欢迎光临!]何梦秋捧著杯子啜饮著红茶, 一边转过身子去看。

  美人! 无可置疑的美人!

  完美如蜜般的肤色衬著挑染著金褐色的的长发,在午后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本来何梦秋总觉得东方人把头发染金实在是有点不衬,但这位小姐染出的效果却让她这种意见出不了口。再加上在她轮廓很深的脸庞镶著的是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鼻子的形状也是许多东方女孩梦寐以求的,微厚的唇上刷著咖啡红,和眼部褐色系的化妆相呼应。身上穿著一套能让男人眼睛飞出来的衣服,上面是无袖露肚脐的黑色紧身上衣,下面配著同色短短的短裤,然后在这之上,套著一件由厚度不同的褐色薄纱拼凑起来的连身长洋装------。

  她这一身装扮可以杀死不少男人。

  何梦秋和凌绫都看傻了,只有赵苓静身为老板娘,依然冷静地招呼。

  [小姐请坐! ]边说手边在倒水。

  "银"店面的形状是长方形的,那美人一直站在进门的地方好似有点犹豫,这时何梦秋恢复正常了,问她。

  [是来找人的吗? ][呃.....,不是。听说你们这儿有在帮人算命? ]说话的声音是微微沙哑的。

  原来是客人。何梦秋放下杯子,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

  [对呀,是有,就是我。小姐你找个位子坐下来吧! 我去拿牌。]说著边往里面走。

  这就是B小姐。

  她在店内最深处的那一张桌子那儿坐了下来,刚巧何梦秋也最爱在这张桌子上占卜,因为她觉得那儿有"气氛"。

  每个地方都有它所拥有的所谓的给人的"感觉",也就是人们唤它为气氛的那股味道。在这张桌子四周漂著的是一股很沉静的气氛,让人不自觉地觉得轻松,会想把自己的身心都安置下来。这样的气氛,最适合算命了。

  [小姐你想要算什么? ]何梦秋在茶上好后问。

  [嗯.....,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觉得心好烦好乱...。]她回答的很迟疑。

  [那先来算你最近的爱情运好吗? 是为了爱情在烦恼吧? ][......你怎么知道? ]B小姐抬起眼睛来,好像有点惊讶。

  [嗯? 没有为什么呀! 只是看你给人的感觉....,而且女人总是最重视爱情的,不是吗? ]何梦秋把牌推向她。[既然我说对了就开始吧。]教了她洗牌法,又看著她洗好牌,切牌,何梦秋把牌拿了过来。她问的问题是:请告诉我最近的恋爱运?因为只是先大概看看情形,于是她决定用大三角展开法。

  第一张是(皇帝)的正牌。

  [你的男友在年纪上大概跟你有一段差距,而你也是用了一些小手段才得到他的。]何梦秋说完,抬起头正好对著一双惊讶的眼睛。

  [原来真能算得出来.....。]看来好像是个本来不相信算命(或这种算命方法)的人。何梦秋点上根烟,笑笑:[当然算得出来。]再翻第二张牌。是(战车)的倒牌。

  [这场恋爱谈起来应该挺困难的,尤其是在这阵子发生了重大的挫折,所以你意志有点消沉。]对方也点上了烟,美女就是美女,不管做什么都好看。

  第三张,(隐者)的倒牌。

  [这种令你感到不安、对方不了解你的情形还会持续一阵子,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向他抱怨,这样是会伤害到你们之间的感情的。]B小姐自嘲地笑了笑。[就是好像已经伤害到了所以我才来的....。]她停了一下,彷佛在给自己打气似地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呢? 还有吧? ]她指了指最后一张还把背向著她的牌。

