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闲情难释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闲情难释

  何梦秋从没碰过这样的事, 她听过、算过的恋爱故事也算多了, 但从没碰上过这样的巧合。

  一个男人有三个女朋友不稀奇,奇的是她们居然会"一起"

  来找她算命。

  三条不一样的方向都指往同一个港口,这叫她从何算起?这是一个大挑战, 对于她的功力的大挑战。

  这场戏一共有三位女主角。

  I小姐是个温驯的像只小绵羊的女孩, 还在学校读研究所。

  J小姐则已出了社会工作, 是某家唱片公司的企划人员,从外表上看来比较果决。

  K小姐看来却是像朵诗人笔下的野玫瑰, 是位大美人, 也是个模特儿。说起话的那股慵懒劲儿, 会迷倒不知多少男人。

  她们三个走进"银"的大门时, 连何梦秋也没有想到她们三个竟是情敌, 因为看起来感情好的很嘛!

  [欢迎光临! ]"银"新请的工读生林晓洁马上招呼了上去。

  原本她是在缠著何梦秋要她帮她算这一个月的运气的。

  [放暑假了, 左右你也不过是在店里打工, 有什么好算的?]何梦秋边替烟上火边说。

  [可是人家还是会出去玩的呀! 都跟同学约好了, 拜托啦!

  ]林晓洁苦苦哀求。

  [约好的同学里包括了你那个帅哥吗? ]何梦秋故意逗她。

  晓洁读的是夜大, 学生的年龄层较广, 她就迷上了一个刚服完兵役、在一家美语中心半工半读、大她三岁的男孩。

  [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梦秋。]赵苓静笑著说她。

  [好吧!今天回了家我帮你看看, 在暑假里有没有跟那位帅哥有进一步接近的可能。]这句话语声刚落, 那三位小姐就进来了。

  看著慌慌张张跑上前去招呼的林晓洁, 何梦秋吐著烟感慨地对著赵苓静无意义地问了一个谁也回答不出的问题:[为什么女人会把恋爱看得这么重? ]赵苓静只是笑笑, 摇摇头。

  不一会儿, 林晓洁就捧著送水过去的大盘子回来了。

  [何姐, 你的客人, 一坐下就问:[请问何梦秋小姐在吗? ]。]她小声的说。

  [喔, 知道了。][一定是看了上次跑来采访你的杂志的报导才来的。]在两个月前, 有家女性杂志的编辑跑来采访"银这家店和关于塔罗牌算命的事。何梦秋那时是抱著消遣的心态接受了访问, 没想到刊出后来算命的客人明显地增加了, 让她感到有点悲伤, 人真是如此软弱的动物吗? ]不过现在挡在面前的是先得解决掉客人, 她顺手拎起水杯, 拿著烟和打火机, 嘴边还叼著一根呢! 就这样过去了。

  [我就是何梦秋。]她说。

  围坐在那张圆桌上的三个女人同时抬起头来。

  人是听讲话的语气就能窥见一些个性的。K小姐直接了当地说了:[我们想算一下, 关于这男人的一些问题。]然后三个人都从皮包中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都是一男一女, 那男人没变都是同一个人。但他身旁的女子可就各是I小姐、J小姐、和K小姐了。

