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波心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之六 波心

  关于何梦秋和她的客人的故事, 也已经说了几个了, 想来有人一定会好奇何梦秋是为何、又怎么样的来到这家装璜冷冽的咖啡厅"银"替人算命?其实在一开始, 她也只是店里的客人而已, 不过她在第一次踏进店门之前就已经观察了这家店好久。她喜欢其中的气氛, 她在十四岁之前是有阴阳眼的, 所以对场所的气氛非常敏感。"银"

  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但在这其中又有一丝丝混乱不安的气息, 这应该是店主人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吧!就为了这分好奇心,想去看看店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她在一个初夏的午后, 推开了"银"的大门。

  [欢迎光临!]迎接她的是一个纤瘦、直发齐间中分, 穿著牛仔裤和质料很好的针织衫, 脸上带著微笑的女人。

  她气色不太好。这是何梦秋的第一印象, 在身体上一定有著什么慢性病或旧伤, 看著她微弯著腰走路, 也许是脊椎有什么毛病。虽然脸上带著笑容, 但那脸色不是一个健康的人该有的。

  随意地跳上吧台旁的高脚椅, 何梦秋放下了背包。

  [要喝些什么? ]赵苓静把菜单递给了她。

  [嗯........一个冰伯爵茶好了。]她挑了她的最爱。

  [好,马上好。]赵苓静笑著应她, 一转身马上就去弄了。

  [你们这家店开了多久了呀? ]何梦秋开始闲聊, 因为她觉得店主人身上有一股微微地不祥之气, 这是为什么呢?[哦, 已经有两年多一点点了, 小姐你常经过这里是不是? ]何梦秋小小地吃了一惊。[咦? 你怎么知道][下午的客人比较少, 我常看见你从店门前走过。]何梦秋想起每次经过这儿时自己那副探头探脑窥视的德性, 不由得有点脸红了起来。要教她脸红, 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因为这是不附合"女祭司长"的形象的。

  既然被发觉了, 那就乾脆老实一点好了。

  [我注意你这家店很久了。][哦? 是吗? 为什么? ]赵苓静正在把滚烫的热水冲入茶壶中。

  [说了也许你会以为我是个骗子, 但是你这家店内有一股不安的气氛, 你在身体上是不是有点不舒服? 而且拖很久了。]这下赵苓静的手停了。[没错, 你贵姓大名? ][我叫何梦秋, 你呢? ]何梦秋知道自己说中了什么了, 眼光马上锐利了起来。

  [我叫赵苓静, 赵是我娘家的姓。你说的没错, 我的脊椎骨是有点毛病, 已经拖了三、四年了。看医生也没什么用, 你是怎么猜到我有慢性病的? ]在短暂的停顿后, 赵苓静开始把热热的茶水倒进调酒器里去。

  [我是看感觉的, 再加上你这么瘦。要不要来算个命? 说不定我可以算出你的脊椎骨是怎么一回事。][用什么来算? ]赵苓静摇著调酒器, 把它弄凉。

  [用这个。]何梦秋在背包里掏了半天, 掏出那副与她"相依为命"多年的牌。[用塔罗牌。][塔罗牌? 那是怎样的一种牌? ][是从埃及发源的, 一直传到吉普赛人手上。我研究它很久了, 你要不要试试看? ]那一年, 何梦秋十七岁, 因为年轻气盛,所以才有这样的胆子去对这方面和人搭讪。

  [那是为了要增加经验。]当然, 她现在是这么说。

  [怎么试呢? ]茶好了, 赵苓静把它摆上吧台。

  何梦秋喝了一口。[你只要随意抽一张牌就好了, 再在心中想著:[请告诉她关于我的脊椎骨的事]就行了。

  [好吧! ]赵苓静不知是真的对她的话起了兴趣还是只是不想扫客人的兴, 竟答应了。[来吧! ][好。]因为吧台的平面面积太小, 所以何梦秋把牌拿到旁边的桌上, 洗了洗又切了, 再拿过来。

  [你在洗牌时想的是什么? ]赵苓静挺有兴趣的问。

  [我想:[请告诉我她的脊椎骨是怎么一回事]。]何梦秋说著把手中的牌弄成一个扇形拿著。[抽一张吧! ]赵苓静也就有模有样地闭上眼睛, 默想著边抽了一张牌。

  是"命运之轮"的倒牌。

  [应该是因为意外事件吧! ]何梦秋铁口直断。

  赵苓静久久不说话, 让何梦秋还以为自己搞错了。

  [不是吗? ][不, 是的。是出了一次小小的车祸, 而且那车祸还有点邪门?我明明就明显地站在尚未发动的车前, 结果一发动车子就突然朝著我冲了过来.....。][不是驾驶人油门踩得过火了吗? ][不, 开车的是我亲戚, 她说根本没做什么多余的事。][喔-------,其实你身上的"气"很不好。]何梦秋咬著吸管说。

  [你是以此为业的吗? 看你还这么年轻.....。]何梦秋这下笑了:[不, 我只是自己喜欢研究这方面的事, 因为到十四岁为止我还有阴阳眼, 所以.....。][阴阳眼? ]赵苓静的反应大得让何梦秋吃惊。[也就是说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对啊! ]何梦秋开始替烟上火。