  (被倒吊的男人)的正牌。

  [这张是牌给你的忠告,你一定要熬过去,不熬过去就没有价值了,你直到今天做的事,都会没有了。而且,它暗示那个男人值得等。][是吗? 我要再问一个问题。]B小姐狠狠地喷出一口烟。[他说要娶我的。]何梦秋注意到了她的客人在态度上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犹豫到现在的强悍,往占星学来看一定是有那颗星落在狮子座上,还有从她刚刚那句话来看,难道是婚外情的第三者?再洗牌,切牌,牌又回到了何梦秋手中。

  问题是:[我能和他结婚吗? ]何梦秋这次用大十字展开法。

  第一张,(世界)的倒牌。

  [事情本来是进行的还算顺利的,但现在忽然因某事停住了。你很心急,焦燥不安。]B小姐点点头。

  第二张,(太阳)的正牌。

  [为了此事你必须和某个人好好谈谈,也许是你男友,不过也可能是别人。这张牌代表只要把你的内心话好好地说出来,,会得到对方的了解。][好好谈? ]B小姐自言自语:[这可能吗? 根本找不到机会嘛!她根本不给我机会。][第三张是你心中所想所愿望的,(星)的正牌,你希望这一切都能雨过天青,使你获得另一个跟现在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生活。]B小姐用手支住了脸颊,开始专心听了,还说:[你就一直说下去,不要管我的反应。]既然如此, 何梦秋就不客气了。

  [第四张,它指出你没注意到的对付问题的方法。答案是(女帝)的正牌, 你必须把你的女性魅力和母性发挥出来,这是解决问题的钥匙。][第五张,(恋人)的正牌,表示你俩的感情基础是稳的,一直到最近问题出现前曾有一段如胶似漆的日子。再接著第六张,这张代表了就要发生的将来,(月)的倒牌。你因为这问题很让你烦恼,所以言行举止都有点失了常度,今后你会慢慢地恢复自己的行事风格,不会再乱了阵脚了。而且这问题你也会慢慢地把它看清楚,不安将会消失。]B小姐只是默默地听,抽著烟,好像在思索。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在思索,就是凌绫。她虽然坐的离何梦秋她们不近,而且她们说话的声音也不高,但凌绫耳朵尖是在初中她们班上很有名的,所以就算客观条件不怎么好,但她凭著她的灵耳朵还是大约都听到了。

  [奇怪了,刚开始听来好像是婚外情的第三者,]她想得跟何梦秋一样。[可是现在听起来又不是那味道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故事呀? ][再来呢? 我们能够结婚吗? ]B小姐在何梦秋停下来喝口茶时这么问。][你最近的爱情、结婚运不怎么好。]何梦秋在翻开第七张牌(命运之轮)的倒牌后这么讲。[所以现在不是著急的时候,你得静待时机,不能急著向对方去要答案或承诺。第八张牌是(愚者)的正牌,说的是你现在身处的立场,在这场恋爱中你是自由的,和对方的心灵也相契,在命运中有一股强而有力的力量将引导你突破困难,所以你只要去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了。]何梦秋很快地翻开了第九张(力)的正牌。[这张牌再次宣示你有足够的能力解决这个状况,所以请不要忘了第二张牌(太阳)的正牌给你的忠告,要去和人好好的谈谈你所面临的问题。最后一张牌是(战车)的正牌,你一定能和你的男友结婚的。][如果能真的这样就好了。]B小姐又点了一根烟,指甲上涂的是和唇上一样的咖啡红。[只是我所面临的问题实在是....。][要不要针对这问题算一算? ]何梦秋问。

  [就只怕算了也是白算,我老实告诉你吧,我男友是个鳏夫有个二十岁的女儿,她的恋父情结很重,反对我们结婚。][咦--------? ]何梦秋禁不住出声了。

  B小姐苦笑了一下。[我也不过才二十八,只大她八岁而已,不知道她是不是就是针对我和他爸爸的年龄差距而反对的,我男友已经快六十了。]沉默了一会儿,她开口问:[这要怎么来针对问题算? ]何梦秋想都没想就给了她答案:[就把这些事整理好对牌说呀!