  何梦秋把嘴上的烟拿下丢进烟灰缸。[这是.......? ]接过了那三张照片。看看照片, 再看看她扪。

  [没错, 我们三个是情敌。]这次是J小姐说话。

  于是在自我介绍后, 她们所诉说的故事开始了。

  她们三个在彼此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跟B先生交往, 后来J小姐看到了K小姐跟他在一起时的情景, 在不露痕迹地追问下, B先生说她是因为业务上才认识K小姐的(B先生在广告公司工作),做事沉稳且又低调的J小姐从他的同事那儿用话套问出了K小姐所属的经纪公司(B先生的公司同事只知道J小姐的存在), 于是去找K小姐谈判。没想到好死不死的, 她们在还没开始谈以前就在街上的人群中瞥见了I小姐和B先生。这下子谈判也不谈了, 她俩跟踪在他俩背后, 趁在咖啡厅B先生去上洗手间时塞了一张纸条给I小姐, 上面写著:[我们是他另两个女朋友, 请跟我们联络, 这件事不要让他知道。]并还写了一些B先生的隐私、如他最喜欢的小吃摊最喜欢的音乐等等。纯情的I小姐在此时发挥了女人最坚强的一面:B先生回来后她装得彷佛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之后她才再跟J小姐她们联络。

  听完这一长串七七八八的说明(因为是三个女人一起开口),何梦秋叹了口气, 把那根被丢在烟灰缸已经烧得差不多的烟拧熄, 再点上一根, 说:[上天还真是不给坏男人运气。][不, 他不是坏男人。他给我们的爱是一样的, 虽然对象太多, 但他对我们的心都是真的。]这是I小姐说的。

  [呃? ]何梦秋惊讶了一下。[一样的? 要是我早就跟他分手了, 而你们却居然跑来这儿找我算命? 你们想算什么? 他爱谁比较多? ][I她刚才说过了, 她对我们的爱都是一样的。这是在我们仔细讨论出来的结论, 并不是空口说白话。]晓洁把饮料送上了,K小姐身体稍微让了让, 让她把杯子摆好。[其实我们自己也感到很奇怪,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我们在和他交往时所得到的一切, 都是一模一样的, 并没有什么多陪了谁一下的情形, 既然如此, 我们当然会相信他的爱是真的, 否则谁会一次交三个女朋友把自己累死的? ][你是说他三个都爱? ]何梦秋问:[那你们找我干什么? 这样下去不好吗? 还是因为独占欲? ]这下三个人都不说话了。

  最快恢复过来的居然是I小姐。[我们不明白他的心, 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还爱他? 今后又会怎样发展? 一但知道了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别人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所以.......。]她眼中泛出了泪花。

  [我明白。]既然是生意, 何梦秋也只能说这句话了。[那先算算你们各自跟他的关系吧。先各自算出结果, 再一起看。]所以就展牌了。

  用大三角展牌法, I小姐的第一张是(女祭司长)的正牌, 第二张是(恋人)的正牌, 第三张是(恶魔)的正牌。

  J小姐的第一张是(太阳)的正牌, 第二张是(恋人)的正牌, 第三张是(恶魔)的正牌。

  K小姐的第一张是(愚者)的正牌, 第二张是(恋人)的正牌, 第三张是(恶魔)的正牌。

  [咦-------------------!! ]她们三个惊叫了起来。

  除了第一张以外其他的两张居然都是一样的牌!!

  何梦秋喝了口水, 边拿起那三张照片细细地端详那照片中俊朗的男子。[唉, 情圣, 你真厉害。]再点起烟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意思? ]K小姐问。

  [第一张代表的是过去, 在这里代表你们和他是怎样相遇及相恋的。比如说I小姐, 你和他之间很重视精神上的沟通, 这张牌又带点学术上的味道, 所以你大概是在有很多书的地方跟他认识的吧? 是吗? ]I小姐点点头。[我是在中央图书馆认识他的。][对对对! 他因为自己是旗人而对清朝的历史很有兴趣, 常常去那儿找书来看的。]J小姐说。

  [再来看J小姐, 我猜你是因工作而认识他的, 而且是他的同事、 朋友、父母眼中的正式的"女朋友", 交往一直非常顺利,被大家祝福。]J小姐有点自傲地点点头。

  [而K小姐, 你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跟他交往的情形下开始跟他交往的。你做事一直很随性, 会跟他交往的真正理由大概只是你觉得跟他在一起感觉还不错吧! 我说得对吗? ][果然名不虚传, 你说的没错, 他给我很多安全感, 因为我家是单亲家庭, 父母又是在大吵了好几年以后才离婚的, 所以我一直是个没什么安全感的人, 所以......。]她笑笑, 不再说下去了。

