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龙飞凤舞》观感
主页>影音室>音乐相关作者:eIT

《龙飞凤舞》观感
  2003年9月适值上海大剧院落成五周年,举办了以“世界华人的心”为主题的庆祝活动,包括郎郎、谭盾等知名艺术家在大剧院举办了一系列音乐会,其中9月5日的节目是《龙飞凤舞》黄豆豆、谭元元舞蹈专场。
  演出以舞者晨练为开场,上半场主要是两位舞蹈演员的个人作品,有《秦俑魂》、《天鹅湖黑天鹅双人舞》、《墨舞》、《崩溃的大教堂》、《甲骨随想》和《天鹅之死》,下半场则是新排的舞蹈《融》。
  黄豆豆、谭元元两位都是非常刻苦而且有灵气的舞者,这点在上半场的节目中能够很好地体现出来,无论是对音乐的把握还是技巧的展示都游刃有余,不过看完了,还是对有些细节有点不满。

1 天鹅是怎么死的
  圣·桑写《天鹅》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现在的人们一听见这段曲调第一个反应是:这只天鹅要死了。这一切都要怪罪于米哈伊维奇·福金,他专门为自己的同学,著名的芭蕾舞演员安娜·巴甫洛娃编了这段独舞。该舞技巧并不复杂,但正因为没有高难度的动作,所以必须完全依靠演员的表演来吸引观众,是考验舞蹈演员表演的试金石。而安娜·巴甫洛娃以其优雅的气质、完美的表演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天鹅成为了她的代名词。很可惜的是,除了开场的手臂波浪和最后的扑地而亡两段外,该舞的其他动作已经无法确定福金当时是如何演绎的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版本都为后人重新创作,最初的那只天鹅随着坠光熄灭而沉入了舞蹈历史的深渊。
  我对谭元元的天鹅其实没有任何意见,问题出在投影的字幕上,上书编舞:谭元元根据佩提巴版本改编。我当时就纳闷,难道不是福金吗?莫非佩提巴也曾改编过这个小品?但我依稀记得佩提巴比福金早不少啊。回家一查资料,果然,我的记忆是正确的:马利乌斯·佩提巴,法国人,著名的俄罗斯芭蕾舞编导(1855-1881)。而福金出生的时候已经是1880年了,更不消说《天鹅之死》首演于1905年,事实上我正在查圣·桑是什么时候创作出这首《天鹅》的,完全有可能晚于1880年。除非有另一位芭蕾舞编导,比福金晚,改编过《天鹅之死》,同样姓佩提巴,反正我是没找到的说,我看还是搞错的可能居多。