  只要你诚心诚意,牌一定会给你建议。]边说著就边把小阿尔可那拿了出来。[我们来用黑其沙拉姆法来算吧。]加了小阿尔可那的五十六张,洗牌的时候桌子一下子让人觉得好像变窄了,趁B小姐在专心洗牌时,何梦秋走回吧台倒茶,凌绫小声地对她说:[刚刚还在谈恋父恋兄情结呢,没想到马上就扯上关系了。

  你解牌时立场不会不稳吧? ][当然不会,那女儿也真是的,都二十岁了,还为了恋父情结反对爸爸再婚, 真是不懂事。]何梦秋边倒边说,把茶弄得溢了出来。

  赵苓静赶忙把抹布移过来。[可是真的只有这个原因吗? 说不定她是不满意这位小姐当她母亲。][也可能。]凌绫说。[不过都二十岁了,如果真的只为恋父情结,那也太不成熟了。][好了, 我要回去了。]何梦秋端起茶杯走回去。

  这次的问题是:我和我男友的女儿关系不好,要如何改善?展了牌,第一张是棍棒四的正牌。

  [这是在讲过去引发问题的原因,她也许觉得她爸爸对你太好了,而她爸爸一直也一定很宠她。]第二张是金币五的倒牌。[她对你的成见似乎很深很深,再搭配上前一张来看,她爸爸一定为了要让你们好好相处,而在她面前讲了很多关于你的好话,结果反而让她觉得爸爸老是在帮你,都不替自己的女儿的心情想一下。]B小姐叹息了。[没错,她爸爸就是这样,为了想让她熟悉我,老是说我的事给她听。越是知道女儿很黏自己,就越急著想要把我推销出去,结果没想到......。]何梦秋吐了口烟,把烟放回烟灰缸去,继续翻牌。

  第三张是星的正牌。

  [这是指即将到来的将来,现在的这种情形是可以被解决的,也即将被解决,放心,事情会好转的。]第四张是圣杯的骑士的正牌。

  [至于怎样被解决呢? 这要你们两个找时间好好的谈一谈。她心中一定也很不安,要很深很深的深谈一次,你们对彼此一定会更加了解,知道其实爱的都是同一个男人,心情应该是一样的。]B小姐又点上烟了,在烟雾中感慨地讲:[是呀,我们爱的都是同一个男人,为何不能好好相处呢? ]第五张是剑七的正牌。

  [你只要试著跟她去谈,一定会成功的,这张牌代表你俩之间的关系一定会转好,你也能因此而去好好考虑怎样去做一个好继母。]第六张是正义的正牌。

  [这张牌显示你心中的想法和愿望,]何梦秋说,一边听到了挂在门上的铜铃又响了。[其实你希望在你男友的心中,自己和她能是对等的存在,给你们的爱都一样多、一样重。你珍惜他对你的爱,但却不希望这份爱是从别人身上移来的。

  我说的对吗?]B小姐直点头。[我就是这样想的,可是........。]何梦秋翻开最后一张,是圣杯的A。

  [你的愿望是可以被达成的,只要你努力,爱情和他女儿的尊重、甚至是友情,都可以得到。]何梦秋说著, 一边拿起烟来抽了一口,再笑著问:[得到这样的答案,你还满意吗? ][真是谢谢你。]B小姐进门时身上所有的那股迟疑不决的感觉消失了。[我原本就想找映芳好好谈一谈,但又提不起勇气。他爸的公司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就是这样我们才认识的,可是映芳她老以为我想嫁给她爸爸只是为了钱...., 其实我们是相爱的。老实说,我爸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就去世了,所以我也有点恋父情结,才会爱上她爸。所以她的心情,我不是不能了解......,只是不知要如何去表达。现在我明白了,一定得找她说个清楚才行。][那我就祝你好运了。]何梦秋笑著站起来,一边接过了一个红包。[现在就去把事情讲清楚吧! ]B小姐也笑著站了起来,拿起皮包往外走。正好凌绫也正转过头来,看见了她俩都往外走了,便笑著叫何梦秋:[梦秋,有客人等了一会儿了。][喔。]何梦秋应著。但B小姐的脚步却停下来了。