  [那其他两张又是代表什么呢? ]I小姐急著问。

  何梦秋吐出一口烟。[说实在的, 我也感到很惊讶, 因为我也没碰过像这样三个人的第二张和第三张竟然都是一样的情形。

  第二张代表现在, 你们三个和他都处在热恋期。第三张是未来,代表你们都将因不愿离开他而苦恼。][苦恼, 是呀, 我现在就够烦的了。]K小姐轻轻地说。

  [不过这里还有建议你们该怎么做的牌呢! ]她们三个同时[嗯? ]了一声。

  [I小姐你是(女帝)的倒牌, 表示你在他眼中的女性魅力还不够, 有点把你当做是小妹妹的倾向, 所以你要朝这方面努力。

  J小姐的建议牌则是(战车)的正牌, 它鼓励你要勇敢地去面对这个问题。K小姐则是(法皇)的倒牌, 代表你有时不要那么刚强,要对付他, 有时要撒点娇, 并且要尊重他, 为他想。][嗯。]这下子是三个人都在沉思了。

  [晓洁, 你过来一下! ]趁这空挡, 何梦秋把她叫了过来。

  [干什么? ]那三个女人和被叫的人一起问了这声。

  [来算算那位先生的心情, 一个一个算。这要局外人来算才准, 要不然如果执念太深, 是会影响答案的。来, 晓洁, 过来。]林晓洁听话的走过来。[要我算什么? ][算这位先生, 对她们三个各自是怎么想的。][哦, 就是照片上的这位先生? ][对。]林晓洁是早已习惯了代算这种事的了, 很熟练地就开始洗牌。

  I小姐的牌阵是(星)的正牌, (恋人)的正牌, (世界)的倒牌。

  J小姐的牌阵是(太阳)的正牌, (被倒吊的男人)的正牌, (愚者)的正牌。

  K小姐的牌阵是(女帝)的正牌, (审判)的正牌, (月)的正牌。

  建议牌因为何梦秋说在这种场合不需要, 也就没抽。

  [怎么讲? ]三个人同时问了。

  [I小姐, 大概他真得有点把你当小妹妹看, 因为在未来显示,他对你的态度会越来越优柔寡断, 但他是爱你的, 看(恋人)就知道 , 就是因为爱你才会优柔寡断。他爱上你, 是爱上你的清新。][J小姐的情况又不一样的, 他和你一直交往的很顺利,这是看(太阳)这张牌, 只是你上次问到K小姐, 他自己心里心虚了, 但但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被倒吊的男人)这张牌所显示的。

  , 到最后, 他对这些事很可能采取一种[随它去! ]的态度, 所以是(愚者)。总而言之, 他是被你吓到了, 又不想失去你。][而K小姐, 他是著迷于你的女人味(看(女帝)这张), 又感到新鲜(审判), 可能他以前从未遇见像你这一型的女孩吧! 但跟你交往后又感到不安, 觉得自己给自己找了麻烦, 这是(月)所代表的不安, 因此心越来越乱。]解说完, 三个人都不说话。

  [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 你们要下决定, 那是自己的事了。]过了一会儿, I 小姐才说:[他待会儿就会来。][咦? ]换成何梦秋惊讶了。

  [我要他来这儿找我, 他并不知道她俩也会在, 我想把事情弄清楚, 爱人, 只能有一个。让他去选择吧。不过, 听了你刚才的话, 我心里也有了底了。关于他是怎样地在爱她俩。][我也是。]这一共有两声。

  [可是他的爱也未免太多了吧? ]林晓洁忍不住插了嘴。

  挂在"银"的门上的铃响了。

  何梦秋转过身来, 嘴里说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闲情难释吧!]那一个男人, 走进了店内。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