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情妇的店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之五 情妇的店

  第一张是(节制)的正牌, 第二张是(恶魔)的正牌。

  [看来你对现在的生活没有感到什么不满,但是身为人情妇的事实是无可改变的,不过你心中也早己准备好了要为了这身分受到别人的指责与异样的眼光。]这是一家小店, 一家小咖啡店, 比"银"小一点点。

  名字叫做"情妇的店"。

  看了名字,走进来喝咖啡的客人对于老板娘多半都会仔细地多看上几眼,心里想著店名中的"情妇"会不会就是眼前这这长相清秀打扮素丽的年纪大约三十一二的女人。而实际上的答案是对的,杨秀晴的身分除了咖啡店老板娘以外, 就是情妇。

  何梦秋是受人之托而去帮她算命的。

  林慧真是杨秀晴的好友,已跟男友在经过十年的爱情长跑后订了婚,便更关心起最好的的朋友的婚事起来。秀晴做人情妇也已有了五六年的历史,在这期间毫无怨言,默默地守著店名说尽了她的一切的这片店面,守著那男人,当他是自己的唯一。

  林慧真便看不下去了,多方百般劝说她总是[我心匪石,不可转也],于是在一次和同事听了风声到"银"给何梦秋算过命后,拜托她来这儿给自己的好友看看命运。

  [我就是不相信她的命就是一辈子当那个男人的情妇! ]太阳星座是狮子座的林慧真气势汹汹地说,何梦秋抽著烟坐在她对面吐烟圈。

  [能够让你朋友那么疑心,那个男人一定有什么她认为好的条件。]这句话引起激烈的反应。[秀晴就是那么地文艺派! 说什么割舍不下什么那种感觉,也不想想她自己! 一般说做情妇总有钱吧? 但那男人真的什么都不给她! 只会送些有的没的小礼物。当然,在那里面是有些值钱的东西,但他不负担秀晴的生活啊! 秀晴还说什么是她自己不想成为他的一项负担,要他别给她钱的,真是!

  ][那么说那男人要是要他给是给的起的罗? ]何梦秋问。

  [当然了,是大企业的小开耶! 有时我也替秀晴感到惋惜,她认识他只晚他结婚半年,如果早个半年她现在说不定就是少奶奶了。真可惜! ]的确可惜,能送出在她左手无名指上那颗大钻戒的男人一定在财力上是个结婚的好对象吧! 面对著因为水开了而暂时离座的老板娘泡好了一壶她最爱的伯爵茶送了过来,何梦秋不禁眼睛紧盯著那一个焦点不放。

  杨秀晴注意到了她的眼光,微笑著说:[这是我们的结婚戒指。]何梦秋一向不喜欢看著人作梦,于是随口问了个比较伤人的问题:[那他的那颗呢? ]没想到杨秀晴毫不动摇,依然笑著:[在这里。]一面反手从领口中掏出条项练,项练上串著另一颗很明显是配成一对的男戒。

  何梦秋掏出烟来,提醒自己今天不是专程来生气的,还是来翻牌吧!

  这一副大十字展开法的第三张是(恋人)的正牌,第四张是(塔)的倒牌。

  [你很爱他---非常非常爱他---,可是这段恋情再继续下去也只有毁灭一途可走。]杨秀晴很平静。[嗯, 我知道。]第五张和第六张分别是(正义)的倒牌和(愚者)的倒牌。

  [(正义)的倒牌说明了从过去开始这就是一场不道德的恋爱,]何梦秋把字句用得重了一点。[并且在一开始时没有经过考虑。(愚者)的倒牌代表在最近的未来这段轻率的恋情依然会继续逃避现实下去。][何小姐你说得真准。]现在何梦秋确定杨秀晴可能是个如她朋友所说、活在梦幻中的怪人,因为她非常镇静地---就像这故事中的女主角不是她一样---在分析著情节:[我们在那时候都没有多想到什么,只知道自己爱著对方。][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在认识他之前就是在开著这家店的,那时的名字叫作"恋恋风情",店里主要是在赚商业午餐,而我们的口碑也不错。你也该知道,这附近有不少办公大楼,他就是被同事拖进来吃午饭的.....。]廖志威第一次来"恋恋风情"时,并没怎么注意到年轻的老板娘,而他,自己也很年轻,既将接近三十四。

  才刚新婚六个月而已。没错,他是别人口中的小开,但父亲却没怎么宠他。一样地从基层做起,和同年纪而在工作上有著表现的人一样,升了个经理,管著十几个人。生活其实跟所谓的"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和妻子两人计画著是该生个孩子的时候了。

  他的确是被手下的人拖进"恋恋风情"吃午饭的,吃完后唯一的感想是:[嗯,不错的店,餐也做得很好吃。]而已。根本没想到已经有人对他一见锺情了。

  没错,是杨秀晴先对他一见锺情的。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在他一进店门的那一瞬间便被他吸引,差点忘了手中煮著的咖啡会变得太浓。