  [毅达? 映芳? 你们怎么也来了? ]她惊讶地问。

  那个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看不出已经快六十了,而那个穿著牛仔短裙和上衣的女孩马上随著爸爸的站起而快跑到他身边、抓住了父亲的衣袖。

  [我们不能来吗? 今天爸爸一整天都是我的,怎样? 你不服气? 我才要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那女孩、也就是C小姐的气焰很盛。

  A先生马上为这巧遇作解释。[映芳吵著要我陪她来这里算命,说是她同学告诉她有个地方算得很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然后他又想到了:[难道你也是来算命的? ][你红了,梦秋。]凌绫小声地对她耳语。

  B小姐深吸了一口气,她在紧张时好像有这种习惯性动作。[对,已经算完了。][算出最后爸爸还是不会跟你结婚了吧? ]再说一次,C小姐的气焰真的很盛。[你不要再作梦了啦! ][映芳! 不许这样对人说话! ]她爸爸说话了。[我没这样教过你! ]接著有一个声音出现了,冷冷地。

  [是吗? ]在这一团混乱中他们三个都没想到除了自己还有别人存在,突然有陌生的声音冒出来,三个人都怔了一下。

  当然,说话的人是何梦秋。

  [她是你女儿吧? 这位先生? 她的气焰很盛哦! 好像没想到除了自己以外别人也还要活哦! 你是她爹,不是你教的是谁教的? 我们这边既卖咖啡也帮人算命,请问你们现在需要我们任何一种的服务吗? 如果不需要,就请不要在店里表演吵架。]结结实实地一顿话,打得人说不出什么来。只有凌绫对著赵苓静直摇头,何梦秋她就是这种脾气,从初中开始。

  [你就是那个算命的何梦秋吧? ]C小姐问。

  [对,客人,要算命吗? ][你刚刚帮那个女人算了什么? ][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不能告诉别人。]看来这两个人是对上了。

  [映芳! 你不是要算命吗? 去算啊! ]A先生推了推女儿。

  [我不要! 我一去算你们就不知又会说我什么了,我才不去! ][映芳,我要跟你好好谈一谈。]B小姐想要实践刚刚算出的结果。

  [跟我谈什么? 一定又是那些虚情假意的话,我才不听! ]C小姐自认很潇洒地一甩头,又抓住了爸爸的衣袖:[爸爸是我的! ][我不是说了请不要在这儿表演吵架了吗? ]何梦秋的声音又出现了:[要算命就一起来呀! 不管是割舍不下任何一方的爸爸,还是任性的女儿。]这下子三个人又都停住了。

  [请点你们各自喜欢的饮料吧,我先过去了。]她说完了转身就走,一点也不留情。

  而被留下的三个人,由女儿打先锋,陆续的过去了。C小姐是马上就跟上去的,而A先生则先和B小姐说了一下话。

  [映芳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别跟她计较,算的怎么样? ]他低头压著声音问。

  而B小姐则苦笑了一下。[习惯了,我不会在意的。何小姐算事情算的很实在,我真的得找个机会和映芳好好地谈一谈。][那我们过去吧。]A先生顺便叫了三人份的咖啡。

  这下人才到了齐,而C小姐已经开始洗牌了。

  在A先生和B小姐交谈时,这边两个女孩的对话是:[她算了什么?][不干你的事吧? 客人? ][那他们会不会结婚? ][你可以问啊! ]于是这次的问题变成:我爸会不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何梦秋这次故意用大十字展牌法,因为这种算法会提到算命者的心情,第一张是(世界)的正牌。

