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之月娘
主页>原创馆>情感生活  所属连载:[原创]女祭司长系列作者:宙璇

  月娘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其实算命,也是一种很消耗体力的工作。与其说消耗的是体力,但不如说是所谓的"气力"。消耗的是,心灵上的力量,所以说一次算太多回的命会很快的觉得疲累。何梦秋也是一样,不过由于她是一星期有五天都长驻在"银"里,这种疲累只能让它一天天的累积,直到赵苓静的丈夫---也就是''银"的老板,对灵异这方面完全没有感应的张雍说一句:[梦秋,我看你近来气色又不对了。]才会一次给它休息个三、五天。通常在这段日子里她都是躲在家里大睡特睡的,大约都至少会睡个两天,之后再慢慢地恢复。

  今天,就是她"销假"的日子,虽然店外是热得烫得死人的艳阳高照,但她依然照她的作风,不打阳伞,只在鼻梁上挂著一副太阳眼镜就顶著那极度明亮的阳光闲闲地晃来了。

  赵苓静远远地从里面望见,不禁又照常叹了一口气,依惯例在她进门时对她说:[梦秋,撑把阳伞吧,晒久了会得皮肤癌的。][嗯? ]何梦秋把一直叼在嘴上那根没点燃的烟拿下来,[赵姐,你说我是得肺癌的可能性大还是得皮肤癌的可能性大? ]这是她一贯的遁词。

  [算了,说了你也不听。]赵苓静放下手中正在洗的杯子,[今天想喝什么? ][冰红茶,不过我自己来就好了。]何梦秋说。

  "银"的冰红茶是事先就泡好了摆在冰箱里的,何梦秋迳自开了冰箱一边倒,一边口中问著:[晓洁今天请假吧? ][对,她说她要出去玩,有初中的同学会要开。][喔.......。]何梦秋一边拿吸管搅得杯中的冰块喀啦喀啦的响, 一边说:[那等下午餐时我来帮你的忙吧! ][那就谢啦! 还好,她说的是下午要来。][谁要来? ]赵苓静给她来个答非所问。[梦秋, 红茶不加糖真的好喝吗?][我喝习惯了呀! 到底是谁要来? ]何梦秋彷佛感到有些危机感,咬著问不肯松口。

  [林月娘刚才打过电话过来,说她刚下飞机,把行李整理好了就来。]赵苓静对她眨眨眼睛。

  [天呀! ]何梦秋的反应一如赵苓静所料。[我应该多休息几天才对的! ][多休息几天也没用,反正她每次去日本回来,还不是会到你这儿报到。你不是躲过一次吗? 根本就没有用。]赵苓静轻松地说。

  何梦秋这下把那杯冰红茶丢下不喝了,回头捡起那根烟,把烟点上,好镇定一下神经。

  林月娘,这个拥有极带古风的名字的女孩是何梦秋对她最感头痛的客人。

  [天啊-----,她又去日本又回来了--------。]何梦秋呻吟著。

  [这次又不知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 ]赵苓静在旁扇风点火。

  其实林月娘不过也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女郎,像这样的粉领族常常会疼爱自己出国去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月娘她只去日本,而这就是何梦秋感到头疼的由来。

  林月娘已经二十六岁了,却依然是个追星族。

  一般来说, 女孩会去追星的时期都只在十几岁前后,之后多半就会在现实中找到另一个值得憧憬的Mr.Right,或去面对真相把崇拜化为欣赏。但林月娘不是这样的,她很认真。一心一意地只爱那个人,就算有追求者出现,也毫不动心。

  她来问何梦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有个同事在追我,请问如何能在不伤他自尊的情况下拒绝他? ]当何梦秋彻底了解了她的情况之后回想起这个问题常把自己呛死。

  月娘心中所爱的人,是位像太阳般地日本的超级巨星,我们就称他为A先生好了。月娘是从初中时就开始喜欢他的,随著时光她上了高中,出社会工作,从自己一能赚钱,就存起来准备去日本看他的舞台剧、演唱会。真正成行是在她二十岁的时候,此后六年没有间断过。只要一有A先生的大活动,她就一定去,不但去还每月替他收集他所感兴趣的东西(在杂志的访谈中总会提到的)不停的寄去。

  而在日本的时候,她会守在他会进出的出入口痴痴地等待,希望能见到他,也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A先生的一个眼神,都会令她思索个半天。那天他对我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偏偏月娘她是个长得甜丽的女孩,再加上一头为了A先生而留的亮丽长发,十分能引起诸位男性的追求本能,所以如果那眼神那笑容真是A先生针对她而发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至少,何梦秋和她的牌认为有几次是真的。

  因此这件事就麻烦了。

  在中午帮忙赵苓静忙午餐的那一波的那段时间内,何梦秋一直在脑中回想林月娘在这三年来所问的每一个问题,她每次从日本回来后都一定会向何梦秋报到,在平常的时候如果那害死人的A先生在杂志上说了什么可以引起连想的话时她也会兴冲冲地跑来。而至于说像[他爱我吗? ]、[他爱那个传说中的女友吗? ]之类的问题少说也被提出有一百次之多了。何梦秋虽然一向是铁口直断的,但一面对月娘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就又软弱了下来,再说牌所显示的情况常常都是暧眛不明地,所以才会造成现在她一知道月娘要来就怕的情形。