  在那一瞬间,在她眼中其他的一切都退了色,只有他是色彩鲜明的。

  她当下下了一个小决心,她的店要得到他成为常客。

  还好他的手下那群人是常客了,她一下就打听到了他的资料,而说老实话,在确认他已婚后,她躲在家里哭了一整个公休日。

  那一天她无论看到什么都想要哭,只不过是晚了半年啊! 如果早相遇一些时候,她还可以对自己对他的疑迷想些活用它们的办法,但现在却是已经无计可施了吗? 已经无计可施了吗-----?可是爱捉弄人的上天,却偏要在此时开他俩一个玩笑,那一阵子廖志威的team在如火如荼地做一个案子,常常拖到吃晚饭时间,既然四周的人都是"恋恋风情"

  的常客,他也就随和的跟著一起来了,再说他们的餐做的真的不错。

  已经很痛苦的杨秀晴又再掉入难以立足的漩涡,要争取他吗?要争取他吗? 就算是争取到了自己也只是一个第三者? 她那一阵子,总是哭著入睡的。

  但眼看心爱的男人就在眼前,她终究是舍不得不对他好。虽然也怕别人注意到,但丝丝絮絮的温柔,终究是包围了他。

  而糟的是廖志威也是个敏感的男人,用不了多久他就感觉到了,并且开始习惯了它。

  习惯了它,并且对此感到了罪恶感,不管对家里的那方还是她都一样。

  事情的起头是在有一天杨秀晴借了一把伞给他,进门吃饭时还没雨丝,等到了要出门回公司时却已下得有如米粉。正忙得焦头烂额的杨秀晴望见了他们那一群人站在门口发愁,便叫小妹拿了客人忘在店里的几把伞过去。

  [真是不好意思,等有机会再送回来! ]廖志威客气地笑著对她叫。

  其实是只要他需要,连心都是可以给他的。杨秀晴看著那样笑著叫著的他一时间居然傻了,什么也回答不出来。

  就在那时,有些像是电波似的什么穿越过空气,传到了廖志威那里。

  他在那一刻,发觉自己对这个红著脸呆站著不说话的女人感到.很.爱.怜。

  一切都完了。

  等到那天晚上,雨停了,已经很晚了。

  廖志威从高楼的窗口瞥见"恋恋风情"的招牌虽已熄了,但店头的铁卷门却还没完全拉上。

  他看了一眼,两眼,三眼。终于拿起那把伞走出已经没人的办公室,进了电梯,眼睛死死地盯著电梯里镜中所反映出的自己。

  一脚慢两脚紧地,他走到了店前,铁卷门放下了三分之一,他弯下腰, 叫:[杨小姐! ]在店内的杨秀晴原本正打算回家的了,正把那头长发挽起,突然听到有人叫,吓了一跳,手就松了,黑亮的头发似水般地倾倒下来。

  而廖志威看见了。

  他.看.见.了。

  下面的就不要再多说了,因为何梦秋的胃已经痛了起来。

  [之后你就这样的跟了他这么多年? ]她狠狠地把奶精倒入茶中。

  [我陪了他很多年,一直照顾著他,他很孩子气,不懂得注意身体。]杨秀晴笑了笑。[何小姐,再接下来的牌呢? ][喔。]何梦秋先一口喝掉半杯茶,再翻牌。

  第七张是(女帝)的正牌,第八张是(皇帝)的倒牌。

  [他很爱你,]何梦秋虽然不太想说,但还是说了。[对他而言你代表了包容力,因此你现在的立场还算稳。但环境的力量对你俩不利,尤其是要注意他父亲,他可能会出手拆散你们。][是的。]杨秀晴一边拿起茶壶倒茶一边平静地说:[他老人家好像发觉了,自从志威他不顾一切出手买了这对对戒以后。老人家盯他盯得很紧,而且他太太早就注意到了,会这样,也是迟早的事。][你是说买了这对戒才提供了他父亲和太太证据? ][应该是吧,在这之前我都没用过他的钱,其他的礼物也都没多少钱,应该是遮掩的过去的。][是你要求他买的? ][一半一半,他自己也想给我些什么。我们这一段,总得留下个什么证据。]杨秀晴捧著杯子喝。

  何梦秋觉得有点头昏,这女人,到底是不是最懂得爱情的人?[再接下来呢? ]第九张牌是(战车)的倒牌,第十张是(太阳)的倒牌。

  [你们什么都没有想,不,是你想了太多或是零, 你做的事让状况恶化。第十张(太阳)的倒牌,代表了你们的爱情前途是没有希望的。]何梦秋抬头望著她。

  [和他交往后,我就马上改了店名。如果有天要和他分手,我会把店关了,出国一阵子,去国外好好回忆一番。毕竟,我曾是他的,他曾是我的,"情妇的店"

  曾经存在过,不是吗? 我和他在此相识相爱,一旦分手,就没有必要让它再存在了。]何梦秋头皮发紧了一阵子,却又缓和了,她知道林慧真是不必担心她的朋友了,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了。

  [是的,你说的对,"情妇的店",我会永远记得它的。只是这一些你怎么都没跟林小姐说? ]杨秀晴笑了。[她就爱为我操心,还是晚点说的好,免得她又叫我去争什么。

  而且,爱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

  [什么? ]

  [虽然多半说出来的好,但也有守著沉默,才是爱情的时候。不是吗?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