  [他们现在的感情非常的好,心意相通,非常幸福。]何梦秋的声音里没有感情,只顾著再翻牌。

  第二张是(被倒吊的男人)的倒牌。

  [但这对你而言却是件无法容忍的事,而且你也不想再忍下去了,有大吵一架的倾向。]爸爸担心的眼光投向女儿那方,但手却紧握著女友的手。只不过在名称上差一个字,反应就不一样了。

  第三张是(恋人)的倒牌。

  [这不用再多费唇舌解释了,反正你就是希望他们分手就是了。]爸爸忧心的眼神更盛。

  第四张是(节制)的正牌。

  何梦秋点上烟了。[在最近会有人想和你交换意见,谈一谈, 这发展是你想不到的。]B小姐咬著下唇点了点头。

  第五张是(命运之轮)的正牌。

  [他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相识与交往的故事大概是挺浪漫的,双方都认为自己和对方之间牵著红线。]第六张是(隐者)的正牌。

  [而今后他们的感情会更深,心心相系。如果结婚一定是可以白头协老的。]这时凌绫送咖啡来了,桌上被牌占据了,只好放在邻桌。

  第七张是(恶魔)的正牌。

  [你现在的立场不利,最主要的是因为你只照著你自己的心意做事,一点都没考虑到别人。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你也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如此的,因为你搞清楚你爸爱她了。而越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就越控制不住自己,到最后只好一直闹下去。][我那有! ]难得居然忍到这时才出声的C小姐终于抗议了。

  [她跟我爸交往只是为了想要钱! ][那是你认为的。]何梦秋只平淡地应了这一声,就继续翻牌。

  第八张是(月)的正牌。

  [你现在其实很不安,很迷惘,是环境使你如此。你认为她只是为了钱,但你自己也有长眼睛,你所看到的景像却不像是如此,所以你迷惑了,想说自己做的事到底对不对。]C小姐也拿了咖啡过来喝,神色上似乎有点变化。

  第九张是(死神)的正牌。

  [你没法阻扰他们的结婚,一点力量也没有,他们相爱。你最好不要再闹了。][他们还是会结婚? ]C小姐第一次不盛气凌人地开口了,而且口气还有些怯怯地。

  何梦秋翻开最后一张牌, 是(女帝)的正牌。

  [是的,会结婚,而且会很幸福。][映芳,]A先生低沉地开口了:[爸爸很爱你,也很爱阳丽,要我在你俩之间选一个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我和阳丽是真心的想要结婚,我们也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映芳,不要再闹了,听听阳丽每次都想说但你都不给她机会说的话吧。][我.......。]现在换C小姐迟疑了。

  [我们回家后再谈吧,毅达。回家再好好谈。]B小姐建议:[在这儿不太合适。][嗯,来,我们回家吧。]A先生说著,伸手朝向自己的小女儿。

  C小姐还是迟疑了一会儿,才握住爸爸的手。三个人都站了起来,对著何梦秋。

  [何小姐,真是多谢你了,我从来没想到,算命会在我人生中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A先生说:[一时身上没带红包袋,不介意吧。]他从皮夹中抽出几张大钞,塞进何梦秋手中。

  [希望你们能幸福。]何梦秋笑著说:[不,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何爸爸问,一边手在剥花生。

  [后来B小姐和C小姐一起再来过一次,两个人是和解了,看来处得还不错,挺亲热的。还有C小姐是来问爱情运的,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她的恋父情结的温度应该也会比较降下来吧 。]何梦秋坐在何爸爸坐著的沙发扶手上, 一边抢老爸爸刚剥好的花生吃。

  [要是以后我不满意我的女婿的话,你会怎么办? ][你不满意的话总有个原因,如果说出来能让我服气的话,我会再重新考虑。

  如果只是小事的话,那我会闹到你投降为止。][这么凶啊! 你唷! ]何爸爸笑了。

  何梦秋顺势坐到爸爸大腿上去,压得老人家哇哇大叫。

  [你大了唷! 不是小孩了唷! 快起来! 快起来!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