  我看过很多个版本的《天鹅之死》,不过直到这次看完谭元元的天鹅,我才想起了这么一个问题:这只天鹅是怎么死的?(汗)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恶搞,但谭元元实在是忒瘦,我看到那只天鹅无助地在湖面上颤抖,想到的是:这只天鹅一定是先天不足,所以生得太过瘦弱,一直遭到同类的欺负,捕捉不到足够的食物,营养不良饿死的。(暴汗)
  可能是我对AMP的《天鹅湖》印象太深刻了,比对在Discovery里看到的莱茵河上的天鹅,那激烈的打斗场面和笨拙的起飞,让我认识到天鹅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壮、沉重而且凶狠的鸟。AMP里的天鹅其实非常写实的,男性有力的臂膀拍打着水面,发出尖锐的叫声,标识着自己的领地。特别是最后一幕,天鹅们残酷地杀死了保护王子的SWAN,实际中也确实发生过天鹅互斗引起死亡的情况。有这样的背景,我理所应当的认为,像谭元元那样的天鹅,肯定是最先被同类驱赶的对象,可能还没长到成年就饿死了……
  说起强壮的濒死天鹅,我倒是看过一个,那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男子芭蕾舞团跳的《天鹅之死》,我看的是DVD,搞笑归搞笑,我不得不承认这支舞还是跳得很不错的。他们还专门在演员的裙子里塞了很多羽毛,于是他一路翩跹,掉了一路的羽毛……从这只天鹅的体形来看,绝对是最壮硕的那一种,打架斗殴应该不会输,而且也没有看见什么外伤。于是,我大胆猜测:这只天鹅一定是游进了被化学试剂污染的水区,所以不断地掉毛,最后因为缺乏足够的浮力溺毙或者毒性深入内脏而死。
  我看过的最令人感动的《天鹅之死》,是莫斯科红场芭蕾专场,玛娅·普利西斯卡娅跳的。我无法确定当时这位芭蕾女演员的年龄,但估计总该在五十出头了。看上去身材是不如以前了(但还是比我瘦:'(),肌肉也有点松弛,步履当然也不能和盛年时的“卡门”相比。但其优雅的仪态酷似在水面上游弋的天鹅,安详而高贵,与我所熟悉的奔放的、反传统的普利西斯卡娅完全不一样。当时就感叹,这才是真正的演员啊!演什么像什么。当最后一个音符在空气中散失,天鹅垂下了它高贵的脖颈……啊,多么完美,多么优雅的死法啊。雪白的大天鹅,生来便是无冕的王者,一生荣华富贵,优雅绝尘,天下为之惊艳。太太平平活到老,最后蒙天神之召唤,在自己最喜欢的水域里寿终正寝,引来崇拜者唏嘘无限。套据时髦的话,这才是王道啊!(暴汗)
  还曾经看过一个《天鹅之死》的版本,似乎是美国某舞团的,演员真是位美人。只是年代久远,已无法考证了。那段编舞则完全打破了基洛夫传统的版本,加入了大段的其他音乐,还有电视特技,给人的感觉就是天鹅在暴风雨中竭力展翅,但一条臂膀似乎总不得力。最后暴风雨过去,天鹅浮尸水面……与前几只天鹅相比,这只天鹅的特点在于力量!就仿佛运动员受了严重的外伤和被长期病痛缠身的常人同样躺在床上就是不一样。年轻的天鹅天不怕、地不怕,即便翅膀受了伤,还是不肯放弃自由的天空,这点倒是和传统意义上的美国精神有相似之处,难怪会给改编成这样的情节。
  有了外伤、中毒、先天不足、阳寿终尽这几种情况,我顽劣的头脑里开始产生更加恶毒的想法:不知道天鹅如果是斗殴致死、拉肚子拉死、从天上掉下来摔死、甚至自杀(这个我还没想出来天鹅怎么自杀法),舞蹈该如何表现呢?不过这似乎太过残忍了,反省ing……

2 中国舞〉武之舞
  黄豆豆曾经说,他要跳现代的中国舞。为此,他也做了很多尝试,其中不少非常有新意,比如我很喜欢的《棋》、《琴》等。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三人舞《武之舞》。这是一个描绘武术的舞蹈,两男一女,青布长衫,身手矫健,行云流水,武林高手,气定神闲。可能是因为这个舞蹈太过成果的关系,在很多黄豆豆编导的舞蹈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情景,特别是这次看到的《墨舞》,特别是最后的《融》,武术动作的痕迹相当明显。
  没错,中华武术源远流长,是我们国家的瑰宝,融入舞蹈之中,给人以新奇的感觉,兼顾了现代人追求“酷”的流行因素,又具有深刻的传统底蕴,《武之舞》确实是现代中国舞的典范。但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并非只能用武术来表现,各类戏剧、民间歌舞、琴棋书画、亭台楼阁……可以入舞的东西并不少啊。
  这里我又要提到金星的《红与黑》,最传统的红绸、扇子可以如此流畅自如地表现现代舞,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现代的中国舞?再说成龙的电影,似乎这和舞蹈没什么关系,但成龙要求自己的每部电影打斗都有新突破,从雨伞、筷子到黄包车、灯笼绳,每次都给人以新的惊喜,但武术还是武术,打斗还是打斗。
  我这里的意思是想说,现代的中国舞,可以是中国元素的现代舞,也可以是现代元素的中国舞;一样是中国舞,你可以加武术的元素,也可以加入各种戏剧的创意、民间舞蹈的创意、甚至是中华美食的创意等等……而这些元素和舞蹈的融合,则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武之舞》因为其主题就是表现武术之美,所以一起而成,令人拍案叫绝。但其他的舞蹈,主题并非如此,一定要用武术动作,难免有斧凿之痕,效果就不那么令人满意。
  记得曾经去观摩北京舞蹈学院民土民风舞蹈团的演出,《凤阳花鼓》,那真叫是土,演员穿着绿上衣红裤子,好大好大的花头巾,秧歌、锣鼓……和真的农村赶集的花灯戏一模一样。但你只要观看舞蹈,自己品味其节奏的把握,动作的安排,舞台空间的穿插,就能够深刻的感受到这两者决然的区别:后者是农民自发地自娱自乐地文化活动;而前者是职业的,利用完整的舞蹈艺术理论对这种群众的文化活动进行了整理和提高,使之凝练成高雅的艺术节目,给观众以美的享受。我知道民土民风舞蹈团每年都要去各地采风,这样才能演出真正具有原汁原味的地方特色民间舞蹈,引发更多的灵感,编导出更多更好的舞蹈作品。想来上海歌舞团一年到头演出任务不断,作为艺术总监的黄豆豆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要在这样繁忙的工作中坚持创作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但是否因此也导致了缺乏去细致感受生活的机会?
  说起来,整场演出中,我看得最放松的,是《甲骨随想》。虽然别的观众看到这个舞,都在叹气,因为看过太多遍了,但我却非常开心。正因为看过很多遍了,几乎全本舞谱了然于胸,自不必再去对灯光、舞美、编舞、音乐等等左思右想,只需简单的欣赏演员的表演即可,于是如此快乐。