  不过那颗因太阳发出的光而明亮的月亮在这天下午还是来了。

  出乎意料外的,她有点消沉。

  [月娘,怎么了? 他这次的反应如何? ][梦秋,我真不想喜欢他了--------! ]没想到得到的反应是这个。

  [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吗? ]这下子连赵苓静也跑来关心了,擦擦手,她在林月娘身边坐了下来。

  [他一定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啦! ]月娘万分委屈地诉说:[连著三天她都来看舞台剧,又连著三天坐他的车走! 这不是很明白了吗? 我真像个傻瓜,虽然在第一、二场他都有直直望著我的眼睛唱那首"你是我的天使",可是---------。][你说的那个女人指的是A小姐? ]何梦秋问,A小姐是日本正在走红的女明星,最近才和A先生合演完一部电影,在电影中, 他俩是一对情侣。

  林月娘点点头。

  [那他对你除了你刚才所说的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 ][有! ]月娘的眼睛又闪闪发亮了。[我有亲手递礼物给他,你知道吗? 他在接的时候连我的手一起握住了呦! 还过了一会才放开,看著我......。][那不是很好吗? ]赵苓静在一旁为她打气。

  [那今天就有两件事可算了,一件是他跟A小姐之间的关系,一件是他对你的想法。]何梦秋放下烟,伸了个好大的懒腰,闲闲地走去背包那儿拿牌。

  发生在歌迷身上的极端相反的情绪反应是何梦秋早就习惯的,在她的"小时候"

  ,才初二的她曾经组成过一个成员三百人的歌迷俱乐部。

  所以说月娘此刻的心情她不是不懂的,要解决这种有点歇斯底里的情况,只有赶快帮她算一途。

  因为月娘的心情还不定,所以所有的问题是赵苓静代算的。

  [A先生是否和A小姐在谈恋爱? ]用的是大三角展牌法。

  第一张牌是(恋人)的正牌。

  [他们要不是已经谈过恋爱了就是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很好。][什么!? ]林月娘脱口而出:[可是他们之间的绯闻是最近才传出来的呀! ][是不是在以前就交往过就得看第二张牌来判断了。]何梦秋说著边翻开了第二张牌。

  (塔)的正牌。

  [以前就交往过了,要不然热恋中的情侣是不会拥有那么大的精神压力的,大概是她要求要复合吧。]一句话使月娘稍微有了笑容。

  [那然后呢? 然后呢? ]接下来又急著往下问。

  [第三张牌,代表这件事的未来,这张牌是---------。]何梦秋学著奥斯卡金像讲颁奖人的口气拉长了尾音:[(死神)的正牌。][你找我算命都这么多年了,这张牌的意思在这个位子上应该看得懂吧! 别操心了,他俩并没有在一起,顶多是你的A先生要多头痛一阵罢了。]何梦秋拍了拍月娘的肩膀。[再继续算下一个吧! ][嗯,这次去他对我的反应很好,在停车场上车时看到我一直对我笑。]林月娘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回复了她活泼的本性。[他到底对我的感情是怎样的?][那你就算这一个吧!]何梦秋边找打火机边把牌推给她。其实这问题月娘她已经问了不下数百次了,只是人的心情是会变动的,再加上塔罗牌并不主张算很远的未来,而且,她和A先生的关系也只不过是明星与歌迷的关系,所以说常常算这问题是很重要的,为得是要抓住A先生心情的走向。

  像这种需要一目了然的问题,一般都还是用大三角展牌法。

  第一张是(世界)的正牌。

  [好了,你之前发给他的几封信中都没什么错误,他至少觉得你是个好歌迷,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圆滑。]第二张是(节制)的正牌。

  [他对你有好感,而且也许在慢慢增加,你应该就照著现在的行动模式继续加油,这样做对你只有好处。]第三张是(星)的正牌。

  [你和他的未来可以算是乐观的,只是星这张牌带著点[好,却遥不可及]的意味,他对你的想法也可以说是这样,身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又是外国人,可能就算是他爱上你了也不知如何接近, 而演艺圈又是很复杂的.......。]何梦秋停下不说了。

  [这我知道。]月娘用著出乎意料外的镇定力说:[可是我爱他,不管这是不是只是一时的迷恋,我现在爱著他,事情就是如此而已。我会继续努力的,直到他结了婚,但我也希望那新娘是我。我.....,不会后悔,因为他是我的太阳。]何梦秋吐出一口烟。[而你希望成为他的月亮? ]林月娘点头。

  [那月亮,还有什么需要算的吗? ][今天是暂时没有了。]她的回答居然是出人意料外的,以前一算就是三、四个问题的她居然.....,但又可是.......。

  [只是暂时? ]何梦秋苦著一张脸:[那以后呢? ][太阳是一直发出光亮照亮著月亮的呀! 以后还请多指教罗! ]何梦秋趴了下来,知道自己输了,输给了女人永远努力守护的爱情。

  [赵姐,我要一杯咖啡,谢谢你。]林月娘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