  [其实我也会看见。]赵苓静的这句话让何梦秋差点没呛到。

  [看到什么? ][晚上睡觉时常看见一些小鬼在我身上拿刀子刺来刺去的, 我也去找过密宗的大师, 他说那是业障, 所以我的脊椎骨才会迟迟不好。][喔........,]何梦秋沉吟著, 跳下了高脚椅。[我来帮你算算吧!算算你现在的情形。][这样也好。]赵苓静也笑了。[反正现在除了你没有别的客人。]两人就换到之后何梦秋固定在那儿算命的位子上了。

  用的是大十字展开法。

  第一张是"世界"的正牌, 第二张是"节制"的倒牌。

  [第一张代表你现在生活中的一切都很有制序、很平稳, 但第二张代表现在要打理这家店的一切对你来说是太累了。][是啊, 有时腰痛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赵苓静点点头。

  第三张是"恶魔"的正牌, 第四张是"审判"的倒牌。

  [但是看来你的心中却不像是外观上的那么平静。]何梦秋又犯了她的老毛病, 忘了已经有一根烟燃著了又去点了一根。[你的心可能在进行精神上的外遇。]面对这句话赵苓静傻了。

  ["恶魔"的正牌代表了对邪恶的诱惑, 位置又是在你的心情上。而"审判"代表了你心中一直对某事无法释怀。这样看来, 你还在在意婚前的男友, 并且不是普通的在意。我说的对吗? ]赵苓静点了点头。[他是我大学时的男友, 现在很巧的, 就住在我家附近。我相信....,我.......。][你还爱著他? 但是你们是在大争吵下而分手的。]何梦秋打开第五张牌"塔"的倒牌。[是吵的非常厉害才分手的, 而为何会吵架? 这全都是因为彼此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下为对方想太多了。]赵苓静抿了口水。[是的, 是这样的。他至今还没结婚, 当我第一次再见到他时, 我就明白我俩都没有把彼此忘掉, 都还刻在心上。][所以你还抱著一丝希望? 第六张是"星"的正牌。]何梦秋吐气。[可是星星的光是微弱、不可依靠的, 我猜这阵子你一定常在家附近遇见他, 甚至他还来这里喝茶。我想这一切大概都是他有意的, 而你就被搅得乱七八糟了。可是------------。]她翻开了第七张牌, "被倒吊的男人"的倒牌。[你已是个有夫之妇, 没有那个资格去和他谈恋爱了。我想他大概也明白, 接近你的动作也很坦然, 第八张牌是"皇帝"的倒牌.....。][这表示情势不利于你, 最好别噗通一声地就跳下了情海, 这不是说他想玩弄你, 反而是他太认定你一定是还爱他、自己一定能再把你抢回来。但是你的丈夫也不是弱者, 从第一张牌来看你是对他感到很满意的。]何梦秋停下来喝茶。

  [然后呢? 然后呢? ]这下子急的是赵苓静了。

  [第九张指的是你有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愚者"的正牌。你现在其实也没有在多烦恼这问题, 因为你有"已为人妻"这张网在保护著你。发觉旧情人对自己仍无法忘怀对女人来说其实是一件挺让人高兴的事, 证明自己还有魅力。而就事情的本质来看, 你对他也仅只要保持著有礼貌的态度就行了, 他自己会清醒的。][为什么? ]你看, 女人的自尊心跑出来了。

  [因为第十张牌的最后结果是"正义"的正牌。代表一切都保持平衡, 你在现在还是比较爱你的丈夫的。至于他, 那只是活在往事中的一个小小心动,这一点应该对双方来说都是, 说不定他已有要好的女友了.....。]赵苓静打断了她的话:[有, 他曾经带她来喝过茶。]何梦秋停了一下, 然后小小的哼了一声:[来向你示威吗? ][那天是星期天, 我丈夫也在店里, 我们还互相介绍过。][那就对了, 其实你俩在现在的关系其实只是像徐志摩的那首诗。以后也会是的。][哪首诗? ]何梦秋乾脆唱了起来:[我是天空里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在她的歌声中穿插著赵苓静有点落寞地:[是吗? ]不过她一下就恢复正常了。

  [何小姐, 你想不想在这里摆个摊子算命? ][咦? ]何梦秋惊讶于女人的恢复力, 也更加觉得刚才自己算得没错。

  [我是有时间啦, 反正是无业游民, 可是......。][我只要在店前贴个海报就好了, 你有空时就来, 不过最好是有个时间表。算命的客人给的红包你自己留下, 我只要赚那些专程而来算命的客人的茶水钱就好了。]赵苓静兴致勃勃起来了。

  [你真的那么看好我? 相信过一阵子就会有人慕名而来? ][因为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你的实力了, 我相信在口口相传下,会有人来的。我先找些朋友也来试试。]何梦秋往后一靠。[那么我是无所谓啦--------。]之后事情就这么定了, 正如赵苓静所料, 来算命的人还真不少。而何梦秋也见过那位先生了, 他和赵苓静之间的感觉, 已经变成了默契。至今何梦秋还常拿那首诗来调侃赵苓静。

  [我是天空里一片云 偶尔投入在你的波心......。]挂在门上的那一串铃一阵乱响。

  [欢迎光临! ][请问你们这儿是有人在帮人算命吧?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