3 分《融》
  下半场只有一个节目,即新编排的《融》。照编舞的说法,这是一个力图将最传统的中国舞和最经典的芭蕾舞融合起来的尝试。至于这两者究竟是不是融了起来,见仁见智,我只是想就其舞美服装等方面做一些编外的个人评价。
  一开场,我就感觉到“泾渭分明”。这个分明,并不是因为两者的舞蹈语汇不同而产生的,而是舞者的衣着给我的印象。舞蹈中男舞者身着红色的大裤管长裤,而女舞者则穿着芭蕾传统的长白纱裙。我查看了舞者的名录,除了谭元元以外,其它的女舞者都是上海歌舞团的演员,也就是说她们并不是职业的芭蕾舞演员。虽然现在传统舞也使用芭蕾的训练方法,所以几位女舞者的经典“迎风展翅”动作也都很到位,但看着总还是觉得缺那么一点点,是什么说不上,但就感觉不是芭蕾。相反,可能是我先入为主的观念,和女舞者的服装相比,男舞者的服装反而感觉很现代的样子。我得承认,虽然上海观众的欣赏水平在提高,但还是有很多人无法分辨中国传统舞和芭蕾舞在舞蹈技术上的区别,使用服装的区别还是有一定的必要的;但这个“泾渭分明”,我个人认为,分得并不算好。
  “分”的意图,是为了“融”。那么该如何融,融多少,最后成为一个什么状态?编舞给了先斗争,后融合的方式。通过男女领舞的飙舞,来体现两者在技术层面上的不同;然后通过男舞者托举女领舞表演芭蕾,以及女舞者以芭蕾的方式表演中国舞来体现两者的融合。最后所有舞者跳相同的舞步,以达到融会贯通的总目标。
  从逻辑上来讲,这个程序并没有错误。但仍然是前面所提到的问题,女舞者的芭蕾不够标准,所以其表演的段落与其说是以芭蕾方式表演中国舞,不如说是一种打了折扣的中国舞。而男舞者处于搬运工的位置,并不能很好地体现其中国舞的内涵。虽然俗话说“水乳交融”,但其实你把牛奶掺了水,就变得牛奶不像牛奶,水不像水,极其难吃。我个人的意见是,《融》就是这么一杯掺水的牛奶。
  编舞说《融》的灵感来源于某次一中国舞蹈团和一外国知名芭蕾舞团同台献艺前的台上热身,同样的舞蹈演员,站在同一个台上,听同样的音乐,做的准备动作却完全不一样……我想如果不是彩排,或者正式演出前,他们应该同样穿着练功服吧。作为完全不重合的两个舞蹈体系,其根源是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地域分布,甚至是哲学上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即便穿相同的衣服、听相同的音乐、由同一位艺术指导,做相同的动作,日积月累在舞者骨子里的气韵还是不同的。这两者要融合,谈何容易?若是我,恐怕更会趋向于去分吧。在相同的外表下,让观众去体会其深层次的区别。这就仿佛喝未调匀的鸡尾酒,虽然看上去只有一杯酒,但喝到嘴里会有不同层次的体验。不过这对编舞、舞者还是观众都要求太高了,所以只能是我不负责任的胡思乱想而已。
  话说回来,《融》还是一个不错的节目,尤其最后的敲锣结尾颇可玩味。但可能是因为编舞主要是男性,所以男舞者的舞蹈明显比女舞者来得丰富流畅,甚至让我有女舞者被忽视的感觉。一个好的编舞,应该能够编导好每一场舞,希望该节目以后能够看到更好的女舞者的舞蹈段落。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